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园CTO范凯:冯大辉(Fenng)祝你能创建一家伟大的公司

一夜之间,我成了一个匿名者,一个对不起他的人。

更让我难过的是,这句话竟然出自一个我多年的好友,他两个月前还对我说:

「我要走了,CTO 你来做吧!」

丁香园CTO范凯:冯大辉(Fenng)祝你能创建一家伟大的公司

2016 年 6 月,他说他要去创业了,去创建一个伟大的公司。一个公司的董事,在公司业务蒸蒸日上的时候离开,确实让人费解。氧分子网曾报道:《丁香园CTO、小道消息创办人冯大辉被离职 众多网友意外惋惜

是的,是他自己要走的。即使所有人百般劝阻,也没能留得住他,要成立一家伟大公司的梦想又哪是那么容易被浇灭的呢?

我也是百般劝阻他的众人之一。眼看丁香园慢慢有了一个巨头的样子,他的战略眼光对于公司未来的发展自然是很有帮助的。但很可惜,虽然公司有着很稳定的营收,但在他眼中,离他心目中的伟大还有很远的距离,不够 sexy。

作为去年才加入公司的技术 VP,我似乎成了理所当然的CTO 继任人。但是,这个 CTO 我是不想做的,因为我刚加入公司不久,就爆出原 CTO 出走事件,无论如何都很容易引火烧身,我将顺理成章地成为各种阴谋论的靶子。果不其然,昨天就已经发生了。

我还是太单纯了。

匿名帖发布在知乎上的那天晚上,他来问我。我说,这已经涉及到人身攻击,应该马上找知乎申诉,要求知乎删帖。他听了我的话,立马联系了知乎官方,这篇回答也如愿以偿地被迅速屏蔽了。

但两天之后,这个帖子病毒式地传播开了,围观群众看到知名网红被人扒皮,看得起劲,各种难听的话也都传到了他耳中。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他逐行分析,得出了一个结论:

我就是那个猥琐的匿名者。

对于这篇看似分析入理的自白书,他是这么对我解释的:

「我没说是你,Robbin,这事我只能这样去写了,否则的话我就要死掉了。这件事情公司是可以处理的,我不明白为什么公司不处理,我只能去做更恶意的揣测了。」

「或许这事情跟你毫无关系,未来我知道真相后会向你道歉。」

我还是太天真,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

亏得我过去的一个月还陪他和丁香园创始人吃饭沟通,亏得我作为他的代表还跑去和投资人、创始人去帮助他争取到了更好的条件。但很可惜,他觉得不够。

话说回来,我决定接下丁香园 CTO 的工作,和他不无关系。我刚刚翻出了微信聊天记录,六一儿童节那天,我还发过微信给他:

要不我走,你留吧!
他说:不,你要留下来,你很适合这个公司。
我:那我不就成为千古罪人了?
他说:不是的,我走了,总会有一个受益人,你做这个受益人吧。

谁又能想到,他安排的这位「受益人」,今天却成了他口中的「既得利益者」,成了他「恶意揣测」的对象。

许多朋友都叫我逐条回应他那 10 条推理,但都被我拒绝了。道理很简单,我来丁香园以后从来没有写过一行代码,也没有实际做过Code Review,而且我一直以来的观点也都是:「CTO 并不需要亲自写代码」。用「不写代码」、「从不 Code Review」来诟病一个 CTO 的话,我是万万写不出来的。这事和我无关,我也没有指使过任何人写匿名贴。

尽管我找到一个比丁香园 CTO 更好的工作并不难,但在这个时候我没有办法扔下丁香园技术团队不管。丁香园的两位创始人也是我认识了8年的好朋友,在这个关键阶段,我不能置之不理。

在最近一个多月,我四处奔走,帮他去争取更好的结果,这也是为了双方都好:一方面,让我多年的好友拿到更好的回报,不让他在这次分手中受伤害;另一方面,快速地结束这场纷争,让公司继续健康发展。

但,似乎他并不在乎我受伤害。

更多关于冯大辉

www.yangfenzi.com/tag/fengdahui
池建强:关于Fenng冯大辉,再不爆料就老了

冯大辉(Fenng),今天我要说:

我对得起你。但从此,我们彼此不再相欠。祝你能成功地创建一家伟大的公司。

【文/范凯,丁香园CTO,JavaEye创办者,CSDN前CTO 来源:肉饼铺子(robbinthoughts)】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冯大辉:回首旧事,在阿里巴巴的层级问题

曹政:为什么整个互联网行业都缺CTO

➤ 冯大辉:创业者的责任,至少包括“创造价值与兑现承诺”

➤ 池建强:个人品牌的价值,从冯大辉离职丁香园说起

➤ 关于冯大辉从丁香园离职的一些思考,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技术大牛?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本来范凯可以的通过给匿名回答点个赞同来自证一下,不过答案已经没有了,而且也没必要了。怀疑的种子种下的那一刻,其实你心里就有了答案,一切证明会苍白,失去理性的判断。我觉得你和范凯现在是被人消费了,这里讲下我的分析:
    利益驱动。这事起源本身,是你和公司之间的利益之争,没有贬义。这个匿名回答那么多字和而且还有很多真假的背景信息,没有利益驱动的情况谁会去写?就算是抢手也是有钱挣的。背后肯定还是利益关系。我认为如果是范凯来写没有任何收益,而且损害大于收益,就是没有合理的动机。会玩杀人游戏的话,经验积累中应该会养成这种思维。你要看结果,现在这情况谁有收益。另外给你线索,带动你导向的人嫌疑也是很大的。( ps: 这还是杀人游戏的思维)
    觉得 CTO 不写代码有问题的人绝对没当过 CTO,层次偏低。范凯是当过 CTO 的,他的观点不会这么低级。我听过他的公开采访,他说过以前还要去研究代码框架,他转换角色后,现在有问题打个电话找人来帮忙讲讲或者直接解决一下就好了。我恰好当过 CTO,虽然我写了很多代码,但我深知:第一是给老板拉来对的技术人才或者合适的外包,第二是筛选奇葩的业务需求,估算并合理安排进程,第三是带动技术团队和谐气氛。只有我这种缺乏高层次技术人才圈子的 CTO,才会亲自上阵去搞定团队里搞不定的问题,只有低下人能力弱的时候才去控制什么编程规范,技术架构等待。反正从我的角度看你做的事情就是 CTO 要做的啊,包括把范凯拉到丁香园应该都是大功一件,跟何况你还用自己的资源做了那么多运营工作。最初一个完全面向医生的 App,有多少安装量是 IT 圈贡献的?
    ps: 最后我写这么多,不用怀疑我的动机,我也是有利益驱动的。你要创业的话肯定需要写代码的,我自荐一下,全栈。不过我也是会对产品挑剔的人,看你创业做什么,我不感兴趣的不做。

