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笑来:没钱是一种病,病是能治的 写出来的财富自由

写出来的财富自由

写书出书,在这个时代好像不是一个很好的致富方法。我身边有不少能写文章的年轻人,他们都怀着一个出书的理想。另一方面的现实是,他们过得都挺拮据的。

李笑来:没钱是一种病,病是能治的  写出来的财富自由

真的是这样么?

2003年,我写了一本书《TOEFL核心词汇21天突破》,它长销了十余年,销量超过百万册。
2005年,我出版了另一本长销书《TOEFLiBT 高分作文》,单价更高,销量更大。
2009年,《把时间当作朋友》出版了,销量更大……

有长销书是很幸福的。2008年我离开新东方的时候,仅凭第二本书的稿费,就能承担我全部的生活花销。而第一本书的稿费我至今一分钱也没花过——而这也恰恰是这些稿费的意义——它的存在明确无误地告诉我,我竟然有花不完的钱。

但是这不代表我从没遇到过跟挣钱有关的困难。事实上我遇到的很多极有代表性的困境,它们在当时看上去简直完全不能克服。我也遭受过令人一蹶不振的打击,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怎么努力也攒不下什么钱。这些喜闻乐见的、段子式的苦难,未来我会陆续告诉大家。

没钱就是生病了

当我终于克服了这些困难,我发现要解决没钱这件事,其实是有方法的。

首先,我告诉自己,每当我觉得赚钱困难的时候,肯定是我生病了。

而且是脑子生病了。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我想出来的东西是错的,为什么我做的事情是不对的,为什么赚钱变成了很费劲儿的事,甚至一些行为还会让我赔钱。

只能是因为脑子生病了。

可我不怕生病。我觉得每个人都会生病,不是这种就是那种,不是现在就是早晚,一辈子不生病,也很奇怪吧。

脑子生病和身体生病一样,是一生中无论如何都会经历的过程,绝大多数都可以“治”好。有时候,发现这些病本身,就距离治好非常近了,剩余的那些,也是有方法不难医治。怕只怕,不知道或是不承认自己有病,也不想办法治疗,最终本来不是什么事儿的问题,竟然成了“不治之症”。

尤其是当这个社会上的大部分人把不能挣钱的脑子的问题视作一种常态,我们反而容易在群体里纵容自己的病态。

可是你问那些真正实现了财富自由的人,他们都会跟你说,在把事情“想对”之后,挣钱是如此的简单。即“做对的事”远比“把事做对”重要得多。

所有的失败,都是过程中某个地方“想错”了。

你可以想想自己人生里每次和赚大钱的机会擦肩而过的时刻,现在看来,每一次的原因竟然都是一样的。这些错误经过时间洗礼之后,会变得非常显然,但是当时的你真的全无察觉!

就是这个(明显的)疏忽,经过反复上演,最终成为你对现在的生活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都不甚满意的原因,而原来你一直没有发现。

因为不会挣钱的脑子生病的都可以归结为:关注错了焦点。

回到开头说的那些年轻人,他们没有因为写书而赚很多钱,都是因为作者的观念造成的:写书,真的不应该是为了出名,也不应该是为了证明自己有多牛,真正的目标,应该是为了让读者有所收获。

然而这个简单的道理,市面上的绝大多数作者是没有深入想过的。对他们来说,出书是一种属于自己的成就,于是他们的焦点就没有放在真正决定性的因素上——你的内容对读者真的有用吗?如果是,那你现在赚的钱应该跟我差不多,甚至比我更多。

但残酷的事实却是,90%的出书作者是不赚钱的,甚至还要自己贴钱去印。为什么?很简单,读者感觉不到那内容对自己有用。你想的美呀——怎么会有人花自己的钱去帮你刷存在感呢?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曾刊登:

➤ 魏武挥:分答的核心,是流量分配(并介绍一种发财的小路数)

➤ 来,都对照一下:你是真适合创业?还是为了创业而创业?

