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Warcraft 魔兽》特效制作,技术从未对一部电影如此重要

德拉诺星球,兽人的故乡,已不再适合居住。为了子孙后代的福祉(当然,还有邪恶力量的驱使),兽人们穿过“黑暗之门”来到美丽祥和的艾泽拉斯,和这里的原住民–人类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征战。了解《魔兽》历史的人都知道,其实魔兽的故事,到这里才刚刚开始……

揭Warcraft《魔兽》特效制作,技术从未对一部电影如此重要

这部由网游巨制《魔兽世界》改编的电影不同于史上任何一部影片,对《魔兽世界》玩家来说,哪怕买票走进电影院看两个小时的蓝屏,也无怨无悔,因为电影的名字叫《魔兽》,这里有他们热血的青春和回忆。而对于不了解这个游戏的人来说,看两小时莫名其妙的“怪物打架”显然是浪费时间。

揭Warcraft《魔兽》特效制作,技术从未对一部电影如此重要

所以说,《魔兽:起源》在决定拍摄时其实就已经选好了观众,而不是让观众去选择电影。不管是豆瓣一度逼近9.0的评分,还是“烂番茄”只有23%的新鲜度,对这部电影来说都完全不具备参考价值。

总之,《魔兽:起源》用单纯的电影标准来评判,也许并不是一部成功的电影,因为它本来就是为《魔兽世界》玩家们准备的礼物。如果对这款风靡十一年之久的网络游戏没有太多了解的话,你甚至不知道这部电影到底在讲什么?与其争辩电影本身的好坏,还不如看看视觉特效界当下最先进的技术。

网游巨制《魔兽世界》早期的登录界面

网游巨制《魔兽世界》早期的登录界面

《魔兽:起源》背后的特效团队即是大名鼎鼎的“工业光魔”(Industrial Light & Magic, ILM)。这家公司由著名导演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于1975年创立。工业光魔公司代表着当今世界电影特效行业顶尖的制作水准,取得的技术成就更是无出其右。《侏罗纪公园》、《哈利波特》、《加勒比海盗》等皆出自工业光魔之手。

工业光魔的奇迹并不局限于在很多影片中创造的许多惊人的CG和视觉效果,更在于它开创了一个电影特效行业的新时代,迄今为止,ILM获得过15次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

他们将目前最先进的CGI技术全部运用到了这部电影中,比如身体扫描技术,将演员的身体进行整体扫描。“有了这项技术,我们的形象将被永远保存下来,以后的电影将可以使用我们自己的‘年轻版本’。”《魔兽》主演之一多米尼克·库珀(Dominic Cooper)说道。

莱恩国王的扮演者多米尼克·库珀(Dominic Cooper)

莱恩国王的扮演者多米尼克·库珀(Dominic Cooper)

而今天给大家呈现的就是电影中如何利用计算机视觉技术来设计角色特效,例如众多兽人角色的脸部特效,其中包括万众瞩目的古尔丹(吴彦祖饰),以及矮人、暗夜精灵、德莱尼等其他种族的脸部特效。

吴彦祖在《魔兽:起源》中扮演邪恶的兽人术士古尔丹。

吴彦祖在《魔兽:起源》中扮演邪恶的兽人术士古尔丹。

吴彦祖身着布满动作追踪器紧身衣,头部装有固定摄像头来捕捉演员的实时表情。虽然电影中的男神已“面目全非”,但吴彦祖扮演的古尔丹的所有表情都来他自身的演绎。

《魔兽:起源》的导演邓肯·琼斯(Duncan Jones)从接手拍摄魔兽世界大电影的时候就知道,最大的挑战就是塑造一个完美的兽人形象。《魔兽》的拍摄完全不同于普通电影,技术从来没有在一部电影中发挥如此大的作用。“电影开拍前,我们重写了剧本。我不想拘泥于‘人类是正义的,兽人是邪恶的’这种老套路,而想在兽人身上花更多的时间,并把他们‘人性化’。但直接导致的问题就是会出现大量的兽人特写镜头,这使技术难度成倍增加。”邓肯说道。

