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来对和菜头最详尽的采访,我们聊了聊微信和一些轻盈的东西

如果按照《我问菜头》一个问题收费100的标准,那么问完和菜头下面这些问题,说不定得给他10000元才够,所以,在结束6月14日下午那个漫长采访之后,我给他发了一个200块的红包。

那是昨天18点40分。

上面写着“问完。感谢。”

他领取了红包,回复了四个字:“谢谢红包!”

我们的对话是从14点35分开始的。通过和菜头的文字,外界对他知之甚多,骨灰级网民,殿堂级写手,云南人,胖子,秃顶,人在北京……这些我都不想再去复述,知道他的人应该早就已经知道,不好奇的人看到这就不会再往下看了。

采访的缘起是“槽边往事”在罗辑思维的App平台上的付费订阅量突破10000份,于是我前天在微信上讪讪问了他一声,可否就此和新榜聊聊,谈谈内容付费、“槽边往事”,以及个人。

他答应了,于是自然有了下面的文字。

新榜:你和罗振宇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和菜头:我们在2015年4月1日加的微信,11月23日在微信上说的第一句话。之前我们通过雕爷介绍认识。有对方电话,但没有微信罢了。我当时邀请他去参加《北京法源寺》的话剧首映。

新榜:《槽边往事》的纸质书在罗辑思维商城上卖了多少本?出书的过程可以说说吗?

和菜头:5万册。我们约定了半年时间以罗辑思维作为唯一渠道。

新榜:你赚了多少钱,方便透露吗?

和菜头:我是按照版税拿。正常版税。

新榜:书是罗振宇买断之后,再从罗辑思维平台发出?

和菜头:没有买断,是罗辑思维和中信一起合作出的。先在罗辑思维平台发售。

新榜:就是你按一本48元的售价挣版税,他们就是赌你的书卖相好,可以这样认为吗?

和菜头:不,我是相信他们能把我的书像模像样地做好,然后不至于在印数和版税上和我耍把戏。因为作者和出版方永远存在矛盾。不加V的《遗情书》印数问题,到今天她都还经常翻出来和路金波撕。

我的第一本书出版社卖了3.5万册之后,告诉我说卖不动了。剩下的1.5万册不能支付我任何版税,所有的剩余书籍都得打成纸浆回收。然而,我们合同都已经结束N年来,这本书还在市面上销售,依然是长销书。但我一毛线版税都没有拿过。所以,我不相信传统出版社。我宁可找互联网公司大家都一起冒风险尝试一下。

“付费阅读是我很久以来的想法”

《槽边往事》是和菜头的文章集结,自媒体人出书,可说蔚为大观,从去年刷爆朋友圈的咪蒙,到笔耕不辍的吴晓波,他们最终都会在一定的时间节点,选择以出书的方式与他们的读者粉丝用户温故知新,固化彼此之间的关系,也寻找气味相投的新伙伴加入。

和菜头的不同之处在于,他选择了与罗辑思维合作,就像是《S.》选择了徐沪生的“一条”,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让作为标品的书本,尽可能多地卖出来。

于是乎,和菜头的散漫气息就这么与罗振宇的精明老练嫁接在了一起,罗辑思维的平台优势与和菜头多年人气积攒实现了一次完美互动。一下就击中了像@祁达内内 这样的人,更不要说那些原本就是罗辑思维的信徒:“虽然不喜欢罗辑思维奸商,但由于太喜欢和菜头了,纠结了一整天之后,还是在罗振宇的店里面购买了菜头的自选集《槽边往事》。”

是有了旧文合集《槽边往事》的纸质书,然后才有了继续更新的“槽边往事”付费订阅吗?

我们接着往下聊。

新榜:那可以这么说吗,正是因为出书的第一次合作比较愉快,所以才有了付费订阅的二次合作?

和菜头:不单纯是这个原因。付费阅读是我很久以来的想法。如果罗辑思维没有提出邀请,那么我在年内就会自行开发了。

新榜:你自行开发和罗辑思维加持,各自的优劣分别是什么?

和菜头:开发要消耗资源。老罗的技术团队已经做了,那我就省下了这笔资源。我的资源可以调用去做别的事情,比如说我们就在一周内开发了一个语音问答系统。

新榜:这一次在“得到”App上的付费订阅,你和罗振宇预期的数量是多少?

