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王石:担心下一个倒台的就是万科

一个人、一个企业一定有生命周期,百年老店是非常不容易的。现在万科正在做第四个十年规划,不要说百年了,第四个十年能不能过去我们都不太清楚,做了八个月的规划还没有出来。

  2014亚布力论坛夏季高峰会上,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坦言,万科现在仍然困惑于企业下个十年的转型问题,很担心下一个倒下的就是万科。

  以下为演讲实录:

作为最后的发言者,原本准备了四个故事,我临时又增加了一个故事。这几天不断地接到“冰桶挑战”的邀请,但是我一直没有回应,因为发现如果再承诺,估计捐款就会涨到几千美金了。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我总要有一个表态,所以上来的时候,我拿着一瓶矿泉水。

今天早晨我进行锻炼,教练很礼貌地在我边上放了一瓶矿泉水,我没有喝。之后换了一个地方锻炼,他又给我拿了一瓶新的矿泉水,我仍然没动它。他不知道我的习惯,我是不喝矿泉水的。

我们宣传任何一项公益活动,都是用我们的行为来做,表演不如我们的实际行动。如果只是明星来做这个事当然没问题,为了娱乐、消费,但在这里如果你们以为我要做“冰桶挑战”那不可能,我只是想让大家尽量少喝这种瓶装矿泉水。

我们阿拉善是企业家公益宣传和交流的一个平台,创会会长刘晓光先生如果在的话请他站起来,如果不在,我向他表示我的尊重,这是我想增加的一个故事。所以你们指望我有表演,我现在回应,请你们不要再进行挑战,我对“渐冻人”的关心捐了款,但是不要再去炒作。

接下来我还要讲四个故事。

第一、领先受阻。

今天开这个会我知道,有一半的企业家10年没有来到河南,为什么?中原是必经之地,为什么没有到过这里呢?是因为忽略它了。他们觉得这个地方难缠,是个农业大省,但不是经济大省,这里我讲的不是总量,是各个方面,包括效益、环境。

昨天晚上的发言我没有准备,吞吞吐吐,很仓促,但是省长还对我进行了表扬,说王石说实话了。我说河南人际关系太复杂,我们的副书记也在。上一届在武汉,我就说湖北人有双重性,你用文明对待他,他比你还文明;你如果用野蛮对待他,他比你还野蛮。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土文化,传统来讲,当然跟河南比,文化最丰富的还是中原,它历史更悠久。但是比先进,张之洞的洋务运动重点就是武汉,把第一个铁厂、纱厂等开设在武汉,用文明来对付你。你文明,我比你更文明。

而河南用另外一个词更能说明问题——“领先受阻”。什么叫领先受阻呢?河南是中原,如果说文明的话,有五千年文明史。中原文化,从夏、商以后算,四千年当中,有两千年的文明在河南,而不是在陕西。

现在说陕西西安那边,河南人不服气,其实是有道理的。八大古都,河南占了四个,郑州就是一个,还有开封、洛阳、安阳,这是从历史角度来讲的。但正因为历史上的这种先进,反而成了它的阻碍,文明成了它的包袱。

有没有例外呢?当然有例外。我是搞房地产的,和湖南建业的胡葆森先生关系非常好。虽然葆森的业务在河南,但他在全国工商界当中,身上具有很多中原文化的优良传统:写一手好字,打得一手好篮球。河南如何振兴,如何突破自己的包袱是非常重要的。归根结底,就是要放下,背着历史的包袱,往往就阻碍了先进。

第二、如何放下?

1999年我辞去了总经理的职务,到现在还是董事长。很多人就担心,说万一市场不好了,万一发生巨变了,你还会不会再重新上马?我说我不会。中间是有几次危机的,但是我都没有再回去当总经理。

2005年曲向东组织了戈壁挑战赛,有一个主题就是放下。其中有一个演示,父老乡亲们可以回去试一下,一根竹竿八个人,大家一块把竹竿放下来。如果你提前放下离开了就会被淘汰,这个比赛是非常有意思的。连续三次,这个竹竿不仅没有放下来,反而被抬上去了。因为高度不一样,结果这个竹竿就落下来了,失败了。我们试了第二次、第三次都是同样的问题,这个规则就是,最后的那个人胜利了。因为他怕被淘汰掉,所以谁都不敢离开那个地方,他就往上贴,一贴的结果不是往下放的。说放下,大家都在往下放。

作为企业家来讲,就是规模战略,结果就是这样。要放下是不容易的。一个人、一个企业一定有生命周期,百年老店是非常不容易的。现在万科正在做第四个十年规划,不要说百年了,第四个十年能不能过去我们都不太清楚,做了8个月的规划还没有出来。

第三、对未来的担当。

改革开放36年,企业到今天也应该有担当了。万科也开始国际化了,进入美国,在美国进行投资,其中我们有三个理由。首先我们随同客户过去,因为万科现在有很多客户开始到海外去置业,置业之一就是买房子,而我们本身就是开发房地产的。为什么他们出去到国外买房子?我认为有以下几个理由:一是为了子女,为了小孩上学买房子;二是投资的置业配置,现在国内限购,不允许你买,那就到国外去买;三是准备拔腿跑的。

