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创业五年成活率7%,要想活下去,初心要正

对1989年开始创业的冯仑来说,现在和26年前并无太大变化:“每天都和第一天一样,一睁眼就是难题,一咬牙又过了一天”,相信这也是所有创业者的状态。在今天的小饭桌创业课堂现场,冯仑和到场的数百位桌友分享了他创业多年的感悟:坚守初心、价值观很重要;以及对大多数创业者来说,创业就是一个永远没有句号的人生。

氧分子网注:本文整理自万通董事长、长江商学院校友冯仑小饭桌和长江创创、淘宝教育合作举办的小饭桌(微信公众号 :xfz008)创业课堂北京站公开课联合活动现场的主题分享。以下为分享内容:

我是1991年创业的,当时6个人创办这家公司时,平均年龄25.8岁,其实在任何时候,创业都是年轻人的事情,所以今天20多岁创业也都很正常,反正就是个正常事。一个年龄段固定会出疹子,在我们这个时代创业,其实是一个相对理想的状态,我什么都没有,但很多人都愿意来参加,这样最后才真变得有。

这是我想讲的第一个体会,创业的确就是年轻人的事情,相反现在40多岁的人出来说创业,基本上是卖鸡汤的多,自己其实已经不怎么创业了。

创业时想要活下去,初心要正是第二个体会,起步的价值观和最后的结局。我们看一下, 创业当中起点的那些事很重要,最近我也讲过,因为政商关系,非常多民营企业家最终成了“两院院士”,不是医院就是法院,这是一个很残酷的现实,你30年之前开始创业,最后的结局是这样的,但我们不是为这个结局悲伤和丧失勇气,而是去找到刚开始的时候,哪些事做对了,才不至于有这样的结局,这件事其实更重要。我们就发现有一件事做对就绝对能活下来,虽然不能保证你赚钱,那就是价值观,价值观非常简单,就是你爷爷奶奶告诉你的那些话,比如做人要诚实,善良,你在任何法律不清楚的地方能守住一个基本底线,这个时候你就可以不怎么出事。我们在1992年的公司反省会上开了一天会,老问自己为什么创业,当时还叫“下海”,就问自己那几个问题,为什么做公司、怎么挣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最后写了一篇文章叫《披荆斩棘,共赴未来》,后来又概括为守正出奇,以正和奇制胜,所谓“守正”,90%的事情尽量不变通,少数事偶尔变通,这20多年来我们坚持这个。一个企业每年检讨一次,看自己守正了没有,把价值观坚持下来,这件事很重要,我们6个人无论是在一个公司还是不在一个公司,没有一个人因为经济问题成为“两院院士”。坚持这个可能让你少挣很多当下的钱,但可以躲过很多风险。比如我们之前曾经要和一个领导做生意,但整个过程让我们感觉很不对,后来就决定不做,最后这位领导被判了死刑,我们很庆幸坚持这个原则是对的,否则我们也一块进去了。这个故事就告诉我们一定要有这个警觉,要坚持做好人的价值观,碰到再复杂的事情立即回到好人这个出发点,就能避开这件事情,创业时想要活下去,初心要正。如果创业想能够善终,我们还不能说你能够赚钱,但是要想善终,价值观非常重要。创业的开始意味着一生另外一件事,对我们来说,还有件事是“再出发”,比如万通,折腾这么多年还折腾,周边的企业家也都在讲转型,就是换活法。房地产的转型中,新鸿基转型用了15年,李嘉诚用了20年转了三分之一,转型很难,无一日不挑战、无一日不创业、无一日不死亡、无一日不新生,创业的每天都是这种状态,挑战、死亡、新生和创造。

创业是什么?憧憬、愿景、目标,同时坚持、解决困难、找到出路。

这都是创业。每一天不是这样吗?当时我是因为特殊事情出来做生意,发现成为一辈子的事,做了26年生意,每天都和第一天一样,一睁眼就是难题,一咬牙又过了一天,这26年没有离开过闹钟。

