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大焕:为什么你在股市里赚不到钱

作为一个理性的投资者和城市化与房地产研究者,我最最讨厌的情景是遇到有人说我“屁股决定脑袋”——因为你有房子,所以你唱多楼市;因为你的房子在城里,所以你看空郊区特别是远郊区。诸如此类。

这种说法非常能唬住不明真相又不假思索的人民群众。是啊你看,他就是有房子而且在城里有房子嘛!这种极端幼稚的思维里往往又透着极端的自负,你以为你唱多就能多,唱空就能空啊?你以为你是谁?

在历史的潮流面前,每个人都不过是一粒灰尘,微不足道。唯一有所区别的是,有的人是会思想的灰尘,有的人不是。会思想的灰尘绝对不会以一己之渺小,与伟大的潮流相对抗。他所能做的,是洞察潮流,并且顺应潮流。

一个聪明理性的投资者、一个诚实冷静的研究者,正确的做法是这样的:他的理性告诉他哪个投资品种收益大,他就会去努力学习哪个投资品种,并且逐渐将主要资产转入其中进行投资。假如他看好郊区房地产,认为郊区升值更快,他会把自己城市中心的房产,除了自住需求之外的都逐渐卖掉,置换成郊区房产。甚至把自住的也都卖光,全部置换成郊区房产。同时唱多郊城唱空城市中心。反之亦然。

这个过程,是“脑袋决定选择”、“脑袋决定屁股”的过程。他绝对不会变态到明明知道郊区升值快、但因为自己的房子在城里,就歇斯底里地违心说城里好,城里升值快!那样一种“屁股决定脑袋”的过程,既严重败坏自己的学术声誉(显示自己因无知而判断屡屡失误),也严重减损自己的现实资产(涨跌并不由你说了算)。

在理性的聪明人那里,世界大得很,弱水三千我取一瓢饮就足够一辈子吃不完喝不完用不完,根本不必要死守自己或者自己臆想中的那一亩三分地。以变应变,顺势而为才是真正的客观理性行为,在进行思考和选择的时候,他会想方设法排除一切个人主观愿望的东西,免得它们干扰了自己的客观判断。

假如有一个人问你:投资曹妃甸你怎么看?对于这个曾经十年耗资3千亿元以上的“国家经济增长第三极”、如今的鬼城,我的回答会是这样的:国家投资3千亿它都要成为鬼城,你打算投资多少来救它?对方可能不死心,再问:那边在建大学城,已经开始招生,大学周边一些店铺不贵,是否可以投资?

这个时候你怎么回答?我的办法是不回答。因为问问题的人已经中了自己的心魔了。中了心魔的人,你怎么回答也是没用的,只有他自己撞了南墙才回头。甚至撞了南墙也只怪自己运气不好,不懂得去反思自己的理性不够。

什么叫做中了心魔呢?就是试图用心中的愿望代替客观事实。为了这个心中的愿望,寻找一切“证据”来论证这个愿望最终一定能实现。也就是先有论点后有论据。而这种思考问题的方式方法,违背了理性、客观的原则。它的出发点,就是贪婪,心中只有一个念想:那地方还很便宜,其他地方都已经那么贵了。所以那个便宜地方赶上来,自己就能大赚一笔。这是对于楼市。对于股市呢,心魔的逻辑是这样:别人都两个月涨2倍了,我也一定能,何况这是“国家牛市”、“改革牛市”;或者,都已经跌到这样了,比最高价时已经跌去一半了,肯定已经是底了。总之,一切臆想中的“利好”都会从四面八方向自己奔来,九头牛都拉不住他心中的狂想。

在楼市和股市,中了心魔的大有人在。这种心魔,最后导致的就是集体非理性。在股市浸淫三十多年,对财产、投机、人性洞若观火的香港股神曹仁超,在2008年那场股灾中劝告大家的就是要把愿望从分析中拿走。“做投资分析一定不能加进一厢情愿的想法。反弹只是你的希望,你将你的愿望加进了你的分析中了。你初一、十五去拜神,说神阿神,今年(股市)好,今年(股市)好,会反弹的。然后将这种愿望加进分析中(假定会反弹),这样的思考方法非常有问题。你Wish a wide horse to ride(希望能骑上一匹野马),但它是野马,你怎么能够控制它呢?会跌倒的嘛。”(《曹仁超:未来6个月A股必须完成成年人的割礼》,2008-06-20《21世纪经济报道》)