和菜头:我们都没有预期,这是个互联网试验。我们都非常清楚,人们更愿意为了实用性和商业性更强的专栏而付费。而我的专栏是所有罗辑思维“得到”的专栏中,唯一一个不确定内容,不确定主题,也不确定发布时间的专栏。

罗辑思维给了我足够多的空间,我们想看一下,相对文艺一些的专栏内容,是否能够被大众接受,是否在付费之后,也依然能被大众接受。早期我是比较悲观的,我认为能有5000订阅就不错了。但罗振宇比较乐观,认为应该远远高于这个数字。而且长远来看,这个数字会逐渐攀升。

新榜:199元一份的订阅,罗辑思维要从中拿走多少?

和菜头:我们有合同规定,对类似内容保密,抱歉不能公布。

近10年来对和菜头最详尽的采访,我们聊了聊微信和一些轻盈的东西

“我只为喜欢我的人写作”

截至6月15日午后,同样是在“得到”App上,也同样是定价199元一份,《李翔商业内参》的订阅人数已经接近48000份,相比之下,和菜头的数据还是有些逊色,毕竟两人在互联网世界里,享有着不同量级的知名度。

人总归是功利,订阅——得到,这是一组非常强烈的逻辑关系,订阅就是为了得到,和菜头自己也在“得到”上更新的《写在一万次订阅边上》承认,“有人说,如果我开设免费专栏,那么我的订户会是商业专栏作者的十倍;但是如果开收费专栏,那么别人的付费订户会是我的十倍。我猜想这是真的,在通往美好明天的实用阶梯上,我这样的写作者站在最下一级。人们可能会欣赏无用之用,却是用非钱之钱。免费吸引流量,流量变为现金,互联网似乎一直都是如此的。”

既然知道互联向来如此,为什么还要去尝试一把?

新榜:你的内容并没有多少实用性的技巧或者知识,那你觉得订阅槽边往事的用户的诉求是什么?

和菜头:海边的夕阳有什么实用性?夜晚横贯天幕的银河有什么实用性?人性很复杂,基于实用性层面的满足只是人的需求中的一部分。也许可以说,是一大部分。但是,在中国人从求生存渐渐转变到讲求生活质量的过程里,非实用性的内容需求会逐渐提升。看看艺术品市场和拍卖市场的情况就知道了。

一个人有钱了,不可能用钱去把自己家的别墅贴满,也需要挂几张第一眼就能打动他的艺术作品。基于实用性的人生,并不能填补满一个人的存在感。金钱或者说实利是一种自我存在的证明。但在这个之上,还需要其他的东西,通过自我的选择和认可,反向证明自己的存在。

正如当代艺术在美国的崛起,是新生中产阶级提出的艺术需求,他们选择当代艺术而非古典艺术,这种选择背后是对自己的某种认可。所以,我为我的读者说出他们想说的话,为他们在未知领域里去趟雷,而且我会长久地陪伴,这就是我无用之用的价值。谁的生活里不需要几个可以聊天喝酒的朋友呢,哪怕他没有钱,没有名位,在金钱和社会关系上并不能帮助到你,也无法增加你的收益。

新榜:你怎么看付费订阅?你觉得内容付费的时代要来了吗?

和菜头:K.K(凯文·凯利)的1000粉丝理论认为,一个人只要有1000个忠实读者,那么,依靠付费阅读就能够养活一个作家。但是,这其实是对艺术品的标准。每个人能找到1000个死忠读者,意味着起码要拥有10万个路人粉、围观粉。

好的一方面是,85后90后在迅速崛起,他们为内容付费的意愿要高于前辈。他们也更在乎自己的认可,而不是他人的认可。为自己所认可的事物付费,对于新生代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所以,总体上来说,尽管目前还步履蹒跚,但是付费时代的曙光已经可以看到了。

事实上,起点模式或者网红淘宝模式已经是既存的互联网内容付费模式了。现在针对纯粹的商业或者文化类问题收费,是向前的一步,扩大了互联网内容付费的可能。

新榜:问一个时间节点问题,你准备做付费内容这件事,为什么是今年,而不是去年?除开个人因素。

和菜头:因为我的微信公众号在去年更新了半年,加上今年更新的102篇,形成了一年的密集更新。由于密集更新,和我10w+和100w+文章的频繁出现,我的读者增长速度非常快。

于是进来了许多莫名其妙的人,他们对我没有兴趣,对文章没有兴趣,对于喷我有兴趣。那么,我自然觉得非常不愉快。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免费养出一堆大爷”的感觉。我并没有因为我的免费写作行为,得到应有的尊重和认可。我很自然的想法是:我只为喜欢我的人写作。

新榜:付费订阅行为,也是自证喜欢?