霜狼氏族酋长杜隆坦,影片中相当人性化的一个角色

霜狼氏族酋长杜隆坦,影片中相当人性化的一个角色

而在这款风靡全球的游戏中,许多设计都是在20多年前完成的。工业光魔公司意识到他们需要在角色塑形中加入略为卡通的元素,这样就能使得创造出来的角色更加容易被观众接受,也更加让人觉得他们栩栩如生。王炜(暴雪的御用画师)给他们提供了角色的原画稿,这也成为了工业光魔设计兽人角色的蓝图。

在魔兽世界里,兽人的脑袋和人类的差不多大,但是他们比人类要更为高大和粗壮,一般有6.5英尺到7英尺高。所以电影制作方认为普通的变装技术并不能达到很好的效果,所以他们决定全都使用视觉特效。

大图:奥格瑞姆(罗伯特·卡辛斯基饰),右上:黑手(克兰西·布朗饰),右下:德卡拉(安娜·加尔文饰)

大图:关押的霜狼氏族士兵(迪恩·雷德曼饰),左上:关押的德兰尼难民(埃琳娜·沃利策饰),左下:杜隆坦(托比·凯贝尔饰)

左: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泰瑞·诺塔里饰),中:古尔丹(吴彦祖饰),右:麦格尼·铜须(麦克·亚当思韦特饰)

前所未有的多点面部捕捉技术

工业光魔已经在他们的面部捕捉技术下了好十年的功夫了,在电影“复仇者联盟”中绿巨人的特效就是他们令世人称道的杰作。起初,工业光魔与魔兽大电影的合作还未尘埃落定时,他们提交了几次制作的测试样本给导演邓肯·琼斯。琼斯在看到第一个完整的片段时就决定启用工业光魔加入魔兽大电影的制作。这个片段可以说是整部电影令人印象最深刻的片段之一,就是在整个电影的开头,描述了一个兽人和他的怀孕的妻子闲话家常的场景。这其实并不是扣人心弦的战斗大场面,却让人觉得十分温馨。

而这些电脑特效制作出来的面庞却有着十分动人的真情流露,工业光魔自诩甚高的面部捕捉技术确是十分震撼。我们已经见过一些经面部捕捉技术制作出来的精美电影,如维塔数码(Weta Digital)制作的“猩球”系列电影。这些角色的塑形都是由数码效果师制作完成的,他们的地位举重若轻。数码效果师唯一的工作就是在数码层面上化妆,实际上演员的表演也需要数码效果师从设备中获取数据,并再次加工润色。而据说,这部魔兽大电影中,真实表演与数码润色,两者工作量是接近一比一的。

《魔兽:起源》中前所未有面部表情捕捉技术

《魔兽:起源》中前所未有面部表情捕捉技术

从电影中一些小片段中的细节可以看出:面部动作捕捉并不是个噱头,而是是为了将演员的表演真实地展现在最终的电影中。电影制作过程中,每一个饰演兽人的演员面前都放置有两个摄像头。而面部捕捉就有这些摄像头完成,每一个演员的脸部有超过200个动作点能被追踪。技术人员配合使用软件,需要将每一个点的轨迹进行校准。更多的是,他们将眼睛的动作和牙齿的动作进行严格监控,因此下巴的动作识别也是一个独立考虑的部分。

揭Warcraft《魔兽》特效制作,技术从未对一部电影如此重要

一旦他们获取了全部的数据,工业光魔公司的数码效果师就开始工作,在三维层面重建演员的表演,并确保动作和表情不失真。这在对于下一个层面——塑造对应兽人角色动作和表情来说,是十分重要的。

“獠牙”带来的麻烦以及皮克斯伸出的援手

从现实到电影,有些修正是必须的,此时保证表演的一致性是第一要务,也要尽可能保证改动的幅度。最主要的头部动画特效有两类:第一是需要创造的角色颈部动作,这几乎不能在现实中捕捉,因为兽人角色和演员的脖子尺寸差很大;以及塑造撑开的嘴唇,因为兽人角色都有獠牙,这也是真实表演中无法比拟的。

