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中国三十年商业风云记》张謇、马云、王石、任正非…

太史刘夜读书,忽闻客问曰:近日侍郎士余斥姚生乃贼子也,曰:狼子,勿触我禁,勿犯我篱,否则兵戈逐之,囹圄待之,君有何言?

太史刘曰:吾非君子,不得在有言者之列,若有言,去岁尝假托张謇报之以书,文在《中国企业家杂志》,今列于此,仿古人之言,寄托玄远,或可言之一二。

太史刘仿清末状元张謇致当代企业家书:

诸君坦荡,敢言敢行。用心廓然,议论允当。多有采择,泽及今后。吾言吾行,亦不出此。百载往还,寰宇跌宕。吾思吾虑,同于诸君。豪杰之兴,不待百伯。河洛出图,诸君勉哉。

文_刘黎平 编辑_萧三匝

敬启者:

诸君,謇不预于天下事久矣,过往之人,过往之事,泥上指爪,鸿飞东西。吾于历史,泥上浅爪也,然爪痕虽浅,心恨犹深,诸君亦有吾之恨乎?

吾早岁艰难,惟读书功名为事,然吾祖以之为恨者,功名也。三代蹭蹬,无有功名,谓之冷籍,冷籍则不得入试。冒籍如皋张家,始得入籍,捷,乃为生员。如皋张家不逞,质予于公堂,数年不决,困顿矣。

史记《中国三十年商业风云记》张謇、马云、王石、任正非...

其时,吾以功名为念,谓天下之捷径,一己之通途,莫过于乡闱。盖闻当今之马云君,少时亦困于考场,窘困于数理,数不能达,穷极闾里,马君斯时之遇,同于吾也。

吾于江宁乡试,不能达者五,光绪二十一年,去江宁而赴顺天北闱,居然中,吾年三十三矣。本心灰枯槁,然翁相谬爱,甲午年,以吾之卷上,谓同僚曰:此子名士,可为状元。遂忝榜首,告捷科闱,除翰林院修撰,时吾年四十一矣。功名不过敝屣耳。

甲午战起,先挫于海,再败牛庄,吾詈李鸿章畏日如虎,劾之,正欲有为,逢父丧,乃守制三载,不得与朝廷事。守制毕,国事更张,值戊戌年,变法败,康梁浮于海,谭君赴死,翁相致仕,吾饯行于途,国事如此,悲怆何如?乃思事之可为者,曰:惟实业可救国乎?呜呼,唯实业之可救国也。

实业岂可易为也。初,吾守制,乃之南通,欲为大生纱厂。初曰商办,然吾知商办之徒然也,欲官招商办,又曰官商合办,以筹资也。商之为力,岂胜官之力哉。然此亦难为也。筹款一事,乃求之郡府,郡府好言曰可,然无半寸惠及。江宁府布政使桂嵩庆尝曰:“吾助七万两”,至是,问之则默默而已;盛宣怀与吾同僚,亦壮言许之,然亦默默。吾之上海招股,无果,竟无斧资反通州,卖字途中,人皆笑曰:“此前科状元乎?落魄如斯乎?”受辱不能作色,往岁至斥袁项城、劾李鸿章之謇,今何在哉?

盖吾所遇,诸君或所不知也。吾以甲科状元嗷嗷乞于市井,诚谓斯文丧尽,贻齐人之羞也。吾闻甲子年(1984),企业元年也,又一年后,《中国企业家》创刊,时语何谓企业者,众皆茫然,或曰:企业家何物?是为资本家否,不若名为《中国厂长经理》。诸君人中龙凤,然彼时或不过尔尔,寻常闾里。若柳传志君者,职于中科院计算机所,某朝睹《人民日报》,见有畜牛致富事,叹息曰:“畜牛细事,能见于斯,天下思富可知,事可为也。”乃思欲奋起,其时其身不过雇职也,为商则为也,何虑降尊哉?

史记《中国三十年商业风云记》张謇、马云、王石、任正非...