和菜头:对,我认为付费是最坚定也是最明确的支持。也是对作者价值的最直观的肯定。我经常说:你不曾为之付出任何代价的喜欢,就称不上是一种喜欢。

“我的个人极限是每天7篇千字文”

“那你这个公众号是不是以后不再更新了?不更新的话我就果取关,反正大家都这么现实。”这是名为“潘文韬”的微信用户在和菜头宣布做付费订阅这件事那篇文章下的留言。

和菜头的回复,一如既往地个性而争议:“你的赞赏次数是零,所以,这不是你应该问的问题。”这条被点赞2000多次的留言,冲到了文章留言榜的第一位。

不过,疑问和担心,也总归是有的,伏案写作所需耗费的时间成本,万一中途哪段时间实在无心提笔,这都是未知之数。不过,和菜头觉得这个问题太好回答,心中再也没有离开云南选择北漂时的忐忑了。

新榜:插个问题,读者、粉丝和用户,你更愿意选择哪个词?还有,老罗和罗胖两个说法,你觉得有区别吗?

和菜头:还是读者,读者和作者是一对古老的关系。说粉丝的话,就得承认我是偶像,而我那么多年不惜自毁形象,也要破除对我的个人崇拜。

区别相当大,老罗是一个在中文互联网上被污染了的单词。罗胖是个专有名词,明确地指向罗振宇而不是别人。

新榜:被污染是什么意思?我看你刚说罗振宇时,也有用老罗这个词。

和菜头:没有,我多用罗胖,或者本名。你要看我文章里提到罗振宇的表述。

新榜:每周至少3篇,这个更新速度,会一直保持是吗?数量是自我要求,还是和用户有约定?

和菜头:是的,每周三篇是硬性规定。数量要看我是否高兴。因为我测试过我的个人极限,是每天7篇千字文。

新榜:数量看你高兴?意思是有可能超出三篇?只会多不会少?

和菜头:是的。从8日到昨天,我已经更新了10篇,远高于规定的每周3篇。

新榜:万一有一周你生病不方便写,或者有其他状况不能写,怎么办?备稿?

和菜头:会考虑囤积部分稿件。但也不会很多,因为不能做到等时性的话,这件事情就不好玩了。我最希望自己有一个想法,写出来,立即发出去,然后马上看到读者的反馈。

新榜:嗯,我读你写的基本都是这种感觉。

和菜头:对的。如果是存稿,可能这种期待和读者沟通交流的心理强度就没有那么剧烈了。

新榜:付费订阅用户里,这一周来有怎样的反馈?迄今为止,你收到的最温暖、最刻薄的留言分别是什么?

和菜头:头三天质疑和担忧是最多的。大家恨不得抢过我的键盘来帮我写的样子。温暖的留言有太多了,你可以看看我放出来的。有的读者甚至是10多年前,我在中青在线时代的读者。

单篇文章收到最多赞赏是32000多元

唠叨完冷冰冰的内容付费,我决心和他谈谈“槽边往事”——以前是博客名,现在是微信公众号,背后的主人都是和菜头。

这是一个神奇的微信公众号,它任性地挥霍自己的推送次数,每天早上发一张北京的天空图,不管不顾订阅者对它的看法,长此以往,大家好像反倒习惯适应了。有一次,我在朋友圈看到某人说,为了看近期朋友的天气状况,第一反应居然是去翻“槽边往事”的后台。

新榜:你现在每篇文章的赞赏总额平均是多少?你印象中收到赞赏最多的一篇是多少?哪一篇?

和菜头:大概不到4000块。目前最高是《六一儿童节再赠小朋友》,32000多,很偶然。

近10年来对和菜头最详尽的采访,我们聊了聊微信和一些轻盈的东西

新榜:你赞赏过王五四,他也赞赏过你,次数和费用是怎样?

和菜头:我们彼此赞赏过几次,好像都是200。王五四要追着送钱,因为他的账号总是消失不见。

新榜:很多人一直有个问题非常好奇,你究竟一天最多可以推送多少次?