揭Warcraft《魔兽》特效制作,技术从未对一部电影如此重要

电影定妆时,所有的兽人角色的演员都佩戴了对应的獠牙,使得他们的嘴唇比较外放。这不仅使得这些演员更直接地感受了角色的生理设定,也将他们的说话方式变得“兽人”化,就像你们在电影中会听到的一样。当然电影的音效担当天行者音效公司(Skywalker Sound)也相应地将兽人的音调降低,使得他们更加贴近兽人这一设定。

揭Warcraft《魔兽》特效制作,技术从未对一部电影如此重要

工业光魔公司也得到了他们的姊妹公司——皮克斯动画工作室的协助。当工业光魔公司遭遇“獠牙”这一难题时,皮克斯伸出了援手,他们在动画电影《怪兽大学》中曾经有过类似的特效设计。所以工业光魔跑到皮克斯取经,查看了当时“怪兽大学”的一个样片。而正是这个样片,解了燃眉之急,工业光魔公司顺势应用于魔兽大电影的制作中。

重现精准的真人表演

工业光魔公司制作整部电影的时候,不仅仅是对演员表演进行捕捉,还需要在每一个场景中生成一个个活生生的兽人。这都使得每一个演员都能尽情发挥,将自己的表演倾注于CG创造的兽人角色中,也使得电影摄影技师能随意安排摄影。

由于是通过数据捕获的,电影摄影技师和导演邓肯·琼斯都能在演员完成表演之后回放拍摄下来的片段,也能查看不同摄像机拍到的不同画面,对比不同的角度拍出来的视角。

一些使用过动作捕捉的演员觉得他们最初的表演,很大程度不会出现在最终的电影中。工业光魔给他们展现了一个小样片,并随即表示他们的原始表演会大部分地出现在最后处理后的电影中,这也使得演员们个个干劲十足。

演员的眼神、表情基本都做到了精准呈现

演员的眼神、表情基本都做到了精准呈现

虽然表演捕捉并不是新技术,但是魔兽电影中用到的动作捕捉是迄今为止最多的。他们不仅对单个演员进行动作捕捉,在摄影棚中的取景也采用大件的动作捕捉装备进行捕捉——这也许是做CG的正确姿势。

与此同时,动画特效也能给动作捕捉系统锦上添花,它能赋予角色演员不方便或是不能表演的动作。这就给动画特效总监霍尔·希克和他的团队出了个难题,因为他们必须保证动画特效和表演识别技术是要互相匹配的。

兽人的本性并不可怕,但是他们面目可憎确实吓坏了一批人。而在电脑的世界里,什么都是可能的。还记得电影《星球大战:幽灵的威胁》里,导演乔治·卢卡斯将两个不同演员的表演揉在了一起,并在不可能拍摄的场景中拍摄了一段影片。

杜隆坦注视妻子的温柔眼神看上去确实有些“呆萌”

杜隆坦注视妻子的温柔眼神看上去确实有些“呆萌”

在CG的世界里,电影制作者是可以将一位演员眼睛的戏份、另一位演员身体的戏份有机结合在一起的,并整体形成一个角色演出。但是工业光魔公司发现这样的手法并不实惠,而且各个部分的戏份可能产生脱节,这就十分糟糕了,就是邓肯·琼斯所说的——诡异的科学怪人表演。所以在《魔兽》中,他们尽量不这么做,相反,他们在一次拍摄仅截取一段表演,再进行剪接。

发型的设计

另外一个兽人角色塑形的大难题就是他们特有的长辫子发型。你们也许知道,发型一直是CG动画中的一个大难题。所以围绕这个问题学界也展开了很多研究和探讨。工业光魔公司还特地为此编写了一个软件,并且“十分贴切”的命名为“发型世界”……

为杜隆坦之妻德卡拉制作发型

为杜隆坦之妻德卡拉制作发型

这样一个模拟的软件创造出来,就是为了将电影里的发型进行整体润色,特别是兽人特有的辫子和发绺。他们创造了和小管子类似的几何形状来模拟创造发型。而发型的外观,特效师参照了点卷的络腮胡,然后用一些黄色的色调进行渲染就完成了。

