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菜头(和鉴|槽边往事)其人,和他开创的撕逼索赏界新下限

我曾说,人的物种是如此丰富,以致于你在单位、在街上、在网上看到的人种比在非洲草原、亚马逊热带雨林看到的动物还种类繁多。

每个人都很特别,但有些人更特别一些。每种动物都很特别,但有两种更独特一些。

人有朋友圈,动物用尿液画地盘。河马整天泡在水中,尿没用,怎么办?小号不行,用大号。河马大便稀稠,屁股上短小的尾巴此时便有极大的用处,只见它们一边拉,尾巴一边来回彪悍摇着把拉出的大便泼得满天飞。

另外一种是吃腐肉的豺狗。吃腐肉是种生活方式这没什么。恶心在于,成年豺狗在野外吃了腐肉回到家中,小狗出来,大狗就把肚子里消化一半的食物呕吐到地上,然后小豺狗们围着这些呕吐物大快朵颐,小豺狗吃完了,大的要再把剩下的吃回去。

这两种动物,一种借助放大器喷粪,一种吃大狗吐出来的腐食,倒也像极了中文打赏互联网的生态。

但本文无意谈非洲,正文长度约4000字,只谈6个问题。谈撕逼红人、打赏新贵和菜头其人和其生态圈。本文援引的都是公开资料,重申一个常识:不要在野生动物园下车,以及如何在这个残酷世界面对喷粪的庞然大物。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文章:和菜头:鹅厂(腾讯)员工都进来一下

关于和菜头http://www.yangfenzi.com/tag/hecaitou

和菜头(1975年11月5日-),真名和鉴,微博名人,知名网络写手,毕业于南京大学气象学专业。曾任腾讯博客频道副总监。出版书籍:《我打不赢爱情》《回忆母校—我的南京大学 》。
微信公号:槽边往事(ID:bitsea)

1,为什么不要劝人“大度”“善良”;

主观感受是一种内心界定,正如痛感,每个人对他人言语的应激反应阀值是不一样,基于此,我相信和菜头先生的愤怒是真实的。有些人浑身长满龟头,别人一碰他就炸毛,你觉得他矫情。兄弟,别误解。这是种病,有病不是谁的错。

因为,这可能是基因特质的情绪敏感,也有可能受到童年或者青春期严重的心理创伤,人格变异所致。

所以,和菜头或是任何人用公众号,撕谁是他的权利,暴躁也好,满嘴脏话也好,这都不是人品问题。在公众号里拉黑或者辱骂(尤其是没有给他打赏过的人),这是他的天然权利,这没什么可讨论的。

劝人大度,劝人善良,严格的说是确实脑子不清楚。道德只能自律。咪蒙、和菜头这类人靠着恶言恶言和异乎常人的旺盛唾液腺,不断10万+,一是部分正确(这就是为什么有无脑人种看过大呼:“三观正”,纷纷拿出盒饭钱热泪盈眶打赏的缘由),更是有社会心理结构基础,契合当下中国的“人类动物园”的生存技巧。

2,重要的不是情绪,而是事实是什么?

这次引发和菜头手撕新闻哥,随后轰炸OMG起源就是一句话。我这里再复述一遍:
“重!点!是!大家的需求哥根本就搞不定!这都是特权啊!菜头叔跟张小龙是哥们,我连张小龙家司机都不认识啊!”

对此,和菜头是这么说的:
“这篇公号文章的作者是新闻哥,来自腾讯新闻部门打造的所谓人格化新闻帐号。专业媒体的专业人士能写出这么毫无智商存在迹象的文字来,让我不禁想大声问两句”
(他开始指名道姓咒骂两个已经离开腾讯新闻岗位的前辈,别人搞错踩他微博,他骂人心安理得)

然后和菜头大谈新闻操守,这人混迹媒体多年,也懂洋文,能用英语写作。这样的人断是不会不明白新闻种类和格式的。也断然不会没有看过美国新闻脱口秀节目。

回到第一点,作为当事人,你有权利反击,但不要混淆基本的事实。

基本事实上,“新闻哥”虽然由腾讯新闻团队运营,这类账号并不是新闻写作,而是一档插科打诨为主的文字版新闻脱口秀。

如果腾讯新闻或者腾讯科技发出这样的新闻文章,和菜头可直接出门右转上法院去了。

真正惹恼和菜头的是“特权”,但这个调侃的词,有无事实根据呢?

