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问剑:山西临汾市隰县找到了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的价值

前几天,我约上临汾市商务局局长张剑,一起走了一趟隰县。算起来,这已经是我今年来的第三次隰县之行了。除了通榆,我还从没有如此密集地跑过一个县。前两次到隰县,我都是来出席个会,发个言,可以归结为“跑场子”性质。几次与县长王晓斌在杭州、太原等地偶遇,他都盛情邀请我“去村里看看,同农户聊聊”。但我内心深处一直“不以为然”——隰县农村电商起步晚,示范县创建也是今年的事,不可能有太多实质性突破,不外乎是因为受到圈内大咖密集“捧场”,“造势”足、“套路”对头而已。我的这一主观认知,并非是对隰县先入为主的“成见”,而是受当前示范县创建普遍存在的“通病”影响。

莫问剑:山西临汾市隰县找到了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的价值

文/莫问剑 来源:县学会(微信号:mwjxianxuehui)

我们利用周末时间,在隰县县长王晓斌和“王军龙教练”的陪同下,进村入户,与果农、贫困户交流,查看交易后台,核实交易台帐,实地、随机调研当地发展农村电商的成果。一路走下来,隰县发展农村电商的“氛围之好”、“成效之快”、“举措之新”、“体系之实”、“成本之低”,着实出乎我的意料——当地政府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不为示范而示范,一系列求真、务实而又创新的举措,让我这个平时较真到“挑刺”程度的“老炮儿”,竟也发自内心地为其“点赞”。调研期间,恰逢山西省商务厅孙跃进厅长来电话,我兴奋地对他说:“隰县的努力,完全有可能成为全国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创建工作的样板。”

因为看见,所以相信——

莫问剑:山西临汾市隰县找到了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的价值

莫问剑:山西临汾市隰县找到了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的价值

莫问剑:山西临汾市隰县找到了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的价值

对电商“认知”到“认同”的氛围基本形成

如果说,两年前,王晓斌县长坚持搞电商,多少还有点“孤军奋战”的话,如今隰县电商已成“万马奔腾”之势。在座谈、交流和实地考察中,不论是干部,还是农户,谈政策,说举措,论实效,都能聊出一二三来。表面来看,这是讯唯团队在短短半年内培训了1800多人次的成果,但实质上,电商对当地农村特产品尤其是玉露香梨在网销上的推动,从根本上改变了干部群众的传统观念。就如王晓斌所言:“现在政府各个部门都有人抓电商,各路服务商能够承接具体工作,企业和群众发展电商的积极性高涨,我现在不用事无巨细地参与电商,可以把更多精力放在产业基础夯实和生态完善上。”

莫问剑:山西临汾市隰县找到了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的价值

越来越多的果农通过电商“尝”到了甜头
网销正在成为当地脱贫致富的有效渠道

在我们访谈的农户中,今年玉露香梨上市的短短几个月里,通过网销,最少的增收一万多,最多的达到六七十万。农户们拿出手机,打开后台给我们看数据时,脸上那灿烂而又朴实的笑容,已经告诉我们答案。有一个村支书说:“我们正等着快递进村入户,明年网上卖梨翻几番没有问题。”县里果业局的领导告诉我们:玉露香梨的地头收购价(原产地批发价)前年一斤二块多,去年近三块,今年要达到三块八。

周边县市的创业者开始往这里聚集

在我们调研期间,就有附近的吉县、大宁、永和等地的企业主上门来,到隰县电商公共服务中心了解政策,希望能够入驻。问其原因,答案大同小异,“这里氛围好”是最突出的理由。而王晓斌县长当着我们的面嘱咐公共服务中心负责人:“只要是来做电商,场地使用、培训,甚至物流支持,县内县外可以执行一个政策。”在我们调研之前,山西省扶贫办作出决定,要将全省十一期的电商扶贫培训全放在隰县举办。看来,隰县电商正在产生“立足隰县、服务临汾、辐射晋西南”的集聚效应。

莫问剑:山西临汾市隰县找到了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的价值

莫问剑:山西临汾市隰县找到了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的价值

隰县人应证了我的一句话:“我们与世界很遥远,但我们与世界只有指尖间的距离”

与隰县的干部群众聊天,他们时不时会嘣出几个汪向东、魏延安等老师的观点,他们知道今年新包装上的品牌是贾枭打造的,他们喜欢聚在一起评论“倪老腌”辣椒酱和胡海卿与褚橙,还有莫夫如何玩转IP,会很自豪地转发王晓斌县长在央视上为玉露香梨做的代言,他们还效仿“土豆姐姐”给自己取了互联网名字“梨妹子”、“玉露香梨王子”……更让我们诧异的是,如此偏远的一个小城,还有人卖起了江西进贤的大闸蟹,小县城里还骑出了“共享单车”。或许,互联网的技术与模式在隰县的应用还是初级的、表面的,但电商开始真真切切地融入了当地人的工作与生活。

