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政:从校园霸凌到职场骚扰|中关村二小事件 腾讯年会不雅节目

先说个无关的,那个,前几天的文章《那些用力过猛的员工》阅读居然过了10万+,虽然过的比较勉强,跟知名大V的10万+不能比,但好歹是我历史上第二篇10万+,也是今年第一篇。 说实话有点意外,既没有追热点,也没有搞各种社群营销,写的时候也没觉得这篇有多了不起,没想到传播居然远远超出预期,所以这也算是发现了自己一个认识上的盲区。视频:腾讯年会玩低俗百度躺枪,马化腾李彦宏一同将现身未来论坛年会

一般而言,社会热点的话题我不太碰,今天这个话题,说热点也不算热点,毕竟霸凌新闻的热度过去了,职场骚扰的一些新闻从来都是不温不火。但今天想想还是有必要写一写,跟初入职场的学生们闲扯几句。

曹政:从校园霸凌到职场骚扰|中关村二小事件 腾讯年会不雅节目

如果按照咪蒙们的写法,一定是揪着反霸凌,反骚扰的政治正确,写几个身边朋友同事的各种故事,然后狠狠的煽情一下,满足一下女权主义者的心理诉求,杠杠的刷遍朋友圈。但我不会这样写,因为,这种正确的废话,毫无意义。

知乎上有句著名的反谣言口号,我借用一下,一切脱离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

这句话其实也适合于这两个场景,我们说校园霸凌不对,我们说职场骚扰不对,但话题说回来,如何界定校园里玩笑过度和霸凌的界限,职场上玩笑过度和骚扰的界限,如何只谈对错,不谈边界,那么我们很容易陷入无限上纲上线的语境,最终可能导致,别人一句无心之失,就要扣上霸凌,骚扰的大帽,这就陷入了另一种极端。

那么,界限在哪里?说实话,我也不能做结论,但是我们具体场景分析一下,如果有人按着你的头,把一个厕所纸篓连同里面的厕纸扣在你头上,这显然是霸凌;但如果对方是隔着厕所门在看不见你的前提下,扔一个带厕纸的纸篓进去,而恰好这个纸篓扣在你头上,那么,当然不是说这个行为是无过错的,但这个事情是属于过度玩笑,还是霸凌,就不是那么容易判定。

职场也存在类似问题,很多互联网巨头公司,存在一些有相当多少儿不宜话题的,类似“破冰之旅”的新人入职活动,或者在年会上有一些显著有性暗示的节目和活动,并鼓动女员工参与。知乎上也有很多关于这个话题的讨论。

那么问题来了,这种算不算职场骚扰,以及如何界定这里的边界?

实话实说,没有明确的边界。

这里还存在一个问题,不同人耐受度也不同,对同一种语境的反馈也不同。

举几个现实例子。

我年轻的时候,有个挺经典的一个说法,你去对一个女孩子说,你今天打扮的真性感,北方姑娘会骂你流氓,而南方姑娘会谢谢你夸奖。当然,今天我估计不少北方姑娘也会谢谢你的夸奖了。那问题来了,性感这个词,就是一个典型不同接收者耐受度不同的案例。

在新加坡的某些微信群里,群主有一个公告,聊天中严禁使用坡县这个词,以免引起不快。其实很多常驻新加坡的中国人都喜欢用这个词,当作一种自嘲,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乐于接受这样的称谓,这也是一种耐受度的问题。

不同耐受度就导致了这样一个问题,一方认为只是一个小玩笑,而另一方则认为受到了伤害和羞辱。那么,正确的理解和应对是什么呢?

曹政:从校园霸凌到职场骚扰|中关村二小事件 腾讯年会不雅节目

原则1:

如果一个说法,一个玩笑,或者一种行为,并非只针对你,而是针对一个群体,其中绝大部分人都可以接受,而你无法接受,那我个人认为,你可能属于耐受度过低。

建议适当不那么敏感,不那么玻璃心,有助于提升你的社交质量。

这是常说的“不识逗”,一个人如果过于严肃,不能接受别人的玩笑,很可能在社交中会陷入孤立。

并不是无原则的迎合所有低俗的玩笑,我的意思是,如果绝大部分人都可以承受,而你做不到,可能真的是你过于敏感了。

原则2:

对于确实无法接受的玩笑和行为,明确的,严肃的表达自己的态度。请注意必须是明确的,严肃的表达,并让对方知道你真实的感受! 即便对方是你的上司,你的领导,或者你公司的重要高管。

这一点我强调一下

确实有些玩笑,有些行为,你无法忍受,但对方未必真的是要欺负你,很可能在他眼里,觉得这是一个无所谓的玩笑而已。

我们身边也会有一些情商低的人,不太会关注和识别你的反馈,暗示,实际上情商低未必代表人品坏,这是我要强调的,他只是真的没这方面的想法。不说别人,我自己就是,无心言论伤害别人的事情,我自己也会发生,而我自己往往茫然不知。