过于贪婪的时候人多半会丧失理智。什么时候是过于贪婪的时候呢?就是以为自己捡了个大便宜的时候,以为可以抄底的时候,看见别人短时间内赚了几倍的钱以为自己冲进去也可以的时候。等等。诸如此类。

怎么样防止人变得过度贪婪?唯一的办法还是理性。

保持理性有两种办法,一是在入场前,在理性思考下定下严格的纪律,并且在执行过程中不偏不倚严格遵守。雷打不动。比如楼市投资中始终可控的月供能力。股市操作中则如曹仁超所言:“在股票市场中严守一些固有的策略或者说纪律是很重要的,比如止损(Cut Loss),当所持股票价格下降15%-20%之时,就应该止损。不止损,只能证明你是一个不守纪律的投资者。现在如果去猜测股票市场的底部,一样是一个不守纪律的投资者。事实上,股票市场大部分成功投资者都是靠守纪律,而不是靠所谓眼光。对于在A股这次调整(2008年——作者注)中已经被套牢投资者,现在的问题是不要再把Good Money(好钱)变成Bad Money(坏钱),不要让已经被套牢这件事情影响你遵守纪律。套牢的钱已经是坏的了,但手中的现金还是好的,不可再凭底部猜想,凭眼光随便冲进场去,一定要在市场回升10%-15%之后再进去。如果不守纪律,再把好钱转为坏钱,结果便是All Bad(全部一团糟),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保持理性的第二种办法是知足。你不知足,就一定会被知足的人抛在身后!一切正如曹仁超所言:“市场由看好、看得太好、看得你不可以理解的好,这个时候理性的投资者(sophisticated investors)开始离开,市场就由云层之上跌到地下!这时一定有overreact(过度反应),即下跌并不会止于合理水平,而是会跌到偏低的水平。”“这不是由内地的经济情况和政策决定,而纯粹是投资者的sentiment(情绪)改变决定的。”

有位朋友,说在本次股市中赚了几百万,打算再赚几百万就金盆洗手。我们说:“算了吧!第一,能不能再赚几百万,不是你我说了算;第二,即使再赚了几百万,八成不会金盆洗手。这是由人性决定的。”果然,下一个周一开始,股市暴跌。两周暴跌一千点,从5178跌到4139,惨烈程度,前所未见。凤凰股票君做的调查显示,高达51%的股民表示牛市已经结束,仅36%的股民还坚信牛市仍在,13%的股民对此状况感到迷茫。然而,尽管逾半数股民认为牛市已结束,却依然有近4成的股民满仓,空仓的股民仅20%。而这一轮暴跌之后,73%的股民表示自己已经赔钱了,此前上涨中的利润已经转化为亏损。

即使有央行史无前例地同时进行降准降息双响炮救市,我估计本次牛市,总体跌宕中下行趋势已经难以改变。因为,理性投资者甚至包括上市公司股东已经纷纷抽血出逃。

从2014年12月6、7日广州、深圳讲座开始(那时股市已经开始很火爆),我都自始至终不赞成散户进入股市。在股市赚钱效应最火的时候,有微博网友问我动不动心,我说真心没有动心过。因为我的大判断告诉我,A股就是个做千的赌场,我掌控不了它,因此短期赚再多也不属于我,也诱惑不了我。而我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在楼市赚很稳定的钱,很知足。

楼市投资,只要买对地方,保守估计年均15%上涨率(追赶M2增量),加上2倍银行杠杆(3成首付,租金基本抵月供),就是年均45%收益率。已经很高了。就是大城市不限购的公寓写字楼项目,5成首付,也有30%左右的收益率,而且是日积月累自动复利。而过去十多年平均下来远远高于此数,年均收益率到100%、200%的稀松平常。未来随着人口越来越向中心城市和城市中心集中,这种收益趋势并不衰退。还不知足吗?要知道,股神巴菲特的股票平均每年增值是21.1%,同期标普500每年10.3%。而巴菲特之所以比你我更富有,是因为规模效应,他掌管、打理的资本比你我多了不知多少个数量级!