  2. 本来范凯可以的通过给匿名回答点个赞同来自证一下,不过答案已经没有了,而且也没必要了。怀疑的种子种下的那一刻,其实你心里就有了答案,一切证明会苍白,失去理性的判断。我觉得你和范凯现在是被人消费了,这里讲下我的分析:
    利益驱动。这事起源本身,是你和公司之间的利益之争,没有贬义。这个匿名回答那么多字和而且还有很多真假的背景信息,没有利益驱动的情况谁会去写?就算是抢手也是有钱挣的。背后肯定还是利益关系。我认为如果是范凯来写没有任何收益,而且损害大于收益,就是没有合理的动机。会玩杀人游戏的话,经验积累中应该会养成这种思维。你要看结果,现在这情况谁有收益。另外给你线索,带动你导向的人嫌疑也是很大的。( ps: 这还是杀人游戏的思维)
    觉得 CTO 不写代码有问题的人绝对没当过 CTO,层次偏低。范凯是当过 CTO 的,他的观点不会这么低级。我听过他的公开采访,他说过以前还要去研究代码框架,他转换角色后,现在有问题打个电话找人来帮忙讲讲或者直接解决一下就好了。我恰好当过 CTO,虽然我写了很多代码,但我深知:第一是给老板拉来对的技术人才或者合适的外包,第二是筛选奇葩的业务需求,估算并合理安排进程,第三是带动技术团队和谐气氛。只有我这种缺乏高层次技术人才圈子的 CTO,才会亲自上阵去搞定团队里搞不定的问题,只有低下人能力弱的时候才去控制什么编程规范,技术架构等待。反正从我的角度看你做的事情就是 CTO 要做的啊,包括把范凯拉到丁香园应该都是大功一件,跟何况你还用自己的资源做了那么多运营工作。最初一个完全面向医生的 App,有多少安装量是 IT 圈贡献的?
    ps: 最后我写这么多,不用怀疑我的动机,我也是有利益驱动的。你要创业的话肯定需要写代码的,我自荐一下,全栈。不过我也是会对产品挑剔的人,看你创业做什么,我不感兴趣的不做。

  3. 话说fenng到底是主动离职还是被动离职啊,范的说法是fenng自己要离开的,但怎么感觉像是被动离职啊 这个要看Fenng是不是真说过了。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他逐行分析,得出了一个结论:我就是那个猥琐的匿名者。- 其实大辉没有点名,亏得我过去的一个月还陪他和丁香园创始人吃饭沟通,亏得我作为他的代表还跑去和投资人、创始人去帮助他争取到了更好的条件。但很可惜,他觉得不够。 这段很莫名其妙。首先,fenng如果要走了,并且临走之前还对robbin“托孤”,那难道没谈好离职条件之前就通知范老师来顶替自己吗?
    其次,前cto的待遇为啥要现任cto去和投资人、创始人谈?这种东西一靠契约(合同),二看贡献,要继任的cto刷脸吗?我来丁香园以后从来没有写过一行代码,也没有实际做过Code Review,而且我一直以来的观点也都是:「CTO 并不需要亲自写代码」。用「不写代码」、「从不 Code Review」来诟病一个 CTO 的话,我是万万写不出来的。这事和我无关,我也没有指使过任何人写匿名贴。 这段倒是在理。也是我认为匿名信不是robbin写的主要依据。毕竟从csdn期间开始,范老师已经不太喜欢做写代码这种“会给个人带来充满工匠的成就感但实际却减低他的工作产出”的事情。至于code review,现在的team leader也不知道有几个高兴看小弟的代码的。尽管我找到一个比丁香园 CTO 更好的工作并不难,但在这个时候我没有办法扔下丁香园技术团队不管。丁香园的两位创始人也是我认识了8年的好朋友,在这个关键阶段,我不能置之不理。

  4. 话说fenng到底是主动离职还是被动离职啊,范的说法是fenng自己要离开的,但怎么感觉像是被动离职啊 这个要看Fenng是不是真说过了。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他逐行分析,得出了一个结论:我就是那个猥琐的匿名者。- 其实大辉没有点名,亏得我过去的一个月还陪他和丁香园创始人吃饭沟通,亏得我作为他的代表还跑去和投资人、创始人去帮助他争取到了更好的条件。但很可惜,他觉得不够。 这段很莫名其妙。首先,fenng如果要走了,并且临走之前还对robbin“托孤”,那难道没谈好离职条件之前就通知范老师来顶替自己吗?
    其次,前cto的待遇为啥要现任cto去和投资人、创始人谈?这种东西一靠契约(合同),二看贡献,要继任的cto刷脸吗?我来丁香园以后从来没有写过一行代码,也没有实际做过Code Review,而且我一直以来的观点也都是:「CTO 并不需要亲自写代码」。用「不写代码」、「从不 Code Review」来诟病一个 CTO 的话,我是万万写不出来的。这事和我无关,我也没有指使过任何人写匿名贴。 这段倒是在理。也是我认为匿名信不是robbin写的主要依据。毕竟从csdn期间开始,范老师已经不太喜欢做写代码这种“会给个人带来充满工匠的成就感但实际却减低他的工作产出”的事情。至于code review,现在的team leader也不知道有几个高兴看小弟的代码的。尽管我找到一个比丁香园 CTO 更好的工作并不难,但在这个时候我没有办法扔下丁香园技术团队不管。丁香园的两位创始人也是我认识了8年的好朋友,在这个关键阶段,我不能置之不理。

