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菜头没去分答值乎回答问题,自己开发了《我问菜头》正式上线

氧分子网了解到,粉丝众多的大V和菜头并没有去分答、值乎平台去回答问题,而是选择了自己开发一个小平台。和菜头在其微信公众平台公布了自己开发的在线问答平台《我问菜头》于昨日正式上线。

《我问菜头》上线全文如下:

最近总有读者问我:在分答上的那个“和菜头”是不是你?当然不是了,如果你听过我在这里讲的“金斧头”故事系列,或者是“车窗夹头试验”系列,你就应该知道我的这把声音是多么英俊帅气,我的声线又是何等的深沉动人,最适合用让人信服的语调讲述一个完全不靠谱的故事。

题图作者:Gerd Altmann

题图作者:Gerd Altmann

还有些人已经问了我快一个月:你为什么不去分答回答问题?对此,我的回答是:你为什么不来《槽边往事》问我问题?我那么多年回答各种网友提问,我骄傲了吗?我自满了吗?我拒人千里了吗?那你为什么那么骄傲,非要指定我去某个地方回答问题?

事实上,我去看过分答和值乎。作为一名勤俭持家的好男人,我的第一个想法是:这玩意儿我也可以做一个。读者在一个H5页面上文字输入问题,付费要求作者回答。作者用60秒语音回答,其它读者可以付费偷听,提问人和作者均分偷听费。作为一个纯H5产品,开发的技术难度不大,页面也非常简单,最多四个。我评估了一下,觉得自己完全能够做一个。

所以,我请我工地上的两位工程师同学用业余时间开发一下。一周过去,这个叫做《我问菜头》的新服务现在已经在《槽边往事》上线了。如果你比较敏锐,这几天在打开《槽边往事》的时候应该早已经发现,在文字输入框那里点击一下,切换为菜单模式,就出现了《我问菜头》字样,那里就是提问的入口。

微信公众平台《我问菜头》

五天前,在《一点心意》这篇文章里,我曾经写道:

此外,我的公众号近期还会提供新的服务项目。人们最早因为我的文章而来,但最终因为我本人而留下。我的文章当然很好,但是更让人流连不去的,还是这个活生生的我。算起来,我还应该是个有趣的人。所以,失去了文章作为交流的介质,还有别的方式可以分享我的想法,感受到我的存在,和我互动交流。所以,不要忙着哭泣,请期待我的新把戏。

《我问菜头》就是我的新把戏,我信守了我的承诺。在这里,我想特别感谢:

后端开发工程师:波波
前端开发工程师:亚力
UI设计师:小易
产品经理:Monkey

感谢以上各位工友牺牲了工余时间,在一周之内完成了这个新项目。也要感谢微信公众平台,让开发者有能力搭建各种新产品,尝试新的可能。

现在,欢迎你使用《我问菜头》。唯一需要说明的一点:由于《槽边往事》是订阅号,无法开通支付功能,所以在《我问菜头》里提问,需要关注服务号《救无聊》,这样才会收到问题被回复的通知,以及收到银子。

对了,对于那些不想在网上做任何支付行为的朋友,《我问菜头》里的问题,会在我回答之后24小时自动解封,变成免费收听。所以,千万别说我没有顾念你。

你可以现在就关闭文章点开菜单进入《我问菜头》,或者,也可以长按下面这张图,选择识别二维码:

千万别把我的服务器给挤垮了,谢谢!

特别提示:南派三叔正在日更!对,你没有看错,在日更!微信号:daomu_biji

昨天,《槽边往事—和菜头自选集》在罗辑思维独家渠道完成了50000册销售。也就是说,我从昨天开始终于成为一名畅销书作家,可以用同行的身份和陈坤、南派三叔做下来聊聊写作这件事了。谢谢所有购买了这本书的朋友,5000册啊,占领了全球50000个马桶和床头柜的畅销书啊!想一想看,50000册那就差不多是一亿了!好神奇!

【文/和菜头  微信号:槽边往事(ID:bitsea)】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和菜头:为什么好人总是会受到伤害
看到果壳推出的分答,知乎(值乎)终于开始着急了
魏武挥:知识变现的可能性与知识经济
魏武挥:分答的核心,是流量分配(并介绍一种发财的小路数)
曹政:以知识分享为幌子,从知乎到在行、到值乎、到分答
知乎和分答开撕,它们背后的男人周源、姬十三还在相亲喝汤
冯大辉:不要艳羡别人赚钱,微信的赞赏、值乎在行的“来问”
为什么知乎会成为“魏则西”、“雷洋”等事件发酵的温床?
「在行」,看起来很美——为知识付费和UGC的继续思考
默尔索:知乎”精英”社区已盛名难副,营销气渐盛
知乎:岁月静好 现世安稳
流量究竟如何变现?社交问答网站的生与死
问答网站总体的态势,已不复当年的英姿
知乎·果壳:两枚知识型社区的生存样本解剖
从果壳网“在行”看国内分享经济的未来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