和菜头:三次啊,最早的微信公众号策略。允许订阅号每日三条。

新榜:那是我记错了,以为你也可以像“人民日报”一样,一天8次。

和菜头:当然不是了。它那个是为了有突发重大新闻的时候,可以形成滚动实时push。

“引发争议和打动人心不是一回事”

5%的打开率,也就是说一个粉丝一万的微信公众号,头条的平均阅读数只有500,这最近又成了自媒体人密集关注的焦点。

点开看下阅读数合上,再点开再看下阅读数再合上,蹭蹭蹭上涨的案例多数只在别人账号里,看过很多怎么做10w+的文章,却依然做不出一篇10w+,这成为内容创业时代共通的心病。

和菜头好像没有类似焦虑,他一个人还是玩得很嗨,10w+如探囊取物,100w+也妙手偶得。在自媒体逐渐进化为机构媒体的浪潮中,他依旧固守着自弹自唱自娱自乐自我进化。

新榜:2016年阅读数最高是是哪篇?谈江西年夜饭,还是说《疫苗之殇》?阅读数是多少?

和菜头:《姑娘,你的问题是没教养》,阅读数1398528;《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阅读数1436392。

新榜:这两篇是我猜的哈,不确定是不是最高,比如也有可能《六一儿童节再赠小朋友》比这两篇高?

和菜头:那篇阅读数只有 157142。引发争议和打动人心不是一回事情。热闹和爱也不是一回事情。

新榜:自媒体人都在感叹打开率下降,甚至说平均只有5%,你有类似感受吗?

和菜头:我比较稳定,一直在10%-20%之间。

新榜:目前“槽边往事”有多少粉丝?

和菜头:不想公布这个数据。

新榜:现在内容创业那么火,有没有投资人想要投资“槽边往事”,有找你聊过吗?

和菜头:从来没有,我目前也不会考虑这件事情。

新榜:那你怎么看基于微信公众号的内容创业?

和菜头:我完全不熟悉内容创业这一块,因为我没有做过,也不了解相关的情形。我只能说,微信公众平台提供了足够强大的接口和支持能力,依然有许多想象的空间存在。内容创业未必是我们目前所看到所能想象的形态。还有可以挖掘和延伸的空间。

新榜:你在微信上写过付费软文吗?推荐陈坤电影《火锅英雄》那种不算。

和菜头:有啊,会注明是广告。比如:《【硬广】一闪一闪亮晶晶》。(注:推荐iDaily每日珠宝杂志的App)

新榜:“槽边往事”有刊例价吗,可以让新榜代理广告吗?哈哈

和菜头:不会有人愿意代理的,我挑得厉害。

新榜:你硬广发得很少吧,可以透露大致的费用吗?

和菜头:那个是我朋友的。随便意思了一下。四叶是和我多年的交情,我看着他们一点点做起来的。所以,不一样。

 这是和菜头在豆瓣发布电子书《饭醉记录》的时候,在评论里写下的一段致谢词,和今天的情况似乎有些不谋而合。

这是和菜头在豆瓣发布电子书《饭醉记录》的时候,在评论里写下的一段致谢词,和今天的情况似乎有些不谋而合。

 

“我不认识多少大咖啊”

直播现在火得一塌糊涂,隔三差五就有人宣告要搞一场直播,有明星、有作家、也有自媒体人、还有形形色色的人。移动互联网之于中国,犹如吉普赛人之于马孔多,这次吉普赛人带来的新礼物正是直播。

和菜头有想过要直播吗?如果他尝试的话,会是怎样的形式?我也跟风问了问他。

新榜:如果罗振宇找到你,像papi酱那样,拍卖和菜头硬广一条,现场直播写作过程,你会同意吗?

和菜头:不好玩啊,一点不刺激。现场写作没有任何压力啊。

新榜:身边站满美女,百般诱惑挑逗,限定写作时间,挑选评委打分,这样刺激吗?

和菜头:《剑鱼行动》的那种方式就很好。(注:我看了这部电影的剧情介绍,太复杂不好概述,有兴趣者,请自行搜索查看)

新榜:除了马化腾和张小龙,再说说你后台的大咖订阅者吧。

和菜头:我不认识多少大咖啊。都是我的朋友。

新榜:你也是大咖啊。

和菜头:脱不花、罗振宇、陈坤、雕爷、南派三叔、一毛不拔大师、霍炬、冯大辉等等。

新榜:附带,再给我们说一个张小龙的小八卦吧?张小龙饭否曝光后,有人写爬虫查出他删了哪7条?从技术上说,可以实现吗?

