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李竹:“清华创业圈”是怎样炼成的

近日,李竹分享了清华校友“三创大会”背后的故事,首次从投资人的角度为“清华创业圈”进行了立体画像。

李竹,1989年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目前是水木清华校友基金创始合伙人、英诺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也是清华校友“三创大会”发起人之一。

把“创意”加入创业和创新,是为了鼓励在校学生好的想法

问:会不会有人问,凭什么是李竹来倡议发起这次三创大会?

李竹:我实际上是代表一批参与创新的校友,如清华校友TMT协会、水木清华校友基金等。从个人的角度,比我更有资格来发起清华校友三创(创意创新创业)大会的人太多了。只不过我自己既是连续创业者,也是天使投资人,在创业圈、创投圈都有朋友,而TMT协会也聚集了创业、投资的校友人脉资源,做起这件事就更驾轻就熟,所以我们一批校友和学校一商量,就举起这面旗了。

我们希望搭建的是一个去中心化的、开放的校友连接平台。为正在崛起中的清华系“创业圈”提供一个交流、互动和资源共享的平台。帮助校友提高创业成功率。

其实,在硅谷早有类似的“创业圈”,比如PayPal,斯坦福大学校友等,是硅谷创新创业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自己一直有个梦想,那就是让创业之风吹进清华校园,让创新和创业融入清华人的血液和基因里,成为清华人身上一个不可磨灭的标签。

问:为什么到今年才想到要发起三创大会?

李竹:清华校友总会在前2年举办过校友创业大会,帮助校友中的创业者和投资者搭建桥梁。我们当时参与并投资了两个项目。

受到那次大会的启发,我觉得可以搭建一个更大的平台,让三类校友深度连接。一是创新创业者,二是投资于创新的人,三是愿意参与创新、给创业者提供资源帮助的清华人。

正好这几年我们国家进入了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的时代,清华大学也积极推动,支持创业教育、创业实践基地、校友基金等等,要培养创业风气,让清华人走在创新的前沿。

清华一直有校友帮校友的传统,以后借助每年校庆的三创大会,集结创新者,建立连接的纽带。

问:这次三创大会跟之前清华校友的创业大会有何不同?

李竹:过去都是把各种阶段的项目混在一起推荐给投资人。现在是把项目按照种子、天使和成长期分出层级。

另外,这次大会是全国性跨地域的,我们通过校友会动员了各地的校友参与,进行区域化设置,分成多个赛区,每个赛区有独立的创业项目评审团。清华的毕业生,集中分布在北上广深和硅谷等几大创业高地,按照地域划分,能更广泛地发动校友、更有效地实现清华创业者和投资人的深度匹配。

这次参与的投资机构近百家,也是最多的一次。

三创大会只是每年一个阶段性的成果和总结,更重要的是通过征集项目、对接资源和投资、互相帮助的过程,每月都有各种创新创业活动,形成长效机制和交流平台。

问:今年三创大会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李竹:这是清华创新创业校友的一次峰会,包括校领导和校友交流、主题发言、Panel讨论和几个项目路演。这些项目,包括种子期、天使期、成长期。

这几个路演项目都是我们举办的校友创业大赛北京赛区的复赛项目,五月将参加全国总决赛。明年的三创大会,我们将把创业大赛的总决赛,放到校庆来举办。

我们欢迎更多的清华人报名参赛。也欢迎大家推荐项目,网络上可以直接报名。

我们的水木清华校友基金,在清华大学李兆基大楼里,设立了一个创业教育和辅导中心,清华在校生和附近校友可以去那里报名参赛。

已经毕业了的清华创业者,也可以通过清华在各地的校友会来报名。未来我们也会在互联网上设立一些报名通道。我们甚至在北美也开设赛区。

从5月开始,我们还准备针对清华高年级同学开一个“一起学天使投资”的训练营,每期17个同学,我会和其他校友亲自带他们,就像师傅带徒弟一样。训练营实行内部会有学分、有淘汰。

我们会把参赛项目分成种子组、天使组、成长组进行比赛。其中,每个组的前十名都会得到奖杯和证书。而天使和成长组的前五名会被我们推荐给校友,获得至少200万元的投资。

问:大家常说的是创业和创新,为什么你们加入了“创意”,把双创变成三创?

李竹:因为我们注意到很多学生还没有毕业,或者只是有一个创意或想法。但我们觉得应该鼓励这些创意,并给好的创意以启动创业的种子基金。

我们每个月都会在清华校园做活动,收集好的创意,针对好想法给以资金支持。水木清华校友基金针对年轻校友的创业加速计划,每年举办两期,支持和孵化几十个团队。目前已经扩展到北京的六所高校,几个学校的校友一起开展创业加速孵化工作,包括清华、北大、北航、北邮、北理工和北科大。

问:英诺天使基金跟这次三创大会有什么关系?

