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磊磊:金庸江湖里一个最敏感的工作岗位

金庸的江湖里,有很多工作岗位是不太好做的。

比如少林寺的方丈,就很不好做。因为少林寺老同志太多。

文/六神磊磊读金庸(dujinyong6)

你看《倚天屠龙记》里,明明有个天鸣和尚做方丈,可上面还有什么“心禅堂七老”。方丈只有一个人,老同志却有七个人,想想都难搞;后来换了空闻大师做方丈,然而上面又有老同志“三渡”,同样难搞。

“七老”“三渡”之类,还只是组织上了解的、掌握的老同志。少林寺还有许多组织上不了解、不掌握的老同志,比如扫地僧,说不好什么时候就冒出来了,更加难搞。

除了少林寺方丈,还有诸如星宿派的大师兄、辽国的南院大王等等,都是很不好干的岗位。

但在我看来,要说金庸江湖里最敏感、最难当的职位,还要数下文分析的这一个——魔教的光明左使者。

熟悉金庸武侠的就知道,一般来说,魔教有两个光明使者,一个左使,一个右使。左使的地位比右使高。

为什么说这个光明左使很敏感、很不好当呢?首先就是因为它地位很高,却又没有什么实权,处境比较尴尬。

按道理说,魔教的二把手应该是“副教主”。但这个位子是不常设的。那些教主们都是政治强人,没有谁会喜欢搞一个“副教主”来摆在身边碍眼,因此长期空着不设。

所以我们看从《倚天屠龙记》到《笑傲江湖》,从来没见过魔教有副教主。其中有这样一段情节,魔教四分五裂时,有教徒抱怨说:“没有教主,有个副教主也好啊。”这说明两点:第一、副教主是可以设的,第二、副教主可以设却没有设,长期空着。

难道就没有破例的时候吗?在什么时候才会设副教主呢?金庸告诉我们只有一种情况:你得是人家亲女婿。

这个被破例的人就是令狐冲。你不能和他比,他就是教主的亲女婿,任我行年纪大了,诚心想栽培令狐冲接班,这才罕见地提出设副教主。

所以我们第一次听到日月神教里喊出“圣教主万岁,副教主九千岁!”的口号。

更多的时候,副教主是没有的,光明左使就是二把手。这个二把手就尴尬了,没有教主的名分,连宰辅的名分也没有。看名字就知道了——“光明使者”,你再“光明”也不过就是个“使者”,使者能指挥谁啊。

就像大家都很熟悉的杨逍,算是威望不低、能力不弱的一任光明左使了吧,但教中的老油条周颠是怎么挖苦他的:

“你职位虽然最高,旁人不听你的号令,又有何用?你调得动五行旗么?四大法王肯服你指挥么?我们五散人更是闲云野鹤,没当你光明左使者是甚么东西!”

你看,没有了教主,大家就不拿光明使者当东西了。这正应了那首歌——《没了你我们什么都不是》。

其次,光明左使虽然是接班人,但却又不是法定意义上的接班人;名义上你什么都会有,法理上你什么都没有。

魔教教主要定接班人,一般会有两个标志性举动:一是让他当光明左使,二是把镇教的武功传给他。

比如阳顶天栽培杨逍,就让他当光明左使,还传了他一些“乾坤大挪移”;任我行栽培东方不败,也让他当光明左使,还传了他《葵花宝典》。这都暗示了传位之意。

但尴尬的是,这个接班的位子不是法定的。魔教有没有一条教规说:左使是教主的最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我看从来没有。能不能接班还不一定呢。

这就像恋爱结婚,老是暗示你要结婚,却又老是不结,而且没有任何凭据说你们会结,你说焦虑不焦虑呢。

果不其然,阳顶天的教主位子最后传给光明左使杨逍了吗?没有。他留了个遗书,出人意料地传位给了地位更低的谢逊,在法王里都只排名第三的。谢逊说自己不行,另请高明吧,那也不是谦虚。

