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政治,自媒体人还有什么不可以碰?

不管是前几天的阿里巴巴起诉媒体案,还是微博封杀虎嗅一事,都从不同层面看到了如今百花齐放的新媒体时代似乎有点过于“膨胀”,“标题党、黑手党…”横行。

文/陇之江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专栏作家

微博、微信的兴起,不仅给大家提供了一个“言论自由”的场所,还让普通大众有了成为意见领袖的机会,也造就了一个繁荣的新媒体时代。

一支笔杆走天下,妙笔文字定乾坤

一支笔可以让一个人红,一篇文章也能影响时态格局,一句话能改变一个人的看法。不打枪的毛主席不就是通过笔杆子不仅稳定军心、指导了战略,还影响了一大批粉丝誓死追随。

古代有名之人,往往是那些写的一手好文字的人,如今也是如此。只是今天的互联网让信息的传播更加容易,让更多普通人可以一举成名。一篇标新立异的文章、亦或一段惊世骇俗的言论,一个人走红往往不是难事。

如今的人们开个微博、搞个微信、写个专栏就成了“自媒体人”,不仅写得一手好文,获得不少粉丝,还能左右企业发展,更可以让自己腰包鼓鼓。

不谈政治是众多自媒体人的明智之举,而把关注点主要集中在互联网、文化等领域是不错的选择。做分享经验也好,做行业分析观察也罢,文章内容的标新立异原本无可厚非,但是过于“无度”,不仅能左右企业发展,还影响改变用户认知,动摇资本市场。

这是一个言论自由的有序时代,不是一个言论无“度”的无序世界

当“自媒体人”成了时尚,笔走剑锋也成了家常便饭。为了能在众多自媒体人、众多好文章面前持续脱颖而出,任何一个写文字的人都需要不断的去学习,不断的去做“标题党”,不断的去让内容立场更加新颖。

自媒体人之所以含有“媒体”二字,也是提醒众多自媒体人身负媒体的责任,需要对自己放出去的任何言论负责。不管有意、亦或无心,你的任何文章都都是你的一张名片,一面让用户了解你的镜子。

你肯定知道“一家34口灭门惨案 原来只是34只死老鼠”的标题党笑话吧。这样的标题当然能让人瞬间激素上升点击关注,然后幸好虚惊一场并无大碍。我们也能理解文章背后的作者并无恶意,只是想“玩笑”一下用户,用户也没有太多抱怨作者之意,只是有点让人小“失落”,似乎被人玩弄了。

“狼来了”故事告诫我们“玩笑太多并没有什么好下场”,如今的新媒体时代更是如此。

而回到主题,出了政治,自媒体人到底还有什么不能碰呢?

我想那就是:永远不要触碰和动摇你那颗不偏不倚、客观公正之心。

一个有序的言论自由的环境需要大家以身作则的共同去维护。这也使得要求自媒体人慎用手中的“剑”,更需善待自己的文字,珍惜自己的羽毛。


静心图

作者:陇之江(微信号:ihuwairen),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号 氧分子(ID:iyangfenzi)。

前百度人,微信号将会持续分享百度(SEO、搜索等)相关知识。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授权并注明出处。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王英雄]自媒体人的未来在哪里?

卢俊:对于自媒体人,我从未如此悲观

张飒:企业里的自媒体人,究竟有啥作用

鬼脚七:看看自媒体人怎么赚钱—兼辟谣

管鹏:社交网络火爆 迎来自媒体人的春天

宁宇:自媒体的职业操守  自媒体广告,卖的是未来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张少杰:自媒体“野蛮”乱象,难道仅仅只有刷量那么简单?说道:

    今年以来,有关自媒体人融资百万甚至千万上亿的报道就不绝于耳。其中,标王papi酱招标广告2200万、情感大号胡辛束(目前市场估值3000万元)接受真格基金领投、罗辑思维合投450万,以及后来曝出咪蒙一篇头条文章报价为四五十万的报道则把自媒体的繁荣景象演绎到了极致。

    而在这繁荣背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进入自媒体行业,也带来了越来越多的行业乱象。

    昨日,朋友圈上演的腾讯科技“手撕”《南方周末》戏码,将自媒体刷量的这点“余火”烧的火红了半个朋友圈。虽然事件最后演变为双方同时撤稿,留下一脸懵逼的围观群众和散落的“一地鸡毛”。但关于自媒体刷量这件事,却依然很有看点。

    人民网今日发文表示,要依法遏制自媒体的“野蛮生长”。文中称,微信公号“刷量”现象是自媒体最为典型的乱象之一。自媒体领域既是流量池又是数据库,因为有意想不到的“变现”能力而在被恶意“透支”。该文同时称,如果此种乱象愈演愈烈,难免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最终会破坏新媒体领域的创新创业氛围。

    同样是今日,上海市网信办官方微信“网信上海”全文转发新华视点名为“愈演愈烈的自媒体乱象,该治治了”的文章,文章援引专家观点称,我国亟待建立覆盖整个行业的诚信机制,借助大数据技术,助推互联网流量造假问题的解决。

    然而,如果把自媒体乱象简单的看作只是刷量问题,那就把这个问题想的太简单了。

    昨日,诺贝尔文学奖获奖名单出炉,美国摇滚、民谣艺术家鲍勃·迪伦摘得该项桂冠。然而在奖项揭晓前十多分钟,网上有媒体就开始传播“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当然,这其中也总少不了那些每逢热点都必抢的微信自媒体和微博大V们,虽然每次都有一个大写的尴尬(短短十几分钟内刚发帖就立马删帖)。

    而无论是联想到年初谣传“东北村庄“礼崩乐坏”事件和近期因传播散布谣言被上海网信办密集处罚封号暂更,还是时不时就有名人“被去世”的消息曝出,自媒体从没停止过散播谣言。当然,这种谣言传播的威力也是惊人的,有时甚至名人和政府部门也很难“免受其害”。

    除了刷量和谣言,自媒体标题党泛滥以及抄袭也是一大乱象。

    此前观媒题为“这家被处罚的报纸公众号,标题成了拖垮它的最后稻草”的文章对此已做了详尽关注。报道中连一家传统纸媒开设的新媒体公号都如此深谙自媒体“左道”,却不得不令人发想自媒体标题党泛滥可见一斑。

    而自迈入八月以来,观媒君发现,则是几乎一直都有报社在发布版权声明。近日有南阳报业传媒集团,湖南日报社以及20余家省报联合发布版权公告。再往远一点则有济源日报社、衡阳日报社等发布版权声明。一波又一波报社或单独或抱团发布维权声明,可见报社版权被侵害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查阅公告,显而易见的一点是,版权声明针对的侵权对象除了网媒,自媒体同属在列。

    观媒君认为,自媒体想要良序发展,外部监管部门就一定要依法跟上。而近日,就有业内人士分析称,无论是人民网、新华社发文意见表示,还是各地网信办尤以上海网信办为代表四次密集出击封号或暂更违法微信公号,网信部门的严格监管或将趋于常态。

    当然,因微信刷量工具失灵暴露出的问题则又告诉我们,微信和新浪微博等自媒体平台也要担起监管责任,加大技术层面的打击监管力度既是义务也是责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