  5. 管理能力呢?不知道,但是据其共事过的人谈过,范擅长短期收买人,且此时为人大方。嘴上会讲,加上产品和技术上确实有二把刷子,短期里面会让人对此臣服。长期而言,谁听话扶持谁,不管有无能力,长期而言,会依次将原有团队处理掉。举例:CSDN虽然一直很穷,钱给的烧,但是其核心团队还是一直在的,离职率也不高。做上3年,5年,10年的人大有人在,范一上台,其做了十年的某程序大牛就被其拿KPI找借口,直接逼走,不足2年里,原有团队只剩2人。其他一概被各种逼走。再举例:范凯招聘进来的某工程师,研发产品的时候,就对团队说,这个人如何如何NB,等该员工离职,范凯就公开的在部门大会说,此员工是个渣。当然范在公司据说公开骂其他团队Boss是傻逼这类事情也不少见。如果按照冯在知乎现在口碑,他和范一样,自认管理能力很强,最后团队根本没有认可。其他团队也没认可。作为老码农,都知道CSDN 密码门一事,范凱表示背锅侠很冤。所有人都知道在一个公司即一条船,出了任何问题,管理层一定要一起承担的,但是他出了一个非常2B和脑残的声明:一切都是程序猿的错。而与此相反,原来受其排挤的离职人员,都一个个回公司,协助调查,一个个日志的翻看记录。别人跟你们公司都没关系,完全可以不管事,然并卵,范凯一定还是认为老离职人员是堆渣,还不是你们害的。虽然知道更多深层的八卦,不便八卦太多,只能无限同意上面的一个评论:丁香园何德何能啊 居然能同时搞来左冷禅和岳不群两个人,另外转达今天饭桌上八卦某位的一段话,范凱把其共事的同事认为是个渣,但是其一直认为范凱在技术和产品还是非常有能力的。但其,适合做朋友,绝对不适合共事。因为他心高气傲,从来没有看得起过谁。想必冯招范进丁香园,一看范创业麦田失败,二则想范进丁香园填补其技术能力的缺陷。可惜,算错了。一山不容二虎。一时风平浪静,后面波浪汹涌。

  6. 管理能力呢?不知道,但是据其共事过的人谈过,范擅长短期收买人,且此时为人大方。嘴上会讲,加上产品和技术上确实有二把刷子,短期里面会让人对此臣服。长期而言,谁听话扶持谁,不管有无能力,长期而言,会依次将原有团队处理掉。举例:CSDN虽然一直很穷,钱给的烧,但是其核心团队还是一直在的,离职率也不高。做上3年,5年,10年的人大有人在,范一上台,其做了十年的某程序大牛就被其拿KPI找借口,直接逼走,不足2年里,原有团队只剩2人。其他一概被各种逼走。再举例:范凯招聘进来的某工程师,研发产品的时候,就对团队说,这个人如何如何NB,等该员工离职,范凯就公开的在部门大会说,此员工是个渣。当然范在公司据说公开骂其他团队Boss是傻逼这类事情也不少见。如果按照冯在知乎现在口碑,他和范一样,自认管理能力很强,最后团队根本没有认可。其他团队也没认可。作为老码农,都知道CSDN 密码门一事,范凱表示背锅侠很冤。所有人都知道在一个公司即一条船,出了任何问题,管理层一定要一起承担的,但是他出了一个非常2B和脑残的声明:一切都是程序猿的错。而与此相反,原来受其排挤的离职人员,都一个个回公司,协助调查,一个个日志的翻看记录。别人跟你们公司都没关系,完全可以不管事,然并卵,范凯一定还是认为老离职人员是堆渣,还不是你们害的。虽然知道更多深层的八卦,不便八卦太多,只能无限同意上面的一个评论:丁香园何德何能啊 居然能同时搞来左冷禅和岳不群两个人,另外转达今天饭桌上八卦某位的一段话,范凱把其共事的同事认为是个渣,但是其一直认为范凱在技术和产品还是非常有能力的。但其,适合做朋友,绝对不适合共事。因为他心高气傲,从来没有看得起过谁。想必冯招范进丁香园,一看范创业麦田失败,二则想范进丁香园填补其技术能力的缺陷。可惜,算错了。一山不容二虎。一时风平浪静,后面波浪汹涌。

  7. 真心觉得这事儿背后没那么简单,有人居中挑事儿,一方面把Fenng搞臭,一方面引起一部分人对范凯挤走Fenng这件事背后作用的无端猜测,从而达到另一个目的:如果以后需要把范凯搞走,这次的事就是底子。说实话范凯要小心些,先把自己的利益保护好。什么类型的人适合做CTO,这事儿肯定没有定论,Fenng是一个风格,robbin又是另一个风格,结果不错才是真的,事实上丁香园前面的结果蛮好的。有些人在故意引起CTO的技术争论,来达到把两边搞毛的目的,CTO令狐冲大战技术VP林平之。两败俱伤。CEO岳不群在暗处莞尔一笑。真是 大家都年薪过百万了吗 都这么关心这些撕逼的事儿,澄清得这么理直气壮?那黑文发出来的时候怎么没见第一时间出来解释,真的如澄清文里所说如此好友?论文笔,黑文的利用认知差强行抹黑吸引吃瓜群主恶意围观的手法,和澄清文的利用信息差强行把自己塑造成完全无辜者的手法基本是同一水平线的,相当高明。除非丁香园有第二个这么高明的人,否则你就别谦虚了。2009年的时候,记得丁香园才40多人,没有啥收入,亏损着,一个风雨飘摇中的小公司,做着非常垂直的医生社区,不做大众健康,我看不出来丁香园有什么广阔的市场前景,说实话当时不怎么看好丁香园的。尽管出于个人私交,一直很愿意帮助丁香园。然后就看着丁香园走了一个漂亮的上升曲线,丁香通、丁香人才、丁香客、用药助手、接着互联网医疗的风口来了,丁香系列公众号、丁香医生、以及丁香诊所,不算快,但是节奏感很好,每一步都踏准了。

  8. 真心觉得这事儿背后没那么简单,有人居中挑事儿,一方面把Fenng搞臭,一方面引起一部分人对范凯挤走Fenng这件事背后作用的无端猜测,从而达到另一个目的:如果以后需要把范凯搞走,这次的事就是底子。说实话范凯要小心些,先把自己的利益保护好。什么类型的人适合做CTO,这事儿肯定没有定论,Fenng是一个风格,robbin又是另一个风格,结果不错才是真的,事实上丁香园前面的结果蛮好的。有些人在故意引起CTO的技术争论,来达到把两边搞毛的目的,CTO令狐冲大战技术VP林平之。两败俱伤。CEO岳不群在暗处莞尔一笑。真是 大家都年薪过百万了吗 都这么关心这些撕逼的事儿,澄清得这么理直气壮?那黑文发出来的时候怎么没见第一时间出来解释,真的如澄清文里所说如此好友?论文笔,黑文的利用认知差强行抹黑吸引吃瓜群主恶意围观的手法,和澄清文的利用信息差强行把自己塑造成完全无辜者的手法基本是同一水平线的,相当高明。除非丁香园有第二个这么高明的人,否则你就别谦虚了。2009年的时候,记得丁香园才40多人,没有啥收入,亏损着,一个风雨飘摇中的小公司,做着非常垂直的医生社区,不做大众健康,我看不出来丁香园有什么广阔的市场前景,说实话当时不怎么看好丁香园的。尽管出于个人私交,一直很愿意帮助丁香园。然后就看着丁香园走了一个漂亮的上升曲线,丁香通、丁香人才、丁香客、用药助手、接着互联网医疗的风口来了,丁香系列公众号、丁香医生、以及丁香诊所,不算快,但是节奏感很好,每一步都踏准了。