3,和菜头离开腾讯后干了什么?

骂留在腾讯的员工是废物的和菜头,在离职后开办了多家公司。

第一家是2012年7月26日成立的深圳市比特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10,和菜头占88万,绝对的大股东。这个公司是做什么的呢?

“深圳市比特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专注于移动互联网行业。想象力改变生活,期待创造更美更有趣的比特世界。推出的产品有:微世界www.iweishijie.com、星世界www.ixingshijie.com”

简单言之,是微信生意。确实这家公司最成功的生意也是做了陈坤、南派三叔的微信公众号的会员。

陈坤和南派三叔正是他解释没有特权时说的“不单是我,当时开通账号的陈坤、南派三叔、沧月都有这样的权限。而且,我已经在之前的文章中多次解释过”。

起初在微信上购买陈坤的会员,是需要通过比特海公司,也就是和菜头付费的。陈坤会员当时号称有百万之众,这是多大的流水?解除合作后,这家公司基本没有动静了。

和菜头2014年9月29日成立第二家公司,北京鉴鉴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推出过一款叫“鉴鉴”的APP,这款APP如名字一样自恋和弱智,自然也做不成了。值得一提的是,这家公司的投资人有孟醒。这个人我后面会提到。

和菜头还开办了其他公司和其他产品了,就不列举了。

截图引自《从陈坤微信号说起:微信公众平台开发者的江湖》,文章请自行搜索、考证。本文仅为引用。

一个雪球前员工的购买记录。

以上可见,和菜头的微信“特权”,一定程度,在过去至少是存在的。在培养市场初期,也有有这个需要,“特权”并不代表什么,我也不作推论。但不能否认它的存在。

和菜头老师以意气风发的前员工身份给腾讯员工灌顶、上课。那么,

4,和菜头怎么从腾讯走的?

先说和菜头怎么来的。

和菜头先生曾在微信公众号不止一次地深情的怀念,他2008年如何通过朋友的资助从云南到的北京,引发无数打赏,一个基本事实就是他去北京前近乎穷困潦倒,除了一次次跟人网上骂战外基本也寂寂无名。

授博客副总监头衔的和菜头参与了公司级战略项目腾讯微博,也由此能够跟这次他用阴招告御状的Pony、Tony面对面开会,建立私交管道。

毫无疑问,在腾讯他实现了职业生涯的巅峰。他负责了腾讯微博的产品构建,跟他自己独力做的鉴鉴一样,这是满是逻辑bug的产品,OMG全体曾为之奋战过,但终归于消亡。2010年7月,因为在腾讯微博跟方舟子吵架,拍拍屁股走了。

唯一的经典贡献就是每天产品出不来的时候,新浪微博势如破竹,腾讯微博每天在预告页面卖萌:“笨笨的企鹅能有多快?且等它跃入大海”。

在OMG包括新闻哥全员帮微博背KPI,玩命在微博上死拼,自然无暇他顾包括他所提到后来的微信公众号,他悠闲自在,四处神交各界爸爸,好,现在他回过头来指责那些埋头干活的人是离不开腾讯的废物。而且,说得好像微信是因为受到他慧眼赏识才得以成功似的,谢谢啊。全体鹅感谢您。

5,谁需要找爸爸?

和菜头劈头就说要替新闻哥找爸爸。一般而言,这世界就是一个人的镜像。习惯找爸爸的人,看到别人就乐呵:嘿,你也在找爸爸吧。这路子我熟,我有好几个了。

和菜头的文章特征就是激情澎湃,口水横飞,时而金刚怒目时而少女怀春,但什么逻辑和信息含量,满屏幕的荷尔蒙和错乱感。他笔下赞过很多人,其中频频出现的是雕爷,神乎其神。雕爷是谁,孟醒。也就是前述鉴鉴科技的投资人。