创业的开始意味着一生,而不是一阵子,除非你运气特别好。再回顾起来,创业就是一种状态、一种生活方式,一种你为之奋斗的代价,而不是一种风景、一种所谓的生活质量。

对于创业者来说,最经常的状态不是度假和红酒,最时尚的是加班熬夜,还有发不出工资时的焦虑和被人逼债时的愁苦。

在今年,我们当时25岁左右的人在前两年都过了50岁,50岁以后面临的问题有很多,有可能老化、有可能业务模式和过去的经验可能都不适应了,再加上现在互联网的外部环境也在发生变化,被迫要么转型要么再造,要么折腾,也可能行也可能不行。

创业就是一个永远没有句号的人生,你就是折腾,不能歇,除非你卖了公司退休。但是今天你想退出不是太容易的事,商场是是非场所,商人是是非人,挣钱是是非钱,钱是是非物,你搅合在这堆是非里想独善其身,瞬间说走就走不是那么容易,创业不是一个轻松的事,是一个一辈子对自己梦想的承诺。

在创业中,不要希望一开始就把所有的事想清楚,以变应变是常态,每个环境都在发生变化,整个创业生涯中你不能在第一天就规划好你的所有,你最重要的是处理焦点问题,保证你的精力不分散在不重要的事情上。只有这样在变化中应对变化,去调动你所有的细胞想象力、创造力以及资源能力来解决好每一个当下的问题,你才能够活十年二十年。

今天活过来的概率是多少?如果五年以上是7%,十年以上大概是2%,中国有将近两千万家公司,上市的四千家,你成为这个的概率都很小,那你靠什么?靠每一天积极应对变化而不松懈,每一刻不忘记你的梦想和使命,不放弃你的原则。

最后跟大家说的创业其实就是一个坚持,在变化和挑战中应对,你就能够活到距你目标最近的地方。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艾问冯仑:段子手的戏剧人生

冯仑:是什么左右了我们的公共审美

冯仑:我感到恐惧 小米等公司正颠覆房地产

著名投资人王功权:不是所有创业公司都适合拿风投

[潘谈会]潘石屹、雷军、冯仑与创业者对话:创业OK ? 创业OK !

马云、李彦宏、周鸿祎等大佬对创业者都曾说了什么“逆耳忠言”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来源:创业家、猎云网

    靠讲情怀和故事就能拿到钱的好日子过去了,如今是“钱虽多”,但“人精了、也慢热了”。

    熬过2016年的资本寒冬,创业者们并未迎来想象中的“暖春”。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的投资规模同比不升反降。而原因可能在于——投资人们变得更加现实,靠讲情怀和故事就能拿到钱的时代已经远去。

    创业者们迎来的是“钱多、人精、慢热”的理性时代,其主要特点表现为:大钱开始越来越集中地涌入优质项目。这对于绝大部分创业者而言,意味着能不能活下去不是一年两年的事,很可能是以后都要面对的问题。

    创业死亡榜

    2017年即将结束,我们盘点了这一年中未能活下来的创业项目,历来称作“创业死亡榜”。其中,你能看到的项目的创始人,在启动之时大多饱含热忱,死亡来临前一刻也曾奋力争取生机。

    但很遗憾,它们还是出现在了今天的榜单中。深刻的教训,是他们留下的财富。

    最遗憾:让人唏嘘不已的是融到C轮,创业5年的星空琴行。

    最意外:巨头系的百度外卖,QQ旋风,新浪UC,百度众筹,搜狐社区,京东酷卖。除了百度外卖成功卖出,其它均停止运营,期中有1999年就开始运营的搜狐社区,作为巨头的亲身儿子们也有没奶吃的一天,期待你们能像阿里的口碑一样可以有复活的那一天。

