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大焕:为什么你在股市里赚不到钱

作为一个理性的投资者和城市化与房地产研究者,我最最讨厌的情景是遇到有人说我“屁股决定脑袋”——因为你有房子,所以你唱多楼市;因为你的房子在城里,所以你看空郊区特别是远郊区。诸如此类。

这种说法非常能唬住不明真相又不假思索的人民群众。是啊你看,他就是有房子而且在城里有房子嘛!这种极端幼稚的思维里往往又透着极端的自负,你以为你唱多就能多,唱空就能空啊?你以为你是谁?

在历史的潮流面前,每个人都不过是一粒灰尘,微不足道。唯一有所区别的是,有的人是会思想的灰尘,有的人不是。会思想的灰尘绝对不会以一己之渺小,与伟大的潮流相对抗。他所能做的,是洞察潮流,并且顺应潮流。

一个聪明理性的投资者、一个诚实冷静的研究者,正确的做法是这样的:他的理性告诉他哪个投资品种收益大,他就会去努力学习哪个投资品种,并且逐渐将主要资产转入其中进行投资。假如他看好郊区房地产,认为郊区升值更快,他会把自己城市中心的房产,除了自住需求之外的都逐渐卖掉,置换成郊区房产。甚至把自住的也都卖光,全部置换成郊区房产。同时唱多郊城唱空城市中心。反之亦然。

这个过程,是“脑袋决定选择”、“脑袋决定屁股”的过程。他绝对不会变态到明明知道郊区升值快、但因为自己的房子在城里,就歇斯底里地违心说城里好,城里升值快!那样一种“屁股决定脑袋”的过程,既严重败坏自己的学术声誉(显示自己因无知而判断屡屡失误),也严重减损自己的现实资产(涨跌并不由你说了算)。

在理性的聪明人那里,世界大得很,弱水三千我取一瓢饮就足够一辈子吃不完喝不完用不完,根本不必要死守自己或者自己臆想中的那一亩三分地。以变应变,顺势而为才是真正的客观理性行为,在进行思考和选择的时候,他会想方设法排除一切个人主观愿望的东西,免得它们干扰了自己的客观判断。

假如有一个人问你:投资曹妃甸你怎么看?对于这个曾经十年耗资3千亿元以上的“国家经济增长第三极”、如今的鬼城,我的回答会是这样的:国家投资3千亿它都要成为鬼城,你打算投资多少来救它?对方可能不死心,再问:那边在建大学城,已经开始招生,大学周边一些店铺不贵,是否可以投资?

这个时候你怎么回答?我的办法是不回答。因为问问题的人已经中了自己的心魔了。中了心魔的人,你怎么回答也是没用的,只有他自己撞了南墙才回头。甚至撞了南墙也只怪自己运气不好,不懂得去反思自己的理性不够。

什么叫做中了心魔呢?就是试图用心中的愿望代替客观事实。为了这个心中的愿望,寻找一切“证据”来论证这个愿望最终一定能实现。也就是先有论点后有论据。而这种思考问题的方式方法,违背了理性、客观的原则。它的出发点,就是贪婪,心中只有一个念想:那地方还很便宜,其他地方都已经那么贵了。所以那个便宜地方赶上来,自己就能大赚一笔。这是对于楼市。对于股市呢,心魔的逻辑是这样:别人都两个月涨2倍了,我也一定能,何况这是“国家牛市”、“改革牛市”;或者,都已经跌到这样了,比最高价时已经跌去一半了,肯定已经是底了。总之,一切臆想中的“利好”都会从四面八方向自己奔来,九头牛都拉不住他心中的狂想。

在楼市和股市,中了心魔的大有人在。这种心魔,最后导致的就是集体非理性。在股市浸淫三十多年,对财产、投机、人性洞若观火的香港股神曹仁超,在2008年那场股灾中劝告大家的就是要把愿望从分析中拿走。“做投资分析一定不能加进一厢情愿的想法。反弹只是你的希望,你将你的愿望加进了你的分析中了。你初一、十五去拜神,说神阿神,今年(股市)好,今年(股市)好,会反弹的。然后将这种愿望加进分析中(假定会反弹),这样的思考方法非常有问题。你Wish a wide horse to ride(希望能骑上一匹野马),但它是野马,你怎么能够控制它呢?会跌倒的嘛。”(《曹仁超:未来6个月A股必须完成成年人的割礼》,2008-06-20《21世纪经济报道》)

过于贪婪的时候人多半会丧失理智。什么时候是过于贪婪的时候呢?就是以为自己捡了个大便宜的时候,以为可以抄底的时候,看见别人短时间内赚了几倍的钱以为自己冲进去也可以的时候。等等。诸如此类。