从写书到所有事

既然治好脑子的病,就能获得足以财富自由的赚钱能力,那么它不应只在写书这件事上适用。果然,2013年我做了一件事(编者注:买入比特币),仅仅一年之中,账面收益竟然超过了按照过去我的平均水平200年才能赚到的数字。

再后来,我开始做天使投资,几乎每天都要见一些创业者。

和出书这事儿一样,创业圈也有一个同样残酷的事实——绝大多数创业者是不会成功的。因为他们和那些作者一样,最关注的事情只有一个,就是让自己显得够牛。这就是脑子生病了。得治,不仅得治,而且是有方法治好的。可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生病,或者知道自己生病却不想承认,或者承认自己生病却不想治疗,所以,他们脑子里的病,都是“不治之症”。

从出书和创业和投资这些事情里,深挖实质,可以得到这个更为简练的道理:宏观看来,个体价值等于社会贡献率。

请把上面这句话仔细看三遍。

翻译过来就是:先别问你能赚多少钱,先好好问问你为社会做了什么贡献?

这不是被说滥了的道理么?可这偏偏就真的是绝大多数人不能实现财富自由,甚至连赚一个令自己满意的钱都无能为力的理由。其他的因素,比如正确的做事方法、比如好运气,都是要在你找到自己的症结之后才会浮现在你眼前的。

有人会说:李笑来,你不就是持有了比特币么,你对社会有什么贡献?

好在能聊以自慰的是,那不是真钱,是虚拟货币。我知道,如果我没有能力承受的话,它会来得快,去得更快。我知道,我没有那么大的社会贡献,所以我会感到惶恐,所以我会自卑,所以我得了另一种病:不配。

好在,所有的“不配”都只是观念和时间的问题。发现这个病之后,你自然找到了解决方法——做出更多贡献,做出配得上你想要的财富的贡献。

大家都是普通病人,差别只是,我们之中有些人知道自己有病,并且愿意找办法治疗它而已啊。

久病成医

久病成医,今年44岁的我,也有了足够的“门诊”经验。所以现在我不仅能给自己治病,也希望帮一些人看病,多做一点贡献。

我把这个“诊所”开在了「得到」APP上。今天,这个专治没钱的诊所正式开张,接待那些暂时病着、却没有对自己放弃治疗的有心人。我想,与这样一群不肯弃疗的人一起,就不仅可以说说从“没钱”到“有钱”,也可以说说财富、自由还有财富自由了。

在接下来的52周内,我将与大家每周深入讨论一个话题:

1.你所拥有的最宝贵的财富是什么?
2.赚钱的速度太慢等于失败,花钱的方法太差等于贫穷。该如何正确地赚钱和花钱?
3.为什么说冒险常常并不赚钱?什么是赚钱的终极大招?
4. 有多少钱才算有钱?
5.什么资产的复利效应最大?
6.只涨不跌的资产都有哪些?
7.运气并不是虚无缥缈的事情,好运气可以自己创造吗?
8.为什么说一时的风光是最错误的追求?
9.为什么说个人最快的成长方式是成为创始人?
10.个人商业模式升级的几个台阶都是什么?
……

从现在开始,你就可以扫下面这个码,抢先一步关注。

把我看到的捷径分享给身在起点的人。这是我能贡献给社会的价值。如果你看懂了本文,你就知道——这一方面让我更“配”我拥有的钱。另一方面会让我赚到更多的钱。

“我已经找到捷径,可惜早已身不在起点。”

我想,这就是有些人忍不住分享的原因罢。

(完)

后记:

最近有很多时间都用在了讨论李笑来老师这个订阅栏目《通往财富自由之路》上,这个听起来特别像成功学的付费内容在没有任何推广的情况下,两天时间悄悄卖出了一万份。既然大家这么认同,我甚至有点犹豫,我写的那句推广语“没钱是一种病”是不是过于追求眼球效应了。

但是我听完李笑来讲的关于财富自由的观念之后,内心极度地想把它推销给更多的人,因为这个观念太有价值了,所以就想了一个特世俗的标题。其实这并不是一个教你如何快速发财的东西,因为快速发财本身的观念就是错的,如果你还不相信,可以回复“财富”一词,试读一下这个订阅专栏的第一篇文章。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师北宸:过去五年对我影响最深的一个概念和两个行动

➤ 王东烽:如何把一个包子铺做到估值10个亿

➤ 池建强:我的写作工具  曹政:谈谈写作这点事

➤ 咪蒙:如何写出阅读量100万+的微信爆款文章?