宏大场景中的迷人细节

工业光魔公司不仅要设计主要角色,他们还要创造成百上千的兽人背景角色。这些角色将会反复出现在战斗的大场面以及一些营地的镜头中。

兽人部落有五个主要的氏族,每一个氏族的兽人都有着不一样的长相和外观,在大场面的战斗场景中,我们一眼就能分辨出不同氏族的兽人。

和原始部落一样,兽人部落发展出了自己独有的战妆、旗帜、装备以及配件。拿霜狼氏族来说,他们一般穿着浅色的狼皮,使用蓝色的战妆。仅这一个氏族,工业光魔就设计了70个不同的背景角色。

而另一个氏族,血环氏族栖息于森林之中,所以他们的武器装备都来自森林或者是动物的尸骨,没有什么科技含量。相较之下,黑石氏族在他们的盔甲中就加入了很多金属制品,或是黑色或是红色的色调。

宏伟的部落营地

宏伟的部落营地

设计和创造一支兽人军队其实也并不容易,为此,工业光魔专门设立了设计师团队来负责设计不同氏族不同造型的头盔、肩甲、胸甲以及军装。这些设计其实就组成了一套装备库,以此,设计师们就能轻松地为52个不同的兽人搭配不同的着装。他们甚至设计了一个随机函数,能生成不同的着装,并且能够随时修改。

除此之外,他们还有一个头部造型库。工作量其实挺大,因为除了电影的9个主演之外,兽人部落的每个氏族都有自己的酋长,而在电影末尾,成百上千的兽人出现在了最后的决战场景。

作为背景的“路人甲”们同样出彩

作为背景的“路人甲”们同样出彩

最终,每一个兽人都有自己独特的细节处理、纹身、战妆、肤色光泽、发型、皮肤纹理等等。视觉效果总监奈杰尔·萨姆纳(Nigel Sumner)表示他们创造的兽人不仅仅是作为背景角色出现在千百个路人甲中,也能在特写镜头下大放异彩。正如我们看到荧幕上呈现的最终画面一样,有些角色也被放在了场景的前景区域,细节的处理实在令人咂舌。

魔兽系列电影就此开启?

“全新的多点捕捉技术拥有无限的潜力,如果说有什么限制因素,那就是时间和资金。”导演邓肯·琼斯显然对这项新开发的技术信心爆棚。他表示任何东西都能被视觉效果化搬上荧幕,但是他们需要的是金钱和时间,以及制片的许可。

从电影中第三次恢弘的大场面战斗场景就能看出,其实还有很多制作了、但是没有放入电影中的片段。这些片段,用琼斯的话来说都是赏心悦目的场景,但是对剧情的推动没有帮助,但是谁知道呢?琼斯也希望,如果有人真爱这部影片,他们将会考虑把这些片段放进去,作为续集放出。

本片燃点之一:卡德加骑着狮鹫赶往魔法之城达拉然

本片燃点之一:卡德加骑着狮鹫赶往魔法之城达拉然

但是,观众的期望不要太高,不要想象和“指环王”或者是“霍比特人”那样长的系列电影。工业光魔公司视觉效果部门主任杰森·史密斯(Jason Smith)表示,电影中的某些片段需要在多个处理器上处理数月。因此,琼斯在每个片段制作前就要决定用或不用。而在得到最终版本时,仍决定做出改变也是十分少见的,要改也只可能色彩或明暗。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好莱坞关注虚拟现实技术:虚拟现实设备已在电影中出现
科幻电影中的人声OS:Siri等语音助手的未来?
袁兆昌:不是英雄电影——《美国队长2》在说什么
朱白:反抗,但主旨并非反体制——评奉俊昊电影《雪国列车》
“就这还配奢谈大数据?”——剖析猫眼电影22亿糊涂账
奥斯卡电影启示:人类和科技如何相处?
CG技术让保罗·沃克在《速度与激情7》中“复活” 耗资5000万美元
运动摄像机GoPro记录《速度与激情7》是这样拍出来的
奥巴马的硅谷朋友圈:诸多心腹涌入硅谷私企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