又若王石,雇于铁路,其时在深圳,富于春秋,不过小子也。栖工棚,眠铁架,所居不过户牖,所食不过糟糠,月薪四十二,日日辛劳,难耐腐豚之臭,不胜蚊蚋之扰,阅《大卫科波菲尔》,睹港界在咫尺,不知他日所为。彼时其身不过雇工,为商则为也,何虑纡贵哉?

又有曰张瑞敏者、李经纬者,刘永行者,寻常巷陌人家,保全于牖下,无闻达于天下。豁然乎,此数君其身无所负,亦无所挟,可轻率而为,可犯禁而为,可草莽而为,斯时之商企,有江湖气,横逸斜出,不拘于轨,以布衣身起,何惧哉?

当时国家曰:“欲以商行天下”,庙堂江湖皆有致富之志,虽禁之未弛,然上下皆有此心,民与国同心,何禁不可坏?故豪杰蜂起,纵横狼突,虽曰民为,亦庙堂之志也。更多企业家解读:www.yangfenzi.com/tag/qiyejia

吾彼时则不然,身荷国恩,尊为翰林,复为清流,隶于帝党,焉得不有天下之志。柳传志、王石、张瑞敏怀致富之志,吾怀天下之志。吾之进退,所系重焉。忆吾送翁相,思国事之糜烂,相对泪千行。

翁相往矣,吾志决矣,以商承吾师之志,得立宪护君,国事或可为也,故曰所系则重。若柳、王、张诸君,进则有利于国,退也无伤,所持者小,进退豁如也。然诸君之志,与吾略同。彼以公司兴则国家兴,故凡其所为,皆为国家探路,其所败,则国家知所避;其所成,则国家知所趋。故其所系虽轻,然于天下言,其成败非可藐视也。

诸君与国同志,国曰行商,众流闻之而至,遂成浩渺,沛然不可遏也。然吾之于国,茫茫哉,帝困瀛台,革命之在旦夕,国复何往?志又何存?吾所为者,或为存国也。然国之存,又系吾之所营。

初,闻武昌事起,吾骇然,夜叩江浙督抚之阍,曰:“事急矣,武昌之事,若不遏之以兵,临之以师,剪除于既盟,若置之,蔓延不已,则事不可图也。”俄而,孙逸仙返国,袁项城拥兵顾盼,共和不可挡也。吾所思者,事既不可挽,则顺势为,君主立宪既不可得,共和立宪亦可,故易初衷,咸与共和焉。亦忝职南京新政,为商业总长,吾所为者,仍以商企系于天下。

吾观商者之流,自甲子年(1984)滥觞,于今其变多矣。上下初以去贫致富为念,故听豪杰纵横为事而不加束,图发展也。众豪杰,有成者,若柳传志、王石、张瑞敏诸君;有为王前驱,成为复蹶者,若马胜利、步鑫生、牟其中;有成而蹶,蹶而再起者,若褚君时健。其成败,固以禀赋之有贤愚,所遭之有参差,然亦时势之使然也。

初之起,天下商贾以犯禁为法,变法亦以犯禁成,变革者亦违规者,其甚者若牟其中之售俄罗斯旧飞机,至若欲碎裂喜马拉雅山。

久之,旧禁日去,新法完善,无初时之纵逸,渐有规范,不得妄为,牟其中、李经纬、张海、顾雏军触禁而蹶,乃系囹圄。顾氏云:“此城之富,皆由吾也,郡守岂不爱惜予。”斯言在耳,某岁,或指责顾氏枉法,雇主自购,然顾氏全无权谋,若默默应之,或不过驱蝇耳,然顾氏不晓守雌之道,昭然若惧天下不知,曰我合法,天下知之,有司按察,蹶矣。自触禁而发,至触禁而毙,此所谓时势之使然。商之与政,未尝去须臾也。故,商人不可不知政也。

晚清,天下担当者,多为士,自洪杨事起,曾文正、左文襄、李文忠,皆以士人兴,士人亦一振。后又洋务,曾、左、李而外,复有刘坤一、张之洞、刘铭传起,亦士人也。然未有士而商者也,吾之起,以翰林为商,自予始乎?前之胡雪岩,以市井为商也。

