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创造:从通信到社交,从工具到平台

微信创造(上):从通信到社交

如果让我选一个最近10年最令人兴奋的产品,毫无疑问,必须是——微信。微信诞生才五年多,对我而言,现在它几乎相当于半个互联网,甚至可能更多。

微信创造:从通信到社交,从工具到平台

去年10月,我曾说:「Facebook曾经是所有社交产品的师傅,现在它正在拜微信为师,尽管它还羞于承认。微信发展过程中,有两次天才的创造,一次是朋友圈,让微信从通信切入社交;一次是公众号,让微信从工具变身平台。微信吃亏在品牌的弱势。」

(视频:运行中国 2015-03-28期 Discovery 微信纪录片全球首发)

通信需求是现代人类的一种基础需求。电话发明于1860年,并在接下来的100多年里形成一个规模巨大的电信产业。信息网络的发展,有相当部分是为了满足通信的需要,世界上第一封电子邮件于1969年发出,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则于1987年发出。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出现基于PC和互联网的即时通信服务,如ICQ、QQ、MSN Messenger、Skype等。移动互联网时代,除了传统即时通信服务推出的手机应用,又出现了一大批完全基于智能手机的即时通信服务,如WhatsApp、Kik、微信、LINE、Viber、KakaoTalk等。这些通信工具部分替代或者丰富扩展了传统的电信服务。

社交网络服务(SNS)出现于本世纪初,Friendster、MySpace都曾一度引领风潮,直到集大成者Facebook出现。在很长时间里,通信是通信,社交是社交,相互平行,彼此没有交集(我并不把一些网站内部的私信和聊天服务,当作通信服务),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2012年4月19日。那一天,「朋友圈」随着微信4.0版的发布正式登场。

微信4.0版引导页

微信4.0版引导页

这是微信从通信向社交的惊险一跳,之前从无成功案例,我猜张小龙对这一跳也颇感惴惴。所以它没有被放在显要位置,而是深藏在「朋友们」这个子菜单中,这种安排并不方便用户快速访问,一旦未能达成设计目标,却可以让微信方面比较容易地弱化甚至去掉它,而不需要反复折腾产品布局。

朋友圈最初只是个好友间相互共享的私人相册的timeline,没多少人真正看好这个功能,类似的产品有Instagram、Path以及大量的中国克隆,不过当时用户更主要的活动场景还是在微博。

那正是微博如日中天的时候,人们更喜欢微博那种「广播/收听」的广场模式,对拥有众多粉丝的大V来说,微博颇能满足某种众星捧月的虚荣心,用薛蛮子老师的话说,「像皇上批阅奏章一样的感觉」。理论上微博给人人都发个麦克风,但没几个人听你说,而你也更喜欢听开复老师说(开复老师写过一本书《微博改变一切》)。每个人都在说,有人是登高而呼,有人是喃喃自语。

没多久人们就发现,微博成了一个名利场,那种刻意,那种作秀,那种博眼球,那种喧宾夺主,那种营销导向,那种急功近利,逐渐变得越来越乏味,反倒是好友之间的分享,更加真实,更加日常。

微信4.0版「朋友们」标签页截图

微信4.0版「朋友们」标签页截图

朋友圈推出半年后,活跃度开始提升,越来越多的人习惯于打开这个深藏的功能,发布自己的日常生活,与朋友互动。

其实在朋友圈之前,好友动态这种信息流早就成了社交网络服务的标配,这得感谢Facebook,在Facebook之前,你要查看某个好友的动态,得专门访问该好友的个人页面。2006年,Facebook推出个人动态MiniFeed(相当于微信中的个人相册),和按时间线串联所有好友动态的NewsFeed,并把NewsFeed作为用户登录后的首页。NewsFeed一露面就引起巨大的争议甚至抵制,「感觉自己被剥光了」是不少人的共同感受。今天,人们在一个页面上查看所有好友的所有动态,已经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我们甚至觉得,社交网络服务天然就该是这样的。

我的手机周耗电排行

我的手机周耗电排行

朋友圈的推出和成功,让社交网络服务成为微信的一个功能,这个功能如此重要,它让微信从一个通信工具,逐步演化成一个生活方式,在收发消息之外,有了可以「刷」,可以「泡」,可以互动的场景。这个功能如此成功,如此黏人,以至于张小龙不得不苦口婆心地规劝我们:「除了微信还有生活」。

微信创造(下):从工具到平台

上次说到朋友圈的推出,是微信向社交网络服务的惊险一跳,很多人不同意:由通信拓展到社交,很容易想到,也不难做到啊,惊险在哪?