➤ 如何在2天内写出20篇博文?看完你就知道了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2 Responses

  1. 陈漫说道:

    你觉得赚钱困难吗?当你觉得赚钱困难时,肯定是脑子生病了。不会挣钱的脑子生病的都可以归结为:关注错了焦点。不过,脑子生病和身体生病一样,绝大多数都可以“治”好。所以,没钱是种病,得赶紧治。 我怎么觉得 这跟“教你一夜暴富”的讲座 是一个套路呢。:说这么多,这病该怎么治啊

  2. 王刚说道:

    这个话题肯定是好多人想解决的问题,作者现身说法自己如何赚钱,而且有亮点,比特币赚了平均200年的,更重要的是他已经想好了解决问题的方法,这个套路厉害。转发为敬。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和问题还没解决。不会赚钱的确是“病”。:我有病,得手术

  3. 王潇说道:

    治不了了,脑子有病那叫脑残 ,没得治的,老司机带我啊,我还以为是马云来讲,你有病我有药啊穷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我真心这会儿觉得没钱真TM的寸步难行。 没钱就别谈什么爱情了。别谈什么旅游了。别谈什么任性了。 求发家致富路,一没本事二没钱,哪姑娘跟你真是脑子养鱼了!有人和你好还不知足,傻屌一个!大写的渣男!

  4. 黃子佼说道:

    不自信、对喜欢的人和事望而却步、总是为了省钱而浪费时间、生活没有品质而言都是将就、很多时候不得不牺牲心情和体验…其实可能只需要10分钟就可以改变这一切!有道理。让你富有的其实是你投资的,广告大碗叶茂中最大的财富不是创意而是收藏的艺术品;笑来老师最大的财富不是稿费而是比特币,在比特币之前最大的财富不是稿费而是投资的时间,了不起,七年就是一辈子;陈春花最大的财富不是新希望六合总裁的年薪,而是陪伴中国企业二十年的研究。有病要投医,希望笑来开出好药方。

  5. 李小鹏说道:

    我已经找到捷径,可惜早已身不在起点,看病也是要钱的,罗辑思维推荐的文章越来越片面.虽然为了营销经常夸大其词但是足够勤奋的郎咸平算一个。国内的优秀学者本已不多,不要再摸黑罗振宇了,一个没有大学者的时代必定是一个悲哀的时代。今罗振宇先生也算是社会名流,知名学者,稍微放松一些也无可厚非,相对于靠着蓝田事件吃了十几年干饭如今还谁火黑谁的刘姝威老太太已然强大太多

  6. 徐佳瑩说道:

    最早听到曾国藩这个名字,还是在小初的时候吧,是在一本讲修辞的书中,提到曾国藩兵败投江上书朝廷,用屡败屡战调换屡战屡败。之后直到去年还是前年罗辑思维有一期讲曾,才开始关注,有点遗憾之前在长沙读书时没能去曾故居看看。最开始的时候,人和人之间的区别无非就是钱多钱少地位高低这点区别,付出点努力还是比较容易跨过去的,但是现在把人区别开来的工具可就多咯,比如说你懂不懂现在科技呀,会不会使用金融工具啊,和互联网啊,在互联网上会不会和他人协同啊,在和他人协同中会不会借力人工智能啊

  7. 李咏说道:

    这两年罗辑思维的创业是何其成功。但人世间最苦的是长情,目标确定后,所有的、想得到的都会成为一场豪赌。 创业注定是一场孤独的修行,没有人能告诉你对于错,你唯一要忠于的是你的内心。不要急于给自己下结论是否已经成功,因为衡量成功的标准,财富和名声仅仅只是维度之一。无疑罗辑思维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但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8. 杨伟东说道: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在错误的道路上停止就是前进!欢迎罗辑思维归队,回归到内容产业本身。种种迹象表明,罗辑思维公司似乎要把“得到”打造成为一个内容平台。我祝福它成功,但是,有一些善意的忠告。有一个前提我们首先不要忘记,罗辑思维真正的发迹是借助于视频网站的优酷,图文平台的微信以及音频平台的喜马拉雅等实现的。现在,罗辑思维将自己打造成一个平台,到底能走多远呢?

  9. 李茂说道:

    也正是这样,让罗辑思维痛下决心和投资和电商告别!“我可以告诉大家大概不超过三个月,你会看到罗辑思维整个公司的组织形态会发生非常大的变化,我们自己要亲手拆掉过去三年的时间已经累计下来的基础。因为我们终于摸到一个公司可以持续成长,持续积累的那个时间的盟友的门。存量是最大的敌人,只有增量才重要。只有在我们还有能力的时候,把那些存量甩掉,你才能持续地往前奔跑,让内容本身就是货,这是时代给我们的机会。”

  10. 王迅说道:

    然无法判断三个月以后罗辑思维整个公司会变化成为一个什么样,但是,“得到”让我隐隐约约感觉到它是在做一个内容平台。从199元订阅《雪枫音乐会》、《樊登速读》、《槽边往事》、《卓老板聊科技》,到《李翔商业内参》都在印证这一点。在此前,脱不花另一篇演讲中“如何愉快地“杀死“网红?”中提到:“得到”这个产品成功的标志是什么?如果有一天,作为网红概念上的“罗胖”这个人消散了,我觉得是“得到”这个产品真正的成功。

  11. 宋小宝说道:

    罗辑思维的团队由一个个战斗小组构成,理论上任何小组都可以做任何品类的业务。鼓励竞争,在竞争中形成小组自己的优势。一个战斗小组,从选品、谈判、策划并撰写文案到制作单品页面、监控物流、客服、对账,全部由小组成员完成,打通从商品选择到服务的全流程。公司利润,直接与小组分红,形成内部创业机制。这样的小组,跟创业没什么区别,小组非常有活力,他们的学习和创造能力超出你的想象。

  12. 和菜头:我所认识的李笑来说道:

    推荐人:朵朵
    推荐理由:疯狂的冒险家还是精明的诈骗者?
    李笑来曾被评价是个极聪明的人,也极富远见,可以说是互联网的思想家,同时也是实验家、先行者。其实之前他的口碑一直还不错,特别是很多人读了他的书《把时间当朋友》,觉得很有收获。李笑来一直号召大家买比特币,说这个买了能发财;甚至他自己最后发起了pressone项目的ICO众筹。结果国家政策一出来,ICO被一刀切了,电子货币大跌。大家发财的梦落空了,于是大骂李笑来“骗子”。

    你得承认一件事情:今天有许多事情复杂到完全超出了你的理解能力。它不单挑战你对资讯的处理能力,不单挑战你对技术的领悟能力,更挑战了你的心智模型—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方式。

    我们中的大多数,都生活在自己熟知的领域内,因此认为自己掌控了一切。其实,那不过是整个世界的一小瓣碎片。不相信的话,你可以试着找个完全没有任何经济学基础的人,给他讲解一下股市里“蒸发”掉的钱跑去了哪里?记住他的反应,然后思考一件事情:对于你而言,是不是也存在像他那样无法理解的“蒸发”问题?你是不是也如同他一样的迷惘,试图全力去理解但是毫无任何成效?

