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工场陈悦天:二次元的造梦者

陈悦天,创新工场投资人。

投资案例:SNH48、橙光66RPG、半次元、翻翻动漫

投资阶段:天使轮、Pre A、A轮、B轮

投资领域:文化、娱乐、传媒。

他想做的,是用资本和技术的力量,来推动社会的进步,让一代代有才华的年轻人,能够在为社会创造价值的同时,真真正正地实现自我价值。

而风险投资,大概是一个正确的出路。

文/王雪 (局ju 微信号:jointheju)

尽管常驻北京,陈悦天用的,却还是上海号码。

这是个典型的宅男,受母亲旅居日本多年的影响,他深受宅文化滋养,也感受着它微妙的地位转变:从不被接受的亚文化,逐步成长为日本的主流文化,陈悦天是它忠实的见证者。

但同时,作为一个外来者,陈悦天会不断比较中日之间的宅文化差异,在日本,他是纯粹的消费者,在中国,他却是二次元的造梦者。

「 用资本推动世界 」

在VC这个领域,陈悦天做过两家机构。

本科专业是计算机软件工程的陈悦天,在进入金融行业时,遇到过不少阻力。一开始,他迷恋过投资银行,在摩根斯坦利做了三年,却发现也就那么回事。在他踟蹰不前时,赶上了2010年的投资风潮。

2010,天使投资成了一个热词,国内开始传说徐小平和蔡文胜的故事,而移动互联网也刚刚开始兴起。一批大的投资机构在寻找产品经理,陈悦天很欣喜地听说,有VC机构不要求一定要有金融背景,有技术或者产品、运营背景的人也都可以加入。

尝试的过程自然是艰难的,但牢牢托住他的,不仅是热血,还有两件触动他的小事。

一次他跟某985高校的博士交流,这名博士所在的实验室,拿了好几个大项目,批下来的预算数额也挺大。但问起他每个月拿多少钱时,博士生有些羞赧地讲,是2000。面对陈悦天的不解,他解释说:这个东西是个机制,别只盯着上面批下来多少钱,你要想想中间有多少人。报销的项目像评选委员会,中间有许多层级,是一个完整的体制,普遍发生在中国社会的各个地方。一旦审批发生,就成了个利益共同体,批选的过程中,一部分款项就被拿掉了,然后上面的人拿到项目,再拿掉一部分,教授挂靠在学校里,上面批下来,学校也要拿掉一部分,给学校实验机构,然后底下分到实验室,实验室也要拿掉一部分,之后再到教授,教授拿掉一部分,最后才轮到在一线干活的学生们。

陈悦天被他所叙述的事实震惊了,他以往所熟悉的,是硅谷的创新机制,比如谁干活多谁就拿得多,这个看起来天经地义的分配方式,在中国却被全然颠覆。那一瞬间,陈悦天明白了为什么中国的创造力始终被裹了小脚——因为遍地都是这样的体系,且不可撼动。

另一个让他感慨的事例,是他优秀的同学们,都纷纷进入体制内,当起了公务员,明明有创造力力改变世界,却心甘情愿成为庞大体制的一员,陈悦天很不解。

或许有人觉得这些清闲或有保障的人生,未必不幸福,那也是某些人的某种好人生。但是陈悦天害怕久而久之,耳濡目染,这些备受推崇的别人的“好人生”,会成为他潜意识的范本。

他想做的,是用资本和技术的力量,来推动社会的进步,让一代代有才华的年轻人,能够在为社会创造价值的同时,真真正正地实现自我价值。

而风险投资,大概是一个正确的出路。

近年来,不断冒出头的O2O公司极大地丰富和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倘若我们倒回五年前看,会发现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出现,生活质量提升了很多。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创新,已经超越了美国,这是整个社会的胜利,也是对陈悦天的强大激励。