微信之父张小龙

微信之父张小龙

容易想到的事,却没人做到,不是因为太容易,而是因为太难。手边的例子是QQ和QQ空间,这不是通信向社交扩展吗?是,但这是两个独立的产品,尽管QQ是QQ空间的关键入口,并共用QQ的用户关系链,但两者有各自完全独立的产品形态和产品逻辑,用户也会分别看待和使用这两个产品。就像在同一条河上,一座桥和一条船,分开没问题,合在一起有多难?

通信是一个工具,你收到好友的消息,会去查阅并回复,在不需要通信的时候,通信工具并不存在。SNS是一个场景,你对SNS的使用是主动的,并不需要一个事件来唤起,这种使用可以是随时随地的。通信是所有人的刚需,而社交却未必。一些特葛的人至今仍在使用诺基亚功能机,仅使用电话和短信功能。

另一方面,用户对通信关系链和社交关系链的理解,也是完全不同的,前者就是一个安静的通讯录,后者则是一个好友动态发生器,用通信的关系链,来随时发生社交动态。本来以为是个通讯录,结果通讯录中不时跳出XXX发了一张照片,XXX转发了一篇文章,这无疑会严重挑战用户的心理疆界。因此,从通信向社交扩展,是对产品属性和用户习惯的重大改变。尽管微信团队从不让任何现成的定义束缚自己的想象,但这一跳还是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微信4.0发布后,很多人质疑朋友圈功能抄袭Instagram或Path,张小龙如此回应:「他们看不到朋友圈里有机和精妙之美,看不到这是在IM关系链上做SNS的风险极大之尝试,以及我们如何规避这种风险;看不到接口公开接入第三方内容后可能的变化。当用抄袭来掩饰自身平庸而拒绝思考时,他们和我们的差距正在拉大。」

事实证明,这一跳惊险但是完美,「朋友圈」这个普通的词汇现在有了惟一的指向。与朋友圈的这一跳相比,公众平台的观念简直天才得让人目瞪口呆。2012年8月23日,微信公众平台正式面世,这时距微信第一个版本发布仅仅过去一年半,距朋友圈发布不过4个月。

早在公众平台发布之前,我已经注意到一种特殊的微信账号,这种账号不需要像普通微信号那样必须双方互为好友,任何人都可以单方面关注这种账号,这种账号则可以向所有关注者推送消息。在公众平台发布之前两个月,杨幂就在腾讯微博上公布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

公众平台就是微信版的开放平台。开放平台的理念来自Google、Facebook等美国公司,尤其是2007年发布的Facebook开放平台,通过开放自家的用户身份和关系链、接口、工具、协议、框架等资源,让成千上万的第三方开发者为Facebook用户开发Apps,Facebook几乎定义了基于社交关系的Web开放平台的标准。

微信公众平台想必是认真分析了Facebook平台的得失,平台边界力求发散普适,权责边界力求收敛清晰。公众平台面向的不仅是专业开发者,就连我这样的在网上写字儿的人,也可以成为公众平台的合作者。针对不同对象的不同需求,公众号又分为订阅号、服务号、企业号等。到目前为止,App Store和Google Play的应用数量,大约都在200万量级,公众平台的账号总数早就突破了1000万个。公众平台这个天才创意让微信在短短三四年内,成为一个跨平台的超级平台,OS之上的OS。

有了公众平台,一大批独立应用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我的一些朋友原本计划开发独立应用,现在他们更愿意将有限的开发力量全部投入到服务号的开发上。由于公众平台自带用户身份、支付工具、营销渠道等独特资源,并且跨平台,这让公众号在很多领域有着独立应用无法替代的优势。

一位好友,一个自媒体,一家银行,一个餐馆,一只智能手环,一台智能相框,一个自己所服务的企业……在微信看来,所有这些都是你的「联系人」,是你和世界之间的接触点,微信要做的,就是把这些分开的、孤立的接触点都连接起来,并依据不同的场景,与你产生关联的意义。

微信团队是最具野心的团队,同时又是最节制的团队。这个团队既有腾讯整体低调内敛、用户价值导向的特点,又有张小龙个人性格和价值观的深刻烙印,既聪明又善良,并有一点小小的高傲。那些了不起的创造,出自这些人之手,而非聪明的坏人之手,是一种必然。

前PayPal总裁大卫·马库斯前年跳槽到Facebook之后,就有了一个野心勃勃的计划——把Messenger打造成一个连接一切的全新平台,并把不同的服务包装到对话中。看来看去,Facebook要做的,概括起来就是微信+人工智能,而且我认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人工智能仅仅是一个噱头,所以直接了当点,Facebook要做的,就是微信。当然他们羞于承认这一点,他们只是笼统地说,启发他们的是亚洲正在发生的这些事——「绝不仅仅是微信」。