2015年6月28日媒体报道,审计署报告称,一些违法案件以“软权力”牟利,通过掌控国有资源储量、建设发展规划、证券市场交易等未披露信息,及设定相关交易准入标准等不当获利。南方电网原副总经理肖鹏的亲属涉嫌用内幕信息炒股,连续8年无一亏损、年均收益率近50%。你看,违法交易也不过50%收益率,还面临着被连本带利清算的风险!而在深刻洞悉城市化规律的背景下,用心投资楼市,收益比这还高,风险几乎没有。我还有什么不知足?

天上不会掉陷饼。投资也是一门专业,而且是门道极深的专业。不专业,任何人都是赚不到钱的。否则,人人都是亿万富翁,人人都该是巴菲特了。

(本文原标题《理性投资要排除一切个人主观愿望》)

文/童大焕 (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大焕城市化战略研究院院长)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艾经纬:揭秘20年中国股市主力变迁史

易宪容:中国股市投资机会真的来了吗?

易宪容:权力寻租是当前股市乱象的根源

陈恩挚:楼市的钱会流向股市吗?

童大焕:是时候远离股市了

利魔方发布会:专家详解震荡股市下如何投资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作者: 钓叟 来源:港股那点事

    题记:这个市场一直都存在两种投资人——正常的,和猥琐的。抄底三色幼儿园的,确证无疑,属于后者。

    ▌一

    三色幼儿园虐童事件爆发后,我一个朋友,因为想做空却借不到货,为了表达自己的愤怒,当晚守候在电脑前,故意频繁高买低卖。

    我告诉他这么做基本没用——亏自己的钱不说,仅凭他一己之力,应该是撼动不了一群不知”道德”为何物,只是单纯嗜血的秃鹫一样的物种的。

    因为数据显示,11月24日美股开盘首日,三色公司虽收盘暴跌38.41%,当天成交额为1.9亿美元,换手率39.9%。第二天上涨9.42%,成交额1.15亿,换手率22.3%。公司上市不久,所以约75%的筹码其实是锁定的。也就是说,外面流通25%的货,这两个交易日,已经被至少易手了2次。

    换句话说,除了三色公司自己组织的资金护盘以外,必定有数量不菲的投资人参与了”抄底”。

    这个自己高买低卖的朋友如此回复我的疑问:”我这么做,只是为了给自己的良心一个交待。至于那些抄底三色幼儿园的人,我不会指责他们,但遇到了,我会绕着走。”

    “因为他们骨子里一定是猥琐的。他们获得的蝇头小利,最终会让所有参与其中的人都付出代价,包括他们自己。”

    ▌二

    这个朋友的所做所思,其实只是对”个体恶→生态恶”的本能反应与抵抗。

    按照20世纪最伟大的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的观点,现代经济学至少具有两个源头——道德与政治哲学。但经济学发展到现代越来越侧重于”实证”研究,道德评判与道德说教属于价值判断范畴,所以,道德这个约束因子,除了在几个硕果仅存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经济学教材中频频出现以外,现代主流经济学基本不研究这个问题。

    首次把道德作为一个重要因子正式纳入经济学研究的,是新制度经济学派。其代表人物,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诺思对道德的定义为:制度是为人类设计的,构造着政治、经济和社会相互关系的一系列约束,它由正式的法规(宪法、法令、产权)和非正式的约束(主要包括道德、禁忌、习惯、传统和行为规则)所组成。其中,前者(主要是法律)是划分罪与非罪,合法与违法的标准,违者将被国家机器强制性惩罚;后者(主要是道德)则主要是划分善与恶的界限,更多的依靠社会舆论和人们内心的信念良知来遵守。

