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投资人:傅盛王珂刘楠们的创业牺牲与获得

上周在经纬、真格、K2VC联合主办的“Chuang”大会上,经纬中国、真格基金和K2VC所投资的企业聚集一堂,猎豹CEO傅盛、口袋购物创始人&CEO王珂及蜜芽宝贝CEO刘楠与分别与投资人进行对话,分享自己的创业历程。

傅盛:破局转型之路

作为猎豹的投资人,经纬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形容“傅盛的故事非常神奇”,他通过另一个VC打的电话认识傅盛,与刚刚离职的傅盛电话聊了3小时,“他自己感觉受到了很多的委屈,那天还是哭了,现在不承认。”张颖建议傅盛休息2-3个星期,然后在经纬中国工作10个月。

但傅盛在经纬10个月没有投资一个项目,“一天到晚倒腾和思考他自己的事情。”张颖明白,傅盛不会留下来做投资。后来傅盛创立可牛公司,选择了与奇虎360直接厮杀。2010年11月,金山安全与可牛正式合并成立独立公司,傅盛出任金山网络CEO。2014年3月,金山网络更名猎豹移动,傅盛出任猎豹移动公司CEO。

如今猎豹移动日活跃用户约5000万,位居国内安全PC市场第二,两年前,猎豹移动启动国际化策略,移动端月度活跃是4个多亿,70%来自海外市场,20%来自欧美发达国家。在上季度财报中,海外收入已经占公司收入10%以上。

用张颖的话来说,傅盛从30多人的公司到400多人,复杂的条件下把他们的产品和商业模式重新回归成零,可谓“惊心动魄”,当时他与内部投资人沟通“一百多万美金搞不好打水漂了”,现在加起来大概价值2-3亿美元。但傅盛用自己和团队的行动证明了这条路的正确性。

傅盛创业心得:

创业跟爬山很像,你每走一步不知道爬多远,经常精疲力尽,经常希望放弃。但是爬上山回头看风景挺美的。从360出来很多场合都哭过,因为还是太伤心。站在经纬高大上的办公室里,每天心潮澎湃的,想作为投资人实在太好了,可以一边挣钱,一边骑摩托,内心经历了很多挣扎。创业的时候在两居室房子里,两间改成住的,大家在大厅一起办公。虽然有落差,但还是下定决心创业。

我们一开始做了自己最熟悉的事情,就是免费、改造产品、小组化、互联网、PC端。但是忽略了预测行业会怎么发展,没有看移动大潮带来的机会,前两年把公司的收入从跌到一个多亿,做到三个亿、七个亿,但今天看在损失机会成本,没有更早的切入移动。

回过头来,这两年给我最大的感触,创业一定要瞄准未来可能会发展起来,看上去也许不成熟的市场。不要在一个成熟的市场,用成熟的方法靠自己的意志力去拼搏。太依赖执行力是创业容易犯的错误,我很努力,能吃任何苦,但是这些东西不如对未来的预测重要,创业者既要埋头拉车,还要抬头看路,而且能够花更多的时间去看路,这是一种思维模式的转变。

人的成功,第一个是视野,就算是爱因斯坦,把他丢掉狼群里面就是狼孩。所以我觉得视野真的太重要了,然后才有目标。

王珂:解决用户未满足的需求

经纬中国是口袋购物的早期投资者,去年10月,口袋购物公布C轮融资3.5亿美金的新闻曾引起行业注目。王珂最初创办公司时希望做移动电商,但真正成功的产品是微店。最早做口袋购物时,王珂的想法做一个成功的产品,最好是建立全新的品类,如果你能成为品类的代名词,“可以少打广告避免竞争,因为竞争会吞食掉所有的利润”。

为了解用户的体验和反馈意见,王珂透露,口袋购物每天都会做用户深入的访谈,将每个季度的有效用户视频录下来,如果没时间看会打印成一本本书,目前已有四百本。王珂认为,“创业公司不能把调研的工作交给第三方团队,否则会有很多细节被忽略掉。”

王珂创业心得:

王珂:微店我们当时有一个团队叫做海豹突击队,八个人尝试寻找更多的机会。我们当时给海豹突击队的目标,你可以做任何的东西,但是只有一点,你有一个想法到产品上线,我们只有七天的时间,所以微店是非常偶然的机会。

