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青年教师林正航:学生时代社会工作感慨

清华八年——学生时代社会工作的感慨

我自新千年又三年进清华读书,迄今共八年有半,其中半年游走于美利坚东岸,遂整整八年的功夫在清华园里度过。人的一生没有几个八年,何况是正在宝贵的青春?有人说,人在喜欢开始回忆的时候便是开始老的时候,我现在开始回忆了。(梁实秋,1960s)

文/全球青年领导力工作室  GYL_2013_

这八年有很多故事,我要写的故事和我选择的时间节点有关,这是一个关于校园里普遍而又特殊的群体的故事。这个群体承担着巨大压力也享受着荣耀幸福,很荣幸我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并且,一直坚持到写论文的的最后时刻。

八年对于一个学生,可以读成百上千本书,但我在读了那些必修课本和热门书籍之后,又额外读了一本厚厚的课外读物,也许甚至还是《社会工作导论》、《拔尖创新人才培养》一直到《思想政治教育方法》一整套课外读物。这套书,包含很多名家的激扬文字和醍醐灌顶;这套书,包含很多师长的谆谆教诲和循循善诱;这套书,也包含很多的不眠之夜与促膝长谈;这套书,更包括大大小小连绵不断乐此不疲的会议、讨论、规划与执行。不消提的,还有书的插页上,廉价的肉串与冰凉的啤酒导致的酩酊大醉和痛哭流涕;还有封底倒数几页,那写也写不完的acknowledgement……

最后合上这本书,你发现该交博士论文了,你发现需要更加专心的把其他必修读物用个串子串起来,因为那些才是你今后的食粮。

不禁萌发一种疑问,自己为什么要读这本课外读物?而且读的如此专心又乐在其中呢?粮食就是粮食,饱腹感不等于幸福感,人总是要有些理想的,社会总是要有些无法衡量的价值的。一不小心,这样的性格和这样的环境,给了理想以萌芽,创造了园子里这个小社区无法衡量的价值。

年轻是每个人应该珍视的时光,吐槽成为了年轻的生活方式之一,但这本课外书告诉我们:你可以去抱怨校庆的夸张,但校庆晚会的几万把椅子总要有人去擦;你可以去指责住宿的拥挤,但新楼改建的动员搬迁总要有人去服务;你可以说清华还不够国际化然后拿着offer离开,但清华国际化的事儿总要有人去做;你可以指责网费的改革没征求你的意见,但贴海报发通知开座谈会总要有人执行。然后,这个特殊的群体开始成为了街道工作的阿姨,偶尔事无巨细,偶尔也来个轰轰烈烈,只是,他们也和其他“业主”一样要交“物业费”,和其他“员工”一样,要完成来自“家长”与“老板”的各种期许。无论如何,八年一路走来,我和我的战友们对这个“社区”的全都感受就是爱与责任。

我们爱这里,因为,我们离激情最近。你无法想象,和你一起熬夜到凌晨2点多进行彩排的是70多岁的老人;

我们爱这里,因为,我们离梦想最近。你无法想象,那个11点深夜会后回去做实验的弱小女孩儿发了《science》和《nature》;

我们爱这里,因为,我们离责任最近。你无法想象,为了及时赶回来参加服务而退改车票甚至没有座位一路到京;

我们爱这里,因为,我们离温情最近。你无法想象,深秋的早晨能够在早餐的食堂里收获一群人的祝福和生日蛋糕;

我们爱这里,因为,我们离信任最近。你无法想象,他可以真诚的把一切都告诉你然后哭的一塌糊涂。八年,无数的“你无法想象”,让我坚信,这就是清华,这就是清华那些最可爱的人,微积分和线性代数里的纯美,通过这些可爱的人发挥的淋漓尽致。

在这里,你找到的也许是理想,因为有人读了这本书,决定为公共服务奉献一生,他们正改变着中国最最细微的地方!不要嘲讽或讥笑,因为,如果你正在这样做,恐怕说明,你没有这样的勇气和实力。

这里,你找到的也许是爱情,因为有人读了这本书,决定和他或她牵手一生,他们互相砥砺历久弥珍共赴前程!不要嫉妒或悔恨,因为,他们的信任是建立在那样的简陋的活动中,这样的感情,能一生。

在这里,你找到的也许是事业,因为有人读了这本书,决定和这些朋友共创伟业,他们荣辱与共共克难关挑战极限!不要羡慕或抱怨,因为,他们的相识只是从那些细小和琐碎开始,而不是从HR的面试报告上得来,这样的事业,会永恒。

在这里,你会收获好多好多朋友,他们各有各的轨迹,各有各的家乡,有时保持联系嘘寒问暖,邀请去家乡一游,却从未成行;更多的时候,是很少见面,直到心中有不快或实验又失败,就一个电话叫出来,在烧鸡公醉倒,被送回宿舍。

我们创造了一些历史,那些回头看可大可小,更多是微不足道的历史;但我们改变了自己,无论怎么看,今天的我和八年前的我的不同,就是因为有了这些团队,有了这些经历,有了这些感悟。

幸运之于我,是我在这儿,找到了理想,找到了爱情,找到了事业,找到了朋友。所以,每每酸酸的贴上倒计时的标签,不舍的就是这份忙碌的充实与结束一种习惯的感伤。

清华大学研究生会是我八年社工生涯的最后一站。如我戏谑所言,从做“地下工作者”(因为清华的学生会、研究生会、科协等办公室都在万人食堂地下)以来,很多时候坚持了“九三学社”(因为经常三点睡九点起)的习惯,把“夜总会”(总是夜里才开会,白天要搞科研上自习……)进行到底,从万人地下的东走到万人地下的西,就仿佛入学时是走东门进来,在二校门附近停停,然后从西门出去就毕业了。这种延续“东学西渐”的“东来西去”,让我的年轻多了几个可讲的故事,又或许“无问西东”。

八年了,自己还是那么感性。

合上这套书,端起自己的饭碗,更加认真的吃上几口,因为这书教给你的正是如何使用你吃来的能量,去做事,做事的方法、做事的方向、做事的道理,这书里都有,只是虚拟的,现实的未来哪有这么好的虚拟与重启了啊。

水调歌头八年 一首贻笑大方

幸福何日有,焚香询众仙。匆匆岁月消逝,一去三千天。我欲振臂相取,文章突落胸前,梦醒断珠帘。临卅穷追忆,光影转瞬间。离观畴,续书卷,酒无缘。八年不倦,何事盈盈在心田?志在同方相守,友遍天下同缘,八载若宫筵。但愿此相去,健康五十年。

【林正航简介】林正航,男,28岁,清华大学水利水电工程系博士后、助理研究员。师从水利系陆佑楣院士、强茂山教授,进行工程管理方面的研究,曾于2009年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进行联合培养,迄今为止,共发表学术论文11篇。

在学生时代,科研工作之余,积极投身学生工作,为集体服务,在奉献中成长。曾先后担任清华大学学生科协主席、清华大学团委科技创新中心副主任、清华大学研究生团委副书记、清华大学研究生会主席等工作岗位。

曾获清华大学研究生综合一等奖学金、社会工作特等奖学金、国家二等奖学金等奖励;清华大学优秀共产党员、清华大学优秀学生干部标兵、清华大学优秀辅导员标兵、北京市三好学生、北京市优秀辅导员、北京市大学生社会实践优秀个人、首届“教育部博士研究生学术新人奖”等荣誉。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