观《中企》创刊以来,企业家渐成阶层。肇始,以小子从商,若敢死之士,强以意突之,以禁驰,少羁縻,翻然翱翔,故多能侥幸。至九零年代,有九二派起,其人多仕宦,所谓士而商贾,若吾辈者也。在壬申年(1992),邓公知众心惑,乃南行,曰:“资社之辩可休矣。”壮士闻之,磨拳而起。一桌一椅,一纸一笔,可谓公司矣。宦途诸人,有厌案牍者,乃入海为商,有成名者,陈东升也,田源也,冯仑也。

冯仑往琼,逢潘石屹、王功权诸人,亦行江湖事,炒地廛,逐利于中,利丰辄移而房地产。此辈通律例,晓制度,公司法者,明股权者,自此辈始。且能通庙堂意,能瞻众人所不能见,能预众人所不能知,得先机,故能于诸行为领头羊。又多能避忌,少有触禁而倾侧者。此辈抱负既大,然其所遇,亦幸哉。

吾尝言:“一个人办一县事,要有一省的眼光;办一省事,要有一国之眼光;办一国事,要有世界的眼光。”此辈有之。彼时吾见欧战方炽,故营纺绩之业,八年,纱锭至十三万又七千枚,利逾千万。早岁牟其中以残机赚利千万,以彼世界消息之钝缓也,至若今日之世界,通有无消息,弹指尚为迟迟,瞬息犹为悠长,得失电光火石间耳。九二派诸君能置寰宇于掌。

纽约东京寒,则我加衣,纽约东京暑,则我探汤,迅若臂之使指。若于斯而言,诸君胜吾辈也。然于魏阙江湖之际,则或阙如也,居一国而知世界,居北京而知硅谷,当今虽竖子亦能也,以有苹果爱疯诸般利器也。然居江湖而知魏阙,而能与魏阙,能乎?

虽以吾知尝居魏阙,从帝后之侧,亦昧然于势。辛亥年,帝逊位,吾为草诏,自谓天下太平立致,恢恢然可为商业矣。又见袁项城立,兵精马肥,天下可托也,乃矢志为商。壬戌年(1922),吾为天下所重,大生持见在金三千万,其时盛矣。然不意暴雨猝至,洪流汹汹,十年筑堤,毁于一旦,衰象既萌,又值纱贱棉贵,货不能售。然同时之东瀛,亦逢此劫,彼政府视民企若己子,贷金买货,所能拯者,无不为也。东瀛纺织,得以活,重振而与我竞,其势可知也。

史记《中国三十年商业风云记》张謇、马云、王石、任正非...

吾望民国救我,不得;吾望东瀛救我,不得;吾望欧美救我,不得。呜呼,此诚非战之罪也,诚不知势之罪也。吾虽科甲状元,翰林编修,然吾所立者,商业也。以区区纺绩十万纱锭与朝廷相亢,维系自治数十载,预于国事,然一朝纱锭尽失,则万般皆失,徒然匹夫矣。在商可言商,可言天下事,可言寰宇事,舍此,匹夫矣。

吾知李途纯之事,尝以罪系,后曰无辜,乃释。李生忿忿,罪之他国,惜哉,其未悟哉,其佯狂哉?

诸君之与吾辈,邈若山河矣,然诸君彼此相去,亦何尝不渺渺乎远哉。柳传志、王石、张瑞敏诸辈,尚有士风,时时指点,或有怀抱及远方,若二马君,则淡然矣。有人至柳、王、张之署,皆见有书满架,闻其咳唾,亦有诗书,二马则否,入其室,不见有书,闻其语,亦不见书,所讴所歌,皆流行世俗也,无先王之乐。吾闻之而惑。

然谓其不学,则其与生民,去之近甚。民间闾里,每逢双十一,皆为佳节,亿民蜂拥,钱流汩汩,虽不见其形,然能知其运筹,昼夜九百亿,古今所无也。盖马云好民之所好,且助之。其富贵繁华像,契世人所慕,以买为欢,以买为神,公能令我买,公能令我狂,欲之所达,坦然无碍,能达吾欲,则为吾神,故或呼为神。

史记《中国三十年商业风云记》张謇、马云、王石、任正非...