还有任我行,他的教主大位一定会传给东方不败吗?未必。小姐任盈盈一天天长大,大家都看出来了任我行很有可能把位子传给女儿。你说光明左使是不是很难做、很憋屈。

此外,让这个位子更特殊的是,确实很多教主在登上大位之前,都在光明左使的位子上呆过。

这个位子就成了大人物战斗过的地方,以后还设不设、什么时候设,都成了敏感问题。

东方不败当教主之前,做的就是光明左使。后来他做教主了,这个位子就一直空着,在长达十多年的时间里整个魔教就只有右使,没有左使了。

这个事,除非东方不败亲自提出来设,否则没人敢先提。教主一天不提这事,左使的交椅就一天只好空着。谁提出来设,谁就是有野心,谁就是想搞推戴拥立,或者就是自己想当。

我们历史上这种事太多了。唐太宗李世民在上台之前做过尚书令。等他做皇帝之后,尚书令就空着了,成了大人物战斗过的地方,朝臣无人敢当,也没有人敢提出来设。大臣们做官也就只能做到尚书仆射为止。

有些不识好歹、没眼色的,比如当年的亲密战友副统帅,错判了老人家的心思,非要提出来设一个光明左使,结果搞得机飞蛋打两败俱伤,用金庸小说里的话讲就是“让正教的狗崽子们看了笑话”。

小结一下,在我看来,魔教的高层领导岗位变迁,其实是这么一个情况:

按照常理,魔教该有副教主的,但老大不喜欢,常年不设,副教主事实上就被一分为二,变成了光明左使和右使,互相牵制,权力被分割了。

就好比咱们古代,秦朝的丞相本来是一个人,但皇帝不喜欢,到汉朝就慢慢分成左、右两个人,到了唐朝就更是只有宰相、没有丞相了,而且宰相还一大堆。

如此一来,老大该放心了吧?仍然不。在两个光明使者之中,左使的地位比右使要高,所以慢慢地左使也变得很敏感、很尴尬了,于是干脆连左使也给架空。

你看《倚天屠龙》里的魔教,能打仗的实力派都不归左使管。五行旗不归左使管,四法王不归左使管,五散人也不归左使管,左使杨逍管什么?只管了一个所谓“天地风雷”四门。

“天地风雷”名字倒也威风,说起来一大帮人,可实际上是什么性质呢?我看就相当于光明顶一处、二处、三处、四处,杨逍就相当于一个大办公室主任。六大门派打上来,他一个人守着光明顶,坐困愁城。带着一个办公室文员班子打仗,能不愁吗?

再往下一步发展,左使不但被架空,最后干脆也经常不设了。东方不败就只设右使,不设左使。

不但如此,瓜分光明左右使者权力的岗位也越来越多。《倚天》里的魔教,有四大法王分权;到了后来《笑傲江湖》里的魔教,干脆出来十长老分权。

就像像咱们历史上,宰相的权被一分再分,在唐朝分成群相,到了宋朝又分出来枢密、三司,还搞了个参知政事再分一把,“光明左使”基本上变成光杆了。

我们来看看光明左使这个岗位最后的结局:

在最后的《鹿鼎记》里,最像魔教的组织是神龙教。这里面有没有副教主?有没有光明左使一类的岗位?统统没有了。

在神龙教里,教主往下就直接是“五龙使”;牵制“五龙使”的是“二尊者”;尊者之外还有军师,互相都不统属。洪教主一句顶一万句,独断乾纲。

可能你还是担心:虽然他们的权力被分散了,但万一这些家伙合起来不服管束、不听指挥,和洪教主作对怎么办?

你这就多虑了,别忘了教主还有一个夫人那。

夫人夫人,帮丈夫整人。洪夫人单独训练了一帮童子军,叫做“五龙少年”,就是专门帮洪教主杀人的。书上有一个老同志叫白龙使钟志灵,仗着资格老,和教主叫板,吹胡子瞪眼,瞬间就被少年们红刀子进白刀子出了。

所以,归根结底,教主是不想要什么左使者、右使者的,只需要大家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右手左手慢动作重播;只需要跟着我鼻子、眼睛、动一动耳朵,装乖耍帅换不停风格。就像 TFBOYS后面唱的:这世界、的太阳,因为自信才能把我照亮;这舞台、的中央,只有我才能闪亮。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六神磊磊:请捂着脸,坚持直播的勇气

