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Airbnb资深程序媛朱赟:女工程师到底有没有受到不公平待遇

我写今天这个话题有优势有劣势。优势是我本身是一名女工程师,在这个行业混的有年头了,所以这样看来我是有发言权的。这也正是我的劣势,因为很容易给人一个错觉,觉得我是代表这个群体而发言的,然而我并没有这个权利,也没有这个意向。

我只能尽我所知说说自己的看法。但请仅仅把我的观点当成一个参考。很多女性同行经历过的、见闻过的,我可能并没有了解。所以,如果我有失偏颇,也欢迎大家在评论去留下您的看法。

从一份薪资调查报告说起

10月11号是国际女生日。这一周很多和女性相关的话题又被挑起。知名公众号《阑夕》也发表了一篇来自 100offer 的文章《男女程序员薪资差异报告:女程序员仍处于劣势》。老实说,我不觉得直接比平均工资有太大的意义,总得拿能力相当的男女来比。然而能力是个比较复杂的问题,100offer 的报告能够从职位和工作年限这两个角度来分析,很多问题说的有理有据。因此,今天的副刊附上了他们的报告,有兴趣的可以看一下。

总的来说,报告用数据展示了以下几个现象:

女程序员在人数上的稀少,每五个找工作的程序员中,仅有一名女程序员。这是从大学校园选择专业时就遗留下来的历史问题。

以 Java 和前端为例,同一职位下的男程序员薪资普遍高于女程序员。很多企业在招聘员工时会很自然地认为:女性到了一定年龄要结婚生子、回归家庭,必然会影响她们的工作效率和工作积极性,给公司创造的价值自然也会大打折扣。于是压低她们的薪水,也就成了一件看上去理所当然的事。

工作年限越长,男女程序员的薪资涨幅差异越大。除了2年以内工作经验的女程序员在薪资上比男程序员低1%外,工作两年以上的女程序员的薪资涨幅均超出男程序员。对于有实力的人,不论男女,企业都愿意花高薪争取。

C轮以上企业更愿意给女程序员开高薪。而初创企业技术工作的压力和强度较大,招聘方会担心女程序员不如男程序员能吃苦。

因为这份报告是从国内取样的,所以主要反应的还是国内的趋势。至于美国这边,我不能确认是不是有一样的问题存在,但仅个人所见来看,应该情况是差不多或者好一些的。近几年美国各互联网知名公司都为增加技术领域女性就业,而频繁做出努力。这对互联网女性就业情况又有了很大的改善。

互联网大 V 们怎么看?

除了这份薪资报告,我还收到另一份采访报告。这是 100offer 对几个知名互联网男性做的一些采访问答。很幸运的,我个人和这几位都略有些交道,所以先简单介绍下这几位受访人:

Keso,独立 IT 评论人,1998年开始做中国下载,2001年起在 Donews 上写字,2003年开始写个人博客 “对牛乱弹琴”,目前为一些公司提供咨询顾问服务。微信公众号:Keso 怎么看(ID:kesoview)。

Tiny4voice,本名郝培强。知名程序员,互联网创业家,自媒体作家兼运营者。银杏科高技术咨询共同创始人,银杏泰克搜索共同创始人,盛大创新院高级研究员,上海泰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

Winter,本名程劭非,前端工程师,JavaScript 专家。先后任职于微软、盛大、阿里巴巴。

邱岳,人称二爷。MacTalk 作者池建强笔下最有才华的产品经理之一(或者没有之一)。曾任阿里产品经理、丁香园产品总监。刚刚辞职就被若干家公司觊觎。目测要加入一家刚起步的有情怀的创业公司。

余晟,公众号《余晟以为》的作者。做过多年的软件开发,最近几年都忙于技术管理,现在沪江负责架构和研发管理方面的工作。业余翻译和写作了若干与技术和技术管理有关的书籍。

采访报告洋洋洒洒有四页,同样附全文在今天的副刊中。这里挑一些有意思的观点分享给大家:

关于互联网职场内对女性程序员歧视是否存在,Keso 说:“首先,因为缺乏相关的法律约束,国内公司以性别原因拒绝女性目前是合法的。公司有时候确实需要考虑女性结婚和休产假对公司的影响,这是现实的问题。如果政策方面没有任何法律补偿,只让企业自己去负担风险和后果是不合理的。这不是一家公司的事情,而是全社会应该共同承担的。” “看到差异不等于歧视,给女性提供更多的便利是应该的。” “(互联网)这个行业的从业者本来女性就少,而不是因为歧视才变少。”

而同一个问题,Tiny4voice 给出了一些不同的看法:“(互联网职场内对女性程序员的歧视)当然会有。可能第一点就在入职这个环节。正是因为有歧视的存在才会造成大多数公司比例都很悬殊。” “其实有时候歧视来自女性本身。” 他举了个例子,有些成功的女孩子会在微博上被别的女性评说是 “靠长得好看才混上去的”。也因此指出 “这是更深层次的歧视,被歧视者也歧视自己这个群体里面的人。”

在针对女性的帮助和照顾方面,Winter 以为:“有些女生在心理上和生理上有一些特殊需求,作为同时应该给予考虑和照顾,这和歧视无关。其实每个人都有些个人的习惯需要别人尊重,这是很正常的。” “其实女性学习技术和男性没有区别,主要还是在意识上,大家认为女性不该活不能做工程师,这是一种文化影响。”

二爷邱岳是我最聊得来的人。体贴心细,做事认真靠谱。他认为:“(女工程师)聪明、细腻,因为散发着理性的光辉而显得有特殊魅力。” “人和人性格、体力和擅长都不同,本来就应该分而待之。” “我认为照顾团队中的女性不能算特殊优待。” 他也觉得这种照顾应该以女生能接受和理解为前提。

余晟是个特别踏实的技术人,他说:“女工程师因为有工程的思维,反而有更多机会发现运用技术提高效率解放自己的机会。” “对女程序员的区别对待是客观存在的,比如对于相貌、身材的考量,以及对生育假期与项目工期冲突的担心。前一个问题需要提高素质,后一个问题需要有更好的工程管理。”

资深技术女性怎么说?

前一篇文章提到过,Airbnb 上周举办了一个活动,找了硅谷一些比较 Senior 的技术女性一起做一场分享。请来的人包括 Google 的 VP of Engineering,Linden Lab 的 Director,Rackspace 的 Board Director,Medisas 的 VP of Engineering 等等。我有幸代表 Airbnb 去主持这次分享。

这次分享主要围绕四个话题展开:一是女工程师的成长,在过程中会有哪些阻力和门槛,大家都是怎么面对职业瓶颈期的;二是职场上的选择,比如大小公司的选择,纯技术还是转型产品或管理的选择;三是 Mentorship,也就是对职场新女性应该提供哪些支持和帮助;四是 Impact,也就是怎么建立自己的影响力和主导力,让自己成为领域或岗位上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这场分享对我自己也是受益良多。有机会我再完整地整理出来。这里说两个感触比较深的问题。

当别人说你做的不好,或者有负面反馈的时候,怎么知道是因为他是个混蛋,还是自己真的很差劲呢?这是我们工作生活中常常遇到的问题。不自信,就很容易被有意无意的差评而击溃自己的自信心。盲目自信,完全忽视外界的反馈,又很容易自负而裹足不前。尤其是遇到很没有礼貌的挑衅,到底应该怎么应对呢?一个很重要的点,就是交流和沟通。这包括和挑衅者有理性的交流,当面质问为什么会对自己有差评或偏见。如果没有成效,试着和管理人员沟通,给他们一个机会了解情况并出面协调。如果官方根本没有保持公正的意愿,那么可能这个工作环境从长期来看也不会让你工作的舒心。如果不是自己的问题,不如另谋高就吧。更多程序员解读:www.yangfenzi.com/tag/chengxvyuan

职场女性需要的不是优待和指导,更需要的是信任和支持。个人感觉,其实职场发展很多时候都有一个 Turning Point(转折点)。在这个点之前,很容易怀疑自己的能力。但是某一个阶段,会突然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自信和强大。到了这个阶段,就更能从容应对外界的看法和评价,更能够稳定地成长和展示能力。而这个阶段的过渡,靠的不是特殊对待,靠的是一个职场上信任你支持你的人。大部分时候是老板,也可能是组里其他的资深工程师。而一个公司,有这种文化,你会发现,女性员工更容易变得优秀。而这样的榜样存在,又会吸引更多的女性希望加入这样一个公司或团队。受过帮助和信任的人,更知道如何去帮助别人建立自信心,也因此形成一个极为良性的循环。