    人类社会的有序运行,更多依靠的是不成文的道德,因为人们多数时候并不违法,但他很可能会在道德与不道德之间游走。一般而言,个体的普通不道德行为,比如在大街上吐唾沫,并不会从根本上影响到整个社会的运行轨迹与方向,但如果突破道德底线,比如把唾沫吐到邻居的锅里,整个生态系统的有序平衡就一定会被打破。

    换句话说,道德底线是最低限度的不成文法律,也是维系任何一个生态系统正常运转的最基本约束,是不能碰触的红线。最典型的就是中国六、七十年代的文革,自上而下对几乎所有道德底线全面践踏,大义灭亲骨肉相残等匪夷所思的事情成为常态,导致最终整个社会陷入崩溃,且迄今仍远未走出这个阴影。

    而中国整个社会生态系统愈来愈呈现的”逆淘汰”机制——你必须更坏、更恶、更没有底线,才能胜出——不外乎就是无数个体在自以为聪明的投机中构造的大环境,最终大概率也会让我们自己埋葬自己。

    ▌三

    一个朋友曾笑言:中国人是全世界唯一一个以赚钱为信仰的族群。

    这意味着,赚到钱,成为衡量一个人在资本市场牛逼与否的唯一标志。这也意味着,所有人都容忍、认可和接受这样一条潜规则:只要赚到钱,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这无疑是一种相当畸形的生态:如果你对赚钱——无论这个钱是该赚的,还是不该赚的——一概给予艳羡和掌声,如果你对不知怎么就赚到了很多钱的人一律毕恭毕敬地叫”老公”,叫”爸爸”,夸赞他那条阿拉斯加犬有多帅,吹捧他唱歌比王菲还有味道,你就不要指责那些更有资源、更强势的人会毫无心理负担地无所不用其极,一遍一遍请君入瓮,薅你的羊毛。

    中国资本市场的里通外合、尔虞我诈、作奸犯科,指数10年原地踏步,90%以上的投资人长期看都是亏损的——这些其实只是无数个体突破资本市场道德底线后,一种再正常不过、咎由自取的集体惩罚而已。

    人在做,天在看——你有肆无忌惮突破道德底线的自由,上帝也有惩罚你的自由。

    三色幼儿园这种几乎突破任何正常人心理道德极限的恶心事发生了,你还去真金白银买它的股票,你与那些施暴的”老师”、”光溜溜的叔叔医生、爷爷医生”有何本质区别?哪天三色公司的”爷爷医生”给你的孩子检查身体,你又有什么可以抱怨的?!

    另一个离我们比较近的经典案例,是某现金贷公司赴美上市后,各路媒体开始毫不吝啬地挖掘和夸赞那些投资了该公司并翻了几百倍、上千倍的投资人故事。各路风投也现身说法,不无得意地炫耀自己投资这家公司多么有眼光。而该现金贷公司创始人的”艰辛”创业过程也被挖掘出来,成了激励其他创业者的正面教材。

    (本图片为网络截图,与正文无关)
    (本图片为网络截图,与正文无关)

    没有人在乎现金贷其实就是赤裸裸的高利贷,盘剥的对象是那些连信用卡都没资格开的底层艰难谋生者。也没人在意风投资金投资这种公司,是不是助纣为虐,狼狈为奸?

    有些钱是能赚的,有些钱是不能赚的——这就是资本市场的道德底线。

    我能接受黑社会与文明社会的共存,但必须泾渭分明,黑社会就永远在该呆的阴暗角落里如同鼹鼠一样生存。人类社会的资源是有限的,我无法接受文明社会以我们的资源和阳光,去为他们输血、去为他们洗白,去为他们背书——这是我不能接受的。

    也是前面我那个宁可自己亏本,也要高买低卖做空三色公司的朋友不能接受的。

    换句话说,这种与人类文明、人类进步背道而驰,赚着黑钱的公司,投资者既不应该花钱去买它,交易所也不应该接受它上市——这就是资本市场的底线。

    他们合适的去处,是阳光照不到的,那些见不得人的阴暗角落。

    一个令人欣慰的案例,是一家活熊取胆公司上市的被否:如果不坚守这条底线,那家天天捆绑活熊穿刺取胆汁的公司,就会上市成功,就会融到很多钱,就能捆绑更多的狗熊——这个事情如果发生,你觉得它与三色公司的”爷爷医生”,谁比谁更恶心?