怎么样防止人变得过度贪婪?唯一的办法还是理性。

保持理性有两种办法,一是在入场前,在理性思考下定下严格的纪律,并且在执行过程中不偏不倚严格遵守。雷打不动。比如楼市投资中始终可控的月供能力。股市操作中则如曹仁超所言:“在股票市场中严守一些固有的策略或者说纪律是很重要的,比如止损(Cut Loss),当所持股票价格下降15%-20%之时,就应该止损。不止损,只能证明你是一个不守纪律的投资者。现在如果去猜测股票市场的底部,一样是一个不守纪律的投资者。事实上,股票市场大部分成功投资者都是靠守纪律,而不是靠所谓眼光。对于在A股这次调整(2008年——作者注)中已经被套牢投资者,现在的问题是不要再把Good Money(好钱)变成Bad Money(坏钱),不要让已经被套牢这件事情影响你遵守纪律。套牢的钱已经是坏的了,但手中的现金还是好的,不可再凭底部猜想,凭眼光随便冲进场去,一定要在市场回升10%-15%之后再进去。如果不守纪律,再把好钱转为坏钱,结果便是All Bad(全部一团糟),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保持理性的第二种办法是知足。你不知足,就一定会被知足的人抛在身后!一切正如曹仁超所言:“市场由看好、看得太好、看得你不可以理解的好,这个时候理性的投资者(sophisticated investors)开始离开,市场就由云层之上跌到地下!这时一定有overreact(过度反应),即下跌并不会止于合理水平,而是会跌到偏低的水平。”“这不是由内地的经济情况和政策决定,而纯粹是投资者的sentiment(情绪)改变决定的。”

有位朋友,说在本次股市中赚了几百万,打算再赚几百万就金盆洗手。我们说:“算了吧!第一,能不能再赚几百万,不是你我说了算;第二,即使再赚了几百万,八成不会金盆洗手。这是由人性决定的。”果然,下一个周一开始,股市暴跌。两周暴跌一千点,从5178跌到4139,惨烈程度,前所未见。凤凰股票君做的调查显示,高达51%的股民表示牛市已经结束,仅36%的股民还坚信牛市仍在,13%的股民对此状况感到迷茫。然而,尽管逾半数股民认为牛市已结束,却依然有近4成的股民满仓,空仓的股民仅20%。而这一轮暴跌之后,73%的股民表示自己已经赔钱了,此前上涨中的利润已经转化为亏损。

即使有央行史无前例地同时进行降准降息双响炮救市,我估计本次牛市,总体跌宕中下行趋势已经难以改变。因为,理性投资者甚至包括上市公司股东已经纷纷抽血出逃。

从2014年12月6、7日广州、深圳讲座开始(那时股市已经开始很火爆),我都自始至终不赞成散户进入股市。在股市赚钱效应最火的时候,有微博网友问我动不动心,我说真心没有动心过。因为我的大判断告诉我,A股就是个做千的赌场,我掌控不了它,因此短期赚再多也不属于我,也诱惑不了我。而我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在楼市赚很稳定的钱,很知足。

楼市投资,只要买对地方,保守估计年均15%上涨率(追赶M2增量),加上2倍银行杠杆(3成首付,租金基本抵月供),就是年均45%收益率。已经很高了。就是大城市不限购的公寓写字楼项目,5成首付,也有30%左右的收益率,而且是日积月累自动复利。而过去十多年平均下来远远高于此数,年均收益率到100%、200%的稀松平常。未来随着人口越来越向中心城市和城市中心集中,这种收益趋势并不衰退。还不知足吗?要知道,股神巴菲特的股票平均每年增值是21.1%,同期标普500每年10.3%。而巴菲特之所以比你我更富有,是因为规模效应,他掌管、打理的资本比你我多了不知多少个数量级!

2015年6月28日媒体报道,审计署报告称,一些违法案件以“软权力”牟利,通过掌控国有资源储量、建设发展规划、证券市场交易等未披露信息,及设定相关交易准入标准等不当获利。南方电网原副总经理肖鹏的亲属涉嫌用内幕信息炒股,连续8年无一亏损、年均收益率近50%。你看,违法交易也不过50%收益率,还面临着被连本带利清算的风险!而在深刻洞悉城市化规律的背景下,用心投资楼市,收益比这还高,风险几乎没有。我还有什么不知足?

天上不会掉陷饼。投资也是一门专业,而且是门道极深的专业。不专业,任何人都是赚不到钱的。否则,人人都是亿万富翁,人人都该是巴菲特了。

(本文原标题《理性投资要排除一切个人主观愿望》)

文/童大焕 (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大焕城市化战略研究院院长)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艾经纬:揭秘20年中国股市主力变迁史

易宪容:中国股市投资机会真的来了吗?

易宪容:权力寻租是当前股市乱象的根源

陈恩挚:楼市的钱会流向股市吗?

童大焕:是时候远离股市了

利魔方发布会:专家详解震荡股市下如何投资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