闲话金庸情史:搞才子千万别趁早

金庸:中国最后的士大夫

“摘叶飞花”——金庸教你学习方法

金庸家宴似英雄大会,群众有三问

金庸笔下,那五种不完美爱情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六神磊磊读金庸:金盆洗手,盆洗手,洗手,手说道:

    《笑傲江湖》里,有一段特别有名的情节,叫做“金盆洗手”。

    五岳剑派中,衡山支部有个高手叫刘正风,厌倦了江湖,想去当音乐家,搞了一场“金盆洗手”,打算宣布退出江湖。

    结果江湖不是你想退就可以退的,就在洗手的当天,嵩山的大boss左冷禅给他定了一个罪名“勾结魔教”,派工作组到衡山现场执法,杀了他全家。

    这一段情节,看过小说、电视剧的都很熟悉了。

    可是这里面有一个很反常的细节——左冷禅对刘正风之前的定罪、公示、派工作组、采取果决措施,这都没什么,都算是正常的工作流程。唯独有一点反常是:左盟主派的这个工作组,规格也太高了一点。

    我们来简单分析一下。


    首先,刘正风是什么身份呢?

    他是衡山派的长辈高手,在门派里的具体身份不详,我们姑且当他是班子成员吧。

    嵩山派来的工作组里又有什么人呢?首先和刘正风平级的就至少有三个:托塔手丁勉、仙鹤手陆柏、大嵩阳手费彬。

    这三个人,都是嵩山派的负责同志,行政级别和刘正风是一样的。而且这三个在嵩山都是班子里排前几号的人物,是“十三太保”里的第二、第三、第四位。等于是嵩山派除了一把手,前几位的班子成员都来了。相当重视啊。

    何况,嵩山是五岳盟主,是强势部门,甚至可以说是领导机关。而刘正风的衡山派,是弱势部门,甚至可以说是下属单位。刘正风和嵩山来的这三位,名义上行政级别是一样的,但分量可差得多了。

    除此之外,嵩山派还带来了数十名二代弟子。这么兴师动众,规格是不是也太高了一点?


    你可能会问:嵩山派应该派什么人来,才合乎惯例呢?

    我们先不说刘正风,先拿衡山派的掌门人——莫大先生为例。

    比如说莫大先生宣布到衡山就职,来做掌门人,按照官场惯例,嵩山派可以只来一个副职,代表左盟主宣布一下决定,也就是了。哪怕是第十三太保汤英鄂过来,也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那么如果是莫大先生犯了事呢?嵩山派也可以只来一名副职,带几个弟子,宣布一下决定,把莫大先生带走。甚至可以只派几名二代弟子,什么“千丈松”史登达之类,比莫大先生低半级、一级都是可以的。

    莫大先生都如此,何况是刘正风?宣布一下组织对他的处理决定,哪里用得着嵩山的二、三、四号人物齐来?所以说这个工作组规格太高,简直是大大抬举了刘正风。

    很明显,左冷禅派出这样超乎寻常的阵容,是出于别的考虑。什么考虑呢?自然是为了防止有变,随时准备武力弹压。

    那是为了防谁呢?是当事人刘正风吗?肯定不是。三个太保里任何一个人他都未必打得过,他的徒弟也只有八九人,实力不强。要对付刘正风,用不了凑这么多人。

    左冷禅真正要防的,是那些到刘家参加“金盆洗手的”客人。换句话说,他防的是群众。

    你嵩山派去抄别人的家,杀人满门,现场的群众赞成不赞成?答应不答应?不是都说群众的力量不可战胜么!


    左冷禅在调兵遣将的时候,肯定进行了周密的风险评估,考虑到了各种情况。

    首先,必须把莫大先生考虑进去。你去收拾人家衡山的人,莫大会是什么态度?虽然莫大和刘正风素来“不睦”,这一情况他是掌握的,但如果莫大不配合呢?反抗呢?这一点不能不防。

    第二,必须把到场宾客里的高手考虑进去。泰山、华山、恒山三派,总会有三四个长辈高手带着弟子在场。万一他们也同情刘正风,反感嵩山呢?到时候,嵩山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左冷禅才排出了超级强大的队伍,由二、三、四号人物亲子带队,数十名嵩山弟子精英一齐去。

    左冷禅非常害怕群众的力量。他明白,如果群众不答应,几百名刘府的客人都反对他的话,别说是个小小工作组,哪怕十三太保倾巢而出也没有用。

    你看嵩山后来的行动方案,一是先抓刘家的老小作人质,二是派人改头换面混在普通宾客里,好突然发难,这一切的精心安排,都是防着群众反对。

    我相信左冷禅一定反复叮嘱了工作组:如果现场炸了锅了,酿成事了,你们几个就马上撤退,赶紧给老子逃命!群众的力量咱惹不起!


