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 YC 呆了三个月,和两百多位创始人一起 “上学 ”

在旧金山的旅游胜地天使岛 (Angel Island) 上有一个废弃的移民中心,曾经关押初来美国的新移民。在岛上,有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别井离乡飘流羁木屋,开天辟地创业在金门”。

2年 前,一张飞往旧金山的单程机票,开启了简信 MailTime的创业之路。从 3 人发展到 20 人的团队,从手写的设计图,到拥有 100 万用户的年度精选 APP。作为 Y Combinator W16 最新毕业的团队,简信 MailTime 团队想跟大家分下他们在 YC 的经历和感想。本文为投稿,来自简信 MailTime 团队。

三次申请

根据 Sam Altman 在公司博客上的分享,Y Combinator 去年的录取率低于 3%。同年哈佛大学为 5.33%。如此低的录取率,申请三次才过应该是常识吧?

第一次申请 YC,是在 2014年 秋。MaiTime 简信首次在 TechCrunch Disrupt Battlefield 创业竞技赛上发布,在活动后的第二天我们就收到了一位 YC partner 的邮件,“我很喜欢 MailTime,最新一期的 YC 正在接受申请,我希望你们能参加!” 之后这位 Partner 还约我们喝咖啡,甚至帮亲手帮我们修改了报名 YC 的申请书。就在我们以为一定能入选的时候,那天晚上,收到了拒绝信,甚至连接受面试的邀请都没有收到。那位 Partner 安慰我们说:“Dropbox 当年也是申请了两次才入选,你们不要放弃。”

2015年 夏季,我们又试了一次,结果还是,没有入选。

之后,我们就忘了这件事,专心投入到产品和公司的发展上。直到有一天在 Twitter 上非常随机地看到一则推文,是关于 YC 对外开放 Office Hour,没有仔细阅读,手一滑就点了报名。几周后,收到一封奇怪的邮件说祝贺我们被选上……定睛一看,才发现我们申请的是一个在 Las Vegas 的特别 Office Hour!

那天,由于被选上的一些公司放弃,原本 15 分钟的 Office Hour 变成了 40 多分钟,在纸醉金迷的酒店赌场里,背着书包和电脑的我们见到了另一位穿着程序员帽衫的 YC Partner,向他介绍了我们的产品和理想。“你们真的很棒!最新一期的 YC 申请了吗?” “呃….没有…..” “请申请吧! 我对你们有信心!” 带着 Vegas 的赌博心态,我们又一次提交了申请表。

第三次,终于收到了录取通知。

一所学校

这一期 2016年 冬季的公司,一共 126 间公司,200 多位创始人(学生),分为四个组(班级),每个组配有两位 Partner(班主任)。这个规模,事实上是有些大了。

在 YC 的三个月里,Partner 们对创业公司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他们的经验,视野,以及人脉关系,都是对创业公司最大的帮助。尤其当我们得知 Gmail 和 Hotmail 的创始人也是 YC 的 Partner 的时候,我们都十分激动,有一种粉丝见到偶像的感觉。

但是由于班级实在太大,班主任常常忙不过来,以我们班级的经验,最优秀的和表现欠佳的公司会得到班主任最多的关注。在 Demo Day 的前几天,Partner 们会帮每一间公司反复修改他们的 Pitch,以及上台后会说的每句话。有一次,我们工作到凌晨 3 点多,打开文件夹的时候,竟看到自己的 deck 正在被 Partner 修改。

Partner 们常常会忙到睡在办公室,第二天直接起床继续帮创业公司出谋划策。“让你们在 Demo Day 脱颖而出,是我的责任” 。所以如果你曾幻想在 YC 做 Partner 是一个悠闲轻松的角色,那就错了,他们会设身处地地为创业公司着想,尽自己所能帮助他们,并不会以一个高高在上的创业导师的身份来教导创业者。

上课,讲座,Party,做产品,运营公司。YC 这所学校的强度是很高的,无论是刚起步非常早期的公司,还是像 MailTime 这样已经发展起来的公司,太多事情需要兼顾,这三个月里大家常常忙到焦头烂额,白天上课(不允许逃课),晚上加班,一边担心产品进度,一边也要交作业,因为每周你都得向 YC 汇报这一周的发展和进步。

7%的增长

在 YC 的三个月,它会要求创业公司每周都有 7%的增长指标。虽然这个指标看似有些苛刻,但是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让创业者学会如何让公司 “活下去” 是非常重要的。当年YC 孵化的 Airbnb 在刚毕业时并不被投资人看好,而 Paul Graham 曾亲自向投资人写邮件推荐他们。在他写给投资人的邮件中提到,当他看到这个公司的创始人能够通过卖麦片来让自己的项目活下来时,他就相信,这间公司一定能成功。

