和菜头:要相亲相爱,更要相互伤害

你如果真正仔细观察时代,有时会产生如下困惑:每个时代里都有大量的人通过艰苦地思考,却得出了最为浅表的结论,甚至是与事实相互悖反。原因不过是这样的结论让人觉得心安,却不敢真正触碰与常识和直觉相抵触的真实。

比如说为什么和现实生活相比,网络上的言辞非常激烈?那些温文尔雅的中国人去了哪里?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曾刊登之前的前几篇撕逼文章:

➤ 和菜头:鹅厂(腾讯)员工都进来一下

➤ 和菜头:当你在网络上被黑时

➤ 和菜头(和鉴|槽边往事)其人,和他开创的撕逼索赏界新下限

在很多年前我就想明白了这个道理:当互联网把发言机会平等地赋予每一个人,那么网络世界就注定是喧嚣的,也注定了人们会彼此用言辞攻击。

在现实世界里,之所以人们彬彬有礼,不过是因为被各自的社会身份和社会等级所束缚。比如台湾作家李敖缅怀不已的老北京店员,他们的殷切和礼貌有多大程度上出自天性,又有多大程度上应该归结为他们在当时社会的士农工商序列里位于最低一级?1949年之后,当人和人之间是平等的同志关系之后,服务员对待顾客的态度变成了什么样子想必大家都有目共睹。

再比如说我们对于“温文尔雅”的士大夫的想象,更多是来自对于他们作品和成就的情感投射,和他们真正的品行毫无关系。鲁迅的阴郁暴躁自不必说,在徐复观的那个著名段子里,新儒家大师熊十力寄居徐道邻家里,下人端来一碗鸡汤若不是满的,大师要痛骂下人偷喝;若是满的,大师又要痛骂下人偷喝之后兑了水…..有多少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也就能找出多少个乖僻龟毛的名人大师。

但我们通过他们文章信件往来,通过媒体刊载,看到的的确是一群谦谦君子在你来我往,如同一群神祇漫步在天空中的花园里—Cut!问题就出在这里,因为那里是一个受限舞台,上台之前要接受严格的甄别。这一点就像1990—2000年的网络,那个时代里在网上不乏君子,也不乏深入而严肃的讨论,原因不过是在那个时代能买得起电脑,支付得起每月过千元的网费,而且懂得英文的中国人是百万量级。那同样是一个受限舞台,学识和金钱是上台表演的门槛,而且登台的人彼此认同对方和自己隶属同一社会阶层,所以温文尔雅并不奇怪。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在当时的网人和民众之间,则是深深的数字鸿沟。

等到登台没有任何限制的时候,这种平等、友善、相亲相爱的氛围也就消失了。仔细想起来,这就像是M16和AK47的区别一样。如果世界上只有昂贵、易损坏、需要定期保养的M16步枪,那么,全球的武装团体都会是专业组织,而且数量有限。但是,有了廉价、稳定可靠、零部件可替换且易于仿造的AK47步枪之后,很快枪声就在全世界各地响起,大量业余人士也可以位列准武装力量,甚至很难分清楚平民和武装分子。智能手机就是这个时代网络世界的AK47,人手一台,意味着数字鸿沟被夷平,于是众声喧哗,纷争不断。

我们之间究竟是彼此相亲相爱,还是注定彼此伤害?我们的内心里真正渴望的究竟是什么?等我们每人手里都有一只AK47,这个问题就有答案了。

手指点几下,就能打开微博的时候,谁能阻拦汹涌而来的点评欲呢?谁又能阻止因此而产生的冲突和攻讦呢?于是,当所有人都可以上网的时候,我们就置身丛林之中,子弹从四面飞来。当你需要人们倾听的时候,必须用重型武器在自己身边清场,扫射出一片空地。这就是丛林世界里常见的一幕,力量对决之后才有心平气和的对话。

