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渊沧:香港学生别被“英雄主义”害了

学生往往是理想主义者,入世不深,很容易受到政客的煽动
学生往往是理想主义者,入世不深,很容易受到政客的煽动

曾渊沧

香港的反中央反特区政府力量,依其偏激程度,可以分成多个派别。就目前而言,部分派别的行动越来越偏激,特别是在“占领中环”这个口号被提出之后,极端反对派用尽方法骑劫行动的主导权,最终导致原本由多个反对党派组成的所谓“真普选联盟”如今公开决裂。民主党决定退出这个组织,不愿意被极端反对派牵着鼻子走。

反对派以为可以通过示威游行及所谓的电子“公投”来逼中央政府、特区政府就范,同时激励反对派阵营的士气。为了制造声势,反对派夸大了电子“公投”和示威游行的人数,但是夸大人数的结果,除了让反对派自我感觉很好之外,还带来另一个可怕的结果,那就是部分反对派人士真的以为自己已经是胜利者,以为他们的行动得到广大市民的支持,其中年轻的学生组织就是在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情况之下行为越来越激烈。

在电子“公投”之后,极端反对派就很想提前“占领中环”,果不其然,一批以学生为主的人群在七一游行之后决定预演“占领中环”行动,挑战法律。是的,学生往往是理想主义者,入世不深,很容易受到政客的煽动,而他们行事又比政客们更激进。这一回,“占领中环”的发起人并未建议在七一搞“占领中环”行动,但是这些学生们觉得等待“占领中环”这项他们以为是很浪漫、很伟大的事已经等了很久,他们不愿意再等,于是决定自己行动,提早“占领中环”。

这是非常危险的,学生们的行动换来的结果是被捕,如果被起诉且罪名成立,数十年后回忆往事,他们中的很多人很可能会后悔。这一回,学生们预演的“占领中环”算是和平进行,警方也以和平的手段清场及进行拘捕行动,没有暴力镇压,没有流血。但是,谁也不知道下一次的行动会不会失控?血气方刚的学生“英雄主义”很强,他们想当英雄,特别是那些学生组织领袖们。如今的香港本已变得浮躁,可以说,不久前台湾学生运动获得的轰动效应为香港学生组织这次的行动起到了“催化剂”作用。看看参加“太阳花”学运的台湾学生们,他们占领了立法院,占领了行政院,电视镜头里看到的是学生们不可一世,自以为是“大英雄”的形象,香港学生组织的领袖们可能很想体验一下这样的感受。

“占领中环”行动发起人曾经公开说,他们不允许18岁以下的年轻人参与“占领中环”的行动,希望他们说到做到,坚决制止这批中学仍未毕业的学生们参与行动,这些年轻人心智尚未成熟,他们甚至很可能都不知道自己今日的行为对他们将来一辈子的生活影响有多大。

其实许多人对“占领中环”感到担忧。提议“占领中环”的人把瘫痪这个香港政治金融中心作为谈判的本钱。问题是,一切谈判都必须建立在法治的基础上,部分反对派,特别是提议“占领中环”的这批学生群体提出的政改方案不符合《基本法》的规定,因此所谓谈判根本无从谈起。今日之香港已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中环形同香港的“心脏”,一分一秒都不能“停摆”,一旦无法运作,足够吓怕全球投资者,金融中心就会褪色。许多在港国际金融机构已对此表示担忧。这样的代价,香港实在难以承受。

▲(作者是香港媒体时事评论员)

来源:环球时报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