一点个人想法

读到这,似乎我并没有直接回答今天的题目所提出来的问题:“女工程师到底有没有受到不公平待遇”。我觉得,公平不公平,待遇还在其次,重要的有两点:

一是女性从自己本身出发,要有自信,要努力提高自身的能力。互联网领域是个平均教育水平远远高于各行业平均水平的领域。如今中国社会女性的魄力和能力也是多次被认可和证明的了。我并不觉得有能力的女性无法被认可。但是如果自己努力不够,还想受到优待,这就和性别无关了。只有女性自身强大起来,公司文化对女性逐渐认可,才能有机会去逐渐改变社会对女性的偏见。

二是女性思维确实在很多时候和男性有差异。偏敏感、脸皮薄、对外界反馈作 “延伸思维” 的情况的确有。你去看行业里的资深女性,无一例外首先必须在这一点上过的了关,克服心理上的脆弱。而这个过程其实恰恰是最需要帮助的。我们需要的往往不是一味的迁就,而是有个公正而健康的交流渠道引导我们跳出原来的思维方式。

当然生理和家庭的因素不可否认。合理的工时、产假等的要求,需要公司、社会、甚至国家制度来提供便利。不过反过来说,互联网行业本就是个压力和工作量很大的领域,男人们都会有力不从心、心力交瘁的时候。如果希望这种便利能够达到让工作完全轻松舒适的程度,那可能真的是入错了行。

不可排除确实有素质低、看不起人的男性存在。但这种人一来其实对男性可能也友善不到哪里去,二来这种人往往并没有什么大的建树。因此,不用太理会。我觉得这个行业不论男女,主体是对女性有着足够尊重的。不能因为少量这样的差劲的人的言行,而否定了大多数人的善意和努力。

希望看到更多优秀的女性程序员,但这需要男性和女性共同的努力,更大程度上,需要的是一颗平常心,和看待自身和他人的公正的态度。

【文/朱赟 嘀嗒嘀嗒(微信号:AngelaTalk)】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 程序员,再不减压你会得精神病! 池建强:历数程序员背过的锅

➤ Caffe 作者贾扬清:我为什么离开 Google,加入 Facebook?

➤ 福利“代码女神”赵洁琼网络爆红 清纯靓丽不逊女星

➤ 这个颜值逆天的清宵姑娘,居然是一枚阿里云程序猿~

➤ 程序员的黄金时代 王欣、赖霖枫、邹胜龙、程浩、冯鑫的那些事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为增加答案的可靠性,先表明下身份及经历吧:

    女,Android 开发从业五年多,两个孩子的母亲,目前自己独立抚养孩子;
    相对于某些学霸,天资平凡,大学也只能考个二本;
    不漂亮,寡言少语,很难跟同事玩在一块,只能在自己擅长的工作领域多点聊天资本;
    同年级毕业的 70 多个女生,从事开发工作的不足 10 人;
    学生时代有份实习,被直接辞退;
    有份工作,被间接的劝退;

    有过直接告知『我们现在的工作强度不适合女生应聘,建议你投下其他公司』的经历。
    说以上事情是想告诉题主:你的困惑,我曾经都有,甚至困惑比你现在的要多得多。
    不过现在的我已豁然开朗。之所以写下此答案,是希望给后来想做女程序员一份鼓励吧。
    (评论区有人说不给女性工作强度高的工作是性别歧视,我当时确实有点气愤。事隔多年,想想这其实对咱们女性是件好事,能间接的剔除了那些工作强度大的公司,多好。不像男性,还得进公司了才明白这份工作强度大,如因太累而辞退公司职务,还得让自己的简历增加不能承受高压力高强度工作的印象。)

    实习和毕业找工作面试技术岗时,也遇到过诸多男性的调侃,心里也有过诸多抱怨。
    甚至一度认为别人不给自己技术工作机会,是因为自己女生身份,或者自己长的太胖太丑。

    唉,只能说当时的自己:
    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

    切入正题吧,很多事情其他答案都说过了,我就不多说了
    但有些观点性的东西我觉得说的太简单了,我补充下其他人没有的观点吧。

    == 观点1:其他女性热不热爱写程序,跟做为女性的你热爱写程序没有任何关系。
    别说女性有不热爱写程序的人,也有很多男性也不热爱写程序好嘛?