  9. 丁香园能走到现在,而且一路上扬,管理层必然有过人之处。但是CEO张进过于低调,偶尔写点医学方面的文章,不为外界所知。而CTO冯大辉被外界视为著名的互联网喷子,整天不务正业,只知道灌水。这种公众眼中固有的形象很容易被误读,忽视管理层真正优秀之处。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Fenng 2012年最早敏感的意识到了微信公众号的价值,个人业余时间运营的“小道消息”据说已经超过了50万粉丝。如今微信公众号早已经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但是做公众号粉丝的时间窗口早就过去了,这种行业前瞻性,你有吗?丁香医生和丁香系列公众号营销投入极少,算上Fenng用自己的小道消息50万粉丝拉粉,渠道流量也远远不够,如何在短短一年内,用极少的营销费用,没有专业运营推广人员的情况下,光靠Fenng一个人忽悠,就迅速积累高过小道自己粉丝一个数量级以上的用户量,这拉用户做渠道的能力,你有吗?没有公司是完美的

  10. 丁香园能走到现在,而且一路上扬,管理层必然有过人之处。但是CEO张进过于低调,偶尔写点医学方面的文章,不为外界所知。而CTO冯大辉被外界视为著名的互联网喷子,整天不务正业,只知道灌水。这种公众眼中固有的形象很容易被误读,忽视管理层真正优秀之处。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Fenng 2012年最早敏感的意识到了微信公众号的价值,个人业余时间运营的“小道消息”据说已经超过了50万粉丝。如今微信公众号早已经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但是做公众号粉丝的时间窗口早就过去了,这种行业前瞻性,你有吗?丁香医生和丁香系列公众号营销投入极少,算上Fenng用自己的小道消息50万粉丝拉粉,渠道流量也远远不够,如何在短短一年内,用极少的营销费用,没有专业运营推广人员的情况下,光靠Fenng一个人忽悠,就迅速积累高过小道自己粉丝一个数量级以上的用户量,这拉用户做渠道的能力,你有吗?没有公司是完美的

  11. 苹果公司,不思进取,10年来,所有系列的macbook颜色,键盘,触摸板毫无改观。这证实了苹果公司的傲慢,不思进取,坐吃山空的企业病。ios的siri多年都未移植到mac上,这说明了,苹果公司不同部门之前权利内斗,相互不合作。苹果公司,这么多年,都在iphone的尺寸上改来改去。icloud简直是shi-t,表明苹果对云计算的及不重视提姆 库克,作为销售出生,完全不懂技术。为了提高业绩,不惜吃老本。iphone的开机键和Home键的形状,这么多年,完全没有任何改观。后置摄像头的像素没有任何的改进,成本降低N倍后,iphone的存储空间也没有任何提升。苹果公司作为一只笨重的大象,已经在多个领域落后于微软,谷歌,facebook,亚马逊公司。前任MS CEO是sales出生,令到微軟失去了internet的十年。科技公司只要找一個sales當領導,在技術上很難有大發展的,正因為這個原因所要才要專重技術人才,文人帶兵多打敗仗。被人揭发漏洞了,还不积极响应,竟然还忽略,导致用户密码和破解方式被公开,这种技术大牛真的太了不起了还很佩服csdn竟然用可逆的方法存用户密码,这种上个世纪的东西竟然2011年还在使用,可真够长脸的。csdn帐号漏洞这件事好像过去没几年,就又开始大吹大擂了啊,不知道csdn是用.net还是java这种落后技术

  12. 苹果公司,不思进取,10年来,所有系列的macbook颜色,键盘,触摸板毫无改观。这证实了苹果公司的傲慢,不思进取,坐吃山空的企业病。ios的siri多年都未移植到mac上,这说明了,苹果公司不同部门之前权利内斗,相互不合作。苹果公司,这么多年,都在iphone的尺寸上改来改去。icloud简直是shi-t,表明苹果对云计算的及不重视提姆 库克,作为销售出生,完全不懂技术。为了提高业绩,不惜吃老本。iphone的开机键和Home键的形状,这么多年,完全没有任何改观。后置摄像头的像素没有任何的改进,成本降低N倍后,iphone的存储空间也没有任何提升。苹果公司作为一只笨重的大象,已经在多个领域落后于微软,谷歌,facebook,亚马逊公司。前任MS CEO是sales出生,令到微軟失去了internet的十年。科技公司只要找一個sales當領導,在技術上很難有大發展的,正因為這個原因所要才要專重技術人才,文人帶兵多打敗仗。被人揭发漏洞了,还不积极响应,竟然还忽略,导致用户密码和破解方式被公开,这种技术大牛真的太了不起了还很佩服csdn竟然用可逆的方法存用户密码,这种上个世纪的东西竟然2011年还在使用,可真够长脸的。csdn帐号漏洞这件事好像过去没几年,就又开始大吹大擂了啊,不知道csdn是用.net还是java这种落后技术

  13. 范凯离开后csdn去了麦田亲子游,麦田是主打家庭亲子旅游服务的创业公司,他在里面担任CTO职位。(参见:IT桔子官方网站)而麦田亲子游在2015年5月6日更名为“麦淘亲子游”(麦田亲子游更名为“麦淘亲子游”),更名一般也意味着发展方向的改变,我猜范凯可能和谢震对未来的发展理念不一样,所以提出了离职。大辉听到风声就去挖人了,而范凯觉得互联网医疗这个方向不错,待遇什么的也OK,于是就去丁香园了。个人认为,范凯这种既懂又懂技术和产品的人应该会成为连续创业者。“而CTO冯大辉被外界视为著名的互联网喷子,整天不务正业,只知道灌水。”,哈哈,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医学健康领域需要更多有价值的干货和鸡汤,然后肉饼铺子就开进来了。现在要抱团才能做大事业,丁香园从微观宏观,狭义广义上面来说都是一份值得奋斗一身的事业~!为什么不加入呢?在职时:代表公司剥削员工离职了:开始喷公司以后一边喷阿里、一边喷丁香园。牛逼.牛逼到天的人也要有一颗与人为善的心,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有些人洗地的逻辑也是令人作呕,我讨厌他的原因与丁香园是否成功根本没有关系。1. 没有那么大的贡献就不要BB。按照这个逻辑,所有的历史人物都不能评论了。2. 你不是他的朋友,不知道他真实的样子。这就更搞笑了,说的好像他说别人傻逼的时候问过别人的朋友一样。

