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任正非:既生瑜必生亮,我敬重这样一位大哥中兴侯为贵!

华为和中兴是当前中国两家最大的通信企业,这两家企业的创始人任正非和侯为贵可谓是一路相爱相杀走到今,亦敌亦友的良性竞争使两强都赢得了巨大的市场份额。对于十分低调鲜为人知的侯为贵,任正非的评价是:既生瑜必生亮,侯大哥值得尊敬!

柳传志、任正非、侯为贵、宗庆后、史玉柱、褚时健等,这一代人多数生于1949年前后,堪称“共和国一代”创业家。他们是新中国最早下海的一批人,在没有任何指引的情况下开始了创业生涯。

华为任正非:既生瑜必生亮,我敬重这样一位大哥中兴侯为贵!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中国最大两家通信企业的创始人,任正非与侯为贵可谓是相爱相杀走到今,两强相遇创造了双赢。尤其是比任正非更加低调、鲜为人知的侯为贵,到底有怎样的人生?

其实讲到侯为贵,小编刚开始确实不知道是何方神圣,但查阅了侯为贵的相关资料后才发现,他是任正非绕不开的一个人。两个通信企业创始人,正非与侯为贵的恩怨情仇,同样精彩——两人同为“40后”,同在上世纪80年代末南下深圳创业,同样深耕通讯行业,同样叱咤全球,一个是铁血军人,一个是技术暖男,一个民营,一个国有,一个为团队注入“狼性”基因,一个为企业植入“孺牛”文化……二人曾惺惺相惜,却终于渐成陌路。

我们都知道大自然的法则:“适者生存,优胜劣汰”。也许正是遵循良性竞争的法则,才造就了现在的中兴和华为两大巨头。

侯为贵曾总结说:“从开始的小打小闹,到后来的剑拔弩张,再到最后的刀刃相见,我们跟华为的竞争总体上利大于弊,因为竞争激发了双方员工的热情,更重要的是,20多年的竞争,两家的身体更强了,外国同行反而弱下去了。”

说起中兴和华为的剑拔弩张,就不得不提那场有意思的员工“互骂”,真印证了夫妻之间那句话:“打是亲来骂是爱”。双方员工是如何给对方起各种外号的,现在想想都有意思。例如,华为员工称中兴为26,暗喻对方是二流企业,中兴员工则称华为是28,比26还2。更多任正非解读:www.yangfenzi.com/tag/renzhengfei

不过,吵归吵,双方也明白,在国际战场上,彼此离不开对方,2003年思科起诉华为侵权时,中兴就曾发声力挺华为,这就是中兴和华为,这就是侯为贵和任正非,在彼此需要的时候又可以成为兄弟,成为朋友。

华为任正非:既生瑜必生亮,我敬重这样一位大哥中兴侯为贵!

从惺惺相惜,到相爱相杀20年

两人的“恩怨”从任正非赴深圳创业的那一天就开始了。起初,两人惺惺相惜,一起探讨民族通信业的未来,之后竞争日趋激烈,从最初的小打小闹到最后的刀刃相见。

激战始于1998年。那一年,华为在湖南、河南项目的投标书中,加入了打击中兴的内容。第二天,中兴开始反击,如法炮制。结果,中兴赢得了订单。

任正非不甘示弱,随后在法院起诉中兴,指责对方作引人误解的对比。很快,侯为贵便以相同的理由状告华为。双方的关系剑拔弩张。

以侯为贵的性格,他不太愿意大动干戈。据说,华为刚开始告中兴时,他一直想不通对方为什么要起诉。后来,随着竞争不断加剧,他也就慢慢习惯了。

在这场“中华”大战中,中兴赢得了更多赔偿,而华为则赢得了更多市场。

此后,双方的“战火”延伸至国外,在印度、尼泊尔等地展开激烈争夺。这期间,双方你争我斗,半路截住对方投标人员的事情时有发生。

“拼杀”的结局大家都已知道,以华为甩中兴几条街而告终。2015年10月中兴通讯发布第三季度财报显示,中兴通讯实现营业收入685.23亿元,同比增长16.5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26.04亿元,同比增长42.19%。而华为2015年的业绩是3900亿元。

作为成立于同时代,分别起步于体制内外的两家高科技企业,中兴、华为成长环境迥然相异,两家企业被植入天冠地屦的企业文化基因,核心竞争力早已霄壤之别。

秀才遇上兵

两家创办时同领域的公司,却逐渐发展为文化氛围迥异的两家企业。其中,掌舵人的性格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任正非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当过红卫兵,因父母在“文革”期间的不幸遭遇,个人成长道路上承受了较大的政治压力,因此一贯追求与社会的主流价值观保持一致。他毕业于重庆邮电学院,内心深处崇拜技术和技术英雄,毕业后进了企业,却成了非主流,养了几年猪。他当过兵,当过“十二大”代表,军旅生涯在他身上打下了深刻的烙印,一些人因此称他为“一介武夫”。部队转业后南下深圳,曾流落街头,1988年集资创办民营企业华为公司。经历可谓“大起大落”。也有不少业界人士评价他为“偏执狂”。

华为任正非:既生瑜必生亮,我敬重这样一位大哥中兴侯为贵!