有人不喜欢这乱糟糟的一幕。那么,最好同时也要坦率地宣布这种不喜欢后面的本质:不喜欢平等,也不喜欢言论自由。

国王有礼貌,不会用口水回击唾弃他的农民,原因是他的卫士会很快割掉那个农民的舌头。权贵最谦和,面对一个最普通的路人也彬彬有礼,原因是他无需用傲慢来证明自己的权威,反而是谦和能增加他的美德。当明确知道彼此之间地位不对等的情况下,位于高位的一方最容易体现礼貌,这种礼貌本身就在提醒对方彼此之间的不对等,其中并没有任何尊重的成分。朋友之间互损互黑,甚至可以随意使用脏话,双双舍弃礼貌的原因是因为彼此平等,反而彼此说敬语让人强烈感觉到生分。

而言论自由的真义在于:为了让自己有言说的自由,必须忍受他人破口大骂作为自由的代价。因为从限制破口大骂开始,最终的结果是没有人能张嘴说话。

所以,在我这里会看到非常刺耳的留言,也会看到我更为刺耳的回复。读者认为辱骂我是一种言论自由,我完全同意,那么我反喷同样是在践行言论自由。读者要拔枪怒射,那么我同样拔枪还击,这就体现了我和读者之间的平等关系。否则,我大可以直接拉黑,只放出支持我的留言就足够了,这才是充分地利用了作者和读者之间的不平等关系。

人和人之间相亲相爱,彼此亲吻抚摸是一种加深了解,增进感情的方式;同样的,彼此伤害,相互攻击也是一种加深了解,增进理解的方式。而且我要说,在面对大多数人群的时候,后者可能更为有效。认为只有相亲相爱才是对的,彼此伤害是一种错误,那么我只能说:欢迎来到地球,请试着习惯人类这个鸟样,请试着了解SM也同样是一种暴烈的爱情。

现在,请试着理解今年的网络流行语:让我们相互伤害吧!

《乱世佳人》里阿什莱缅怀的美好舞会之所以美好,是因为只有白人能够参加。

【文/和菜头  微信号:槽边往事(ID:bitsea)】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和菜头:他们大多数人,批判别人只是担心自己的价值体系会崩溃

➤ 和菜头:再见,Tony  微信创造:从通信到社交,从工具到平台

➤ 腾讯副总裁汤道生:腾讯这么看O2O的发展机遇

➤ 10年来对和菜头最详尽的采访,我们聊了聊微信和一些轻盈的东西

➤ 腾讯正在通过“微信”走向伟大,张小龙是腾讯的“中兴之臣”

➤ 腾讯副总裁王巨宏:互联网+时代的跨界创新和创新人才素质

➤ 池建强:微信的演进和未来,腾讯前CTO张志东的一些意见和想法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Fuck the word if you are rich,outherwise fuck youself
    就像我以前常对人说的:“大领导”常常显得和蔼可亲,只是因为他的位子已经高到用不着“亲自”发火而已。
    你为什么把骂你的人拉黑了,不让他们接着伤害你哈哈哈 每次的背景音乐都爱得不得了[表情]

  2. 现在觉得,我喜欢菜头的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在看到所有黑暗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如果现实世界中有弹幕,那么这个世界大概已经满屏到无法过马路了
    其实我一直很佩服菜头叔用互相伤害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观点,啥洗不洗粉的套路中我看到的是您的肚量和智慧,您大脑的高速运转是为了脱发用吧

  3. 你不是乘着网络的妖风红起来的么?你言辞激烈的还少?这是不就是传说中的立牌子呢?讲真,你比作家low好多段位。我敬爱王朔、鲁迅,没法敬爱你ok。
    我昨天刚说了:人间自有真情在,温柔背后是伤害。今天就看到这篇文章
    这篇特别有共鸣。之前思考你跟评论区互嘲互喷累不累这一人生大疑惑解决了。

  4. 是不是觉得特别轻松了?全微信每篇文章下面每条留言必然回复的人是谁?大声说出他的名字!作为一名老网民,上世纪90年代网络上的和谐令我怀念。如今大家感叹人心不古,但只有菜头把这人心不古后面的原由讲清楚了。读完之后快感扑面袭来,高潮的感觉太爽了!赏!!