经纬中国合伙人万浩基:我作为投资者挺惊讶的。我经常跟王珂聊天,他说我有一个新的想法,我们要做一件新的事情两个礼拜就上线,但内部是一个礼拜。他内部的特种部队是非常厉害的,他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可以测试很多新兴业务,如果不行把它扔掉,如果成了的话把这件事情放大来做。

王珂:真正成功的产品,生意最基本存在的原因是因为用户有需求,我们提供了价值主张,满足了用户的需求。我们自己有一个猜想,海飞丝的收入比潘婷和飘柔高,后来问了宝洁的人,他们说不光海飞丝的定价很高,收入是最高的,利润也是最高的。海飞丝是高端洗发水,因为价值主张非常鲜明,让我们根本不需要打广告,就是去屑洗发水,柔顺洗发水很快会忘记。一个生意能成功的原因是你能解决用户未被满足的需求。

万浩基:企业融资是一个很关键的事情。王珂在过去一年里面融资加起来接近10亿美金,你觉得什么事情能够最容易帮助企业融资?

王珂:第一,我的观点是如果融资的话最好一次成功, 如果你见了很多人拖了很久不能融资的话,这个就不要做。你能不能融到钱,你可以问一问自己。你的业务真的发展很好的时候,你对自己真的有信心,你是不是需要钱的时候。

当时微店上线的时候,我们赚的钱能用九个月、十个月或者更长的时间,我们莫名其妙突然火了,因为我们不向商家不收钱,交易额一直在成长,规划的钱一直不够用。那个时候我们自己觉得,这么欣欣向荣,以后怎么可能融不到钱呢?你必须要说服全世界,找到最有可能投的那一个人,你开始获得了认同,相信他对这个领域的理解,对这个东西的看法就是他会投的。一开始见之前,你知道行业里找到正确的人基本上就可以了。

大部分投资者其实主要还是锦上添花和雪中送炭。我们在A轮时遇到了挫折和困难,当时经纬很快顶上了,用了一个礼拜的时间就搞定了。有一个投资者做了研究,在所有基金里面到底哪些基金挣了钱。你发现大部分挣钱的基金都是中后期的,比如说像DST等投中后期的公司,他们在发展过程当中有太多挣钱的机会,可以挣非常大体量的钱。但是我想说的是,像徐小平和陈科屹,他们真的让创业的土壤变得更好了,其实在中国很难出现真正把中国的互联网带到下一个台阶的环境和氛围,尤其在A轮,那个时候真的什么都没有。我们遇到挫折的时候还没有放弃,经纬对我们是非常支持的,包括在历次融资上。

刘楠:踩准中产阶级消费升级大趋势

刘楠创业蜜芽宝贝属于“误打误撞”,外企辞职回家做全职妈妈的她,发现买不到满意的婴儿产品,于是机缘巧合的进行创业,也正是这时候遇到了天使投资人徐小平和陈科屹。

蜜芽宝贝在2014年3月6日上线,当时刘楠做的计划是“第一个月做五百万”,但结果一个月卖出了1200万。当时的刘楠第一次感受到“想象空间比能想到的还大”,随后刘楠进行了后面两轮2000万美元和6000万美元的融资。

无意间从家庭的出发点,踏入了整个中产阶级消费升级的大趋势,刘楠认为“顺势而为很重要。”她说,“如果在这个大趋势上做跟趋势同样的东西,你一定是加速的。但是如果你不是在这个趋势上,你拼你的执行力和洞察可能很难,我觉得这个可能就是运气。”

刘楠创业心得:

徐小平:母婴产品是如此浩瀚的市场,中国电商也有很多尝试,有些失败了。蜜芽宝贝一直到2014年以前,国内就没有一个领头的母婴电商,为什么蜜芽宝贝会发展起来?