你大胆的,明确的告诉对方,这个玩笑不好笑,这个行为你不喜欢,你希望对方以后不要这样做。

如果对方,立即对过去的事情表示道歉,并在后续时间里,确实没有继续这样的行为和言论,我个人认为,这种人还是可以持续共事的。更多职场性骚扰解读:www.yangfenzi.com/tag/sexual-harassment

如果是我,我是愿意别人直接提出来,告诉我哪里做的不对,或说的不合适,我认为我会接受并认错的。但必须承认,对于一些非明确的暗示反馈,我可能真的注意不到。

群主关于“禁止用坡县称呼” 的明示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一些人表达不快,另一些人无所谓,那么一个明确的通知,那些无所谓的人其实也能理解和遵守。

原则3:

如果你明确表达了不满,表达了你的态度之后,对方依然不在乎,依然我行我素,甚至变本加厉,那么,务必远离这样的人。如果一个企业也坚持这样的价值观,远离这样的企业。

如果对方的行动和言论明显超出了玩笑尺度,包含了胁迫,下流词汇,明显的言论攻击等等,寻求法律制裁当然也是合理的。这部分就不赘述了。

其实今天想说的关键是第二条,有些女孩子会觉得,我已经暗示了,为什么他还这样啊。不要暗示,要明示,要明确表达自己的态度。

当然,在职场里,有时候你会觉得,当大家的面子,如果直接给领导,给上司不好看,会不会不好,可以私下沟通,微信,短信,邮件,但要明确你的态度。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所有以强迫别人为乐的活动,有一个算一个,都是耍流氓。

暧昧是职场的润滑剂,不管你是否乐于接受这样的观点,但确实,你会看到,很多互联网公司,强调企业人才吸引力的时候,会说,我们有多少萌妹子,有多少无节操的集体活动,甚至会有程序员鼓励师这样的角色,从女权角度说,女性被物化,总不是好事情。但话说回来,如果相关的员工都没有意见,甚至乐在其中,那么其他人义愤填膺的表达愤慨,说实话也有点多余。

当年开心网火爆的时候,我有个观点,职场暧昧是开心网的引爆需求;开心网的很多游戏设计,游戏里的场景设计,语言设计,很多都是走暧昧擦边的。 Facebook刚开始火爆起来的时候,其核心是校园暧昧,所谓的戳一下以及相关的很多设计,很多都是与此有关。

暧昧本身是一种社交需求,但确实并非是每个人都可以接受的社交行为。

我个人认为,关于所谓破冰之旅,所谓集体无节操的活动,如果当事人觉得无所谓,愿意接受,外人没必要对此妄加评议,(这就好比之前举过的例子,一个中国博士在欧洲好不容易找到份工作,没想到工会强替他出头,说他待遇没到博士的应得标准,结果这个人因此失去了工作。。)

但如果当事人对此表达出明确的反感和拒绝,而另一方仍然强迫执行这样的行动,就非常不合适了,这就可以构成骚扰,甚至是可以报警处理的。

最近各个互联网公司年会开始了,各种掉节操的活动会有很多,high归high,大家都开心,不违法,就没问题。但强人所难,逼着人家去掉节操,真的不好,对这样的行为,大胆说No!

曹政:从校园霸凌到职场骚扰|中关村二小事件 腾讯年会不雅节目

———————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精选评论 ———————

Livecn:1、不要对女性头发以下任何部位做任何评论; 2、不要开任何不会给妈妈开的玩笑。里子:我觉得破冰或者咬瓶子这种事情该捅出来,并且不能以“大多数人觉得无妨”为由给以宽容,其过火的性质决定了作为参与者如果想说不,要考虑到说不的成本,进而要鼓起拒绝的勇气。a.pirate:老大,我自己的经历是学会分辨,然后适应。对人保持尊重的前提下,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调节气氛,要是对方不高兴就适可而止,然后表达歉意。其实,人和人之间保持善意和尊重就会少很多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QH

王布布:看到这篇 想到最近遇到的劳动纠纷问题 职场中很多人因为怕麻烦或者是怕失去工作机会强忍了公司违反劳动法的行为。没有去维权 没有去和公司谈判。眼看我很多同事吃了大亏又离开了公司 觉得非常惋惜。这种事绝对不是只发生在私企小公司 某板上市的公司同样也会有这种事发生 同时 羡慕你们有年会的。为什么互联网公司年会流行请AV女优

boyzcl:极讨厌劝酒特别是在我明确表达我不喝酒的情况下,总有人喜欢各种劝。似乎别人喝醉就能提醒自己怎样或者一起喝个酒就能是朋友,理所当然的姿态令人讨厌。overload:刚看了一个年会的照片,觉得已经超过了开玩笑的界限,当然如果当事人不反感也没什么。问题是谁又知道当事人真的不反感呢,即便当事人亲口说不介意。