  5. 听完了蒋勋的细说红楼,再看菜头的文章,突然觉得菜头才是菩萨。在菜头心里,人和人是真正平等的。仔细看了关注后每一篇评论互喷,都是有逻辑的,不卑不亢,不照顾玻璃心,也不为赞美沾沾自喜。倒觉得这里的文章是佛经,得到里的文章就是聊家常了。
    为什么老发没有构图没有美感的北京雾霾

  6. 菜頭你的確有才華有觀點文字功夫了得,雖然很多時候不同意你,我一直都愛看你的文章。最近這次為了新聞哥的文章,道理完全同意你,但是措辭,特別是對有些評論的措辭,真的是過分了。你在網絡上行走多年,你必有你的原則。與你爭論相親相愛或者互相傷害斷然不會有結果。你說國王有禮貌是因為地位高,跑堂有禮貌是因為地位低,我們都有禮貌是因為我們都不平等。一旦平等,禮貌即不存在。可是平等從來不是現實,暴力卻是人間的常態。禮貌不是只有虛偽的禮貌。禮貌本身也是一種堅持,尤其在互相傷害的大勢下。互相傷害促進瞭解的說法更是意外。法西斯,恐怖暴力血債血還不是成了最能加深人類間理解的方式了。。。難道不是加深隔閡嗎。。。單單為這麼多年受文字的恩惠,請菜頭還是珍重自己敲下的字。在丛林里,遭受攻击而不回击,就是邀请大家来分食自己的信号。而且,危及我个人的名誉我并不在乎,正如一些傻逼现在正在努力证明我是个Loser,我不会做任何回应。但是,要借我污蔑和攻击我朋友不行。

  7. 菜头,我爱你!其实我是爱我自己。你又击中我最软的心头肉了,我一贯礼貌应对服务员和保安,原来那是一种更深层次的傲慢,我还是会礼对他们的,劳动也需要尊重。我总是和某个人争执,原来是我不甘心。矛盾激化不是坏事,它可以让我们一次次去试探彼此的底线,是一种自发启动的自我保护系统。每次矛盾后没有占到上风让我沮丧,不能接受,实际是对自己的一种厌恶,接受接纳自己,让我们都做回那个有阳光也有阴暗面的真实的自己,心安!谢谢你菜头!一百块请笑纳!超值!

    我和朋友讨论在得到订阅槽边往事,神使鬼差的,最后得出一个方案,两人使用公共账号,费用平摊。(还没有证实得到是否限制账号多设备不同ip登陆)。可能是从付费读者可以请朋友免费看得到的启发吧,并不是为了省钱。在实施之前,我想问一下菜头哥,你觉得读者这样做你会怎么想?如果你的答案是不喜欢,我会取消这个方案。

  8. “言论自由(英语:Freedom of speech),一种基本人权,指一个国家公民,可以按照个人意愿表达意见和想法的政治权利,这些意见表达不用受政府的审查及限制,也无需担心受到政府报复。” <–言论自由只和政府有关,平时生活中以及在网上发言,若无政府介入,则并非言论自由的范畴。如果诉诸于道德自省,以减少网络冲突,那么你或者是对的;然而,类似的表达指向别人时,都隐含了权力介入的正当性。

  9. 反观这些伤害,有人被打翻在地,有人扛旗反击,有人凄凄切切,也有人默默给自己铸就了盔甲。必然有人从中获利,但往往不是声音最大的那一批。枪支问题:持枪的普及不应该是会减少互相之间的伤害吗?大家都有枪,拔枪的时候,死的有可能是自己,这样大家都会谨慎对待拔枪

  10. 你这个论点用来解释欧洲难民乱局可以吗?种族的融入和解通过相互不理解、相互伤害、相互妥协直至相互认同这个过程过来的。现在还只是单方挑衅,后面会不会是更严重的互殴?
    核武在谁手里?这是问题的关键。谁控制的焦耳数多,谁控制世界。作为智人,夷灭整个种族的类人在历史上又不是没有发生过。

  11. 无是无非•阿布拉莫维奇在1974表演节奏0时不就证明了人们就是喜欢互相伤害么,哪怕是对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也许,也许,也许,在天朝大家还不适应“言论自由”。贫富差距太大+ 对于权利和权益的要求太不一致+ 对于信仰的诉求和认知都过于低,因此造就:一言不和,就开骂开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