  14. 范凯离开后csdn去了麦田亲子游,麦田是主打家庭亲子旅游服务的创业公司,他在里面担任CTO职位。(参见:IT桔子官方网站)而麦田亲子游在2015年5月6日更名为“麦淘亲子游”(麦田亲子游更名为“麦淘亲子游”),更名一般也意味着发展方向的改变,我猜范凯可能和谢震对未来的发展理念不一样,所以提出了离职。大辉听到风声就去挖人了,而范凯觉得互联网医疗这个方向不错,待遇什么的也OK,于是就去丁香园了。个人认为,范凯这种既懂又懂技术和产品的人应该会成为连续创业者。“而CTO冯大辉被外界视为著名的互联网喷子,整天不务正业,只知道灌水。”,哈哈,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医学健康领域需要更多有价值的干货和鸡汤,然后肉饼铺子就开进来了。现在要抱团才能做大事业,丁香园从微观宏观,狭义广义上面来说都是一份值得奋斗一身的事业~!为什么不加入呢?在职时:代表公司剥削员工离职了:开始喷公司以后一边喷阿里、一边喷丁香园。牛逼.牛逼到天的人也要有一颗与人为善的心,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有些人洗地的逻辑也是令人作呕,我讨厌他的原因与丁香园是否成功根本没有关系。1. 没有那么大的贡献就不要BB。按照这个逻辑,所有的历史人物都不能评论了。2. 你不是他的朋友,不知道他真实的样子。这就更搞笑了,说的好像他说别人傻逼的时候问过别人的朋友一样。

  15. 作为一个看客,觉得新公司就要薪资低,这个说法非常的错误。创业公司意味着高风险,低稳定性,太多自身以外的原因可以导致员工失业。无论许诺多少期权都可以是一张废纸。所以,对冲风险的必然是高收入,而且是明面上实打实的收入,相当于给员工一份失业保险,给他兜底。而股票期权都是在这之后的远期激励。很现实的说,大家都要吃饭,都想涨工资。大公司给的比小公司多,岗位稳定,而且即便跳槽,履历上写着也好看。那么初创公司还有什么吸引力?撇家舍业跟着老板创业,吃不好睡不好,天天累成狗,未来不明朗,工资还低,失业不好找工作——最后,即便一切顺利项目牛逼,还要指望老板不会是第二个余佳文。说真的,我看不出任何理由加入这样的公司。情怀是吃饱了才有力气说的一个词,穷人谈什么情怀,就是在作死。我也加入过创业公司。因为被忽悠,所以才印象深刻。
    首先创业公司未必就是薪酬低,固然创业者往往没什么钱,但是用情怀替代薪水并不是所有创业者都在做的。其次纯粹的投资,你面对的是市场的风险,然而进入创业企业的风险显然是要高于市场的,因为还有人心的风险,后者是不可测的。最后……时间与金钱我不认为是等价的。工作可以用薪金衡量,但是实质上发展的时间是更加宝贵的。30岁之前和30岁之后,后者精力大大不如,而从资历来说,同样的工作时间,在大公司的经历总是要更漂亮一点。

  16. 作为一个看客,觉得新公司就要薪资低,这个说法非常的错误。创业公司意味着高风险,低稳定性,太多自身以外的原因可以导致员工失业。无论许诺多少期权都可以是一张废纸。所以,对冲风险的必然是高收入,而且是明面上实打实的收入,相当于给员工一份失业保险,给他兜底。而股票期权都是在这之后的远期激励。很现实的说,大家都要吃饭,都想涨工资。大公司给的比小公司多,岗位稳定,而且即便跳槽,履历上写着也好看。那么初创公司还有什么吸引力?撇家舍业跟着老板创业,吃不好睡不好,天天累成狗,未来不明朗,工资还低,失业不好找工作——最后,即便一切顺利项目牛逼,还要指望老板不会是第二个余佳文。说真的,我看不出任何理由加入这样的公司。情怀是吃饱了才有力气说的一个词,穷人谈什么情怀,就是在作死。我也加入过创业公司。因为被忽悠,所以才印象深刻。
    首先创业公司未必就是薪酬低,固然创业者往往没什么钱,但是用情怀替代薪水并不是所有创业者都在做的。其次纯粹的投资,你面对的是市场的风险,然而进入创业企业的风险显然是要高于市场的,因为还有人心的风险,后者是不可测的。最后……时间与金钱我不认为是等价的。工作可以用薪金衡量,但是实质上发展的时间是更加宝贵的。30岁之前和30岁之后,后者精力大大不如,而从资历来说,同样的工作时间,在大公司的经历总是要更漂亮一点。

  17. 对于本身条件不如大公司的创业公司和小公司来说,既然要优秀的人才,就要做好为人才的潜在损失买单的准备。为什么打工者中最优秀的人才总是向着大公司汇聚?为什么同样的人,在小公司的职位就可以比大公司要高?这就是补偿。创业公司在这方面的优势是:用想象空间来替代这种补偿,因为未来尚未发生,所以可以有更高的期待。然而创业公司本身的存活率很低,也未必能成为大公司、未必能够上市。这方面,风险要远高于小公司。既然风险更高,那么相应更多的补偿不是理所应当的吗?远期可以用期权,近期又能拿什么补偿?
    说句难听的,大家都说马云和史玉柱当年的追随者现在如何,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他们没有翻身呢?如果他们依然是小打小闹呢?当年也不仅仅是这两位在创业吧,其他人呢?他们的追随者呢?拿远期的可能利益(概率很小)来要求你对现状妥协,要么是传销,要么是骗子。我和冯大辉没有过任何交集,除了也被他挂起来喷过以外(比较奇怪的关于斜杠和反斜杠的使用问题)。不了解的情况下,做任何评价都是不负责的,但有件事应该是客观的:被黑是正常的,应对是失常的。假设讨厌一个人的人在身边群众中的比例是1%,以冯大辉的性格,会提升至5%。普通人身边几十个人,算下来一个坚定的黑子都没有。但作为公众人物,假设十万人认识,这就有五千个黑子。有这么多受众,如果专心做黑子,也有五千粉啊。所以,逃不了被黑的命运很正常。

