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传涛:“消防员坠楼”事件呼唤消防队伍职业化

5月1日,上海,龙吴路上一居民楼发生火灾,另有伤者已被送往医院。现场有超过10台消防车,已致2名消防员牺牲、1人受伤。2名牺牲的消防队员分别是:钱凌云,23岁,上海闵行区人;刘杰,20岁,上海闵行区人。两人同于2012年12月应征入伍,成为消防战士,隶属上海徐汇消防支队关港中队,上等兵警衔。(5月3日《京华时报》)

  这个“五一”,因为两位90后消防队员的不幸逝世增添了许多悲情色彩。无数人为两位年轻小伙挽救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牺牲而感动,也有人为两位战士的兄弟情义而动容。他们的事迹已经感动了无数国人,他们的伟大会被整个社会所铭记。

但是,任谁也不能否认的一个现象是,那些被赞为“最美消防队员”的战士,他们的生命基本都是停止于20岁上下。消防队员严重年轻化,严重削弱了这个群体本应该具有的反应与处置力,因此也容易出现种种安全问题。如果分析一下我国的消防队员就不难发现,我们的消防队员年龄都非常年轻,超过30者,都聊聊无几。据《人民公安》杂志报道,200 年以来,全国牺牲消防官兵平均年龄24岁, 最小的仅为18岁。而这一切的根源不在于别的,就在于我国消防员制度的体制性弊病——兵役化。

《消防法》第35条规定,“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加强消防组织建设,根据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建立多种形式的消防组织。”但是,就实际情况而言,“多种形式的消防组织”却基本不存在。我国的消防组织也基本只有一种形式——隶属于公安或武警部队。消防队员也基本由两部分人构成,一是,服兵役者即义务兵和少量的志愿兵;二是,临时聘用人员,即临时工。非职业化或者说义务化的消防组织,决定了我国消防队员的年轻化,也决定了我国消防队员的经验不足。

消防作为这个社会上最危险的职业之一,不只是需要与年轻相伴的勇敢,更需要的是,经验的积累。服完兵役就退役,转入志愿兵待遇又不高,这样的环境使得当下我国消防组织队伍完全变成了新兵训练营。虽然说消防任务的军队化有不计报酬、纪律严明的优点,但因为经验的缺少也容易出现种种问题。

相比之下,西方的消防队员却有些不同。美国有一部电影专门描写消防员工作与生活的电影《云梯49》。在电影中,我们可以看到西方消防队员的一些特点:拒绝年轻化,队员多为30、40岁左右;薪水比其他一些公务员要更高。在笔者看来,拒绝年轻化的消防队员能够让他们更加具有处置应急事件的经验和能力,而较高的薪水也有利于他们这个行业的稳定。相较而言,我国消防员的年龄结构和待遇,却显得非常“寒碜”。

社会的高速发展,需要社会分工的进一步细化。消防作为一个危险系数极高的职业,更需要剔除“新手阶段”,这需要变兵役制消防制度为真正的职业化制度。为此,政府既应该着力地让走入胡同的消防兵服役制度进行职业化改革,又应该加大对消防制度的财政投入和人性关怀。只有这样,我国消防组织才会拥有更多有经验的老手,之于“烈火青春”式的悲剧也才会减少出现的几率。

作者:王传涛  时事评论员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