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化的未来商业:从控制经济到协商经济

比互联网产品经理、华尔街分析师和创业公司CXO更酷的工作已经出现了,这就是当Uber司机。

文/仇勇

这可不是一个时髦的兼职工作那么简单,虽然如陌陌创始人唐岩都充当Uber司机了。它可能能够解决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Peter F.Drucker)在晚年时致力探究的一个问题:如何管理知识工作者,或者说知识工作者如何实现自我管理?

《纽约时报》说,未来我们很可能会像Uber司机一样接单工作。这不是只关乎出租车司机这一份工作,而是——“就像Uber对出租车行业的影响一样,新兴科技拥有这样一个潜能——它可以把大量的传统工作分割成互相独立的任务,并在需要时将之分配出去。相应的报酬将由供需关系动态决定,而且每一位工作者的表现将被不断地追踪、评估并时不时受到严厉的顾客满意度监督。”

  Uber化最大的好处是,技术会让我们的工作生活更有弹性,让我们根据自己的时间来安排一个或多个工作,而不是根据工作来安排自己的时间。

想想看,其实许多行业都可以Uber化,比如快递业、法律服务业、咨询业等。咨询顾问的绩效考评可以更直接地与所服务的客户评价挂钩,而且更能依据客户的需求安排自己的工作时间,提高响应速度。同时,每个个体都可以即时算出每一单自己可以获取的薪酬回报。

它特别适合这个需要协作、共享、自由联合的知识经济时代。从蒸汽机到电力,一次次工业经济革命是把工作从有限的人力中解放出来,从而提高生产效率;Uber化,则是要把人从工作中解放出来,让人享有更多创造、思考和享受生活的权利。

制造效率的提升,可以通过机器的进化实现;但分配协作效率的提升,则需要系统组织机制、信息流动方式的革命。Uber化,将是管理进化的一种,是互联网时代的管理。

它体现了我所认为的互联网时代管理的精彩之处。不再是命令与控制,而是协商与共享;它不是由组织中的最高领袖来决定大家的行动方向和奖惩得失,它没有了上帝,你得到的评价直接来自你服务的用户。它是彻底的管理扁平化:所有人都拥有机会的平等——借用美剧《冰与火之歌:权力的游戏》中一句经典台词:凡人皆需侍奉。

它和1990年代以来兴起的众包风潮有所不同。众包仍存着一个游戏规则的设计者,它规定了工作目标、设置了事后奖励,还充当考评员,总之,上帝存在。它更像是一个抢座游戏,优胜者是少数。Uber化,它创造的游戏规则更像是TCP/IP那样的接口协议,在这个系统中,工作的目标是动态出现、一闪即逝,并且是高频次的交易,所有人都能够平等地参与游戏,优胜者是所有人。

Uber化的商业,可能会连带改变我们很多人生观念,比如它让你的收入更不可预测,也可能会让长期雇用更没有保障,而且它也许让人们忘记建立一个毕生的事业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但它创造的成果更大:它将创造自由人的自由联合。

这是真正的互联网化。而不仅是互联网+。

(作者为资深媒体人和商业观察者,历任《环球企业家》杂志执行副主编、中信出版集团新媒体总执行人。新书《新媒体革命——在线时代的媒体、公关与传播》正在众筹出版中,微信公众号:仇勇 | qiuyong201503)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聂帅:Uber的运营策略到底牛逼在哪?

这八大风险可能让Uber关门大吉

龚焱:Uber真的该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吗?

连清川:Uber、淘宝和自媒体,自由职业者的崛起

聂帅:雷军和UBER之间的话题营销水平,差了99个杜蕾斯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