  18. 对于本身条件不如大公司的创业公司和小公司来说,既然要优秀的人才,就要做好为人才的潜在损失买单的准备。为什么打工者中最优秀的人才总是向着大公司汇聚?为什么同样的人,在小公司的职位就可以比大公司要高?这就是补偿。创业公司在这方面的优势是:用想象空间来替代这种补偿,因为未来尚未发生,所以可以有更高的期待。然而创业公司本身的存活率很低,也未必能成为大公司、未必能够上市。这方面,风险要远高于小公司。既然风险更高,那么相应更多的补偿不是理所应当的吗?远期可以用期权,近期又能拿什么补偿?
    说句难听的,大家都说马云和史玉柱当年的追随者现在如何,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他们没有翻身呢?如果他们依然是小打小闹呢?当年也不仅仅是这两位在创业吧,其他人呢?他们的追随者呢?拿远期的可能利益(概率很小)来要求你对现状妥协,要么是传销,要么是骗子。我和冯大辉没有过任何交集,除了也被他挂起来喷过以外(比较奇怪的关于斜杠和反斜杠的使用问题)。不了解的情况下,做任何评价都是不负责的,但有件事应该是客观的:被黑是正常的,应对是失常的。假设讨厌一个人的人在身边群众中的比例是1%,以冯大辉的性格,会提升至5%。普通人身边几十个人,算下来一个坚定的黑子都没有。但作为公众人物,假设十万人认识,这就有五千个黑子。有这么多受众,如果专心做黑子,也有五千粉啊。所以,逃不了被黑的命运很正常。

  19. 如所有事情都斤斤计较的话,或许不适合在创业公司工作。有人会觉得加班公司必须要给我加班费,但是,扪心自问,我们每个人能确保在公司所有时间都在工作吗?我们没有看新闻没有网络购物的吗?(当然,我肯定做不到,你看我每天都在刷知乎) 如果严格计较的话,会有人补偿一点给公司吗? 公司每年都提前放假,有人考虑过这样做的成本吗? ”从这段话就可以看出 @Fenng 是个傻伯夷,脑力性劳动又不是体力劳动,还要像流水线上的工人一样按时间算钱,如果工作时间没工作就补偿给公司吗?假如公司有一个需求,员工用一天时间完成了,所以就应该付他一天的工钱吗?那他为了能用一天完成这个需求,之前花一年时间来学习这项技能的钱是不是公司也得付了?你跟他说加班多,他说你看人家996,你跟他说人家工资高,他说我们是创业公司。你跟他说发展空间小,他说我们要上市。公积金问题就可以看出一个公司的良心。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第十六条 职工住房公积金的月缴存额为职工本人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乘以职工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 单位为职工缴存的住房公积金的月缴存额为职工本人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乘以单位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第三十八条 违反本条例的规定,单位逾期不缴或者少缴住房公积金的,由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责令限期缴存;逾期仍不缴存的,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所以说如果是按最低的交,就是违规行为。而不是说合同上写清楚了,你愿意签就表示同意。还有的企业为了少交公积金社保,会把你的工资写成最低标准,然后其它以奖金的形式发放。比如说你的 offer 是 10K,他给你按 2K 工资 + 8K 奖金 来发。这样的好处就是公司随时都可以不发奖金部分,可谓是流氓之极。不能因为是创业公司就这样对待员工,公司要是上市了,老板立马身价百倍,员工一样屁都不是。为什么要员工跟你有难同当,有福你享。

  20. 如所有事情都斤斤计较的话,或许不适合在创业公司工作。有人会觉得加班公司必须要给我加班费,但是,扪心自问,我们每个人能确保在公司所有时间都在工作吗?我们没有看新闻没有网络购物的吗?(当然,我肯定做不到,你看我每天都在刷知乎) 如果严格计较的话,会有人补偿一点给公司吗? 公司每年都提前放假,有人考虑过这样做的成本吗? ”从这段话就可以看出 @Fenng 是个傻伯夷,脑力性劳动又不是体力劳动,还要像流水线上的工人一样按时间算钱,如果工作时间没工作就补偿给公司吗?假如公司有一个需求,员工用一天时间完成了,所以就应该付他一天的工钱吗?那他为了能用一天完成这个需求,之前花一年时间来学习这项技能的钱是不是公司也得付了?你跟他说加班多,他说你看人家996,你跟他说人家工资高,他说我们是创业公司。你跟他说发展空间小,他说我们要上市。公积金问题就可以看出一个公司的良心。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第十六条 职工住房公积金的月缴存额为职工本人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乘以职工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 单位为职工缴存的住房公积金的月缴存额为职工本人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乘以单位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第三十八条 违反本条例的规定,单位逾期不缴或者少缴住房公积金的,由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责令限期缴存;逾期仍不缴存的,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所以说如果是按最低的交,就是违规行为。而不是说合同上写清楚了,你愿意签就表示同意。还有的企业为了少交公积金社保,会把你的工资写成最低标准,然后其它以奖金的形式发放。比如说你的 offer 是 10K,他给你按 2K 工资 + 8K 奖金 来发。这样的好处就是公司随时都可以不发奖金部分,可谓是流氓之极。不能因为是创业公司就这样对待员工,公司要是上市了,老板立马身价百倍,员工一样屁都不是。为什么要员工跟你有难同当,有福你享。

  21. 如所有事情都斤斤计较的话,或许不适合在创业公司工作。有人会觉得加班公司必须要给我加班费,但是,扪心自问,我们每个人能确保在公司所有时间都在工作吗?我们没有看新闻没有网络购物的吗?(当然,我肯定做不到,你看我每天都在刷知乎) 如果严格计较的话,会有人补偿一点给公司吗? 公司每年都提前放假,有人考虑过这样做的成本吗? ”从这段话就可以看出 @Fenng 是个傻伯夷,脑力性劳动又不是体力劳动,还要像流水线上的工人一样按时间算钱,如果工作时间没工作就补偿给公司吗?假如公司有一个需求,员工用一天时间完成了,所以就应该付他一天的工钱吗?那他为了能用一天完成这个需求,之前花一年时间来学习这项技能的钱是不是公司也得付了?你跟他说加班多,他说你看人家996,你跟他说人家工资高,他说我们是创业公司。你跟他说发展空间小,他说我们要上市。公积金问题就可以看出一个公司的良心。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第十六条 职工住房公积金的月缴存额为职工本人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乘以职工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 单位为职工缴存的住房公积金的月缴存额为职工本人上一年度月平均工资乘以单位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第三十八条 违反本条例的规定,单位逾期不缴或者少缴住房公积金的,由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责令限期缴存;逾期仍不缴存的,可以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所以说如果是按最低的交,就是违规行为。而不是说合同上写清楚了,你愿意签就表示同意。还有的企业为了少交公积金社保,会把你的工资写成最低标准,然后其它以奖金的形式发放。比如说你的 offer 是 10K,他给你按 2K 工资 + 8K 奖金 来发。这样的好处就是公司随时都可以不发奖金部分,可谓是流氓之极。不能因为是创业公司就这样对待员工,公司要是上市了,老板立马身价百倍,员工一样屁都不是。为什么要员工跟你有难同当,有福你享。