    李笑来这个人很复杂,他做的事情更加复杂。他当年第一次和我聊比特币的时候,我感觉就像自己高中时别人给我讲解什么是股票,为什么股市里会平白无故变出钱来,而这些钱又会随着股价下跌“消失”掉了。那还是在2004年或者2005年的时候,博客方兴未艾,我就认识了正在写博客的李笑来,经常跑去看他的博文,看他怎么弄他那个《和时间交朋友》的漫长主题写作。

    我们直接联系上还是在Twitter,几乎是同一时间,我们都关注到了比特币。那个时代里互联网上的新生事物层出不穷,回想起来主要原因是所有人对互联网的理解彼此不同,因此都在使用各自的方法进行尝试,把它转化为对人类社会具有商业或者文化价值的某种产品。比特币才一登场,就极大地刺激了人们的想象力:

    纯粹通过计算机图形网卡运算能力得出的虚拟货币,发行量完全遵循算法,永无超发之虞。完全匿名制,分布式记账系统,确保了交易的安全性和透明性……

    面对这个新生事物,我和李笑来的态度是完全不同的。对于李笑来而言,“是什么”是最重要的问题,因为他最终的目的指向了“干什么”;对于我而言,“为什么”是最重要的问题,因为我想回答由此而来的“会怎样”。因此,李笑来得出了他五个字的结论:比特币是未来。在他看来,比特币是未来世界的货币,比特币后面的技术就是未来的互联网世界的水泥钢筋,在这个技术架构的基础上,会重构整个互联网世界,展现出不同的面貌来。而他自己,则在未来的这个新世界里,为自己保留了一把座椅。

    对于我而言,为什么会有比特币的答案其实昭然若揭:它的本质是极客世界试图发行某种法币,以部分取代或者全部取代世俗国家的法币。这个想法,可以追溯到初代极客的无政府主义思想。所谓互联网的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结构,并非是产品理念的不同,它本身是政治思想上的差异,表达的是不同的人对于这个世界的理解。在过去,不同的理解只是思想表达,最多变成文字表述。但是,有了互联网之后吗,不同的理解都在谋求现实世界的可行性。

    思想如同飞鸟在天空自由翱翔,互联网使得它们得以投影到我们这个世界中来。当所有人都在闪躲、追逐地上的阴影时,现实世界的变化因此而产生了。关于躲闪最好的例子就是杀毒软件,它本来不是电脑的必须,现在变成了一种买到新机器之后习惯性的新风俗;关于追逐的最好例子是社交软件,人们一刻不停地刷新,为了发一张自拍而耗费半小时去修图,为了点赞和拉黑而欣喜若狂或者心如刀割。

    所以,我当时的观点是:如果比特币维系在极客圈子之内,那么,它将会成为一种数字收藏品。和邮票、红酒、古玩一样,在小圈子的收藏家之间彼此流通,无非它是数字产品罢了;而如果比特币做大,被广泛接受,成为跨国境的通用货币,那么它迟早会和现行的各国央行发生正面冲突。这将不是工具之争,不是便利性之争,而是权力之争。各国发行法币的中央银行从来就不是什么金融机构,它是权力体系的基本组成部分,发行法币并不是道德义务,或者是履行职责,而是权力控制。因此,比特币冒犯各国央行,其实是冒犯了地球上各个国家的政权。一群极客面对的不是银行的计算机,而是各个国家的国家机器。

    那就回到了关于互联网的那个古老问题:互联网有没有国界?Facebook是美国的Facebook,还是Facebook本身就是一个超国界国家?现在,相信大家都已经知道答案了—整个世界正倾向于把互联网变成各个国家国境之内的服务器集群组,而不是各个国家领土之上如同大气覆盖着的一样的计算云。互联网是私家花园的集合,而不是家家共享的公共花园。

