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君:裸官清理是应有的政治“洁癖”

昨天,中央第九巡视组在向福建省反馈巡视情况时再次明确提到“裸官”问题,称厅处级领导干部“裸官”较多,离退休领导干部在社团组织兼职过多。一些领导干部与商人交往过密。据了解,“裸官”治理已被中央提上议事日程。今年上半年,中组部下发《配偶已移居国(境)外的国家工作人员任职岗位管理办法》,重新定义“裸官”概念,并首次明确5类重点岗位“裸官”需清理。近期,至少有10多个省份启动了对基层裸官数量的摸底。(7月15日,《新华网-发展论坛》)

裸官的危害毋庸置疑,正如著名反腐专家、中央党校教授林曾一针见血地指出:“裸官的出现,反映出贪官风险意识的增强,这和反腐败力度的逐渐加大成正比。”裸官因为妻子和子女迁居国外,一个人留在国内,其贪腐的危害性十分之高,所以,整治裸官十分有必要,也十分迫切。

然而,裸官是不是应当都清理?曾在广东从化某部门任职的官员说出了他的疑问,“现在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国外的大有人在,别说是官员、商人,就连普通百姓都把孩子送走了,谁不愿意自己的孩子能够有一个更好的前程,这点难道错了吗?”

其实答案很肯定,裸官都应当清理。

一方面,在当前“裸官”现象已经十分严重,而且其危害日渐增加的今天,对于裸官问题,理应用“重典”,也就是说,必须要采取“一刀切”的办法,才能真正做到对“裸官”治理的效果,否则,谁都在讲“特殊情况”,那裸官治理只能流于空谈。

另一方面,作为裸官,因为是孑然一身,所以其贪腐的危害极大,如果按照干部的岗位风险来标注的话,裸官的岗位风险绝对应当是位居前茅,因为他们没有后顾之忧,所以他们就可以肆无忌惮。

其实,治理裸官更多的是从预防的角度来看待的,因为有了那么多的前车之鉴,因为有了那么大的外逃比例,才会有一个看似很不近人情的制度出现,但这个不近人情,实际上就是一种权力的笼子,把裸官们都关进这个笼子中,但这不是限制,恰恰相反,这是为了更好地保护,既是对裸官的保护,也是对国家财产和其他干部的保护。

而再说得深入一点,其实对于裸官的清理,也在采取建国之初我们所采取的“外交战略”,就是“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先把裸官进行彻底清理,摸清楚裸官的情况,让他们从实权岗位退下来,让他们远离“裸官外逃”的“宿命”,然后再在这个基础上,对裸官们进行分流,选择不同的方式继续工作。

这样的好处就是,能够彻底清理出裸官中的问题官员,将想要外逃的裸官们提前预防,有效避免了裸官外逃就不好追逃的问题,而且也能预防其他官员“变身”为裸官,真正做到让贪腐官员们迈不出国门。

而坏处就是,这会造成一些阵痛,尤其是对于一些本身没有问题的“裸官”们的一些困扰,但这些困扰其实并不多,而且也是很正常的,解决的方式也不少,只要真正的符合规定和制度,比如将在外的家属迁回,“裸官”们也完全不用唱《渴望》。(文:许君)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