    热爱这件事情,跟人的性格、教育、智商、成就感等有诸多关系,岂是一个性别所能决定的?

    == 观点2:工作会不会成为你生活的全部,不是行业所决定,而是自己决定的。
    这个观点,对于有点生活经验的人应该很好明白,就不详细解释了。

    == 观点3:女性要想在男性占主导地位的行业有所建树,必须得付出比男性多的努力。其难易程度取决于行业的男女比例。
    我本科老师曾教导我们一件事情,大意是:
    女性要想在一个男性占据主导地位行业有所建树,改变别人对女性从事该行业的看法,必须得从自身做起:
    首先,需要改变自己的看法,相信自己只要努力就能把事情做好,不要受其他社会刻板印象的干扰;
    其次,认真对待自己的工作,想尽一切办法把工作做好,证明给那些认为你做不好工作的人看,改变他们的印象。
    以上两点,对于前几批进入该行业吃螃蟹的女性肯定是有困难的,但是你不能因为这些困难就自暴自弃,这样的行为不仅害己,更可怕的是,你还加大了后面想进入该行业发展的女性的难度。
    这些话,我当时是没搞懂的。随着后面书籍阅读,再加上某些道理的顿悟增多,这一两年才理解。
    要理解这个,你需要对三个观点有着深刻认知:
    刻板印象主要是指人们对某个事物或物体形成的一种概括固定的看法,并把这种观看法推而广之,认为这个事物或者整体都具有该特征,而忽视个体差异;
    女性在男性占主导地位的行业有所建树的难度,不是性别导致增加的,而是『职业刻板印象』导致增加;
    只有量变,才能引起质变。
    刻板印象是历史印象积累的产物,要想打破刻板印象,必须得有改变的量,只有改变的量累积到某种程度了,才能产生质变,也就是所谓的刻板印象打破,世人不再有以前的认知了。

    简单来说,打破刻板印象需要两个因素:
    印象改变的量;
    需要累积到一定程度。
    女程序员的职业刻板印象改变的量有:
    做好自己的份内工作,让别人对我们女程序员的 code 称赞;
    不要滥用自己性别,降低别人对女性编程实力的认知。
    比如题主说的『靠卖萌和撒娇来和男同事合作』,这就是在滥用性别,是在继续增加以往的『女程序员的职业刻板印象』,对『女程序员的职业刻板印象』的打破是百害而无一利的。

    当这种女程序员刻板印象改变的量累积到一定程度后,以往的刻板印象才会逐渐消失。
    女程序员的刻板印象消失的表现是什么呢?
    简单的说,就是不会再有题主这样的人提出这样的问题了。

    另外,我们老师还讲过一个观点:
    在男性占主导地位的行业,因历史的积累,男性把握着该行业大量的优秀资源,他们决定着该行业的优秀资源分配。
    在人的思维模式里,会习惯性的将手里优秀资源分配给类同自己的人选。
    这也是女性在男性占主导地位行业困难重重的原因之一。
    要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那就是有女性爬上去,能一点点的占据行业优秀资源,具备分配权。
    比如说目前点赞数破 300 的 @陈萌萌 应该占据了 Google 程序员的招聘权,在一个男候选人和一个女候选人之间,有 90% 的可能是会将手里的 Google Offer 资源给女程序员滴。
    ( @陈萌萌 刚更新了下答案,可能我之前说的话有些绕口。我主要想表达的意思是,假如女性具有招聘权,在同等实力的男女候选人之间,会优先将 Offer 发给女候选人,缘于人们对同类群体认同欣赏的思维模式。)

    综上,为了咱们广大女程序员的将来,以及将来女程序员的将来,希望每个女程序员不要做如下事情:
    滥用自己的性别或美貌,找其他男程序员帮忙写代码,或让其他男程序员承担更多的工作;
    工作中犯点错,滥用自己女性眼泪,借机取得领导原谅;
    滥用自己做妈妈的权利,不断要求领导给予更多的时间,更少的工作(这个我犯过,被间接的劝退了)。

    == 观点 4:话语权跟技术强弱不成正比关系。
    在很多答案里面,都说话语权取决于技术能力。
    我认为是不对的。

    话语权的大小需要综合实际情况分析,并不完全取决于技术能力。
    还可取决于职位、影响力、认知度、崇拜感等。

    比如说,不懂技术的 CEO 一般在公司是具备最高的话语权的。那你说这个 CEO 技术好吗?