    早在八年之间,当人们都把比特币简单视为一种虚拟货币的时候,李笑来就在跟我谈比特币之后的技术可以打造“永不消失的互联网”。因为在这种技术的框架之下,每一个人都有确定无疑的数字身份,每一个人的电脑上都保存了这个分布式互联网的一点碎片,所有人电脑上的碎片拼凑起来,就是一个完整的互联网世界。而在这个世界里,比特币将会成为唯一的法币。届时,人们写一篇文章、发布一首歌、上传一段视频,都会有明确的版权归属,而每一份拷贝都可以用比特币支付,那将是一个永续存在,而且绝无盗版,以创造和分享为基本诉求的新互联网世界。

    李笑来认为,他已经看到了未来。

    多年之后在一次私人交流中,一位投资界的大佬如此评价李笑来:李笑来是个极聪明的人,也极富远见,可以说是互联网的思想家,同时也是实验家、先行者。但他的问题是太过理想主义,他的所有想法都很好,但是践行起来都太过艰难。

    在我看来,李笑来有一种疯狂的冒险精神。在他的身上,你时常可以看到死亡的阴影在四周萦绕。李笑来曾经和我讲过他的少年时代,那是个东北的小镇,他是终日一个打架斗殴的少年人。当他的一个小伙伴被人捅死,一个认识的小混混头目被枪毙之后,他开始认真读书,考上大学,逃离了家乡。而且,从那一刻开始,他就彻底变成了一个外地人。他说自己毕业后再次回到家乡,昔日的江湖英雄们,死的死,残的残,关的关,再也找不到什么人了。

    目睹过这样的世界和生活,李笑来对他自己争取到的生活有一种异乎寻常的热情。在他的言谈举止之中,会强烈地感觉到他视生命为极为短促的一段旅程,因此,他要倾尽全力体验途中的每一秒钟。在李笑来和他太太的两人世界里,李笑来负责折腾各种事情,投资、培训、上课、做新奇特电子产品网站、做众包写作项目,李笑来太太负责在全世界各地潜水,一句英文不会说,一年到头奔波于全球各个潜水圣地。李笑来说:潜水得抓紧,等老了就潜不动了。我想,他真正想说的是:人这一辈子,得为自己活着。

    所以,他购买了一堆比特币之后告诉我的时候,我完全能够理解这种行为。当时这是需要冒着极大风险的事情,李笑来在新东方当讲师赚钱并不容易,而比特币的未来并不明朗,价格波动也非常疯狂,相当于拿了大量现金购买了一堆比特,说不得什么时候就会跌到一文不剩。他说他看见了未来,他要为他所见到的未来买单,就像是为自己在未来买下一片土地,这种事情就应该是他这样的人来做。

    我在《得到》的专栏里曾经专门写过一篇文章介绍过李笑来。在文章中,我称李笑来是一个试图触碰世界真相的人。当我们谈到比特币,谈到未知,谈到风险,谈到未来的时候,我们实质上是在谈论恐惧,对未知的恐惧,对未来的恐惧,对不确定性的恐惧。而在李笑来身上,我似乎从未见到过这种恐惧的现象。对于他而言,仿佛所有的未知、风险和不确定性,都不过是某种幻觉。世界的真实为这些幻觉所遮蔽,所以他像是对所有损失的可能完全无知无觉一样,对这个世界下重注。比如说他投资比特币的行为,仿佛这些年打工的辛劳不算什么,面对全部投入归零的可能毫无风险意识。反而带着某种挑衅的意味,把所有的筹码往前一推:世界,来啊,你当我是被吓大的啊?