和菜头:不知道,我不清楚爬虫程序是什么时候写的,抓取的是什么库。

“小小成功里获得快乐和成就感”

我疑心他把脱不花方在第一位,是因为接受采访时刚好在和她聊微信,因为也是在昨天下午我看到脱不花朋友晒出的图显示:罗振宇、雕爷、和菜头和脱不花四个人正聊得热火朝天。

看着他一句话一句话地慢悠悠回复我,我甚至还一度疑心他是不是用手机回复,直到晚上我刷微博时又看到他也在微博上刷屏。也就是说,在接受新榜采访的下午,他分身有术地做着四五件也许更多的事。

这可真是一个战斗力旺盛的中年男人。一年前他折腾过一款叫鉴鉴的产品,“一个基于通讯录关系给好友匿名贴标签的应用”,最近《我问菜头》又上线,和分答几乎如出一辙,只不过是架设在自带流量的“槽边往事”的微信公众号上。

新榜:《我问菜头》目前为止你回答了21个问题,总共赚了多少钱了?

和菜头:等我查查。接近5000块。

新榜:你怎么看分答,姬十三最近宣布估值超一亿美金,你觉得《我问菜头》可以估值多少?

和菜头:哦,我根本不会考虑这种问题。我考虑的是,一个流行事物的技术实现难度有多少,以及我的团队成员能否在这种小小成功里获得快乐和成就感。我们花了4个人一周的业余时间,做了一个估值一亿美金的产品?我们可以开心很久了。

新榜:《我问菜头》的功能和分答很相似,但是,过期之后免费听好像是不同?为什么?

和菜头:因为我任性啊,我那么想的,就那么做的。我的读者里,总有收入水平不高的人,有学生有下岗工人,还有不愿意绑卡的人,总得让他们也有机会玩一下啊。都用钱作为卡尺,那多无聊啊。

新榜:你之前做鉴鉴,也是这样想的吗?

和菜头:不,那是个非常快速完成的产品,想试验一下社交产品。但是冷启动太难了。

“我罹患时间无感症,并不觉得我已经老去”

上面问的那些问题,主要是为了向老板交差,新榜是一家内容创业服务平台,和菜头虽然自认为不是内容创业者,但是我们会把他强行归类到内容创业者中的异类。

下面问的这些问题,都是我个人关心的一些琐碎的小细节,在问和菜头之前,为免得他暴脾气发作,我做了一个事先说明,这不是刺探隐私,而是为了还原和菜头,不便不回答可以跳过,但是我还是想问。

其中有一个问题,我想王佩也一定曾经非常想知道,被和菜头臭骂有建群成瘾症后,自己明明把他在朋友圈重新做了分组,以表现自己好好学习天天编剧的样子,为什么还有一个小号在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那个小号究竟叫什么名字?

新榜:你现在的本职工作是什么?可以简单介绍下近期手头正在做的事吗?

和菜头:我的本职工作是互联网产品开发,我有一家小公司一直在做这件事情。我们做了一系列产品,也在做一系列尝试。最近的《我问菜头》就是其中的一个尝试。

新榜:《我问菜头》很棒。公号写作与本职工作的时间分布是怎样的?

和菜头:一篇文章大概一个小时左右。我每天早上8:15起床,9点半到公司,晚上19:30回家。两周休一次双休日。

新榜:你结婚了吗?

和菜头:和本次采访主题无关。

新榜:还活着的作家里,你比较喜欢谁?

和菜头:莫迪亚诺和大咕咕咕鸡。莫里亚诺的小说符合当代小说的特点,丰富、轻盈。聚斯金德也不错。我喜欢他的《香水》和《鸽子》。

新榜:对啦,说到这个名字,临时想到个问题,微博上还有人教训我说,灰鸽子银水就是和菜头。(一脸懵逼)

和菜头:当然不会是我。那只是一个网络上的玩笑,大咕咕咕鸡和灰鸽子水银都多次宣称是我,目的是为了立Flag的时候好玩一些。

新榜:我知道宁财神的微博曾是你在用,但是你的发言好像也都删了,又回到了2014年8月?这个游戏不好玩了结束了,还是目的达到了不玩了?