刘楠:早一波的母婴电商,或者是线下零售做的不太好的原因,他们抓的是70后的消费者需求,当时是居然有专门给孩子卖东西的门店了,已经很不容易。蜜芽宝贝面对的市场,是至少了解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是什么的用户。其实在我们创业的前三年,有一波非常明显的信息流的国际化,80后当了爸爸妈妈,他们会自己在谷歌和亚马逊会上找信息点。所以当信息已经国际化的情况下,我们很顺风顺水的做了一件事,就是把贸易流匹配起来,大家可以方便的在国内进行购买。

把贸易流匹配后,直接受到影响的是中国区总代理和亚太区总代理。我在很多行业的会上跟他们说,你们要想一想产业升级,可能五年之后母婴行业,第一波信息流全球化,第二波贸易流全球化,第三波肯定是产能全球化。一个做小孩用杯子的工厂,给美国品牌贴标出口,给中国做内贸的2.8元一个,代购这个杯子在淘宝上卖98元,中国人产的杯子,用了人家的品牌,放在国外卖,再折腾回来,2.8元变成98元,生产的技术完全一样。产业界有多久不看消费市场了?大家都知道98的杯子和68的杯子完全都可以负担起,把质量和设计做的好一点完全接受,那波被革命掉的中国区总代理,他们应该创造品牌。

徐小平:蜜芽宝贝发展速度多快,是怎么做到的?

刘楠:我们基本上成立第一年大概比上一年快十倍,今年又比去年快七八倍,我觉得快人人都羡慕,但我说真心话快是件非常让人痛苦的事情。创业者在各自竞争的领域很惨烈,电商是惨烈程度最高的。因为电商不仅要做互联网,还要做移动互联网、零售、去仓库数货、报货,有太多线下的事情。所以在这种很苦的状态下,你要追求快,尽可能做到快。首先要有一种偏向虎山行的勇气,创业邦曾报道我叫孤胆创业,当你经历过所有的苦和惨痛,经历过很难的战役你打下来,你已知痛苦而不怕,之前是不知痛苦而不怕。现在这种坦然的心里很好,你知道痛苦也会快速前行的精神支撑。

找到好的人才也很关键,徐小平在我团队只有三十人的时候,说刘楠你要找百亿公司级别的人,他说你要敢于拿三百万挖一个人,当时我自己的工资一个月才1.3万。去年十月大促,上线一个小时整整宕机一个半小时,所有投资人给我发微信,我不敢回了。徐老师给我发了一个短信,他说“你记得我曾经说过的话吗?”投资人可能比你率先想到问题,创业者试着把心态搞的开放一点。

我觉得可能需要天花板非常高的人才,我们在找人才中有两类人,你会发现是在已有的电商企业做高管的人,这类人要慎用,一定也要用。比如说如果我从京东或者当当挖人。如果所有公司的高管都从京东和当当挖,他们最多把蜜芽做成小京东和小当当。我必须要有一些这样有经验的人,同时要新元素的人进来做创新。

来源:财富中文网

延伸阅读

傅盛:互联网公司如何做到“迎刃而解”?

猎豹移动CEO傅盛:周鸿祎和雷军都是我的老师

徐小平谈中国合伙人:是中国梦的反映

徐小平致硬件创业者:世界是硬的,你们也是硬的

潘谈会:王功权和潘石屹谈的六个创业箴言

王磊建:与其痛苦转型,不如与“创业”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不要让创业变成你的职业

硅谷创业孵化器YC掌门人:创业公司估值无泡沫,但烧钱太快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2016年11月4日,我受邀参加了2016全球创新者大会(GIC),在机器与人性的主题论坛上,与美国通用人工智能会议主席Ben Goertzel做了一个关于AI的对话。这里,先把我现场讲的一些关于AI的想法分享给大家:)

    我们一直都在困惑,整个世界前进到底靠什么在驱动?为什么今天会是这个样子?我们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认知是人类前进的唯一武器

    简而言之,我自己慢慢认识到一个问题——人类所有前进都是以认知为武器。你懂不懂、知不知道、相不相信,这个概念大概从成立猎豹的第三年开始,我就慢慢去思考的一个问题。

    我自认为,工作勤奋,战斗力极强,曾经也带着三四个人做了一款产品,不是猎豹清理大师,是360安全卫士,从零下载做到每天100万下载,等我重新杀回安全界,必然搞得腥风血雨,天地变色。但,后来这一切都没有发生。我发现,打不过360。尽管前面很多文字都是我写出来的,很多逻辑都是我设计的。

    那时候,我就在想——到底什么左右我们往前走?真的是能力很强吗?真的是所谓的时运贵人吗?如果最终归结到一点,或者一个最核心的大道理,它应该是什么?物理学里面追求理论之源,我也在想,整个人类前进的大道理到底是什么?