    也许正是因为他这种“反正世界是个幻象,反正万物必有一死”的信念做支撑,让李笑来拥有了一种摄人的能力,能够轻易地操控他人的情绪。他曾经花了半小时绘声绘色地给我讲述了他遭遇的一起车祸:

    当时他开着自己保时捷准备下高速公路,突然有一辆后车强行抢道,撞了他的车。李笑来说:“我本来没想怎么,反正是全险,不用他赔,等着保险公司来就好了。”但是,肇事车主下车来敲他的玻璃,等他摇下车窗玻璃之后,对方对他一通狂骂,把责任全推了过来。李笑来说自己全程听完,没有说一句话。这时候,对方说了一句:“这个路口没有摄像头你知道吧?”李笑来听完,终于开始正式生气了。

    他缓缓摇上车窗,不再理会对方。对方每隔一会儿,就过来敲车窗,在车外大喊大叫。李笑来并不理会,在车里低头玩手机。第四次的时候,对方的情绪明显崩溃,神情也软了下来。这时候,李笑来摇下车窗,死死盯着对方说:

    “兄弟,你好好想想,这半小时我过一句话么?我和你提了一个“钱”字了么?我说了要你赔偿了吗?都是你在又蹦又跳,你怎么不想一想为什么?你想过没有?”
    看到对方有些愕然,李笑来突然提高音量继续说:
    “你他妈现在还有5分钟,只有5分钟,回去他妈的想好了再回来给老子说话!记住了,你只有这一次机会,想好了再他妈跟我说。滚!”
    过了一会,对方的女朋友过来道歉,承认刚才男友态度不是很好,希望李笑来能够不要计较。至于说那个肇事司机,他再也没有出现过。就这样,李笑来自始至终没有说他是谁,他的诉求是什么,他的感受和判断是什么,他只是用半小时的沉默和两句话,就成功地激发起了对方心中疯狂的想象,并且产生了不可估量的恐惧,最终选择了退让。

    我认为,这种能力才是李笑来最大的缺陷,而不是他的理想主义倾向。他通晓人性,他自己无所畏惧,他擅长操控他人的情绪,他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说服别人,原因是他可以激发出人的欲望,因为他曾经无数字合身投入命运的洪流,迄今为止还依然健在。问题在于:他激发出人群心底里的欲望,需要用这种欲望改变世界,为自己争取一张通往未来的门票。但是他忽略了人群的基数越大,这种爆发出来的欲望所能产生的力量也就越大,这种力量越大,也就越有可能超出他的掌控能力。就像是控制下雨就可以控制河流,但是,一旦促成了暴雨,谁都无法控制洪水。

    在二十年前,中国有一句流行语: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这句话的背景是整个社会剧烈地转型,变化之快前所未有。犹如巨浪袭来,任何人如果有勇气跃入水中,随着浪潮而起,多半都会有不错的斩获。因为谨慎而采取旁观的态势,反而会一次又一次错过机遇。在这种错过之中,跳入水中的门槛越来越高,于是胆小的越发胆小,胆大的越发胆大。也因为这样,在过去二十年间,几乎每一户人家都有个把亲戚朋友同学,在滔天巨浪中爬上潮头,从大家共同的生活中消失。因为他们在高处发现了更远大的世界,内心得到了更大的解脱。

    身处在这样的过程中,大部分人的内心都颇受煎熬。身边随时有人纵身一跃,从此鲤鱼化龙,脱凡而去;同时也有人被巨浪卷回,头破血流,生生拍死在岸上,拍死在自己面前。而大部分人站在河岸边,被弄潮儿所诱惑又被死尸所恐吓,简直无所适从,进退失据。李笑来属于那种不单是跳入河水,而且是认定了河水只是幻象的人。他不单自己认为河水是幻象,他还要说服别人也相信不存在河水,不存在巨浪,可以在水面上如履平地。

    然而,这个世界到了今天已经逐渐慢了下来,各个国家逐渐慢慢蜷缩内守。人们内心里激发出来的那点欲望,很快就不敌不断升起的恐惧。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看见未来之地不是巨大的兴奋,而是深深的恐惧。当李笑来带着一群人前进了十步之后,欲望很快就会消散,恐惧则转化为仇视、抱怨和怀疑。

    于是,有人在人群里大喊:“李笑来,你个大骗子!” 也有人在人群里高呼:“谢谢你,李老师!”。

    河水浩浩汤汤向前流淌,流经过去,流向未来,所有的人和事终将是岸边泛滥的泡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