  22. 但为什么说应对失常?因为冯大辉是程序出身,应该讲逻辑啊。之前我看过一两篇大国师王威的吐槽文章,作为历史爱好者,不善于逻辑思考是好理解的。比如他的观点是网上大多数人没智商,从大数定律和幂定律来说,由于部分人智商拔群,超过一半人是低于平均数。所以他说了一句废话。但他又说大部分人都是黑,似乎没智商的人喜欢喷,这就偷换逻辑了,因为真正低智商的人对什么事都兴趣不大,网络上喜欢喷是因为网络传播的机理,加上长期网络言论习惯的熏陶,裹挟了大部分人。但最不符合逻辑地方在于,既然知道喷子多,而喷子习惯找的靶子就是你这类不亲民的角色,那你何必要找喷,还似乎觉得很没天理的样子。也有可能,只是享受被喷的快感吧,或许是我想多了。还是那句话,冯大辉是程序出身啊,对于“被黑”这件事,应该按照“再好的程序员也会写出bug”这种软件工程的眼光来看待。挠痒痒的黑,虱子多了不痒;涉及人身攻击的深黑,有理有节回应,以维护声誉就好,何必多此一举。也有可能,只是气愤起来感性越过理性吧,或许是我想多了。其实匿名黑对于“大人物”是无效的。这些年我目睹很多造谣生事捕风捉影的网络传播,绝大多数时候,遭殃的都是小人物,职场生活毁于一旦的都不少。另一边,以大人物个人的资历地位,人脉业绩,加上身边诸多大腕名流的支援背书,几乎没见过有谁事业受到影响。被影响的,只是一段时间的心情。所以从功利的角度出发,围观别人被黑或者踩上两脚,的确没什么用,不如多花点时间精力让自己成为大人物。现在网络戾气这么重,也许正是因为社会不给我们上升的机会,除了用喷来获取廉价快感以外,还能做什么呢?

  23. 但为什么说应对失常?因为冯大辉是程序出身,应该讲逻辑啊。之前我看过一两篇大国师王威的吐槽文章,作为历史爱好者,不善于逻辑思考是好理解的。比如他的观点是网上大多数人没智商,从大数定律和幂定律来说,由于部分人智商拔群,超过一半人是低于平均数。所以他说了一句废话。但他又说大部分人都是黑,似乎没智商的人喜欢喷,这就偷换逻辑了,因为真正低智商的人对什么事都兴趣不大,网络上喜欢喷是因为网络传播的机理,加上长期网络言论习惯的熏陶,裹挟了大部分人。但最不符合逻辑地方在于,既然知道喷子多,而喷子习惯找的靶子就是你这类不亲民的角色,那你何必要找喷,还似乎觉得很没天理的样子。也有可能,只是享受被喷的快感吧,或许是我想多了。还是那句话,冯大辉是程序出身啊,对于“被黑”这件事,应该按照“再好的程序员也会写出bug”这种软件工程的眼光来看待。挠痒痒的黑,虱子多了不痒;涉及人身攻击的深黑,有理有节回应,以维护声誉就好,何必多此一举。也有可能,只是气愤起来感性越过理性吧,或许是我想多了。其实匿名黑对于“大人物”是无效的。这些年我目睹很多造谣生事捕风捉影的网络传播,绝大多数时候,遭殃的都是小人物,职场生活毁于一旦的都不少。另一边,以大人物个人的资历地位,人脉业绩,加上身边诸多大腕名流的支援背书,几乎没见过有谁事业受到影响。被影响的,只是一段时间的心情。所以从功利的角度出发,围观别人被黑或者踩上两脚,的确没什么用,不如多花点时间精力让自己成为大人物。现在网络戾气这么重,也许正是因为社会不给我们上升的机会,除了用喷来获取廉价快感以外,还能做什么呢?

  24. 但为什么说应对失常?因为冯大辉是程序出身,应该讲逻辑啊。之前我看过一两篇大国师王威的吐槽文章,作为历史爱好者,不善于逻辑思考是好理解的。比如他的观点是网上大多数人没智商,从大数定律和幂定律来说,由于部分人智商拔群,超过一半人是低于平均数。所以他说了一句废话。但他又说大部分人都是黑,似乎没智商的人喜欢喷,这就偷换逻辑了,因为真正低智商的人对什么事都兴趣不大,网络上喜欢喷是因为网络传播的机理,加上长期网络言论习惯的熏陶,裹挟了大部分人。但最不符合逻辑地方在于,既然知道喷子多,而喷子习惯找的靶子就是你这类不亲民的角色,那你何必要找喷,还似乎觉得很没天理的样子。也有可能,只是享受被喷的快感吧,或许是我想多了。还是那句话,冯大辉是程序出身啊,对于“被黑”这件事,应该按照“再好的程序员也会写出bug”这种软件工程的眼光来看待。挠痒痒的黑,虱子多了不痒;涉及人身攻击的深黑,有理有节回应,以维护声誉就好,何必多此一举。也有可能,只是气愤起来感性越过理性吧,或许是我想多了。其实匿名黑对于“大人物”是无效的。这些年我目睹很多造谣生事捕风捉影的网络传播,绝大多数时候,遭殃的都是小人物,职场生活毁于一旦的都不少。另一边,以大人物个人的资历地位,人脉业绩,加上身边诸多大腕名流的支援背书,几乎没见过有谁事业受到影响。被影响的,只是一段时间的心情。所以从功利的角度出发,围观别人被黑或者踩上两脚,的确没什么用,不如多花点时间精力让自己成为大人物。现在网络戾气这么重,也许正是因为社会不给我们上升的机会,除了用喷来获取廉价快感以外,还能做什么呢?

