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磊磊:金庸江湖里一个最敏感的工作岗位

金庸的江湖里,有很多工作岗位是不太好做的。

比如少林寺的方丈,就很不好做。因为少林寺老同志太多。

文/六神磊磊读金庸(dujinyong6)

你看《倚天屠龙记》里,明明有个天鸣和尚做方丈,可上面还有什么“心禅堂七老”。方丈只有一个人,老同志却有七个人,想想都难搞;后来换了空闻大师做方丈,然而上面又有老同志“三渡”,同样难搞。

“七老”“三渡”之类,还只是组织上了解的、掌握的老同志。少林寺还有许多组织上不了解、不掌握的老同志,比如扫地僧,说不好什么时候就冒出来了,更加难搞。

除了少林寺方丈,还有诸如星宿派的大师兄、辽国的南院大王等等,都是很不好干的岗位。

但在我看来,要说金庸江湖里最敏感、最难当的职位,还要数下文分析的这一个——魔教的光明左使者。

熟悉金庸武侠的就知道,一般来说,魔教有两个光明使者,一个左使,一个右使。左使的地位比右使高。

为什么说这个光明左使很敏感、很不好当呢?首先就是因为它地位很高,却又没有什么实权,处境比较尴尬。

按道理说,魔教的二把手应该是“副教主”。但这个位子是不常设的。那些教主们都是政治强人,没有谁会喜欢搞一个“副教主”来摆在身边碍眼,因此长期空着不设。

所以我们看从《倚天屠龙记》到《笑傲江湖》,从来没见过魔教有副教主。其中有这样一段情节,魔教四分五裂时,有教徒抱怨说:“没有教主,有个副教主也好啊。”这说明两点:第一、副教主是可以设的,第二、副教主可以设却没有设,长期空着。

难道就没有破例的时候吗?在什么时候才会设副教主呢?金庸告诉我们只有一种情况:你得是人家亲女婿。

这个被破例的人就是令狐冲。你不能和他比,他就是教主的亲女婿,任我行年纪大了,诚心想栽培令狐冲接班,这才罕见地提出设副教主。

所以我们第一次听到日月神教里喊出“圣教主万岁,副教主九千岁!”的口号。

更多的时候,副教主是没有的,光明左使就是二把手。这个二把手就尴尬了,没有教主的名分,连宰辅的名分也没有。看名字就知道了——“光明使者”,你再“光明”也不过就是个“使者”,使者能指挥谁啊。

就像大家都很熟悉的杨逍,算是威望不低、能力不弱的一任光明左使了吧,但教中的老油条周颠是怎么挖苦他的:

“你职位虽然最高,旁人不听你的号令,又有何用?你调得动五行旗么?四大法王肯服你指挥么?我们五散人更是闲云野鹤,没当你光明左使者是甚么东西!”

你看,没有了教主,大家就不拿光明使者当东西了。这正应了那首歌——《没了你我们什么都不是》。

其次,光明左使虽然是接班人,但却又不是法定意义上的接班人;名义上你什么都会有,法理上你什么都没有。

魔教教主要定接班人,一般会有两个标志性举动:一是让他当光明左使,二是把镇教的武功传给他。

比如阳顶天栽培杨逍,就让他当光明左使,还传了他一些“乾坤大挪移”;任我行栽培东方不败,也让他当光明左使,还传了他《葵花宝典》。这都暗示了传位之意。

但尴尬的是,这个接班的位子不是法定的。魔教有没有一条教规说:左使是教主的最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我看从来没有。能不能接班还不一定呢。

这就像恋爱结婚,老是暗示你要结婚,却又老是不结,而且没有任何凭据说你们会结,你说焦虑不焦虑呢。

果不其然,阳顶天的教主位子最后传给光明左使杨逍了吗?没有。他留了个遗书,出人意料地传位给了地位更低的谢逊,在法王里都只排名第三的。谢逊说自己不行,另请高明吧,那也不是谦虚。