莫问剑:山西临汾市隰县找到了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的价值

莫问剑:山西临汾市隰县找到了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的价值

我的公司并非隰县电商的服务商,并没有参与到当地的电商项目运作中,所以,我顶多只能算是隰县电商的“旁观者”,是“第三只眼”。但在我与王晓斌县长几次交流中,电商一直是中心话题。他很谦卑,反复强调隰县是一个小县、穷县,电商发展的条件不充分,需要向我们讨教“创新之道”,寻找“后发赶超”的机会点。因为没有“生意”往来,每次交流我倒也没有什么负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这次调研,王晓斌和当地干部队伍的务实努力,以及他们“无中生有”、“人无我有”、“人有我新”的创新,让我看到了示范县创建的新突破——

县域政府“造氛围、夯基础、搭平台、创机制、建生态”的角色定位

隰县两年前开始做农村电商时,并没有争取到示范县的资格。“我们是一个小县,也是一个贫困县,政府没有条件大包大揽,必须准确定位,否则就会做成一个面子工程,政绩项目,并不能发挥电子商务的真正作用。”王晓斌告诉我,他在调研了国内很多示范县项目后,很清醒地意识到,隰县的农村电商发展要走得实,做得真,起步阶段政府的角色必不可少,但政府的作用就是“造氛围、夯基础、搭平台、创机制、建生态”。为此,他自己亲自参与,先是带干部到丽水学习,把王军龙团队引进来。通过开设电商大讲堂,先后把国内农村电商的专家大咖,包括汪向东、魏延安、胡海卿、毕慧芳、莫夫、辛巴等等,邀请到隰县讲课,对干部与群众进行电商知识的普及性教育,并通过这些大咖老师的传递,迅速形成了当地学电商、做电商的浓厚氛围。今年在示范县项目争取下来后,政府又加快推进了电商发展所必须的网络、公共服务、物流、培训以及园区聚集、普惠金融等功能建设。“政府把台搭好了,企业才能有条件唱戏。但市场的主角一定是企业,是电商创业者。”临汾市商务局局长张剑也认为,隰县政府在电商发展进程中的“有所为、有所不为”定位很清晰。莫夫告诉我,在推进玉露香梨的上行中,不像别的地方政府“做过头”,隰县政府一开始就推动他的团队与当地的龙头企业合作,而不是服务于政府,是服务于市场,服务于企业。

莫问剑:山西临汾市隰县找到了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的价值

引进“空降兵”、培养“子弟兵”的人才策略

王军龙告诉我,这几年他的团队服务了国内几十个县域政府,作为服务商角色,在“参与度”的深浅把握上,与隰县的合作最为成功。王晓斌也坦言,“我们在人才培养、品牌打造、溯源体系建设等方面,必须引进人才,本地人才在这方面严重缺乏。但在物流体系与三级服务站点的建设上,又必须依靠和培育子弟兵,只有他们知根知底,了解县情。”通过合法合规的程序,隰县今年确定了自己的示范县创建服务商团队,既有“空降兵”,又有“子弟兵”,优势互补,形成了很好的合作架构。相比起来,今年国内大部分地区的示范县创建,表面上看可能是“合法合规”,走了法定程序,但实质上或者是照顾多方利益,撒胡椒面一般找了一群服务商;或者是当地核心企业“通吃”,“肥水不流外人田”。更多农村电商解读:www.yangfenzi.com/tag/nongcundianshang

莫问剑:山西临汾市隰县找到了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的价值

不盲从,善建“第三条道路”的渠道设计

说起来,隰县农村电商的起步,一开始就靠的五千万张二维码“扫码送梨”做起来的,并非通过开设什么高大上的各类平台特色馆。也正是一步步走来,底盘稳,隰县电商从不盲从各种潮流,而是根据自己的实情出发。贾枭在帮助当地创建区域公用品牌以后,就建议县里要主动嫁接国内大的果品批发市场。他说:“隰县玉露香梨现在卖得好,因为进入丰产期的还不多。等几年以后,基地发展到二十多万亩的时候,我们纯粹靠B2C是走不通的。”在他的引荐下,长沙红星农副产品大市场来了隰县,并准备建设自己的直营基地。王晓斌还特别赞同孙跃进厅长曾对他说的一句话:“如果山西人都吃玉露香梨,或许现在的种植规模都不够卖的了,本地市场一样很重要。”