李竹:英诺天使的使命,就是连接创新者,发现未来。我们通过天使投资跟创新者建立连接的纽带。英诺天使的创始合伙人,都是清华校友。清华生态圈有很多创新者,通过校友帮校友,就是天然的连接。所以英诺积极参与和支持三创大会。我们出人、出力、出钱,同时积极投资清华校友的创业项目。

我是清华校友互联网和新媒体协会的首任会长和荣誉会长,也是水木清华校友基金的创始合伙人。这两个单位也是这次三创大会的承办方。

我们积极支持清华的创业导引学分课,已经是第三个学期了。我们参与捐助了全球创新学院(GIX)的奖学金。这都是为了建立连接,为创意创新创业打基础。

在清华不是死读书的人,有同学调侃我是“五毒俱全”

问:你在清华读书时有过遗憾吗?

李竹:我在学校不是死读书的人,爱好广泛,喜欢各种玩。我们班的毕业留言册上,有同学调侃我是“五毒俱全”。

进大学时,因为有书画特长,被安排做学生干部,要牺牲大量学习时间。一开始很惶恐,看到大家都在一心学习,自己有点不务正业。但后来发现,参加社团活动对我的能力提升和性格塑造还是很有帮助的。最重要的是与人交流、合作精神和组织能力。

问:让你印象最深的清华老师是谁?

李竹:罗建北老师对我影响和帮助很大,也是我的贵人。罗老师出生在延安,为人正直,帮助过很多清华创业者,但从不计回报。

她主导了清华科技园孵化器的建设,帮助过中文在线、昆仑万维和慧点科技等著名清华系创业公司,在清华创业和创新生态圈里有很高的威望。现在罗老师70多岁了,还在校友的上市公司做独立董事,自己也做天使投资,继续帮助清华校友。

我们毕业的时候,赶上了中国的时代巨变,中关村掀起了一股下海创业大潮。我本来留校工作或者出国留学,但最后也加入了创业大军。当时的想法很简单,要赚钱改变生活,要找到自己的价值。

我们5个校友凑了10万元,在清华园宾馆租了个房间,吃、住、办公都在那,和现在的创业者一样,后来半年就实现了盈利,公司发展得很快。在1996年,罗老师找到我,当时她是清华同方的常务副总裁。在她的邀请和劝说下,我们把公司并入同方,帮助同方开拓了国内IT业务。1997年,同方上市,我们也获得了回报,完成了原始积累。

“清华创业圈”将成为中关村、北京乃至中国的一个重要创新力量

问:听说你个人很喜欢投资清华创业者,比如你很早就投资了美团的王兴?

李竹:王兴当年做饭否的时候,我和两个清华校友(航班管家创始人王江和李黎军)一起投了小天使。后来王兴果断转型,我们也有机会参与了美团。由此建立的校友连接,我们又一起参与了航班管家、E代驾等创业项目。

问:目前英诺的被投项目中,清华创业者占比大吗?

李竹:我们的投资项目中有四分之一是清华校友作为创始人。一开始主要是投资已经工作的年轻校友,后来我们成立了水木清华校友种子基金,也开始一起投资清华在校生。

很多顶级投资机构都喜欢清华创业者,比如红杉资本合伙人沈南鹏就是如此。美团和航班管家等清华系项目,红杉都参与了投资。

我看到过一个数据,硅谷工程师的本科毕业院校,清华排在前五名。有很多清华校友在硅谷从事创新和创业活动。清华企业家协会TEEC(也是这次三创大会的支持单位)已经在硅谷设立了孵化器和天使投资基金。英诺在硅谷的天使基金也在设立中。

问:相比其他顶级学府,清华在三创上的优势是什么?

李竹:当苹果手机问世的时候,移动互联网应用应运而生,美国人惊呼,软件工程师的时代回来了。今天,智能化时代来了,“阿尔法狗”走到了人们面前。中国的技术创新时代来了。这对清华是个巨大的机会。过去的科研院所,很多学术成果都被束之高阁,现在科研创新成果在更多地转化为创业活动。这是大势所趋,清华要敢于在这个时代潮流中当弄潮儿。

清华成为弄潮儿,具备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所谓天时,就是技术创新时代的来临。所谓地利,是清华所处的中关村和五道口,有大量人才、大公司、VC和产业配套。而人和,则是一批成功的清华校友,以及校友帮校友的传统。

可以说,随着技术创新成为时代潮流,一个清华创业圈,一个清华“创业圈”正呼之欲出。这将成为中关村、北京乃至中国的一个重要创新力量。

问:“清华创业圈”里,已经有哪些成员?

