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总裁金建杭:现在是“互联网+”最危险时刻

今天“互联网+”起来,全社会都要去想这个问题的时候,要引起高度重视,互联网“+”什么都可以,但“互联网+”绝对不能加既得利益。

本文为阿里巴巴集团总裁金建杭在“互联网+:信息经济浪潮与机遇”的高峰论坛上发表的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

我今天想讲三个层面的内容:

第一,想跟大家分享两组数据。

第一组跟沃尔玛有关。去年,整个淘宝网上的交易额有2.27万亿,已经超过了沃尔玛美国的交易额。我觉得那一天的到来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也意味着一个时代的开始。我们真正知道了“零售+信息化”的时代结束和“互联网+零售”时代的开始。从B2B时代,进入C2B时代,就是所谓的“消费者驱动”的时代真正来了。这是第一组数据。

第二组数据,是2003年阿里巴巴刚刚过收支平衡线,这能够证明我们的商业模式可以获得市场的认可。我们提了三个“一天一百万”的计划,第一个“一天一百万”,是2004年我们实现一天一百万的收入;第二个“一天一百万”,是到2005年我们实现一天一百万的利润;第三个“一天一百万”,我们说到2006年,我们实现一天一百万的税收;我们还真的做到了这三个“一天一百万”,我觉得对于传统企业来说,这个发展历程非常具有挑战目标。我们实现了。

这两组数据很好的呼应了国家提出的“互联网+”战略。

第二,看一看我们“互联网+”需要什么样的使用观。

互联网对整个中国经济和社会的影响,是一层一层施加的。最早互联网可能是作为一个工具,到互联网作为一个渠道,再到互联网作为一个基础实施,直到今天互联网可以形成一个经济体,这是20年来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轨迹。但是,我第二个想讲的,就是“互联网+”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时空观?引用阿里巴巴研究院第一任院长梁春晓老师提的两点观:一个叫“后天观”,一个叫“天下观”。

首先,我们看今天“互联网+”的时候,不能从昨天看今天,也不能仅仅从明天看今天,我们必须从后天看今天,这叫后天观。第二,看“互联网+”的时候,不能局限于一地、一省、一国,我们必须建立的是天下观。我们在设计整个平台的市场规模的时候,有全球化战略,其中一个很重要指标,是未来10年之内,我们希望这个平台能够服务的消费者是在全球的20亿消费者。今天中国我们自己平台上的消费者3.34亿,但还有巨大的空间。

这就证明中国这么大的人口数,确实提供了很多的“互联网+”的实践,如互联网+商务、互联网+金融、互联网+物流、互联网+大数据,给了我们很好的机会去验证能力。

时空观里面还有很重要一点,即现在我们谈“互联网+”的时候,已经不是在20以前谈互联网,今天的互联网已经从IT时代发展到DT时代,IT让自己更强大,而DT是让你的合作伙伴、让你的客户更强,让他们具备大数据分析的能力。以前我们想去做一个大数据分析,去据悉二线消费者实品步入分析,这个能力只有是大企业和跨国公司才有,但是今天只要是一个个人进入这个平台,就能具备这种能力,得到这些数据,分析这个数据,然后作出自己的商业决策。

在“互联网+”这个时代,我们到底还要具备什么?我认为今天是“互联网+”最好的时代,同时也是“互联网+”最危险的时刻,这并不是空穴来风。我们最担心的就是,当全社会都去关注“互联网+”的时候,反而是让这些依托与互联网、有互联网思维这些企业发展变的不好的时候。以前阿里巴巴和很多中国互联网企业能够发展起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们政府给予很宽松的环境,造成我们有了相对宽松的土壤和环境,让我们自由去发展。

今天“互联网+”起来,全社会都要去想这个问题的时候,要引起高度重视,互联网“+”什么都可以,但“互联网+”绝对不能加既得利益。

全社会要警惕,弱势群体的声音。“互联网+”进来以后,以前觉得自己很有影响力的行业,都觉得自己是弱势群体。在“互联网+”这个时代,面对未来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是弱势群体,不去创新、不去变革、不去打破原有的既得利益格局,任何人不创新,3个月没有新的东西出来,你就被淘汰了。

刚才提到的“最危险的时刻”,为什么不是空穴来风?举个例子,当“互联网+交通”的时候,不能按传统的交通思维去看待“互联网+交通”产生的新业态和新服务。我们说专车影响到了出租车的生意了,但想当年汽车刚起来的时候,马车夫把所有的路给堵上了,就会意识到,我们今天干的可能是同一件事情。

总理的工作报告里面也提到我们要大力发展跨境电商,甚至两会一结束就给了杭州一个叫“国家级的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的政策。其实我觉得原因很简单,就是解决中国人在外面造成负面印象的问题:凭什么让中国人到日本去抢马桶盖?凭什么让中国人1亿人次的消费留在国外,留在境外?因此必须给予中国消费者更多的关怀、便利,去迎合、支持、扶持跨境电商的发展,而不是像今天有的声音说的那样,跨境电商冲击了大外贸,如果大贸能解决以上问题的话,我们就应该理直气壮地去支持大外贸。

互联网行业的人一直在做一件事情,就是把每个人的能力提升得更好。过去,跨境贸易都是大企业才能玩转的,他们才有能力去把网络铺到全球。但有了互联网以后,小企业也有能力,把自己的商品通过B2B这种方式输往境外,今天互联网已经具备这种能力,任何一个小企业,甚至任何一个个人,通过网络就可以把商品和服务送到任何一个国家的消费者手中,这是多么大的改变!只有“互联网+”时代才具备的这种能力。

在“互联网+”的时代里面,大家多去听听创新的声音,而不要去倾听那些被改变群体的声音,我希望在“互联网+”里面没有人是落后者。

第三,今天全社会关注“互联网+”的情况下面我们需要注意什么问题。

首先,我们判断互联网对商业的影响,在流通环节影响最好,但是在制造环节的影响才刚刚开始,对商品本身在流通环节产生大量的数据的时代也才刚刚开始。甚至在流通这个环节,我们从业者认为也只完成了这个商业生态的20%,还有80%需要完成。今天网络零售占中国整个社会零售总额比例才10%,10%其实也非常危险,说强很强,说弱也真的非常弱。在这个过程中不要有错过机会的思想,这是刚刚开始,谁都有机会搭上车。

第二,有权利的时候,千万不要给那些“互联网+”企业设置百米栏。总理最近讲话也提到,跟其他国家做互联网企业相比来说,可能美国的企业在跑百米,中国的企业在跑百米栏。这种情况是自缚手脚,必须要改。

第三,我们一定要学会变道超车,没有一个产业是可以按照既有的轨道继续往前走,这是“互联网+”对所有的产业提出的一个警告。只有自己学会变道超车的时候,才会机会去赢。

最后我想提一个政策方面的建议叫“3+2”的思想,“3”就是3张清单,即能力清单、负面清单、责任清单。“2”就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给年轻人机会,给未来梦想。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互联网对整个中国经济和社会的影响,是一层一层施加的。最早互联网可能是作为一个工具,到互联网作为一个渠道,再到互联网作为一个基础实施,直到今天互联网可以形成一个经济体,这是20年来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轨迹。但是,我第二个想讲的,就是“互联网+”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时空观?引用阿里巴巴研究院第一任院长梁春晓老师提的两点观:一个叫“后天观”,一个叫“天下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