“Startup =Growth” 一直是 YC 所相信的,为了增长,创业者应当竭尽一切所能。在今年的这一届 YC 我们尤其感受到了增长的重要性。

在 YC 的三个月里,我们竭尽全力地发展 2C 产品用户的增长,在三个月内发布了简信安卓版,增加了许多 iOS 版本的新功能。今年2月MailTime 在巴西的 App Store 社交类排行亦增长到第四名,超越 Twitter 等其他社交 App,在中国商店也成了排名第一的独立邮件类 APP。在 YC 的建议下,我们也开始进行更多的商务拓展,与不同类型的 2B 企业进行合作,也渐渐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独特的商业模式。记得在收到录取通知后的第二天,YC 的一位 Partner 就亲自来到我们的办公室,对我们的商业模式进行分析和建议。

说实话,在三个月前,我们虽然深知商业模式的重要性,但是具体要如何计划实施,还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在创业的早期,有时候常常会陷入到太具体的执行中去,反而会忘了这间公司最需要抓住的核心是什么。

在创投资本市场有些降温的今年,这一届 YC 的主题以 “可盈利性” 为主题,无论是从导师的辅导,讲座的分享,还是到最后 Demo Day 的内容,都紧紧围绕这一主题。无论你的公司是制造相机还是火箭,是为程序员提供开发工具还是向消费者提供邮件聊天 APP,你们都需要思考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增长并盈利。

今年的 Demo Day 也尤其地不同,短短两分钟的 Demo,YC 要求每一间公司都用简短的一句话概括公司在做的事,再用剩下的时间具体讲述一下公司现在的现状和增长,以及未来的收入情况。几乎每间公司的演讲稿上除了产品那一页的介绍外,其他主要以数字为主。

不同于通常大家所看到的 Demo Day,会从问题,产品,团队,一直到市场前景全面介绍一遍。这一次的 YC Demo Day 主要的核心是向在场的投资人展现 “我是一间可以盈利的公司,我的未来潜力来自于我的可盈利性。”

独家精神

YC 社区中的互帮互助的气氛让我们受益匪浅。1000 家 YC 校友公司,一直到现在还会继续帮助这个社区。有时候一封邮件发过去,会收到整个学校人的回复,除了鼓励和建议,还有许多是非常直接的帮助比如资源的介绍和共享等。尤其是临近 Demo Day 的时候,各位校友以及 Partner 会疯狂帮创业公司介绍投资人,并且都只介绍一线的投资人。

因为 YC 并没有提供办公场地,从 1月 孵化开始,我们决定把旧金山的办公室免费提供给其他还没有办公室的 YC 公司作为办公地。在这三个月里,有五家公司和我们一起工作,大家有什么好的资源也会一起分享。在 YC 的内部社交网络 BookFace 上(对,就是这么拼),也可以经常找到一些校友公司免费提供的好资源。

不过,上述所说的互助精神外,所有的活动和讲座,甚至是 Party,如果你不在邀请名单里,你就绝对不能去。对外分享这件事上 YC 是非常严格的,为了保护创业公司的 idea,也为了保护只有 YC 才可以听到的 “独家干货”。

就在 Demo Day 前几天,有一位 Paul Graham 的超级粉丝买了一张机票便从中国跑来看他,偷偷溜进了 YC 办公室想偶遇自己的偶像,之后被发现并毫不客气地赶了出来。当然事后我们发现这位同学并不是跟踪狂,而是一位对科技很有热忱,对硅谷精神很向往的 geek,他曾经把 Paul Graham 所写的文章全都翻译成了中文,一年前从大学辍学后开始自己创业。后来我们把他收留,成了 MailTime 简信的一名实习生。

在 YC 的申请表里,有一个问题是: When have you most successfully hacked some (non-computer) system? (在非计算机的领域,你有没有成功颠覆或改变过什么固有的东西)?

前两次申请的时候,我们都把这个问题当做是 “有没有什么杰出的成就” 来回答,而到第三次的时候,我们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其实问的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成就,而是问你有没有曾经为了达到一个目的,或是一个结果而想尽办法、突破传统的束缚,来找到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

仔细一想,创业有时候就是这样一个过程。也许我们现在正在做的正是对这个问题,最好的答案。想要成功地颠覆一些固有的事物,无论是一个习惯,一个产品,一个观点,都需要付出艰辛。

三个月前,我们曾以为赌城 Vegas 带给我们的运气会让我们走上一条捷径。

三个月后,我们发现自己反而变得更脚踏实地,更认真地做着一件事:Make something people want。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