还有任我行,他的教主大位一定会传给东方不败吗?未必。小姐任盈盈一天天长大,大家都看出来了任我行很有可能把位子传给女儿。你说光明左使是不是很难做、很憋屈。

此外,让这个位子更特殊的是,确实很多教主在登上大位之前,都在光明左使的位子上呆过。

这个位子就成了大人物战斗过的地方,以后还设不设、什么时候设,都成了敏感问题。

东方不败当教主之前,做的就是光明左使。后来他做教主了,这个位子就一直空着,在长达十多年的时间里整个魔教就只有右使,没有左使了。

这个事,除非东方不败亲自提出来设,否则没人敢先提。教主一天不提这事,左使的交椅就一天只好空着。谁提出来设,谁就是有野心,谁就是想搞推戴拥立,或者就是自己想当。

我们历史上这种事太多了。唐太宗李世民在上台之前做过尚书令。等他做皇帝之后,尚书令就空着了,成了大人物战斗过的地方,朝臣无人敢当,也没有人敢提出来设。大臣们做官也就只能做到尚书仆射为止。

有些不识好歹、没眼色的,比如当年的亲密战友副统帅,错判了老人家的心思,非要提出来设一个光明左使,结果搞得机飞蛋打两败俱伤,用金庸小说里的话讲就是“让正教的狗崽子们看了笑话”。

小结一下,在我看来,魔教的高层领导岗位变迁,其实是这么一个情况:

按照常理,魔教该有副教主的,但老大不喜欢,常年不设,副教主事实上就被一分为二,变成了光明左使和右使,互相牵制,权力被分割了。

就好比咱们古代,秦朝的丞相本来是一个人,但皇帝不喜欢,到汉朝就慢慢分成左、右两个人,到了唐朝就更是只有宰相、没有丞相了,而且宰相还一大堆。

如此一来,老大该放心了吧?仍然不。在两个光明使者之中,左使的地位比右使要高,所以慢慢地左使也变得很敏感、很尴尬了,于是干脆连左使也给架空。

你看《倚天屠龙》里的魔教,能打仗的实力派都不归左使管。五行旗不归左使管,四法王不归左使管,五散人也不归左使管,左使杨逍管什么?只管了一个所谓“天地风雷”四门。

“天地风雷”名字倒也威风,说起来一大帮人,可实际上是什么性质呢?我看就相当于光明顶一处、二处、三处、四处,杨逍就相当于一个大办公室主任。六大门派打上来,他一个人守着光明顶,坐困愁城。带着一个办公室文员班子打仗,能不愁吗?

再往下一步发展,左使不但被架空,最后干脆也经常不设了。东方不败就只设右使,不设左使。

不但如此,瓜分光明左右使者权力的岗位也越来越多。《倚天》里的魔教,有四大法王分权;到了后来《笑傲江湖》里的魔教,干脆出来十长老分权。

就像像咱们历史上,宰相的权被一分再分,在唐朝分成群相,到了宋朝又分出来枢密、三司,还搞了个参知政事再分一把,“光明左使”基本上变成光杆了。

我们来看看光明左使这个岗位最后的结局:

在最后的《鹿鼎记》里,最像魔教的组织是神龙教。这里面有没有副教主?有没有光明左使一类的岗位?统统没有了。

在神龙教里,教主往下就直接是“五龙使”;牵制“五龙使”的是“二尊者”;尊者之外还有军师,互相都不统属。洪教主一句顶一万句,独断乾纲。

可能你还是担心:虽然他们的权力被分散了,但万一这些家伙合起来不服管束、不听指挥,和洪教主作对怎么办?

你这就多虑了,别忘了教主还有一个夫人那。

夫人夫人,帮丈夫整人。洪夫人单独训练了一帮童子军,叫做“五龙少年”,就是专门帮洪教主杀人的。书上有一个老同志叫白龙使钟志灵,仗着资格老,和教主叫板,吹胡子瞪眼,瞬间就被少年们红刀子进白刀子出了。

所以,归根结底,教主是不想要什么左使者、右使者的,只需要大家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只需要跟着我鼻子、眼睛、动一动耳朵,装乖耍帅换不停风格。就像 TFBOYS后面唱的:这世界、的太阳,因为自信才能把我照亮;这舞台、的中央,只有我才能闪亮。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六神磊磊:请捂着脸,坚持直播的勇气

闲话金庸情史:搞才子千万别趁早

金庸:中国最后的士大夫

“摘叶飞花”——金庸教你学习方法

金庸家宴似英雄大会,群众有三问

金庸笔下,那五种不完美爱情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