Kik CEO Ted Livingston不太给马库斯面子,他说Messenger用户太老了,自家的Kik更有机会:「如果你问我,或者Snapchat的Evan Spiegel,我们都会说这句话:我们想要成为西方的微信。」

去年10月,Y Combinator的总裁Sam Altman在Twitter上发表了对微信的看法,并表达了对创业者在海外复制一个微信的期待:「对于美国,微信将是一个巨大的机会。Twitter本该主导这件事但它们很可能不行了。你们任何人想做此类创业公司,我有一些想法!」

Sam Altman的推文

Sam Altman的推文

你会奇怪,为什么这些北美创业者、投资人没有想过微信直接进入他们的市场?也不光是北美,在其他西方市场,微信的优秀并没有让它取得中国市场这样的成功。这就要谈到中国品牌的相对弱势,大多数中国品牌都会面临这个问题。中国货质次价廉是个由来已久的偏见,中国人擅长山寨天下谁人不知,强势政府对信息审查的过分偏爱也早已名声在外,这些负面认知,加上西方世界固有的傲慢,以及刻意的意识形态渲染,对中国品牌,尤其是IT品牌的国际拓展制造着重重障碍。倘若是收费产品还可以利用价格优势,免费产品则几乎没有任何可以依托的东西,惟一可以依托的,就是你比竞争对手做得好太多。最好的例子或许是华为,但不要钱的微信难度显然要大得多。

这就是微信不得不面对的外部环境,我希望微信团队保持住他们的野心和节制,聪明和善良,去完成下一个更伟大的创造。

在短短的五年中,微信定义或者重新定义了「摇一摇」、「扫一扫」、「红包」、「赞赏」甚至「媒体」、「电视」。微信已经深深地改变了很多人的生活、工作和商业,而且还将改变更多。

微信是一个生活方式,岂止。你和世界,相互期待。

【文/keso怎么看(微信号:kesoview)】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3 Responses

  1. pony说道:

    从网上搜到一篇 2000.10.03 日的文章,来自“左轻侯”。 当时张小龙把 Foxmail 卖给了博大公司。

    ……张小龙讲解了博大的发展战略,主要是三个方向(我的记忆可能有误):一个是WSP(Web Service Provider),一个是移动通信,一个是类似于Lotus Notes的办公自动化解决方案。关于最后一个,博大已经在着手继续张小龙开发过Mail Server,计划很大。在回去的路上,我和洪交换了看法,觉得他们的方向确有可行性,不过回报周期可能会很长。

    我们走的前一天晚上,张小龙驱车来访,三个人在白云山顶一家茶座一直谈到凌晨。张本人的淡泊气质令人佩服。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当我忍不住问他为什么不把他的经历说出来时,他笑笑回答:“说出来,怕后来的人不敢再写程序了。”这句话让我陷入沉思。

  2. 氧分子网说道:

    张小龙手握微信,正在的改变了中国绝大多数人的沟通交流方式,更是在革新这更多商业模式。

  3. 张小龙搜索野心暴露:成立搜索应用部了,百度搜狗该哭了吧说道:

    张小龙的移动搜索野心终于浮出了水面。

    就在刚刚,八姐收到爆料,微信悄悄在内部宣布了一个重大的组织架构调整:

    微信事业群下的游戏中心升级为增值业务部,负责微信账号下的游戏商业化和运营、建设微信平台的游戏内容生态、打造微信电竞开放能力。原sng社交网络事业群即时通讯应用部副总经理张孝超担任增值业务部副总经理,直接向张小龙汇报。

    微信事业群下成立搜索应用部。负责微信的搜索业务、阅读推荐业务、AI技术研究及落地、微信数据平台建设和数据能力的应用。周颢担任微信事业群搜索应用部负责人,直接向张小龙汇报。

    简单点说,就是张小龙终于搞了两个事业部,一个是把值钱的游戏业务装了进去,一个把微信搜索放了进去。而在这两个事业部中,八姐觉得,增值业务部拿到的更多是基于游戏内容的商业化,而微信搜索应用部成立的意义更为重大。甚至,八姐觉得,这标志着微信将搜索框正式上升至战略高度,而微信在移动搜索领域的野心也暴露无疑。

    一听到这个消息,有的小盆友就激动了,爱马,这是不是说明微信也开始要进行搜索变现了?那是不是腾讯的盈利和股价又要开始飙涨了?又有的小盆友要说了,那百度是不是该紧张了?一直和微信深度合作的搜狗又该怎么办呢?