    然而,当秘密工作组赶到衡山,一看情况,多半心都凉了半截,大骂草泥马。

    刘正风家,人山人海,不但该来的客人来了,之前没料到的客人也来了,局面之前估计的要严峻得多。

    比如泰山派掌门人天门道人,居然亲自到场。这个小说里说得清楚,大家都没料到的:

    那老者道:“天门真人亲身驾到?刘三爷好大的面子啊!”

    华山派掌门岳不群也亲自到场,也是一个没料到的。刘正风自己都不敢想:

    刘正风得到讯息,又惊又喜……忙迎了出来,没口子的道谢。余沧海寻思:“华山掌门亲自到此,谅那刘正风也没这般大的面子……”

    刘府这边,聚集的一流高手明面上就至少有七个:天门道长、岳不群、定逸师太、余沧海、丐帮副帮主张金鳌、闻先生、刘正风。

    暗地里还潜伏着的态度不明的高手:莫大先生、曲洋、何三七、木高峰。

    工作组变成了三对七,搞不好是三对九、三对十。另外,在场的宾客有多少呢?书上说了,一千多名!你还想杀人家满门?恐怕是人家吧你们剁成肉酱吧。

    这种局面下,换了我是工作组的费彬、陆柏,我一定落跑了。老子才不捅这个马蜂窝。

    嵩山太保们毕竟还是剽悍,恶人胆壮,居然硬着头皮出手了!

    这伙人拿着砍刀,摆出山口组大佬的样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就那么几十个人,站在上千围观群众面前,说:谁识相的反对刘正风的,站到左边来!

    我估计他们心里也是虚的,正在倒数五个数,如果数到五还没有人过来,就马上落跑。


    可是结果呢?

    才数到1,天门道人第一个就“大踏步”走到左边去了。

    接着,估计还没数到3呢,岳不群、定逸师太……几乎所有的人,还有衡山派的弟子们,也都站到左边去了。

    这些人,实力比嵩山工作组强得多了,但是他们就在那里站着,向嵩山派表明自己很坚定,很听话。守在刘正风身边的,只有八九个他的亲传弟子。

    嵩山一看,卧槽,这么容易啊?大概丁勉还在数数呢,陆柏已经猛拍他一下:还数什么啊?快杀,杀刘正风全家。

    于是,“狄修短剑往前一送,自刘公子的背心直刺入他心窝”“手起剑落,又是一剑刺入刘夫人背心”“两名嵩山弟子推出短剑,又杀了两名刘门弟子。”“万大平提起长剑,一剑劈下,从刘菁右肩直劈至腰。”

    那上千宾客,就全部睁着眼睛看。

    事后,当左冷禅收到大捷的虎虎虎电报,一定会有些意外:原来这就是群众的力量啊!

    自己那么怕他们,各种准备,各种预案,原来还真特么是想多了。原来在江湖上,自己只要手一指,他们就会乖乖过去啊,比兔子还乖。

    早知道是这样,就不派那么多人去了,几十个人从河南到湖南,要多花多少差旅费啊!

    最后,想说一下在场宾客的代表——天门道人。

    嵩山派收拾刘正风的时候,他“大踏步走到左首,更不向刘正风瞧上一眼。”

    几个月之后,在嵩山——

    “天门猝不及防,登时给他(嵩山的人)踢中了穴道……左手一扬,拍的一声,打了天门道人一个耳光。”

    最后,他被嵩山派的人又是揪脑袋,又是打耳光,最后筋脉俱断,“满头满脸都是鲜血”,死在当地。

    对他,又是同情,又是无语,只想问一声:

    当初金盆洗手时候的瓜,你觉得好吃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