    一直到我读了一本书叫《人类简史》。为了这本书,我专门飞去以色列,见了这个作者,把他请到北京来。从这本书里面,我总结了一句话——认知是人类前进的唯一武器。

    追溯人类祖先,以前我们总认为自己是北京人,或山顶洞人的后裔。事实上,他们都被非洲来的祖先干掉了。因为有一种叫智人的一族,产生了一种能力,这种能力就是相信虚拟的事情。相信一些不存在的事情。相信金钱、相信帝国、相信宗教。当他们相信这些不存在的事情时,使得整个智人可以组织比以前大几倍、几十倍、几百倍甚至几千倍的族群,于是产生帝国,产生朝代,让很多人可以朝一个方向共同努力。

    这才真正有了整个世界被人统治。

    一直到15世纪,人类开始相信科技。相信以前孔子、释迦牟尼、耶稣认为不能解决的贫困、疾病和战争,都可以通过科技去完成。

    整个人类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猎豹的成功来自于一个微小的认知

    我大概2012年的时候,想清楚这个道理。我把这个道理结合到了猎豹这家公司。我在想,怎样能相信一件我从没体验或者经历过的事情?我当时的认知是——全球化是一个巨大的机会,移动互联网让全球变得更平。即便是一家中国公司,也可以把它变成一家全球化的公司。

    此后,我决定放弃国内市场,全力以赴做猎豹国际化。

    当时,我跟我的合伙人说,你有没有决心把自己变成一个美国人?你有没有决心真的在硅谷招到100个人?当然,今天猎豹在硅谷已经有超过100人的办公室。有研发、有产品、有商务。在英语不过关的情况下,我带领一个小公司,做了一件小事情,就是全球化。

    如今,猎豹在全球手机端有6.5亿的月度活跃,79.5%的用户来自于海外,20%的用户来自欧美。还有一个数字,猎豹超过70%的收入来自于海外,而且海外30%的收入来自于美国。

    短短四年,猎豹基于一个微小的认知完成了这一切。这并不代表,当年我对美国市场有多了解,或当年真的懂怎么做一个海外软件。但我惊奇的发现,中国软件制造跟中国制造一样在全球市场上拥有独一无二的优势,就好像日本的汽车、韩国的手机,我们已经是全世界做得最好的了。

    这个时候,我们在中国打不赢,可以去海外打。江西打不赢,我们可以走到陕北打。先去构建自己根据地。这就是猎豹用自己的小故事找到了发展的机会,并在创办四年后登陆纽交所上市。

    尽管上市对猎豹不一定是件好事情,但至少是一个里程碑,标志着我们完成了一次创业的初级过程。

    互联网的伟大是全人类的头脑风暴

    我下一个想法是,猎豹未来的五到十年会是什么?或者,什么是我自己能看得到,且是这个世界有机会发展的五到十年?当然,五到十年,会发生很多事情。有些事情再火热,也和自己无关。

    我在做这个判断的时候,还有一个前提判断——那就是互联网实际上是全人类的头脑风暴。

    每当我想起互联网的时候,我脑海里就有一个生物,叫珊瑚虫。每个珊瑚很小很小,但是它用一条腔共享所有食物,小小的珊瑚可以长成巨大的珊瑚礁。互联网正是把人类所有脑子结合了起来,使得知识快速传递,认知迅速统一,极大缩短了最大的成本——就是认知。

    想象一下,以前一个牛顿三大定律传播到中国,变成中国一个向前的科技动力,我认为至少花了300年。鸦片战争时期,英国军队之强大,无非也就是中学物理理论武装起来的英国舰队,但能打败以游牧政权为核心的清朝。其实就是科技的传播速度,太慢。

    所以,整个世界如果照这样的节奏发展,极其不均匀。但今天,互联网的伟大使得全球人民的认知迅速统一。正是因为有了互联网的机会,使得互联网迅速变成所有行业发展的基础行业。这就是互联网蓬勃发展的秘密。

    AI+时代到来

    下一个和互联网一样能成为基础的行业是什么呢?