和菜头:我的行为对陈万宁会产生影响。很多年前我就说过:ID是有生命的。这并不随着陈万宁把宁财神这个ID卖给我,宁财神就变成了我的一部分。

我拿这个ID胡闹折腾的时候,陈万宁本身会遭受口诛笔伐。而媒体为了最大化利益,尽可能吸引眼球,反而会一再强调那是宁财神,枉顾新闻事实:我购买了这个ID。

新榜:你觉得自己算是一个得体的中年人吗?

和菜头:我和大多数中年人都不大一样,我罹患时间无感症。并不觉得我已经老去,或者进入了某种中年的状态。我没有特定的生活模式,也没有太强烈的生活仪式感。

新榜:北漂8年,你觉得北京最吸引你的,最让你厌恶的,以及最大的变化分别是什么?

和菜头:北京是中国最有活力的城市,也是中国最有机会的城市,这是我最喜欢北京的地方。北京慷慨地奖励那些最疯狂最具创意的头脑,而在别的地方,他们可能只是被围观的怪物而已。

最让我厌恶的是这里的夸夸其谈,和咖啡馆文化。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却没有多少事情可以落在实处。

最大的变化是我找到了这个城市的某种节奏感,不再觉得格格不入。

新榜:加王佩的那个小号叫什么名字?

和菜头:还是叫和菜头啊,他怎么可能逃得掉我的魔爪。

新榜:专栏作者,产品经理,吃货,和菜头,你更愿意怎么定义自己?为什么?

和菜头:一个秃顶的胖子,这是我愿意接受的定义,因为这些是我最稳定的特征。其他的标签,随时都可能变。

新榜:你觉得希拉里和川普,谁当选的机会大一些?

和菜头:这哪里是我所能知道的事情,今年的变化太多了。

新榜:你上一次正儿八经接受采访是多久之前?对方是谁?

和菜头:不记得了。应该有好多年了。

新榜:你最近一次梦见去世的父亲是什么时候,怎样的梦境?

和菜头:我没有梦见过他,一直没有。

新榜:下一次回云南,会是什么时候?

和菜头:不知道。我很多年没有在夏天回过云南了,我想在夏天回去看看,吃一点菌。

禅定时刻:请你相信我:他所说的每一句话,可能都是错的。

【文/詹万承 新榜(微信号:newrankcn)】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冯大辉:告诉你微信的一个技巧,以及一些问题
腾讯正在通过“微信”走向伟大,张小龙是腾讯的“中兴之臣”
keso:「汉化」互联网,我们正在从汉化时代,步入原创时代
冯大辉:换个团队做微信,微信会是什么样?
和菜头:一个微信群的兴亡  和菜头:我才是龙泉寺住持
罗振宇的罗辑思维推荐和菜头的产品:鉴鉴,好友匿名贴标签应用
微信高级产品经理黄捷文:微信公众号原创开放和运营规则
微信“打赏”来了,内容付费的时代也渐行渐近
四周年,所有人问微信朋友圈:为什么要做朋友圈这个产品?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6 Responses

  1. ✎﹏然 ☞ ♕说道:

    我关注罗辑思维从他做的第一期视频就发现这个胖子的思想是我的菜,现在又通过他知道另一个胖子叫和菜头,嘿嘿,你回答记者的语气,一点都没让人觉得官方,喜欢直率表达自己的看法的你,你说是先了解一个人在去看他写的书,还是倒过来?我看罗胖的视频大部分理解,看的推荐的书一知半解,,,,,,心累,是我真笨(๑•́ ㉨ •̀๑)

  2. 乱刻说道:

    和菜头的十年读者。同时订阅了李翔和和菜头的专栏,然后一字一句读槽边往事,李翔商业内参隔三差五浏览着看。看来当不了老板,只能做个文艺青年。

  3. 渔夫说道:

    曾经和菜头有过一次接触,只问了几个互联网方面的问题,这次有很多好玩的事情透漏,感谢榜哥,徐大。

  4. 江明说道:

    和菜头这么大的V,怎么不做活菩萨?帮忙私下问一哈,回头告诉我。靴靴。

  5. 情绪来了_不用太安静说道:

    和菜头,严肃文学界慈父,秃头,一个可爱的人(请给大咕咕鸡打钱

  6. 小S说道:

    不喜欢你把咪蒙和吴晓波放在一起,他们完全没有对比度和连贯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