「轰炸出来的明路」

和程序员坐禅般的状态不同,VC职责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跟人打交道。刚进CA创投时,老板给陈悦天定任务,说第一个月要约到20家公司,每个至少要花一小时细聊,一晃一周就过去了,他没完成计划的量。老板告诉他,一个月工作日就20天,最起码一天就该产出1家公司,你这个礼拜没约,那下周就多做25%。况且,一般来说跟人家排会,总归要提前两三天才算礼貌和周全。

最后,老板补了一句:”Vincent你是复旦大学毕业,摩根斯坦利出身哦”然后就没有再说下去。陈悦天懂他没说出口的意思,指他的履历跟当下状态不匹配。挫败感淹没了刚转行的陈悦天,他有太多的茫然感和彷徨感,做商务的人,需要随时随地打电话,他没办法从一个工程师迅速切换到投资经理的身份,对产品状况、市场情况、公司运营也一无所知,只能基于以前的积累,左拉右扯。陈悦天苦笑了下,说:聊天的时候,你得保持一个持续发问的状态,要提好多问题,不断接收新信息,不断提问,思维切换速度超快,这个短期内学不会。

学不会的陈悦天,也曾经崩溃过。

因为所在的机构是日资企业,欢迎新员工时,会组织大家一起喝酒。陈悦天酒精过敏,但没办法,日企有个习惯就是后辈要和前辈喝酒,他只能逼着自己做。酒过三巡,越喝越忧愁,把约不到案子的焦虑,对前程的担忧,对自我的失望,都变成了嚎啕。上司问他:“Vincent,你有什么人生目标和理想吗?”陈悦天讲,我做VC就是希望,能够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世界。

上司抿了一口酒,呵呵一笑:“要改变世界是吧,先改变你自己。”

怀揣着热血,陈悦天开始改变自己。第一个月,他就跟Tap4Fun的杨详吉聊过,杨详吉之前做过一个叫mobile rss的工具类软件,虽然下载量很高,但公司没有营收,后来转型做了海岛战争,一下子就作为中国第一批移动游戏公司起来了。

因为赶上了方兴未艾的好时机,陈悦天时常能碰上这样有想法又有执行力的创业者。

进公司半年后,不管是哪个公司在哪个行业,陈悦天都能约能聊了。比如哔哩哔哩,当时徐逸不肯见任何人,陈悦天就直接混B站的QQ群,找Q群的负责人,让他找他的老板,然后徐逸电话就过来了。他总结出的规律是,一定要出现在其他VC不可能出现的场合,然后用他们不可能用到的方法。陈悦天和同事一道去任何一个创业公司拜访时,先会看看办公楼下的牌号,拜访完那家公司之后,他们会从顶上开始走,一直走到最下面,顺道感觉不错又可以进去的公司就留名片,不能进去就把那个公司名字记下来,然后回来查。如果发现有潜力,下次就上去递名片陌拜。

陈悦天回忆说,最疯狂的时候,他在杭州文二路用了一个上午扫了七幢楼。陈悦天说,17startub、36氪,很多推荐的项目库,是每个VC都会看的,你不可能找到人家找不到的东西,非常的公司只能用非常的手段去找。如今你觉得VC去扫楼是很荒谬的事情,但我们当时就发现这个特别有效,当时中国的创业环境,好公司还没那么多,都是扎堆在一个园区里,你发现一个公司不错,那很有可能,园区内八成的公司都值得聊聊。

陈悦天惯常用的,是地毯式搜索,当他发现某个领域势头强盛,就会立刻扫完中国其它相似业务的公司。他解释说,此前主投的方向里的移动游戏,就是跑会跑出来的,他当时频繁参加各种投资人聚会、论坛,还有游戏交易会,每一个会都带回三五十个BP,再从中筛选。早期先要破量,把量破起来之后,只要眼光不太差,八成还是能够找到好案子的,但如果是中晚期,就要考量这个行业里,还有没有新玩家崛起的机会了。陈悦天比较过CA和创新工场选项目的不同思路,在CA,一旦摸熟了产业链初步状况后,就会开始同时对每个环节都进行地毯式搜索。但创新工场的方法论,是按照产业链的环节来进行比较深入的研究,然后分析出这个产业链当中有哪几个环节,先判断核心环节是哪一个,判断完了之后,优先谈处于核心环节的公司,再去上下游看。这两种方法论,显然都浸淫过陈悦天,也启发过他。