观此三代诸君,与吾同志者罕矣,然吴海可也。吾尝身为清流,怀天下,知商与国之不可违悖,观吴海君之书,未尝不长叹焉。若吴海者,掌酒店馆驿,亦巨贾也。其为人者,视之木然,然其有胆若伟丈夫,乃上总理书,其文曰:“善遇乎民企,则善遇乎民,不善遇乎民企,则不善遇乎民;今之有司州郡,遇民企不善;吾之所呼,实有大苦衷也。”

壮哉斯言,狂哉斯言,若西晋李密之陈情表也。吴君亦惧,尝曰:吾得自保乎?呜呼,吴君此心,吾亦有之。晚清,吾率徒请愿三。入民国,国之所为,皆无崖畔,又无章法,吾尝云:无导民兴业之心。糜费而不见效,商界不知所措手脚,吾痛斯事,建言曰,若得兴商企,有司不得与,听以民办。盖于吴君之吁善遇民企,其心一也。政之与商,相辅翼者也,吾之为君宪,吾之为共和,乃以商为事也。

诸君坦荡,敢言敢行。

用心廓然,议论允当。

多有采择,泽及今后。

吾言吾行,亦不出此。

百载往还,寰宇跌宕。

吾思吾虑,同于诸君。

豪杰之兴,不待百伯。

河洛出图,诸君勉哉。

纸短意长,兹不一一。

謇顿首

—————————————————————————————————————

以下新书广告,不可错过,立体版“大闹天宫“来啦:

上世纪六十年代,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大闹天宫》树立了中国动画电影史上的一座丰碑。乐乐趣童书艺术总监闫红兵在其经典形象的基础上重新绘制并原创了立体纸艺设计,制作成豪华立体书——《大闹天宫》。2016年10月,这部饱含着当代做书人满腔热忱的立体书诞生了,原型便是60年代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大闹天宫》。

这本豪华立体书,由乐乐趣童书的艺术总监闫红兵带队,趣耗时一年半,凝结两大团队、耗费巨大心血才得以完成。全书共有300多个零件机关,制作过程中反复修改多达上千次,以立体的形式展示了中国家喻户晓的传统故事。

这本立体书的整体策划和纸艺设计由乐乐趣艺术总监闫红兵先生负责;绘画插图由黄丽老师率领的太阳娃团队担任;文字改编由乐乐趣的总编审袁秋乡老师完成。这本立体书除了运用了连环画里的形象之外,团队还查阅了大量敦煌壁画的资料。本书的造型设计运用了中国壁画表现形式中的平面造型;色彩设计也运用了中国传统的颜色,用水彩展现飘逸感,用水粉实现厚重感。

齐天大圣的形象,前后太阳娃插画家绘制了十余次,经过不断推翻,修改,修改,推翻,最终定格为现在书盒上,悟空怒目圆瞪、腾空而起,挥棒指向凌霄殿的图案。而这一切,都旨在遵从闫红兵老师提出的设计理念:还原经典,重塑经典,致敬经典。

文/刘黎平 (刘备我祖 微信号:gzliubeiwozu)】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中国11大入狱富豪 为何沦落? 艾问冯仑:段子手的戏剧人生

➤ 王石谈企业家精神:成功标准是其低谷时的反弹力

➤ 大转型代表人物张謇:一个总能在坏局势里发现变革契机的商人

➤ 那些熟练运用毛泽东思想的企业家

➤ 刘黎平:史记《任正非》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首次公开露面后的十条干货

➤ 从乔布斯最重要的70分钟访谈看企业家精神

➤ 华为任正非:既生瑜必生亮,我敬重这样一位大哥中兴侯为贵!

➤ 王选:科学家、企业家与计算机发展  企业家与官交往最好别“上床”

➤ 咪蒙:所有不谈钱的老板都是耍流氓 老板,请尽情用钱羞辱我吧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