    大家可阅读这篇文章:程序员的自我营销。
    这篇文章对话语权的阐述,与我的观点契合,就不详细展开描述了。

    另,我给你来个实例直播,证明『女程序员不需要卖萌,便能在男程序员具备一定的话语权』。
    我自己在业余时间组织了 技术学习小组 和 趣编程,里面有很多男程序员。
    我直接呼吁他们来给此答案点赞,根据以往经验,答案点赞数可在三天内超过 50,甚至 100。

    但是我的技术实力并不咋地,中等偏上。
    我不懂 iOS,小组成员里面不乏有 iOS 程序员,他们也能听我的号召直接给答案点赞。

    这是刚刚呼吁的截图:
    呼吁的时间是:2016 年 7 月 3 号凌晨 1 点 11 分呼吁,我们一起看看答案能不能在 7 月 6 号前点赞数破 50 吧。

    感谢各位点赞,2016 年 7 月 3 号 10 点 50 分,点赞数 51,已破 50。
    题主,话语权就是这么来的。
    (评论区有人说公然拉票是违反知乎规则,我只能说声抱歉,我二月份才开始有想法来知乎回答问题的,对知乎规则不太熟悉。但话已说出,基于个人的行事准则,我也不改了。只想解释下此次”拉票点赞“行为仅仅是为了说明下我对话语权的看法,绝无他意,如给各位产生一些不好的影响,在此说声非常抱歉。)

    == 观点 5:职业方向能坚持多久,是由很多因素决定的,而非性别决定。
    我个人认为职业方向坚持时间主要跟三个因素有关:
    个人兴趣浓厚程度;
    职业薪资回报大小;
    职业带给个人的成就感。
    不是一个小小的性别所能决定的。

    == 补充下女性在照顾孩子的情况下兼顾工作的事情
    冒昧的问一下你怎么带孩子呢?特别是他们很小的时候,妈妈|婆婆前来帮忙了吗?如果没有,如何在这段时间兼顾你的工作?
    这个问题是评论区 @喵喵 提出来的。本来是打算评论回复她的,我想了想,感觉这个应该是大部分女性程序员都会面临的问题,就写到答案里给其他女性程序员一份参考吧。

    在生孩子、照顾孩子这些事情上,我的家庭之前一地鸡毛,我处理的非常不好。
    再加上我懒惰,做不好饭、做不好家务,照顾不好孩子,天天都得听老人的抱怨,丈夫的抱怨。生完孩子我受激素影响,还有抑郁,那段时间的生活过的简直了……
    我生完孩子还超级肥胖,夫妻感情每况日下,直至最后崩盘……
    写上这段经历,是想给后来人敲醒警钟,好好处理自己的家庭。

    我是在 2015 年 7 月份(也就是去年)才开始醒悟一些事情。
    开始理清自己身上一件件事情,并一件件的寻找其解决方案。
    下面我就说说我在带孩子上面的解决方案吧~~

    ====== 带孩子的解决方案
    假如你有通情达理的父母或婆家人,可以选择他们带:
    前提,父母或婆家人都不能有喜欢抱怨的行为模式 + 情商不低的丈夫,二者缺一不可;
    主要是原因是生完小孩头一年,自己受激素影响,多多少少会有抑郁。如果碰上抱怨 + 情商不高的丈夫,家里只会一地鸡毛,丈夫只会火上浇油,抑郁情绪愈发严重,小孩能不能带好都是问题,更别说工作了。
    假如你没有这样的父母或婆家人,或者你丈夫是个情商不高的人,一定要自己带:
    如果你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这种一线城市,恭喜你,这些城市是有 0 岁起托的幼儿园的,并且老师都是经过专业的教导培训的,比我们这种半路出家的妈妈强多了。至少比我带孩子要好很多,我是真的不擅长做家务照顾孩子;
    北京市场,托管孩子的价格从 1500 ~ 1 w / 月 不等,我目前选择的托儿所价格是一个孩子 2500 RMB / 月,两孩子有优惠。现在,我两孩子都托管在同一家幼儿园,早上七点半送到幼儿园,晚上六点半接孩子。能帮忙托管 11 个小时,是不是很赞 ~(≧▽≦)/~;
    程序员工作一般都是弹性工作制的,你可以跟你老板商量工作时间段,把时间安排好,11 小时完全够你做好本职工作了,也就是说事业孩子两不误~~
    ====== 家务的解决方案:
    我刚开始是请小时工打扫的,价格是 20~30 / 小时。
    一般会打扫 2 ~ 4 小时,家里能做到非常干净,一周请 2 ~ 3 次,每周花销不会超过 300 RMB。

