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磊磊:最后的武士

1644年的3月,闯王李自成率领大军来到北京城外,猛攻外城。

文/六神磊磊(六神磊磊读金庸 微信号:dujinyong6)

杀声震天,城陷在即。看着如血的残阳,大明王朝的末代帝王、崇祯皇帝朱由检很不服:为什么是我?

“朕非亡国之君!这天下最后却丧在我手上,太不公平了!宝宝心里苦!”

为什么不是成祖,为什么不是英宗,为什么这必输的最后一战的命运,要落在我身上?

就像好李世石,也不该是亡国之君。

2016年,也是3月,面对人工智能,他输掉了一盘棋。

大家炸锅了。因为他输掉的这一盘,不是军棋,不是斗兽棋,是我们觉得人工智能最难搞定的围棋。

在攻陷北京的几个月前,李自成的大军攻克了河北真定,距离首都只有300里。满朝文武“寂然无言者”。

这就好像几个月前,人工智能AlphaGo曾战胜了一位叫樊辉的职业围棋选手、欧洲冠军,总比分是5:0。

距离攻克人类围棋的最后堡垒,也只有大约300里了。

和打仗不一样,在围棋上,这是一个让人感觉还挺安全的距离。包括我自己在内,都觉得这300里在短时间内很难逾越。

“欧洲冠军”和“世界冠军”只是一线之差?那是足球,不是围棋。看棋的朋友都知道,在围棋里,那是天壤之别。

况且,就算是一线之差,也不是那么好逾越的。你看现在模仿我写稿的人那么多,最后不也还总差着那300里么。

谁会知道,人类的形势恶化得那么快呢。

明之亡,过错不在崇祯。

就好像李世石在围棋上也没有开倒车啊,也没有不如前辈啊。

他是有作为的一代君王。14个世界冠军,仅次于先王李昌镐;他的力战之风,给围棋以新的可能;他的“僵尸流”人人切齿,却长期奈何不得。

世人皆欲杀,吾意独怜才。

漫长的十年中,不论如何小一辈如何野蛮生长,浪涛般一波波冲袭,他始终是这一时期最强的胜负师。

他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历史选择了他,来当这个捍卫人类围棋尊严的最后的武士。

如果AlphaGo之类的人工智能早60年出生,对手会是吴清源;早20年出生,对手会是李昌镐。

如果晚5年出生,对手有可能会是柯杰。

可是AlphaGo偏偏是此时、此日诞生的。所以他的对手只能是李世石。

是的,李世石不太像个宗师。他桀骜不驯,不按常理出牌,有时对前辈、对规则也不够尊重,特别是前些年,经常惹出是非。

他不像个最后的武士。可以想象,如果吴清源、李昌镐坐在人工智能的对面,气场会更沉凝一点,画面会更古典美一点。

在我们的感觉里,让小李来代表“人类”这个宏大的词,总似乎压不住台。你看每次世界棋战八强合影,他是身子最单薄的;十六强合影,他也是身子最单薄的。

可是眼下这个时代,只有他最合适作为人类围棋的代表啊。譬如古龙的小说里,东瀛剑客白衣人来挑战,论地位当然只有紫衣候应战啊。年轻的方宝玉们毕竟还小。

而此刻,我看见李世石坐在AlphaGo对面,忽然觉得瘦小、单薄的他,瞬间也有了一种宗师的感觉。

就像《后汉书》里说的:“当仁不让,吾何辞哉!”

人生,能有几回得为中流之砥柱?

武侠小说里,最后的武士,总是悲壮的。

他像手持着冰剑,与烈焰作战。赢一次、赢十次,但最后仍然注定打不赢战争。你每战斗一次,就疲弱一点,而对手每战斗一次,就越强大一分。

今年这一次五番棋,李世石就算逆转胜了,也终究守不住明年,守不住后年。

我忽然不恰当地想到了《神雕侠侣》里郭靖的一句话:

“我与你郭伯母谈论襄阳守得住、守不住,谈到后来,也总只是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八个字。”

还好,这只是下棋而已,远远不至于死。

我们早就跑不如机器、跳不如机器了。现在,不过是在横竖十九道的一种小众的围空游戏里,又再一次不如机器而已。

能研究出一种新东西来战胜自己,这也算是人的本事。

何况,我们完全可以把它当作一场假棋,从来就没有存在过。

比如AlphaGo所属的那家公司,比如本次直播比赛的那个视频网站,它们在哪里?反正我是没听过,它们本来就不存在。所以它根本就是假棋。都回家睡吧,假棋我们还讨论个什么劲?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