  25. 不忘初心,忠于情怀,希望至美,工匠精神,…,罗永浩和冯大辉式的创业者一直努力给自己打造理想主义者的形象,让一些人在他们身上找到自己的投射,并被那牛逼闪闪的「人格魅力」所折服。于此同时,罗永浩和冯大辉们,又极力回避是在自我经营自己的形象。罗永浩一接受采访就说自己内向,害怕演讲,至今开员工大会讲话都紧张,而冯大辉则以自己不喜欢参加行业会议到会上露脸发言为骄傲,并痛斥经常参会的人浪费时间精力混圈子,不是合格的创业者。冯大辉在自己的朋友圈发言「以前总担心抢了别人的风头。以后不用担心了。」,有趣的是网易一篇关于冯大辉离职的报道中却这样写到「丁香园可能是唯一一家,我知道CTO但不知道CEO是谁的公司」。看到朋友圈的话被外传,冯大辉必然会愤怒「谁他妈的又把我朋友圈的内容传到外面?」,在他心里,朋友圈是封闭的私人空间,但事实上他非常清楚,这早就是他传播信息的公共渠道,否则他也不会总是向微信抱怨5000人的好友上限不够用。如何通过朋友圈给老板传话,给员工传话,给媒体传话,给自媒体的好基友传话,他拿捏得当,运用自如。但如果把他的话往外传播,他立刻就会愤怒,因为这破坏了他传播信息的精妙节奏。当然,有时候其实他是故意要让别人向外「泄露」,然后自己也必须要表示一下愤怒,传播才算完整。能看到冯大辉的信息是因为我在他的朋友圈,我供职于一个媒体。匿名是因为宁可得罪冯大辉所在的公司,也不敢公开得罪他,罗永浩在我们这里也是这个待遇。这不是我的担心,把上面的草稿给领导看了,当场就被枪毙了。领导这样说「冯大辉可以自我批评,说自己有这样那样的小缺点,谦虚的表示为行业只是做了一点点的小贡献。但他有媒体批评豁免权,因为谁也不愿意和一个睚眦必报的人结仇。」这段时间,前前后后对一些人进行访谈,隐去我的结论,等尘埃落定再放出来。

  26. 不忘初心,忠于情怀,希望至美,工匠精神,…,罗永浩和冯大辉式的创业者一直努力给自己打造理想主义者的形象,让一些人在他们身上找到自己的投射,并被那牛逼闪闪的「人格魅力」所折服。于此同时,罗永浩和冯大辉们,又极力回避是在自我经营自己的形象。罗永浩一接受采访就说自己内向,害怕演讲,至今开员工大会讲话都紧张,而冯大辉则以自己不喜欢参加行业会议到会上露脸发言为骄傲,并痛斥经常参会的人浪费时间精力混圈子,不是合格的创业者。冯大辉在自己的朋友圈发言「以前总担心抢了别人的风头。以后不用担心了。」,有趣的是网易一篇关于冯大辉离职的报道中却这样写到「丁香园可能是唯一一家,我知道CTO但不知道CEO是谁的公司」。看到朋友圈的话被外传,冯大辉必然会愤怒「谁他妈的又把我朋友圈的内容传到外面?」,在他心里,朋友圈是封闭的私人空间,但事实上他非常清楚,这早就是他传播信息的公共渠道,否则他也不会总是向微信抱怨5000人的好友上限不够用。如何通过朋友圈给老板传话,给员工传话,给媒体传话,给自媒体的好基友传话,他拿捏得当,运用自如。但如果把他的话往外传播,他立刻就会愤怒,因为这破坏了他传播信息的精妙节奏。当然,有时候其实他是故意要让别人向外「泄露」,然后自己也必须要表示一下愤怒,传播才算完整。能看到冯大辉的信息是因为我在他的朋友圈,我供职于一个媒体。匿名是因为宁可得罪冯大辉所在的公司,也不敢公开得罪他,罗永浩在我们这里也是这个待遇。这不是我的担心,把上面的草稿给领导看了,当场就被枪毙了。领导这样说「冯大辉可以自我批评,说自己有这样那样的小缺点,谦虚的表示为行业只是做了一点点的小贡献。但他有媒体批评豁免权,因为谁也不愿意和一个睚眦必报的人结仇。」这段时间,前前后后对一些人进行访谈,隐去我的结论,等尘埃落定再放出来。

  27. 不忘初心,忠于情怀,希望至美,工匠精神,…,罗永浩和冯大辉式的创业者一直努力给自己打造理想主义者的形象,让一些人在他们身上找到自己的投射,并被那牛逼闪闪的「人格魅力」所折服。于此同时,罗永浩和冯大辉们,又极力回避是在自我经营自己的形象。罗永浩一接受采访就说自己内向,害怕演讲,至今开员工大会讲话都紧张,而冯大辉则以自己不喜欢参加行业会议到会上露脸发言为骄傲,并痛斥经常参会的人浪费时间精力混圈子,不是合格的创业者。冯大辉在自己的朋友圈发言「以前总担心抢了别人的风头。以后不用担心了。」,有趣的是网易一篇关于冯大辉离职的报道中却这样写到「丁香园可能是唯一一家,我知道CTO但不知道CEO是谁的公司」。看到朋友圈的话被外传,冯大辉必然会愤怒「谁他妈的又把我朋友圈的内容传到外面?」,在他心里,朋友圈是封闭的私人空间,但事实上他非常清楚,这早就是他传播信息的公共渠道,否则他也不会总是向微信抱怨5000人的好友上限不够用。如何通过朋友圈给老板传话,给员工传话,给媒体传话,给自媒体的好基友传话,他拿捏得当,运用自如。但如果把他的话往外传播,他立刻就会愤怒,因为这破坏了他传播信息的精妙节奏。当然,有时候其实他是故意要让别人向外「泄露」,然后自己也必须要表示一下愤怒,传播才算完整。能看到冯大辉的信息是因为我在他的朋友圈,我供职于一个媒体。匿名是因为宁可得罪冯大辉所在的公司,也不敢公开得罪他,罗永浩在我们这里也是这个待遇。这不是我的担心,把上面的草稿给领导看了,当场就被枪毙了。领导这样说「冯大辉可以自我批评,说自己有这样那样的小缺点,谦虚的表示为行业只是做了一点点的小贡献。但他有媒体批评豁免权,因为谁也不愿意和一个睚眦必报的人结仇。」这段时间,前前后后对一些人进行访谈,隐去我的结论,等尘埃落定再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