    最无耻:跑路的有国盈金服和乐投以及海易筹,榜单里跑路的均来自互金领域。

    最无奈:2017年火的一塌糊涂的单车(红白蓝绿棕紫金)创客们,你们是青春里的一朵浪花,有过被风吹过的夏天的感觉就够了。

    最年长:1996年的碧海银沙网,这可是一家有着21年历史,比BAT巨头成立还早的互联网老站。

    互联网老鸟们对碧海银沙印象最深的也属碧聊了,作为国内最早的网络聊天室,算是一代人的回忆。

    碧聊的聊天室房间命名很有互联网初期的时代感,比如有几个房间叫“缘分天空,E网情深,真情驿站,心灵港湾”等等。

    起风了,猪飞了起来;风停了,猪肉炖了酸菜。

    昨天还牛X哄哄的创业公司,今天说死就死。

    以共享单车为例,在经历了一年多野蛮式生长后,今年彻底沦为了关门重灾区,“死因”也大致相同:没有融到资。号称行业第三的小蓝单车也没有解散的命运。

    共享单车倒闭时间表

    与共享单车同时飞起来的还有直播行业,该行业在2016年还一度被市场热捧为直播元年,但今年已经是一片惨淡萧条状态,曾估值5亿的光圈直播因融资不利在今年2月17日倒闭;夜魅社区直播因为涉黄被北京政府责令关停。

    据不完全统计,直播行业关停的平台可能超过100家,其中包括自身经营不善倒闭的和不符合规定被强制关闭的,仅今年上半年各部门就依法关停了72家平台。而这只是已经死亡的众多平台中的一小部分,名单还在不断拉长;

    教育行业同样延续了2016年的跑路潮,先是培生确定出售环球雅思,结束近6年婚姻;后是华尔街英语也被培生“抛弃”。

    昔日的明星项目——钢琴培训机构“星空琴行”,在烧完四轮融资后,一夜关闭了全国近60家营业门店。

    而曾在2014年营收高达上亿元,背后有知名投资机构加持的小马过河,也在今年3月“破产清算”,不仅拖欠员工两月工资并强制全体员工停薪留职,导致员工在公司门口举条索薪;

    小马过河创始人反思:

    “我们最早想的是,用便宜的产品最大限度地获客,然后转化出高消费用户。但结果是获客不错,转化几乎没有。同时,我们每月十几万的收入,无法负担五六百名员工的工资支出。买贵的人一开始就会选择贵的,买便宜的人永远都不会买贵的。这就是我们的教训。”

    事实上,上述行业亦只是整个创业倒闭潮的冰山一角,共享经济、O2O电商、社交、金融、餐饮等领域都或多或少成为了市场的匆匆过客,即便是那些没有上榜的公司亦呈现出难以盈利的窘境,可以预见的而是这份“死亡名单”还将继续拉长。

    【国外】2017年硅谷倒闭的10家明星企业

    每诞生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独角兽,就会有无数家在路上死去的创企。硅谷也不外如此。

    曾经穿着公司衬衫的工程师团队解散,热闹的乒乓球室现在空无一人。

    这些创企加起来共获得16.95亿美元融资,但现在分文不剩,投资人也不再指望通过IPO或收购实现收支平衡。

    从2月二手汽车交易平台Beepi的倒闭,到11月智能耳机制造商Dopper Labs关门,以下是2017年10家融资最高的倒闭的创企。

    Beepi:2013-2017年2月

    融资总额:1.5亿美元

    估值巅峰:5.6亿美元

    Beepi的网站给汽车买家和二手车卖家建立了一座沟通的桥梁,于今年2月宣布倒闭。Fair.com和二手车经销商DGDG都曾考虑过收购这家公司,但最后不了了之。最终,Beepi资金断裂,不得不和大家说再见。

    Quixey:2009-2017年2月

    融资总额:1.33亿美元

    估值巅峰:6亿美元

    Quixey是一个完全自动化的应用程序搜索引擎,今年2月末进行大规模裁员。尽管2016年3月时这家公司更换了创始CEOTomer Kagan,但似乎一直没能找到自己在市场上的立足点,更别提稳定的营收来源。

    Yik Yak:2013-2017年4月

    融资总额:7300万美元

    估值巅峰:4亿美元

    Yik Yak是一款匿名社交媒体应用,后成为几起大学骚扰丑闻中心,于4月28日宣布因无法挽留用户,公司最终倒闭。就在Yik Yak临近倒闭之前,支付公司Square以仅300万美元收购了其工程团队。

    Maple:2014-2017年5月

    融资总额:2900万美元

    估值巅峰:1.15亿美元

    Maple是一家纽约外卖创企,于今年5月8日倒闭。这家公司曾受到高端餐饮公司Momofuku创始人兼主厨David Chang的支持,是外卖行业的宠儿之一。它独特的服务包括小费、配送价格调整,以及每餐都赠送一块美味曲奇饼。