企业家为什么要拔腿跑?因为感到生命不安全、财产不安全。但我认为,企业家应该要承担风险,包括社会变动的风险。改革开放36年了,我们如果不承担风险,没有担当,你让谁来担当?政治家有政治家的担当,我们企业家应该有企业家的担当。

企业家要担当的责任,首先是解决就业,给消费者提供产品,要给国家交税。我把万科这三年向国家交税的情况向父老乡亲汇报一下,跟我们的同仁交流一下。

2011年、2012年在民营企业五百强当中,万科交税仅次于华为,排名第二。2013年万科在民营企业排名五百强第十位,我们交税从第二位上升到了第一位,去年我们交税258亿。此处希望你们给我一点掌声。回到河南,向父老乡亲说这个事是我最得意的。

既然讲到担当,这里不得不提一位我很尊重的企业家——褚时建。由于时间的问题不能展开,但是我想说的是,大家都关注的是褚时建曾经的烟厂辉煌和他之后再重新创业,创立褚橙。但我想说的是,我们仅仅看他烟厂的创业、75岁高龄以及10年创办褚橙的故事,不能对这个人进行一个完整的判断。

褚时建是解放前期参加的革命,参加了游击队,之后就当干部,这个干部一直当到1957年反右。原先他是反右工作组的组长,但是不幸他被打成右派,之后开始了长时间的农场生活。农场生活的第一份工作是造纸厂的厂长,之后他又换了工作,就是榨糖厂的厂长,换工作是给他平反之后,也是在文革结束后。

当时问他为什么做榨糖厂?他说很简单,当时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去采矿厂,一个去榨糖厂。他当时的选择是愿意到采矿厂,可以打鸟,可以打猎。但他太太觉得不应该回到山沟里面,他们当时回到了玉溪,一个快破产的烟厂,之后的故事大家就很清楚了。因为现在万科正在做褚老的案例,这个研究很有意思。

50年代在他被摘帽之前,他做的纸厂也好,糖厂也好,按照当时整个云南同行的水平,他已经达到了最好,质量好、效益好。他能做到今天不是偶然的,体现的是一种企业家精神,这种企业家精神让人感慨万千。

如果我们说中国没有企业家精神也不对,为什么呢?褚时建先生没有出过省,甚至他没有出过玉溪地区。就这样一个云南玉溪的本土人,他做成了国际级的企业,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与向国外学习相比,我们更应该回来向自己学习。这个时候我们回来,可以看到河南的先进理论的法则,就是从胡葆森先生身上看到的很多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在他企业中发挥了作用。

我和胡葆森先生是倒过来的,我虽然在河南长大,但是没有受过家庭的熏陶,没有对书法的爱好。一直很庆幸自己很国际化,没有受到传统文化的熏染,所以万科相对而言是比较国际化的。

现在有一个时髦的词叫做“深潜”,就是要深入地学习西方文化。这一深入不要紧,结果发现深入不下去,就是你想了解人家是怎么回事,首先应该弄清楚自己是怎么回事,你从哪儿来。中国的传统文化喜欢不喜欢是一回事,了解不了解又是另外一回事,而我还没有了解就不喜欢,这是不对的。我们现在需要反思,需要学习我们传统的东西。因为把传统割断了无法往前走,这就是我想说的放下和责任的故事。

第四、万科30年的规划。

今年是万科30周年。我记得非常清楚,10年前万科做第三个十年规划的时候,是数量级增长,和我们国家一样的,不要说我们国家总是说GDP,一个企业也是这样,就是你的营业额。但是国家在转型,企业在转型,我们在转型当中,下一个十年怎么办?我们是有困惑的。

所以我们讨论了八个月,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和十年前的规划做讨论,到底是什么,到现在也不清楚,到年底是不是有一个结果也不知道。

尽管不知道,但是我们有什么是知道的呢?一定从数量向质量转化,因为我们是老大,老二、老三在挑战,我们当然很紧张。但是一紧张,下一步被淘汰的就是自己。根据万科的历史,我估计下一个倒台的可能就是万科。

我们看看万科怎样成为全世界第一的。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当时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公司倒下了,我们成了中国第一。过了10年,2008年我们学习了全世界最大的住宅开发公司帕尔迪,当时只有他的70%,当然我们没有要超过他。没想到一个金融风暴我们不但超过他了,美国的第二、第三加起来也没有我们高,所以我们很自豪。

下一个该谁了呢?下一个就该我们万科了,因为组织先进法则也符合万科的现状,因为你大了,你觉得有成就了。实际上今天到这里来开会的上午,我还和万科的团队讨论之后的十年,他们讲万科继续领衔往前跑,我说不一定,这只是一个可能的选项。如何可持续发展?我们现在确实要有重新的参照系,不仅仅更多地向国外学习,不仅仅是“深潜”学习西方,还要更多地回顾我们的历史和过去。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