子敬:为了避免无谓的误会,只好只开自己玩笑,不开别人玩笑。不过群众们大多喜欢围观别人开别人玩笑,引申开来的话,虽然大多数人不乐意被职场骚扰,但关于职场骚扰的帖子,亦或是岛国片里设置的职场情境,围观群众依旧很多。如果说人性本恶的话,那么侵凌他人是实力占优方的本性行为。资源匮乏的时候,人性表现出恶的一面,资源丰盛的时候,大家开始讲道德伦理,争取把周围的人际环境搞得好点。所以我一直提倡,多赚点钱,各方面全面发展,到时候就不需要靠骚扰获得快感了。

Dante:说不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件很难的事,尤其是初入职场的人,怕得罪人,把别人说他玩不起,怕别人以后“”不带他玩。 要解决这问题还得从公司氛围着手。狮城玩咖大湿兄:前面有的留言说的挺在理,敢于承受拒绝的成本打断让自己不快的游戏是不容易,企业/团队的领导人需要在开始之前考虑到这一点,设计一个降低拒绝成本的退出方式,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哪。貌似明晚有机会拜会曹大,作为一直潜水的忠实粉丝,好期待啊。洋芋:讲真,咪蒙的文章我只在大三那会儿还没那么懂事的时候觉得好看。后来都觉得通篇80八仙都是哗众取宠。(看到咪蒙忍不住先留言再继续咬你的文嚼你的字。

zhangqi:每个人的标准不同,我觉得一个人的要求不违法,都应该被尊重,甚至在道德层面都不该随便扣帽子,但前提是总要有那么个了解过程吧,所以大众评判标准更多起到的是认同线的作用。而脱离认同线的群体势必也会带来新的社会认同感不足的压力,对于人这种具备社会属性的物种来说,大部分人也会调整自身。其实是个动态平衡过程,但现在的事件往往造成一种舆论最终变成了审判,这就有点越俎代庖了。天下大共和:曾见过一公司,要求新人女生在年会上跳舞,而且必须穿那种很暴露的衣服跳舞,有些女生不愿意穿,但是为了在公司继续待下去,也很不情愿的穿了。也许她们联合起来向公司提出抗议,就不用穿那种衣服跳舞了。

洋芋:很多互联网巨头公司,存在一些有相当多少儿不宜话题的,类似“破冰之旅”的新人入职活动,或者在年会上有一些显著有性暗示的节目和活动,并鼓动女员工参与。 — 破冰这事真的是,当年刚毕业进去其中一家巨头,你知道我是怎么安全活过来的吗?假装成一个纯情小女生以避免被问尴尬的问题,不然被问了却假假回答担心价值观被打C(可是假装纯情这事儿,是不是也是物化自己的一种表现呢,哎,遇上与自己价值观不同的游戏规则,哪来的两全之计。+:不太同意今天这篇文章的观点。曹老师你又如何知道当事人是无所谓,而不是被迫趋于压力或者重众心理等因素呢,而且为了所谓的那种社交去提高耐受程度,我觉得太过,这种社交值得吗?最后作为南方人我觉得对一名女孩说你性感,也是会被骂流氓的。

Lincoln.坤:对和女性讲黄段子开玩笑这点 之前看科学家种太阳老师文章貌似提供了另一种解决方案 种老师说蛇打七寸 只要抓住中国男的普遍的尺寸小 时间短这个致命弱点 把玩笑加倍开回去 之后领导啥的再也不敢当着面讲了….Sidney:曹大这个时间营销写得好,频遭霸陵和骚扰一部分原因是自己的态度不够坚决,只是一部分原因。前些日子分离将近三十年的小学同学聚会,头聚会之前我就声明我不喝酒,大家随意,有几位死气摆列劝酒的,于是我就表示如果非要劝酒的话我就不去了(我是群管理员和聚会组织者),那几位同学这才罢休,当然聚会如愿进行并且大家很哈皮。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综合整理报道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各大公司年会”style”,尽是BOSS、美女和土豪

➤ 你哪里是表白,你明明是性骚扰:愿世上再没有恶意表白

➤ 李彦宏亮相百度离职员工之家百老汇年会:后盾的力量一直都在

➤ 雷军吴良镛濮存昕王晓东获首都杰出人才奖,小米年会上演维密秀

➤ Summer Party:百度员工在西二旗开了个派对 周冬雨、张靓颖献歌

➤ 网爆民生银行关小虎潜规则女下属王卉遭拒 微信骚扰不算性骚扰么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