前几日,罗振宇生了一对双胞胎,他代写了一篇致女儿书,肉麻的让人有错愕感,到最后才恍然原来是他的文章要在罗辑思维公司的平台开卖了。

又一般而言,人总是要寻求平衡,对有利者跪舔有多深,对弱者的暴躁就有多烈。

又有生活经验说,恋爱中考察一个人的品性,不要在他甜言蜜语掰你裤子时,而要看他吵架时,看他对餐厅服务员的态度。不完全正确,但简单有效。

和菜头的路数,上不碰公权/政府,下不碰新贵。看到弱的使劲踩,看到强的可劲蹭。

一个小编辑,在你熟悉的前部门,注意我说的是部门,还不是公司,你跟部门领导都熟悉吧,联系方式好找吧。

不,要直达天听,直接搞到大BOSS,一招致人于死地。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最是读书人。此句可提前给和菜头盖棺。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曾刊登的文章:

10年来对和菜头最详尽的采访,我们聊了聊微信和一些轻盈的东西

和菜头:他们大多数人,批判别人只是担心自己的价值体系会崩溃

6,腾讯除微信团队以外都是废物吗?

最近失业失意的媒体人比较多,流行撕腾讯网领导。撕得特别顺的一句话就是:腾讯网的成功你没有任何的贡献,还不是平台的功劳。

和菜头也了无新意,鹦鹉学舌延续了这论断。这个论断以部分正确做伪装,所以很能蛊惑人。

一个中文个体户在打赏文中嘲弄全年365天一周7日日日皆然24小时上通宵班更新从零到全国业内第一的团队,是种莫名其妙的智商膨胀,简称智zhang(四声)。

按照和菜头的逻辑,他亲手参与打造的腾讯微博秒杀新浪微博,那不是分分钟的事么?

大树底下好乘凉,水涨船高是基础,也是事实,但不能因此抹杀上千人团队日日夜夜的辛劳。

新闻团队每天承受的压力有多大么?说坐在火山口上,那就是轻描淡写,因为火山不常喷发,而且新闻人没有坐着等的时候。更准确的描述是在钢铁炉上走钢丝,因为手下一个不慎,一个笔误,要革职、要当孙子检讨。和菜头你干过吗?你是聪明人,你不干,废物干。

苦活、脏活、累活没干过,半点委屈受不得,全公司就自己的性子最要紧。趁着公司资源,吸血鬼一样到处游荡汲取。别人拿的工资比你少,干的脏活比你多,而这样的人却靠着口吐莲花的花活取胜,这类人正是公司价值的毁灭者。公器私用。反过来再反复凌辱老实人。

回到你问的问题,那么多篇马屁文章为什么是你写,而不是腾讯新闻频道,或者科技频道?7字简要答你:没你闲,没你皮厚。

正是和菜头口中的那些废物留在公司老老实实干活,盯紧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正是这样的废物,才让公司能在像和菜头这样离开公司时依然要OMG领导为他擦屁股的能人离开以后,广告收入突飞猛进。

至于和菜头说别人是废物,那是种镜像思维,因为,如前面的第三条所述,和菜头做废两个互联网产品,算上腾讯微博是三个产品。现在正在要做废的是第四个。这家公司还吸收了普通LP投资,可怜投资人。

我不预测未来,但无疑,一个人的长期历史记录总能给人启发。

总结的话:

被外界评论到与某个有权势的私交,捞到了好处,没捞到好处,都是很犯忌讳的。但区别在于,聪明人闷声发财,有德者保持风度。只有又蠢又坏的人,才一点就炸,打滚骂街,撒娇碰瓷。

他撕的对象:一个编辑。
他撕的方式:上纲上线,向对方最高领导层告状。

和菜头开创了中文撕逼索赏界新的下限记录。

不要伤害一个一眼就比你弱小很多的人,你从腾讯那个部门出来,中层领导你很容易联系上,却选择了一个最下作、最猥琐的方式。

然后,挑拨离间,搬弄是非。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依靠攻击公司同事,被很多P族、T族尤其是微信团队引为知音、导师,靠巧舌如簧、混淆是非、攻讦他人制造事端以牟利。这样的人,爬得越高,秃顶的猴子屁股越红亮,却是越危险。

我不去谈论人的动机,只是提醒腾讯员工,就像代码里面有门道一样,你借助他人言辞来认识世界时,不要忘记言辞有种修饰作用,心术不正者,可以拿来利用,而你却以为这正好你的思考、你的心声。

警惕那种巧言令色、劣迹斑斑的人。胖子不一定宽厚,也可能是被一肚子坏水无处泄愤肿胀的。

最后一个问题:我为什么匿名?