李竹:我们认为清华校友中的创业者、投资人都是“清华创业圈”的成员。以百年校庆当年成立的TMT 协会为例,目前已经有三千左右的会员,是清华最活跃的垂直行业协会之一。过去5年时间里,已经出现一批创业路上的佼佼者,比如美团网的王兴、航班管家的王江和李黎军,搜狗的王小川,世纪互联的陈升,聚美优品的戴雨森,昆仑万维的周亚辉,神州泰岳黄松浪,百合网的田范江和慕岩,中青龙图的杨圣辉,网信集团的盛佳,柠檬微趣的齐伟,点点网的许朝军等人。

投资大咖更是数不胜数,杨向阳、林栋梁、宋安澜、杨镭、邓锋、周逵、汪潮涌、倪正东、钱中华、汤和松、李立伟、刘晓松、羊东、盛希泰、杜永波、彭志坚、张震、曹毅、邱浩、黄国强、陆刚……

清华死读书的人越来越少,不再满足于做一个写程序的码农了

问:都说中国的五道口和中关村,跟硅谷有得一拼,但我们为什么至今离硅谷的差距还不小?

李竹:主要有几点。

一是在创新文化上有差距,比如允许和容忍失败的文化。另外,硅谷的移民文化很浓,可以带来碰撞的火花,也带来各地资源。很多硅谷的企业都是全球化企业,他们在产品的海外设计、运营和营销上都有先天优势。

国内资本市场作为创新创业的退出渠道,成熟度也需要完善。早期投资的数量也还不够。这些年,随着中国做天使投资的人越来越多,天秤开始慢慢向创业者倾斜。

我觉得中关村跟硅谷的差距正在缩小,尤其是在移动支付和O2O服务等领域,中国的创新创业已经走到了前面。

问:你看好在校大学生创业甚至是辍学创业吗?

李竹:我建议大家毕业后再创业,除非你在上学时看到了无法错过的大商机。我们参与投资的移动电商“礼物说”,创始人是从广外辍学创业的。但这毕竟是少数。

从投资圈的数据来看,在校生创业的失败率高于有过工作经验的创业者。所以我们在很多高校推出了创业加速计划,帮在校或刚毕业的创业者快速学习,优化商业模式,快速找到创业合伙人,对接行业资源,降低创业失败率。

问:你观察到的中外大学生在创业上的差异是什么?

李竹:最近我看到过一个调查报告,说中国大学生创业的动因,较多的是实现财务自由,但在硅谷则大部分是追求做自己喜欢的事,做改变世界的事。

中国大学生一般都把上市当做创业成功的标志。但美国大学生认为,除了上市外,把公司成功卖掉也很好。而且,他们认为,就算创业失败了,如果得到了认知和教训,也是宝贵的人生经验。

问:你如何评价政府的双创政策?你的建议是什么?

李竹:政府推动双创是很好的事。这次的创业创新大潮,是4年前开始的,政府看到了这一趋势,因势利导给以支持。但我觉得政府可以通过更市场化的手段来支持双创。比如,政府可以成立早期投资的引导基金,降低天使投资基金的税负。再比如,鼓励以投资为导向的创新空间,而不是撒胡椒面一样对创新空间进行补贴。

问:中国的高校要提升学生的三创能力,需要在哪些方面使劲?

李竹:一是要对科研成果持有者给以更多宽容。硅谷很多高校都出钱出资源支持毕业生、教授创业,但只占几个点的股份。而中国很多高校支持学生创业时,往往占20%-30%的股份。其实没必要。如果学生的项目失败了,学校占再多股份都没有意义。你要的少,反而得到的可能越多。比如,美国很多毕业生都是在创业成功后,对母校进行大额捐赠。

二是要加大创业教育,让他们学会如何利用资本,培养学生的企业家精神。这些精神包括契约精神、分享精神和团队精神。就算这些学生毕业后不创业,这些精神也是一生受用的。

三是要帮学生对接社会资源,给他们提供启动资金,比如成立校友种子基金。

问:你如何评价中国二三线大学甚至是技工学校学生的三创能力?为什么很多创业者不是来自清华这些顶级学府,而是毕业自普通高校,甚至有些没有念过大学?

李竹:我觉得中国经济的发展,过去很大程度上要感谢很多技校和中专,他们培养了很多蓝领工人和工程师,对中国制造有大功劳。在一些模式创新领域,草根有机会。但在中国创造时代,我觉得技术创新的能力和积累很重要,还有创始人对技术创新的专业及热爱程度。这些清华有优势。

问:有一种观点认为,清华人不适合创业,适合当职业经理人。他们的理由是,清华很少出CEO,但出了很多CTO。你认同这个观点吗?

李竹:清华死读书的人越来越少,很多清华人不再满足于做一个写程序的码农了。很多毕业生都有多学位的知识积累和跨界行动能力。清华人的学习能力和领导能力越来越强。很多清华毕业生都已具备一个合格创始人的基本素质。今天的年轻人,比过去更加成熟了。

在智能化和技术创新的时代,“ 清华创业圈 ” 将创造更多的奇迹。

【来源:自媒社(微信号:zimeishe)】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