莫问剑:山西临汾市隰县找到了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的价值

借力打力,整合资源,把钱用到了刀刃上

作为国贫县之一,隰县本级财政收入才7000多万。所以,王晓斌戏称自己是“穷当家”、“钱要用到刀刃上”。发展电商,园区的“聚集”功能少不了,而隰县又没有条件建设一个电子商务产业园,怎么办?他们创造性提出了一个“电商创业街区”的概念,就是将当地地产商开发的一个小区街面部分,整体租赁,发展成“电商创业街区”;建设物流园区的资金也不足,就利用国有的果品公司场地来改造,并与顺丰达成合作,换取顺丰在全国最为优惠的快递价格。“就连邀请这些国内大咖老师,我都是通过个人交朋友,以诚待人,让他们为隰县广为宣传代言,可以少了一大笔宣传推广费用。”王晓斌这么说。他自己坚持在微博上为玉露香梨“每日一播”,每次都@了一些大V,请大家转发、转载。

莫问剑:山西临汾市隰县找到了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的价值

求实效,一切围绕“卖得好、卖得快、卖出好价钱”

“电子商务不是为了给政府做政绩,而是要为果农增收服务”,这一点,从县长到当地干部,隰县已经形成了广泛的共识。如何把电商工作做实、做细、做真,成为隰县衡量电商工作的一个基本标准。如何“卖得好、卖得快、卖出好价钱”?品牌的打造与推广,摆在了第一位。农本咨询在完成了区域公用品牌建设之后,紧接着又帮助隰县对接中国果品协会,联手推进了“玉露香梨流通标准”,并发布了白皮书。浙江天演维真作为溯源服务商也被引了过去。我曾经与天演董事长郑新立一起出差隰县,他在路上就对我说:“我们建议玉露香梨不能停留在溯源这个层面,下一步要做真正的大数据,做到生产、采摘、储存、运输等的全程品控。”他的这一想法得到隰县政府的高度认同,相关项目正在实施之中。

不为电商而电商,产业为本

这次到隰县,王晓斌县长还带我们实地调研了当地的美丽乡村、梨博园、窑洞宾馆等多个项目。在他看来,“电子商务脱离了当地的产业,就没有了发展的根本。我们下一步除了要把玉露香梨产业做大做强外,还得解决县域经济产业过于单一的问题,让电商从业者有更多产品可卖,全年可卖。”与此同时,王军龙告诉我,“我们还将花力气将电子商务与本地生活进行融合,包括本地的餐饮、娱乐、交通、医疗、教育等等,都要尽最大努力实现互联网化。”当下,全国各地的示范县创建,基本停留在开网店、卖网货的层面,如何将电商与本地的生产、生活进行结合,同时,更好地推进当地社会经济的全面互联网化,是我们共同面临的一个大课题。

看好隰县,祝福隰县。这才是一个示范县的正确打开方式!

莫问剑最新著作:农村电商三部曲之《新知青日记》

莫问剑新书:《新知青日记》行程三十万公里的农村电商思考

我们正在步入“云时代”,分享就是生产力。纵观风起云涌的各种分享新场景应用,大都是建立于互联网技术进步的基础。我也笃信分享带来的价值,尽管自己能做的只是观念与方法的分享,与“云时代”实则毛关系也没有。过去三年,我为县域干部做了整整三百多场的分享,足有十来万人次听过我的“忽悠”。至少是从数量级上看,自己多少还是这个圈子里受欢迎的“布道者”之一吧。我也经常问自己,大家究竟想听什么?讲真话、做实事、出真效,便成了自己分享的基本原则。也有人常常问我,你如此“卖力”去分享,不怕别人模妨吗?年近“知天命”,我们竭尽全力又能做多少业务?倒是马云十多年前对我们一拨赢在中国创业者说的一句话,能够很好回答这个问题:当今商场,又有多少秘密可言呢?在一个分享至上的时代,开放、包容、共创,方是多赢之道。

————莫问剑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全国电商扶贫陇南试点工作实录:当精准扶贫遇上“互联网+”

➤ 甘肃省陇南市市委书记孙雪涛:陇南用电子商务 开扶贫新路

➤ 访甘肃陇南市委副书记张旭晨:做大电子商务,加快扶贫开发进程

➤ 曲天军做序《农村电商》:在电商扶贫的探索路上携手同行

➤ 魏延安:宿迁带给电商扶贫的启示 |全国电商精准扶贫现场会召开

➤ 甘肃省陇南市副市长李祥:成县电商扶贫的实践与探索

➤ 社会创新项目展示—友成电商扶贫:赋能每一位热爱乡村的梦想家

➤ 联合国电子商务周:一位中国农民网商贾培晓的联合国圆梦之旅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综合整理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