「让爱好主导思维」

作为一个资深御宅,陈悦天算是把自己的梦想,照进了无数人的现实。

他现在主投的SNH48,是AKB48的中国姐妹团,乍看是个女子偶像组合,实际上,在二次元经济领域有着显著差异化的经营手法,线上线下,会同步推广娱乐内容产品。起先,陈悦天觉得这家公司偏成熟,不符合创新工场做早期投资的思路,更何况,之前都是投互联网产品的,关于内容的打造,还很少涉及。

但机缘巧合,创新工场还是发现了投资机会,也提供了团队运作的新思路。

之前SNH在中国运营的两年,因为对运营手法和模式的理解不到位,遭遇过不少坎坷,二次元爱好者陈悦天在投资的同时,也及时地把自己的想法反馈给团队。他做了不少实事,他对内容调性、公演体系、MV、节目、剧集都有深刻理解,熟悉每一条内容线,提了不少积极的建议,积极地帮助公司拓展各种可能的商务关系和代言机会。

2014年中旬,创新工场成功地投资SNH48。在2014年的开办的总选举,第一届就收获了15万票,这个模式有些像超女,但超女是发短信一块钱一票,而这个选举,是每张票都是真金白银的人民币40元。陈悦天解释说:公司作为一家经纪公司,运营资源、精力有限,肯定是愿意把最好的资源给人气最高的成员,如果在内部只按照某种暗箱机制做分配,成员和粉丝都会有意见:“大家都是一样在这个团里面为什么这个电视剧女主角给她不给我呢”这个肯定会有问题,所以日本AKB48模式最创新的一个点就是一年一度的总选举,让粉丝们投票决定成员的人气,人气最旺的成员拿到最好的运营资源。中国引进了这个模式,40人民币一张票,第一届总选举投了15万票,相当于光投票收入就有600多万。今年第二届总选举出乎意料地翻了5倍,投了75万票,创收3000万,可见它的营收,是几倍几倍地上涨。

陈悦天对这个团体寄予了厚望。工场体系也提供了许多资源:不光是线上渠道,还有亚文化的传播(包括暴走漫画和有妖气同SNH的合作)。未来,SNH还会借助电视台很多综艺节目的热播,最近人气最高的3个成员还参加了湖南卫视一个叫“全员加速中”的综艺节目,这是日本“成员逃走中”的中国版,相信在湖南卫视的平台,成员的人气也会大涨。

陈悦天并不是“放养型”的投资人,他会花大力气来纠正方向、落实关键,这是他的投资习惯使然,也是热爱,在不断地驱使。在他的知乎专栏里写到:“中国的很多投资机会,先要解决有没有的问题,然后再考虑好不好的问题。内容领域同理,很多机会,是中国根本没有,而不是不好。中国没有很好的演艺经纪公司(CAA),中国没有大型媒体集团(如NewsGroup和Disney),中国没有优秀的漫画公司(Marvel和集英社),中国没有优秀的动画公司(如GAINAX和SUNRISE),中国没有好的偶像团体(如AKB和J家以及SM旗下的一系列偶像)。投资文化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因为在塑造下一代中国人。”也许,最后一句话,就是他出发的初心吧!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授权并注明出处。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海派投资⼈吴⽂蔚:人要学着给自己打折

创业维艰:为啥大多数创业者都不开心?

天使投资人蔡文胜:如何用一个小时征服投资者

郑刚:一个投资了陌陌和锤子手机的“奇葩”

吴晓波:我为什么要投资豚鼠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