    综合各方面得到的信息,八姐觉得吧,即便是微信准备“大做”搜索,但其目的可能不是为了盈利。好了,别急,听我扯一扯:

    1,微信搜索才是中国第一大移动搜索入口,从体量和用户体验的角度出发,张小龙也有理由将微信搜索作为独立的事业部。

    根据腾讯财报,截至2016年12月底,其中披露微信和WeChat合并月活跃用户数已达8.89亿,同比增长28%,50%用户每天使用微信时长达到90分钟。根据CNNIC而中国的搜索引擎用户。CNNIC的报告则显示,截至2016年12月,我国搜索引擎用户规模达6.02亿,使用率为82.4%;手机搜索用户数达5.75亿,使用率为82.7%。

    微信的用户数远高于中国搜索用户数,而微信搜索框的使用率极高,所以,八姐觉得,说微信搜索框是中国最大的移动搜索入口,丝毫不为过。

    而承担了如此庞大用户数和访问量,微信搜索作为一个独立的部门去运营,从组织架构调整上也是必须要做出的选择。

    2,张小龙最近的一系列调整都说明了对移动搜索的重视。

    事实上,微信近期在搜索领域的两个重大动作值得关注。

    一是,在10天之前,开启了站外搜索功能的小范围内测。比如,当时有用户反映,在微信顶部搜索栏输入一些关键词后,呈现在搜索结果最上方的是“新闻”——有大量来自微信站外新闻网站的信息内容链接。八姐觉得,这恐怕表明张小龙对微信的野心和定位——未来将会有更多的站外信息和服务被纳入搜索范围内。

    二是,微信从上个月开始接连推出了一系列的小程序更新,而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小程序支持模糊搜索了,而且其显示的位置也要高于公众号。

    所有一切都表明,张小龙对于微信搜索的重视。

    3,张小龙的微信搜索思路应当不是盈利,而是提供更多更全更优质用户体验的服务和信息。

    八姐听说,在张小龙看来,他所认为的移动搜索其核心是搜索服务,而不是搜索信息,搜索信息是PC端的事情。而参照张小龙在微信朋友圈广告上的审慎态度,八姐觉得,微信搜索其目的,可能还是为了让用户在微信里主动搜索到更多更全的服务和信息,当然从这个角度而言,微信体系以外的服务和信息也将被微信抓取。

    而从目前这个阶段看,盈利不是张小龙的目的,如何更好地为小程序导流,如何提高搜索的用户体验恐怕才是张小龙现在要考虑的问题。

    4,那么,百度和搜狗是不是悲催了呢?八姐觉得,从长期而言,估计确实是要郁闷了。

    值得注意的是,张小龙给微信搜索的部门名称定为“搜索应用部”。从名字上来看,张小龙显然是想让人觉得这个部门是专门负责搜索应用的,和信息无关,不会跟百度、搜狗神马的产生竞争。但事实是否如此呢?我看未必。

    八姐上文也说了,微信搜索实际是中国最大的移动搜索入口,而微信已经信息搜索的服务上做得还不错了,同时微信搜索也已经开始测试抓取站外信息了,那么,对于独立成立的搜索部而言,即便出发点有可能是为了应用搜索,但很多的使用场景还是搜索信息,而且,即便从张小龙的角度看,搜索信息优化也是完善用户体验所不得不做的事情。

    而无论怎样,从长期而言,微信加码搜索都会抢占百度的用户群体,因为用户就这么多的时间,在微信里可以搜索解决的问题为啥要去百度呢?这对搜狗的影响也是巨大的,搜狗在移动搜索中除了依靠输入法带量外,还有一个卖点就是可以抓取微信公众号的数据,但假若微信搜索也可以全网抓取了,搜狗会不会受到影响呢?

    当然,俺也觉得,张小龙把这个搜索部门定名为“搜索应用部”,估计也是煞费苦心啊,为了防止树大招风,引发搜狗的反感,引发百度的反扑。嘻嘻,这就叫做,主观上我不想与你们为敌,但客观上要是真的伤害了你们,那我也没办法了。。

    5,微信搜索可能也将和内部的应用宝产生竞争。

    别忘了,腾讯内部还有一个应用宝。早在微信推出小程序的时候,外界就各种声音说,爱马,应用宝和小程序要撕起来了。而成立独立的搜索部门,优化应用搜索,微信搜索估计更会和应用宝卯上,内部各种抢占资源和市场。

    不过呢,这也是正常的,毕竟,腾讯内部就有竞争文化,谁行谁上。当然了,为了避免内部矛盾被看热闹,所以,这个调整嘛,还是能低调就低调的。

    哈哈,你说是不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