比起任正非,侯为贵的经历显得很“平坦”:上学时是尖子生,毕业后教了两年书,后来进入691厂,从技术工人到车间主任,再到技术科长,始终是厂里技术水平最高的专家,而且一干就是20多年。他属于典型的知识分子类型。1985年南下深圳,借款创办国有企业中兴半导体有限公司。

这样的背景使两个人的经营管理带有鲜明的个性特色:侯为贵稳健,很少有过激行为,可谓又红又专;而任正非则狼性十足,严厉而富有攻击性,在经营上也敢于冒险,不循常规。据说当年华为与中兴的系列官司爆发后,侯为贵很长时间想不通:华为为什么要起诉中兴呢?不少人就说侯为贵是“温和的机会主义者”。

技术暖男VS铁血军人

作为工程师,侯为贵比较强调沟通,为人宽容,强调经验;而作为军人的任正非则更强调服从,强调对人的主观控制和统一性。

侯为贵处事谨慎而谦虚、勤俭、身体力行、知人善任、正直、重情、善于倾听、好学不倦,相信物质与精神同等重要,强调中庸和平衡;而任正非爱憎分明、强势、我行我素、严格而寡情、果断、强调结果导向、强调纪律、规范,相信物质对人的激励作用,在做思想工作时强调灌输而非双向沟通。

这些性格反映到经营管理中就是:侯为贵善于授权,每个事业部经理都拥有相当大的权力,中兴近20个高级经理在过去一、二十年中都保持了相对稳定。尽管侯为贵的权威地位不容置疑,但具体的管理主要依靠5个层次的经理人。侯为贵主要通过身体力行和每年3次的经营会议及每月一次的高级管理干部研讨班、每年一次管理干部读书班上的讲话来传播其思想,影响人们的行为。侯为贵很少制定战略,也从不去推行一套全面适用的规章制度,而是更喜欢权变,即便侯为贵本人,也并不刻意将自己的想法加在全公司的头上。当然,这一定程度导致了中兴的执行力不如华为,但是,一旦公司面临困难时,来自基层的力量又会凝聚起来。

华为任正非:既生瑜必生亮,我敬重这样一位大哥中兴侯为贵!

相反,任正非的观点在华为享有权威,高管能上能下,任正非通过自己的文章来传播思想并影响人们的行为,并把每次会议作为开展思想工作的途径。在华为,《华为基本法》就是法律,而且对公司做什么、不做什么都有规定,比如其中就规定华为永远不进入服务业和终端等,现在华为已经在事实上突破了这个限制,但《华为基本法》是不会改的。在往年新员工的培训会上,任正非都会慷慨激昂地发表讲话,其中用得最多的字眼就是“奋斗精神”、“速度”、“冲刺”、“破釜沉舟”、“活下去”、“自我批判”、“脱胎换骨”、“重新做人”等。

从总体上来说,侯为贵是一个典型的东方企业家,只不过他是一个倾向于学习西方企业经验的东方企业家;而任正非则更接近西方企业家的特点,只不过他是一个对中国环境有深刻理解的西方企业家。所有这些基于企业家个人的不同,已经成为这两家企业最本质的差别。

业界有这么一种说法:“华为是狼,中兴为牛”。狼要吃肉,牛要吃草,看似不相冲突。但狼和牛首次交锋以来,双方狼牙对牛角、针尖对麦芒,激烈竞争整整20多年,正是这样亦敌亦友的良性竞争才会有了如今的企业规模,才会有了如今企业的快速发展,才会有了双方巨大的飞跃。

2016年1月7日,中兴通讯公告:“公司选举第七届董事会成员,中兴通讯创始人、董事长侯为贵表示不再参选新一届董事会” 。这意味着掌舵和服务中兴30年的侯为贵卸任,也许“没有他就没有中兴,他的成功就是中兴的成功”就是对他一生最好的评价。

任正非说,对于我和侯大哥,历史上的“既生瑜,何生亮?”是不对的,其实我们应该用“既生瑜,必生亮!”来形容,他为中兴所做的一切令人尊敬。

每个企业背后都有一个故事,每个故事背后的主角都有一个企业家,关于华为任正非和中兴侯为贵的传奇故事还有很多,关于他们的案例和管理更值得我们去学习和借鉴。成功需要努力,也需要机遇,更需要知己和伴侣。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刘黎平:史记《任正非》

➤ 王先知:宗庆后为什么最佩服任正非

➤ 陈为:为何企业家大佬都爱“阿甘”?

➤ 中兴健康何士友:智能化是养老产业必然出路

➤ 中兴通讯再推股权激励 授予1531人股票期权

➤ 扬我国威:这些中国企业在国外也很牛

➤ 中兴破局:不是互联网公司 但需互联网思维

➤ 中兴侯为贵谈调整:固守传统思维将一败涂地

➤ 任正非印象:有危机感的企业家 有智慧的思想家

➤ 为何任正非和法国数学家都感到了迷茫?看任正非如何破解迷茫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