我匿名,是因为我也有害怕、不忍,怕河马的粪便和豺狗的成群结队,不忍直面丑陋。我的良心对每一个字负责任。OMG、鹅厂那么多同事被无端泼脏水、敲闷棍,他们没法出来说,生性平和,从不多事端的我,我觉得有责任站出来,阻止病毒散播,仅此而已。我也没必要截图说和菜头工商注册真名,虽然很多人已经知道。

我只牢记“不要跟恶棍缠斗,他会把你拉低到恶心人的层次,然后用丰富的经验战胜你”。

世界是公平的。生活越无能,文字越有力。

河马有老的一天,大小豺狗也会遇到更狠的角色。而我爱同事,不蛊惑、挑拨他们,更爱自己离开屏幕的生活。

They go low,we go high!

Shame on YOU!

【文/港城(微信号:Leximage)】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冯大辉:告诉你微信的一个技巧,以及一些问题
腾讯正在通过“微信”走向伟大,张小龙是腾讯的“中兴之臣”
keso:「汉化」互联网,我们正在从汉化时代,步入原创时代
冯大辉:换个团队做微信,微信会是什么样?
和菜头:一个微信群的兴亡  和菜头:我才是龙泉寺住持
罗振宇的罗辑思维推荐和菜头的产品:鉴鉴,好友匿名贴标签应用
微信高级产品经理黄捷文:微信公众号原创开放和运营规则
微信“打赏”来了,内容付费的时代也渐行渐近
四周年,所有人问微信朋友圈:为什么要做朋友圈这个产品?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写得好,其实现在的和菜头,或者说和菜头微信号的路子,和一些偶像明星鲜肉走的路子是一样的——就是卖人设,这个微信号的人设就是刻薄大叔,他自己也多次在微信中提到这一点。那就是,我才不管和菜头这次是为什么开骂,但是他的人品他的职业生涯啧啧啧,还有新闻团队多努力你们知道吗……

  2. 我光看和菜头的那篇文章就觉得他太小肚鸡肠欺负人了,小人得志跃然纸上.五年前,凤凰资讯中心的一位编辑在微博上讽刺《环球时报》的主编“胡编”,反而被身经百战的胡编骂得狗血喷头,同样身经百战的资讯中心负责人傅泗航在办公室里把这位编辑又骂了一遍。这句话我记了五年,时刻提醒自己,任何圈子里都有些人是一定不能招惹的。因为你只是一个菜鸟,而别人有一只泡过福尔马林的镶钻大屌,你一张开嘴舌头就被捅得不能伸直,此后终生对甲醛和磷脂的味道过敏,甚至不用橡胶味浓烈的劣质安全套就不能做爱。

  3. 和菜头先写了一篇10万+把新闻哥骂了一遍,我是看得很爽,觉得道理都在他这一边。但是他又写了一篇10万+教育全体腾讯员工,却让我感觉有些奇怪。文章反驳他所谓的鹅厂员工是T族(技术)和P族(产品)在养着你们,腾讯科技频道不报道张小龙是因为不关心也不感兴趣,更觉得“等你需要鹅厂的时候你离离开鹅厂就不远了”这种职场丛林法则成立的场景非常有限

  4. 有些人觉得以权谋私是人间常态,以此指控别人不过是不伤大雅的调侃

    却不知在别人眼里这是对自己职业操守和人格的严重侮辱

    道德底线都不一样,当然夏虫语冰,对牛弹琴真好,那些死忠粉,整日在他无下限的索赏淫威下已经只能用屁股思考了。

    会不会他这么着急索赏就是因为投资失败要还账?还是常年累月戾气影响健康

  5. 这叫屡战屡败还是屡败屡战呢?腾讯微博当年没有他,也许就做起来了,可怜当年的同事,擦他的屁股,还要被骂是废物。搅屎棍,不能成事,但能坏事,做事不行,放炮在行,如果鹅厂也有脊梁,那他也轮不上,没人求他大度,因为他还没到高抬贵手的资格,当年那个和克林顿谈笑风生的亚洲青年又在哪里?他会跟克林顿说你老婆不行?克林顿会说你脑子不行吧,认识多牛逼的人,不代表你做出了同样牛逼的成绩,人打狗是要看主人,但狗咬狗,主人就当戏看了,难不成打死自家的狗为你撑腰?最可怜的事,拥有了大叔的身材,却只有正太的脑子