    ▌四

    巴菲特每年都会给下属公司的总经理写一封信,每年都会重复这三句话:

    第一句话:损失金钱事小,损失名誉事大。

    “我们可以忍受损失金钱——哪怕损失很大也没关系,但是我们不能忍受损失声誉——哪怕损失很小也不行。”

    第二句话:建立声誉非常慢,毁掉声誉非常快。

    “要建立良好的声誉,需要二十年,但要毁掉良好的声誉,只需要五分钟。”

    声誉非常脆弱,就像一块玻璃,有时一块小小的裂缝,就能毁掉整整一大块玻璃。所以巴菲特要求公司33万员工,一定要谨言慎行,不要做任何会破坏公司声誉的事,不管是大事小事。

    第三句话:不能光明正大登到报纸头版上的事,就是会破坏公司声誉的事。

    所以巴菲特投资的任何企业,都绝不允许给伯克希尔哈撒韦带来任何负面影响。

    曾经美国有个堪称美股界比特币的公司——凡利亚药品国际(VRX)——这家公司用了5年半股价翻了18倍,也仅用了1年半股价蒸发了96.83%。公司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专门收购在专利保护期内或者独家品种的药,然后大幅提高药价——这种提价不是普通的提价,是毫无道德的提价,把几美元的药直接提价到几百美元,公司曾经将旗下五款产品涨价800%以上,又因为这些药必须服用,商业保险、患者不得不掏腰包。

    在金融领域,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既然VRX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自然就有人跟进,集大成者就是:图灵制药,他们将一款罕见的寄生虫感染药物Daraprim涨价5500%,其CEO Martin Shkreli给出的回应则更为直接:”我是商人,只对钱负责。” 在面对一次国会质询中,Shkreli行使美国宪法赋予的第五项权利,以微笑的表情,全程一字未语,这让参会人员怒火中烧,但也无可奈何:

    (商人Shkreli接受国会质询时,经典的全程谜之微笑)
    (商人Shkreli接受国会质询时,经典的全程谜之微笑)

    VRX这种玩法,给公司带来了丰厚利润,股价也5年上涨18倍,但最终这种”只顾自己赚钱,不管他人死活”的模式犯了众怒,逼得希拉里说出宣战式言语”I’m after them”。在一份竞选声明中,希拉里称”这是令人愤怒的(高药价),而这只是医药公司侵害患者利益的最新例子”。在民意和政客的双重挤压下,涨价逻辑被证伪,债务风险暴露,公司被市场抛弃,一年半时间就被彻底赶回了该去的阴暗角落,股价蒸发97%:

    在该公司如日中天的时候,有投资者在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会上问巴菲特如何看待这公司,巴菲特的回答是:

    任何买这个股票的基金经理,都应该辞职。

    ▌尾声

    我相信,不出一个星期,关于三色公司的信息热度就会迅速消退,乃至消失,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无数研究员也会重新发出报告,告诉大家它”已度过最艰难时候”,”给予买入评级”。

    这个族群一直都是健忘的——哪怕今天,我们依然有很多人对文革念念不忘,褒赞有加。

    偶尔突破道德底线,并不可怕。德意志民族也曾经整体变成恶魔。可怕的是,突破道德底线成为一种整体欣然默许的常态,且无纠错机制与能力。

    但,我期待,至少资本市场,能够遵守必要的道德底线——我们每个人都能约束自己:任何买三色公司的基金经理,都应该辞职。

    货币和资本,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它如同插在人类身上的一对翅膀,极大增加了我们配置资源的效率,放大了我们财富创造的能力。

    但如果我们只是一群混蛋,我们不遵守必须的道德底线,哪怕我们赚到了再多的钱,这个世上也只是多了一群有钱的混蛋而已。

    而那对翅膀,极可能带我们飞往地狱。

    无知岂敢仰天,寡德何能履地——谨以此句,寄语资本市场诸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