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磊磊:郭靖提亲,一场最让人捉急的低情商演出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情况,会有人热情地跑过来恭喜你:

“哎呀,天大的喜事,我已经和**说让他投资你了!”

“哎呀,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打算扶持你!”

文/六神磊磊(六神磊磊读金庸 微信号:dujinyong6)

有这么一些人,喜欢用这样的方法扑上来替你高兴。他们用恭喜你的方式找你合作,认为自己眼中可宝贵的东西,对别人也必定一样意义重大。

每次碰到这样的情况,我都有点尴尬,总会不自觉地想起金庸小说里的一个人——杨过。

因为曾经就有一个人热情地对他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女儿要嫁給你了,不要太高兴哦!

这个人就是郭靖。


郭靖提亲,是金庸小说里一段很有趣的情节。

大致的故事就是:郭靖满腔热情,兴致勃勃地向杨过提亲,要把女儿郭芙嫁给他。

结果是杨过十动然拒,场面被搞得十分尴尬,俩人一度闹到撕破脸皮。

好心提亲,怎么会搞成这个结果呢?我们今天就翻翻原著,仔细分析一下这段故事,看看郭大侠的毛病出在哪里。

首先,就是提亲的场合不对。郭靖是在哪里提亲的呢?是所谓的“大胜关大会”,也就是在当时武林中的第一届全国英雄代表大会上。而郭靖的身份是大会主席团主席。

如此隆重的场合,郭大侠就这么当众站了起来,众目睽睽之下走过去,大大咧咧开口提亲了:

“在下单生一女,相貌与武功都还过得去……”

这第一下就错了。有一些私人要求,是不适合当众提的。否则大家都没有了转圜的余地。


这种做法至少有两点不好。

首先,这会让对方感到为难——当众向他人提出私人要求,而且又表现得极度热切而自信,会给对方带来无形的压力。如果人家不答应你,显得像是故意不给你面子。

我们经常见到这样的事,一些人喜欢在台上放言:“今天我有一个请求,在座各位都是见证,我邀请谁谁谁上台来啥啥啥……”

如果你不答应,他还不依不饶:“就算你不给我面子,也一定要給大家一个面子……”凭什么?就因为别人要顾及你的脸面,所以要委屈自己做不愿意的事?

这样不好,这是在用别人的教养来惩罚别人。

郭靖要提亲,何必非在英雄大会这种场合提?給对方留一些思考的时间、退步的余地不好么。能两个人商量解决的私事,何必在一百人的面前示众?

其次,这种做法非但不給人家留退路,也是不給自己留空间——万一就真的被当众拒绝了呢?岂不是很打脸。

郭靖确实生性质朴,也是一片好心,可他的鲁直做法,不但没給杨过退路,也没给自己退路,还没給黄蓉和郭芙退路。

他也不想想,万一杨过当众拒绝,甚至激发了牛性,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你俩口子固然尴尬,对郭芙也不好吧,不说受伤害、留阴影,起码姑娘家会难过的吧。


除了场合和时机不当,郭靖还过于自信。

在开口提亲之后,他的表现是什么?很有趣,“笑嘻嘻的望着杨过与女儿”,认为好事一准能成。

他从来没有想过别人会不答应、不接受。书上说,“郭靖本想自己夫妇名满天下,女儿品貌武功又是第一流的人才,现下亲自出口许配,他(杨过)定然欢喜之极。”

郭靖满心想的是自己的三大利好:一者家族名望,二者女儿美貌,三者“亲自出口许配”,给足了杨过面子,杨过还不必定欢喜之极?

可是人家偏偏没有欢喜之极,人家痛苦之极。

你家族在武林中是地位尊贵,你闺女是很好看,你亲自开口提亲,我是很感激,但是我就是不喜欢啊。

这很发人深省:我们凭什么觉得自己看来很要紧的东西,就会是别人眼里的宝贝?凭什么觉得你认为无比重要的东西,对别人也意义重大呢?

江湖之大,蜜糖砒霜的故事太多了。比如“武林盟主”的名头,对绝大多数江湖人士都很重要,对小龙女就什么都不是;比如“全真教掌教”的位子,对赵志敬很重要,对周伯通就什么都不是;比如“丐帮帮主”的宝座,对郭芙很重要,对杨过就什么都不是。

提亲的本质,说到底是寻求合作,不是施予。就算是施予,也不要用恭喜人家的口吻。


金庸小说里,有的高人对这种事就处理得很好——即便是含金量十足的慷慨施予,都充分尊重对方,表现出很高的情商。

随便举两个例子:

比如王重阳想要传授一灯大师一门神功——先天功,这可是真正的好事,天上掉馅饼。可王重阳怎么向一灯大师开口的呢?

难道是:“老段你好福气啊,我要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喜事,你猜是什么?”

没有!他提出的是“互换”:请一灯教自己一阳指,自己再教一灯先天功,充分照顾了一灯大师的尊严。

再看另一个例子。《天龙八部》中,少林寺听说有敌人要进犯大理段氏,立刻派人去助拳。可是玄慈方丈是怎么对段家说的呢?

难道是说“恭喜你,你有福啦,我大少林出手帮你来啦!?”

人家玄慈大师说的原文是:“敝师弟玄悲禅师,率徒四人前来贵境……敬恳赐予照拂。”

什么意思呢?意思是:我这有几个人要来贵地,请你们照顾一下。

明明是派人相助,却说成是蹭饭恳请照顾。所以段家人看到后又敬又佩,“好生感激”,人家不傻的。

你看,就算是慷慨施予,也不要太恩主相、太报喜鸟,更何况你的东西人家压根可能瞧不上呢。


再看郭靖,随着提亲连续吃瘪,场面尴尬了,郭靖开始有点慌了,想起来找黄蓉了。

书上说他“大是诧异,望着妻子,盼她说个明白”。

这时候倒想起来求助黄蓉了,之前怎么不和黄蓉先商量商量时机和说辞再行动呢。

“黄蓉暗怪丈夫心直,不先探听明白”,黄蓉的看法是对的。这就是郭靖的第三个遗憾之处:也不先了解一下杨过的想法。

提亲毕竟是件大事,你已经和杨过隔了多年不见,和小龙女更是第一回打交道,商量大事之前,先搞搞清楚人家的心思,总是没错的。

我理解郭靖的心意,他是太想延续上辈的义气了,太想做一个杨过的好长辈了。

他这个人做事,经常剃头挑子一头热。在有些事情上,他这种“一头热”的劲儿让人感动,比如和杨康的关系。俩人只有一个“结义兄弟”的虚名,其实从小就没什么感情基础,杨康也从不把这当回事。

但郭靖偏偏“一头热”,一生都顾念珍惜这份兄弟关系,这一点我是感动敬佩的,自问自己是远远做不到的。

但在提亲这件事上,他也“一头热”,就有点粗鲁莽撞了。

试想一下,郭靖如果不当众贸然提亲,而是找个合适的机会,在私下的场合,先拉着杨过问问:“过儿,想过成家的事儿么?”这样的郭伯伯岂不是更贴心么。

給大家都留点转圜的空间,是好事。当拒绝仍然不可避免地发生时候,双方互相看着,都会更可爱一点。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