  6. 我在想Allen、Tony、Pony回复他微信的时候是不是满满一种哄三岁孩子的心情「好啦好啦乖咱不去跟人吵架好不好?」和菜头负责了腾讯微博的产品构建,跟他自己独力做的鉴鉴一样,这是满是逻辑bug的产品,OMG全体曾为之奋战过,但终归于消亡。2010年7月,因为在腾讯微博跟方舟子吵架,拍拍屁股走了。
    唯一的经典贡献就是每天产品出不来的时候,新浪微博势如破竹,腾讯微博每天在预告页面卖萌:“笨笨的企鹅能有多快?且等它跃入大海”。
    在OMG包括新闻哥全员帮微博背KPI,玩命在微博上死拼,自然无暇他顾包括他所提到后来的微信公众号,他悠闲自在,四处神交各界爸爸,好,现在他回过头来指责那些埋头干活的人是离不开腾讯的废物。而且,说得好像微信是因为受到他慧眼赏识才得以成功似的,谢谢啊。全体鹅感谢您。

  7.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在公开推送10W+的文章里抹黑我使用特权而且抹黑我的朋友(新闻哥也说了俩人是朋友)滥用公权——喂,您哪位啊?!是我也喷啊……区别在于我等凡人即使喷回去也不可能造成和菜头的影响,当然也不必承担他这种被调侃的“宿命”——但是,被调侃被玩笑不是公众人物的应得的下场!当然,和菜头未必认同我。如果和菜头看到这句骂我“你想,你想个鸡巴毛”我就会回一句“对啊我就是想你是个鸡巴毛丫”~ 打完嘴炮,回去工作~【虽然大家各有性情,但事出有因,帮理不帮亲。不能因为谁弱就代入谁的立场,替谁委屈。成年人要为自己说的每一句话负责,包括可能出现的任何后果。】

  8. 写的大量文章极为倡导独立思考能力,却对公众号的评论区采用高压政策,容不得一点意见。这是要做未来党魁,培养脑残党的节奏吗?第二搞笑的是:他经常在文章里面彰显自己和张小龙、马化腾的私交,平时文章里面又努力打造自己多么清高,鹤立鸡群。心疼张小龙、马化腾交了他这样的势利朋友。其实很多人就是说了不同意见,都不是骂人的话。
    我有次在他的文章评论区说了不同看法,还真被拉黑了。
    也好,眼不见心不烦,现在他的公众号里面,评论都是跪舔脑残粉,看着恶心

  9. 他就是这样的人,要是触及他的利益,睚眦必报,甚至于让你十倍吐出来。
    扯什么价值观,秀人脉,侮辱专业能力不行之类的,都是技术手段,欺负的就是新闻哥的综合实力远逊于他,本质上就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撕B。新闻哥恐怕也没有针对他,只是调侃性的带了一句,招来这么大的针对性的仇恨,也是始料未及。影响面这么大,内部处分肯定少不了了。

  10. 这个事情教育我们,凡事要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
    你要是软柿子,就不要怕被别人捏。
    你要是炸药桶,就BB回去搞个玉石俱焚。
    要是有卧薪尝胆的毅力,就奋发图强,有点地位资源之后找个岔子把这波要回来。
    要是您是个经得起胯下之辱的人,就走自己的路,管他怎么说?要是什么都没有,还是别乱调侃了,免得被人针对了心里还烦,求个解脱也不成。

  11. 估计新闻哥这个人物还会在,只是以后写东西哪怕是调侃也不能肆无忌惮,最起码不能调侃自己家的东西了,也不是啥坏事。不过警醒一下各位公告的朋友,写东西的时候,和自家公司有关的东西,尽量谨慎的写,外人爱看热闹,但是领导可不一定喜欢这热闹。至于新闻哥后面运营人会怎么样,拜托,鹅厂从来不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