    通过AlphaGo围棋大战李世石的胜利,我认为是人工智能。过去两年,我东奔西走,去印度,去以色列,每两个月去一次硅谷,认认真真看了很多创业公司和新兴科技。

    我当时突然发现了一个问题——以前我自己关注技术的时候,那些看上去极难的技术,居然都被很多小团队突破了。比如说,辅助驾驶、人脸识别、动作识别,在我的想象当中是非常困难的技术。在以前粗浅的编程能力下,我想不出来这些问题怎么能解决。要写多么复杂的算法,才能把一个人脸上的毛孔、睫毛都认出来,才能知道这个人是这个人,而不是那个人。

    用这种逻辑,是很难想象出来。

    怎么去找到这样的机会?这背后,隐含的就是深度学习的崛起,是大规模数据被利用。计算机用对数据的广度去解决了人类的认知深度。用一个简单暴力的网络模型,去解决了以前我们认为极其复杂的思维体系。

    所以,猎豹在过去的一年当中,重新思考自己的定位,重新开始了很多尝试。我们把深度学习运用在收购的一家公司News Republic。每个用户拿起手机看到的新闻就是独特的。无论你喜欢克林顿,还是喜欢川普,或者两个人都不喜欢,都可以看到不同的新闻,这也是海外内容化的一大步。而且,这一步不是靠编辑团队,是靠算法,靠深度学习网络和我们六亿用户形成的大数据,从而实现了内容的自动化分发。

    不仅如此,我们在美国推出了一款直播产品叫Live me。和中国做得都不太一样,全是美国漂亮的年轻人和帅哥。过去三个月里面增长速度非常快,已排在美国社交榜的Top10。为了让直播社区有它的精神,我们会禁止色情,禁止太小的小孩上去。但这里面,我们每天都有30万的直播开启量,如果逐条审核,就需要非常大的工作量。于是,我们用深度学习和图像识别实现了对色情、对小孩的识别,大幅度降低了审核难度,实现了对内容的自动化分类。

    下一步,我们想做一个人类的表情库,用机器来模拟人类表情。我们更希望能把人类的表情本身就认出来。你喜欢哪一类的直播,自动的就可以看到这类的直播。也许你就喜欢邻家小妹的,或者你就喜欢非常健壮的男生,或者你就喜欢看旅游的资讯,我们希望能够让机器了解,直接分配给你。

    所有重复脑力劳动都将被AI取代

    我认为,所有重复劳动,不管是体力劳动,还是脑力劳动,只要数据足够,都可以被替代。这就如同,我们以前总认为围棋不可能被机器下赢一样。不管是361个格子,还是36100个格子,甚至路上的很多辆车,只要是一个有限的集合,只要有足够多的数据,理论上就会被替代。

    这是一个巨大的方向。也是以前从不敢想象的方向。

    人与机器人共存的时代

    今年年初,我说过要做一个机器人。我希望,做一款真正能够对人类有贡献的机器人,能够帮助你解决问题的机器人。它一定是软件、硬件、AI、服务的集大成者。

    深度学习并不是什么独特的黑科技,它本身就是一个基础性的科技。和软件系统或制造业一样,深度学习会成为所有行业的基础。

    深度学习会和每个行业结合。如果大家仅仅觉得,深度学习还是一个遥远的事情,或者说无非就是一个新的算法。我认为不是的。

    深度学习的本质,是用数据重构你对世界的理解,是用重复的计算,去完成机器对数据的理解。

    所以,以前很多技术的路径,全部要被重新思考。深度学习的方式,将使得很多公司,很多行业的技术积累,全部要被颠覆掉。

    有点像当年互联网刚出现的时候。

    有人说,互联网只是一个网页。但,互联网不是一个网页。互联网是一种信息传播的方式,是一种思考模式,是一个行业重构的整体路径。

    深度学习的理解,也一样。

    因此,我相信——未来一定是人和机器人共存的时代。机器人可能会完成更多重复性的,每天的工作,我们可能真的可以实现所谓的诗和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