    目前我跟一个小时工达成长期合作,每天都来帮我打算房间,周六日给我和孩子做饭 + 打扫卫生。每周的开销是 600 RMB。
    这样,我每天就能省下 2 ~ 4 小时时间,足够自己休息 + 干点自己喜欢的事情,是不是很赞 ~(≧▽≦)/~。

    综上,我现在每月在照顾孩子这方面的开销是:2500 + 2500 + 2500 = 7500 RMB。

    一般程序员三年工作经验,薪资都能混到 15k+,多的还能混到 30k+。
    这些薪资足够支付照顾孩子的费用支出,还能让你继续在职场上打拼,更重要的是,不像那些把孩子丢给老人照顾或直接扔到乡下的家庭,孩子不会跟你亲。

    这样照顾出来的孩子,孩子跟妈妈倍亲(づ ̄3 ̄)づ╭❤~!
    每天我接孩子,孩子都欢乐的奔向我的怀抱,喊着妈妈妈妈,整个心都融化了好嘛,一天的疲劳消失殆尽~~~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不管怎样,我都得把孩子带在身边~!

    最后,希望我的这番回答,能帮助咱们这种既想打拼事业又想照顾孩子的妈妈,给你们提供一个照顾孩子的解决思路~~~

  2. 工作四年,刚好和其他女性同事讨论过这个问题(PM,程序员,经理),一点想法:
    我也明显感觉到计算机是一个非常需要专注的职业,一旦赶起项目来,没法睡觉没法吃饭。年轻的时候可以这么拼,可是我毕竟还是想要有正常家庭生活的女生,工作不是我生活的全部,我不知道这种状态可以持续多少年。

    我觉得任何事情想要做好,都需要专注的。而且我觉得如果赶一个项目需要你不吃不喝不睡,要么就是项目进度设置不合理,要么就是你的能力还不足以承担这个项目。

    我也有赶进度赶到上火,一个bug调到半夜,一个问题苦思冥想好几天的时候。但是我并不觉得,换一个行业就不存在这些问题了。(每次想转行时候研究周围职业,发现可以和现在薪水相比的工作也都很辛苦很有挑战性啊- -)

    另一方面,我有感觉到自己作为女生,很难在这个职业上面有所建树。我提出的新想法,很难被男同事、男同学真正接受。大家都会因为你是女生,特别尊重你,但是你始终是队伍里调节气氛的,你的技术再好,也难以有话语权。不可能靠卖萌和撒娇来和男同事合作吧?稍微努力一点又会很容易被当成女汉子。

    如果是这样,可以考虑换组或者跳槽。我觉得真正厉害的人,并不会因为别人的性别,外表,背景等对别人的想法产生偏见,因为他们深知天外有天。如果你工作的地方并不是一个实力说话的地方,而是被偏见左右,还是换一个环境为好。

    另外并不是很理解为什么“稍微努力一点”就会“很容易被当成女汉子”。如果是这样, 就被当成女汉子好了,会少一块肉么=_=

    最后 0_0

    我所接触到学校里的女计算机学生,不是想转交互设计,就是想去做管理、PM。
    交互设计好难啊,要理解用户需求,不停揣摩还要改改改;
    管理好难啊,手下员工没有经验出不了活怎么办,手下员工太有个性不服管教怎么办,手下员工抱团越级打小报告怎么办;