    当用户发现Maple用手册上的曲奇照片替换真实曲奇时,他们知道,情况不妙了。该公司的部分团队被伦敦外卖创企Deliveroo收购。

    Sprig:2013-2017年5月

    融资总额:5700万美元

    估值巅峰:1.1亿美元

    Sprig是一家专门在旧金山提供按需高质量餐饮服务的公司,今年5月26日结束自己4年的成长生涯。Sprig承诺订单15分钟内送达,并提供当地种植的食材。不过,和总成本相对较低的竞争对手,比方说Seamless相比,Sprig的商业模型无法持续。

    在公司网站上,Sprig创始人兼CEO Gagan Biyani写道:从食物制作道配送,想把这一服务做大,其中的复杂性是一大挑战。

    Hello:2012-2017年6月

    融资总额:4000万美元

    估值巅峰:3亿美元

    Hello是睡眠追踪传感器Sense的制造商,和一般睡眠追踪器戴在手腕上不同,Sense只要放在卧室里就可以。然而,因为未能寻求到收购方,Hello还是在今年6月倒闭了。

    Hello最初在Kickstarter上发起众筹活动,后成功上架Target和Best Buy。不过,这样的成功还是未能挽救这家公司。

    Jawbone:1997-2017年7月

    融资总额:10亿美元

    估值巅峰:30亿美元

    Jawbone是可穿戴设备领域的先驱,主要开发健身追踪器和可携带扬声器,但公司利润始终无法回报投资方。今年7月,Jawbone宣布倒闭并开始清算资产。之后,公司创始人兼CEO Hosain Rahman创立了一家全新的健康医疗硬件和软件公司,名叫Jawbone Health Hub。

    Juicero:2013-2017年9月

    融资总额:1.185亿美元

    估值巅峰:2.7亿美元

    Juicero是一家生产榨汁机的公司,2013年开始融资,但直到2016年产品才真正开发出来。然而仅仅过了一年,投资人们开始发现这家价值2.7亿美元的创企竟然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它所售的400美元的机器除了挤压水果什么也不会,而它成套出售的水果袋甚至徒手就能榨果汁。

    最后,这家公司未能完成新一轮融资,财务告急使得这头榨汁机巨兽倒了下来。

    Raptr:2008-2017年9月

    融资总额:4400万美元

    估值巅峰:1.7亿美元

    Raptr在今年9月宣布关门大吉,这家近似社交网络的游戏互动平台已经成立近10年。该公司提供的服务是:帮助游戏玩家追踪朋友们都在玩什么,以及能轻松地进行远程组队。

    尽管Raptr丰富了服务内容,包括游戏优化等等,但随着越来越多的游戏公司开始提供类似服务,Raptr逐渐失去了自己的实用性。2016年,在失去主要合作伙伴——芯片制造商AMD后(AMD停止将其图像软件绑定Raptr的应用),这家公司败局已定。

    Doppler Labs:2013-2017年11月

    融资总额:5100万美元

    估值巅峰:2.35亿美元

    当Doppler Labs 2013年横空出世时,投资人们无不相信其超级智能的耳机能让用户感受到最完美的体验。该公司的无线耳机Here One,能够在保留正常的对话的时候,屏蔽城市噪音,堪称苹果AirPods和谷歌Pixel Buds的有力竞争。

    然而,Here One的销售始终上不去,公司也未能及时获得新一轮救命的融资。

    Luxe:起死回生

    融资总额:7500万美元

    估值巅峰:超过1.1亿美元

    对于高端汽车礼宾服务公司来说,今年并不好过。这家公司在4月停止运行其应用,而在那不久之前它刚刚购入了几个停车库。

    应用关闭后,Luxe承诺会对产品进行转型,此外也有传言称有公司意欲将其收购,但Luxe始终没有给出明确回复。9月,瑞典汽车制造商沃尔沃宣布收购Luxe。尽管沃尔沃和Luxe没有透露交易的细节,但无疑已经让后者的投资方感到心满意足。

    这世界上有生就有死,硅谷也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