    PM好难啊,其他组不合作怎么办,程序员累成狗也赶不完进度怎么办,设计师和程序员吵起来了怎么办,项目beta试验的数据怎么解读,项目beta试验的结果和预期的完全相反怎么办;
    ……

  3. 你既然强调女程序员,那么女人和男人最大的不同就是在生孩子的这件事情上。
    而且你从事任何职业都有这个问题,就是竞争最不激烈的公务员,女性领导也比男性领导少得多。

    如果你想亲自生亲自喂,每生育一个小孩大概要quit掉一年到两年的时间。
    这段时间不等于完全的离开岗位,然而对于身体的负荷、熬夜带来的智力影响、哺乳对于生活状态的放松要求、出差加班的不适应,会让你的战斗力打折扣。

    你需要认真考虑的就是如何尽可能的降低这段时间对工作的影响。
    方法包括但不限于锻炼身体拼意志、花钱雇保姆月嫂、依靠娘家婆家帮助。
    在职业规划上,要分为生育前、生育期和生育后,生育前职业技能的半衰期最好长一些,生育后不至于被行业所淘汰能够迅速回到轨道上。
    你还要想好事业在你人生中的定位,你愿意付出多少、又愿意牺牲什么。

    男女平等?只要需要生孩子,男女永远不平等。
    比如像男人一样点灯熬夜写代码着急上火赶进度,你的母乳很快就会减少甚至没有了,好死不死的世卫组织还建议你喂到两岁吧么么哒。你当然可以选择不介意,然后赚钱喂奶粉,这些都是你的选择而已。

    关于程序员的工作强度和熬夜,我认为十点还没睡觉就是熬夜,现在程序员行业没有天天四点半下班的吧,来回路上通勤的时间呢?有了小孩你下班回家不想陪TA逗TA玩玩啊?如果外婆或保姆只管照顾白天夜里不还得自己战斗?或者你下班早是想安心看看书提升技术还是搞小孩呢?除非丁克,否则这些琐碎的现实问题迟早要面对的,比起兴趣和技术,这些才是女性最大的职业挑战。

    这是个客观事实,就算你不想到你的老板也会想到,招聘时的性别歧视最根本还是考虑了“这个女人可能会生育小孩”,“生育小孩会造成不可抗拒的客观因素降低女性的战斗力”。

    解决好这个问题,IT界男女发展应该差别不大,以个人兴趣和技术能力为导向呗。
    解决不好,你的职业发展很可能就卡在你的小孩即将出生的时候,无论你是程序员还是其它别的什么职业。

  4. 放下愚蠢的男女平等,面对现实吧:
    1. 作为女媛,你天生拥有男猿的尊重
    2. 技术上的发言权取决于你是不是领导,和男女没关系
    3. 由于和女人争论是愚蠢的,所以你提出意见,一般不会有太激烈的争论
    4. 不要看不起调节气氛的工作,很多时候,一个稍微有点规模的团队,那个调节气氛担当,才是真正的业务骨干。团队难以避免短板,难以避免不和谐,那个善于调整短板位置从而让所有的木板更有效合作的万金油,才是木桶的核心竞争力。看不起调节气氛担当的那些人,你让他们组个team去试试,花一个月争论技术选型都是少的,天天吐槽这个技术有问题,那个技术有漏洞能给你吐上一年都不嫌长,谁都不服谁,吵着吵着打起来也不是没见过。
    5. 胸大也是优势,为什么不能利用起来?不要说起女人发挥女性的优势就是色情,就是下作,女性的优势多了去了,你整天和那些说着男人女人都一样的车轱辘话的人搞一块,然后不去利用自己的长处,偏要和对方的长处拼谁长争口气。不管这口气你争赢了没有,我都会觉得你挺蠢的。
    6. 整天叫着女权主义的不是蠢就是坏,谁信谁倒霉,谁听谁傻逼

  5. 问问自己,你受到过性别歧视吗?

    近日, 一则性骚扰丑闻把 Uber 推上了风口浪尖,科技界本身就存在的性别歧视问题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大西洋月刊》更是把这个题材作为四月刊的封面故事,对多名硅谷科技界女主管进行了专访和调查,揭示“硅谷的女性困境”。

    硅谷的女性怎么了?外媒告诉你答案

    在硅谷科技领域,女性到底受到了哪些性别歧视?又该如何解决呢?36氪汇集了多家外媒的评论与观点,带你一探究竟。

    除了性骚扰,职场存在多种隐性性别歧视现象

    《大西洋月刊》文章中提到了最近一项名为“Elephant in the Valley”的调查,该调查覆盖了事科技行业的二百多位女性高管人员,结果发现几乎所有被调查女性都回应说自己遭遇过性别歧视。

    除了性骚扰之外,科技界职场女性在工作中所遭遇的隐晦的性别偏见形式虽然微妙,但杀伤力巨大。这些行为包括:从事科技行业的女性在会议中被打断的次数远远多于男性;别人会对她们品头论足,而男性往往不会被如此评判;女性从风投者手中获得融资的机会更低;女性的观点或想法很容易被忽视,但是如果同样的想法由男性来传达,收到的关注便完全不同;频繁地被问及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的乏味问题,等等。

    女性不仅在科技行业的从业数量上低于男性,而且她们离开科技行业的比率也高于男性两倍之多。即便是在硅谷,“男性更具备当程序员的天赋,而护士由女性来做更合适”或者是“在计算科学领域,男性比女性更优秀”这样的刻板印象还一直存在。对此,通用汽车的 CEO 兼主席玛丽·巴拉有着自己不同的看法,她认为女性并非是技术行业的“弱者”,只是在成长过程中被太多地“刻板化”。

    有相关调查显示,女性离开科技领域的主要原因在于缺乏被提拔到关键创造性岗位的机会,从而感觉职业发展之路受阻,“玻璃天花板”一词便是对女性职业发展无形壁垒障碍的一个描述。女性被刻板的印象、偏见和工作环境所束缚,感到被边缘化、不受欢迎或甚至遭到威胁。

    “女子不如男”?

    那么在职场工作,尤其是科技领域,是否真的存在“女子不如男”的现象呢?去年,瑞信研究院发表研究报告 CS Gender 3000:The Reward for Change 分析了女性在董事会及高级管理层中发挥的影响力。报告显示,有较多女性担任决策角色的公司获得较高的市场回报及较好的盈利表现。女性在高级管理层的比例越高,股东获得的超额回报就越大,这一结果同样适用于公司的销售额、每股盈利和资产回报率等数值。

    《名利场》杂志对 YouTube CEO Susan Wojcicki 进行了采访,她表示,愈是多元化的企业文化,愈是能带来更丰厚的收益、更多具有创造力的解决之道、更少的群体盲思、更好的股票表现和更高的 GDP 数值。

    不断投入,不断改善

    随着社会的不断进步,无论是女性群体自身,还是公司以及社会大环境,都已经意识到性别歧视问题的严重性。尤其是在过去几年时间里,硅谷的大型初创企业,已经开始着手,斥资亿万美元用于改善女性从业者的工作环境了。

    2014 年,Google 公布了他们雇佣的女性和少数族裔的员工数据信息,其他公司也紧随其后,包括雅虎、Facebook、Twitter、Pinterest、eBay 和苹果等。最初这些数据自然并不乐观,也招致了许多的负面舆论,但是这些公司承诺将耗费数亿资金来改善他们的工作环境和氛围,改变领导层的构成,并对招聘环节进行改变。例如,将反偏见的训练精髓贯彻到招聘和晋升的过程中,在招聘过程中要求招聘人员提前写下一套技能要求,对每个申请者提出同样的问题,然后将答案与量规比较,取代简单的事后个人印象总结“我觉得那个人不错,我挺喜欢”类似的主观评价。

    2016 年,Google 取得了阶段性的进步:员工中女性比例为 31%,比上一年增长了一个百分点。其中技术人员中女性比例为 19%,也增长了一个百分点。Facebook 女性员工比例从 32% 提升到33%,技术人员中女性比例也从 16% 提升到了 17%。对于 Google 和 Facebook 这样的大型企业来说,百分之一的上涨并不是小数目,也显示了这些科技企业想要改变当前女性歧视现象的决心。

    但尽管如此,要彻底消除女性在职场中的不公,前路依旧任重而道远,企业可能也需要采取一些更大胆的手段。

    眼光转回国内,硅谷女性的困境是否也是国内科技行业女性的困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