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勇:中国企业海外开放式创新,打破“窘境”有门道

对于传统企业来说,走出国门、进行开放式创新都已不再是一个“最好去做”的事情,而是一个“不得不做”的任务。

氧分子网讯 在评论文章《国家鼓励万众创业,关键是大公司加快开放式创新》中详述硅谷大公司的开放式创新实践。此文一出,有不少就职于国内大公司尤其是制造、家电、房地产等传统行业的读者联系钛媒体记者,询问国内公司在硅谷进行开放式创新的方法和经验。

借此话题,钛媒体驻硅谷记者专访了曾主导联想集团、百度在美开放创新业务的美国中经合集团投资合伙人刘勇博士,来分享国内科技巨头在硅谷进行开放式创新的经验:

 

在欧美科技圈机器人、VR等下一代技术大行其道的今天,不论是对BAT等国内科技巨头,还是海尔、格力、万达等传统行业的霸主,走出国门、进行开放式创新都已不再是一个“最好去做”的事情,而是一个“不得不做”的任务。

关键问题是,开放式创新到底如何落地,有哪些经验?钛媒体专访了曾主导联想集团、百度在美开放创新业务的美国中经合集团投资合伙人刘勇博士。

 

核心人才引入能解决多大的问题?

哈佛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在其经典著作《创新者的窘境》中曾指出,曾经的行业龙头最终遭遇失败是因为“推动他们发展为行业龙头企业的管理方法同时也严重阻碍它们发展破坏性技术,而这些破坏性技术最终吞噬了它们的市场”。

目前,国内各种传统大企业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以家电产业为例,传统家电厂商想要保住其行业领先地位就必须不断加强在家电领域的技术研发和人员储备,但当智能家居等新的技术趋势来临时,其过于专注于传统业务的内部研发中心很难胜任新的信息化、智能化研发方向——当旧的技术最终被新的技术趋势所替代,曾经的产业龙头也将逐渐衰败。

当前,快速迭代的技术以及激烈的竞争环境要求大企业一方面在传统项目上保持优势,而另一方面跟上新兴的颠覆性技术趋势。显然,更令大企业苦恼的是后者。那么,传统大企业有没有可能依靠招聘新领域的核心人才等内部创新的方式来解决这一问题呢?答案或许是否定的。

“以传统PC等硬件厂商为例,如果要发展移动互联网业务,那么它可能会考虑从互联网公司招聘软件工程师、产品经理,或者直接空降互联网企业高管。就前者来说,虽然组建的产品技术团队包括新业务领域专家,但是由于其汇报的领导仍是该企业内传统业务的高管,最后往往一些好的想法不能被领导理解,难以执行下去;而空降的新业务高管开展业务的难度通常也很大,由于其在企业内部没有根基,在争取财年预算、年终绩效考核等很多资源方面难敌传统强势业务部门,因此在公司里会处于比较尴尬的边缘位置。”刘勇向钛媒体表示。

正因为通过企业内部的研发团队很难很好地拥抱颠覆性创新机会,目前,越来越多的国际化大企业意识到了开放式创新的重要性——与其费时费力地自我研发,不如快速高效地通过战略合作、投资和并购快速获取一些革命性的产品技术。

“在这方面联想集团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其通过收购IBM x86服务器、摩托罗拉移动等业务以及与美国众多高科技公司进行广泛的技术与资本合作,不仅收获了品牌、市场份额,也收获了大量的产品与技术创新。”刘勇表示。

刘勇的观点是,越传统的非IT类企业,越需要开放式创新,“目前,机器人、VR、深度学习、智能硬件等下一代技术趋势已经来临,相比BAT、联想、小米等科技巨头,家电、制造以及房地产等更传统更远离IT类的产业巨头想要跟上新的技术趋势,对其内部研发部门而言技术跨度更大,创新难度也更大,因此更需要开放式创新的思维。”

用一句话来总结,“对这些企业而言,开放式创新已经不是一个选择,而是必须要完成的任务”。

 

基本目标:NO BIG MISS

对传统产业巨头而言,开放式创新的最基本目标是什么?以联想集团为例,其对开放式创新部门的基本要求就是“NO BIG MISS”。

“NO BIG MISS是指不能错过任何一个重大的产业趋势,”刘勇告诉钛媒体,“假设2010年联想没有开始做手机,那就是一个BIG MISS;如果5年后VR眼镜全球出货量达到跟手机同一级别,那么如果今天的联想没有开始做VR眼镜,也会是一个BIG MISS。”

事实上,对于任何一个大企业的开放式创新实践,NO BIG MISS都是很重要的一个衡量标准。而具体到通过什么样的方法实现这一目标,刘勇建议,不同的企业需要根据自己的企业文化和特点制定不同的开放式创新路径。

 

因地制宜制定开放式创新路径

目前,走出国门到科技最前沿的硅谷进行创新已经成为许多中国企业的共识,而在具体方法上,联想集团和百度代表了两个典型的模式。

“联想是典型的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获得产品与创新能力,比如近些年收购IBM x86服务器、摩托罗拉移动业务以及相关专利包,对美国中小型高科技企业Stoneware、Nok Nok Labs的投资并购等;而百度则是通过招聘谷歌、Facebook等竞争对手的资深技术人员来组建自己的硅谷新技术研发部门。”

刘勇进一步表示,两个公司之所以采取了不同的方式,和他们一直以来的企业文化密不可分,“联想集团本身就是一家国际化程度比较高的公司,以往成功的跨国并购案例也比较多,集团最高管理层LEC有一半的成员是外国人,内部工作语言也是英语,这一系列企业本身的特质决定了联想更适合通过并购获得重要的外部创新机会;而百度相对而言更具有本土公司的特质,市场较为本土化且突出工程师文化,所以采取直接招聘硅谷华人工程师组建百度美研的方式更适合它的企业文化”。

“百度的幸运之处在于,过去几年中其确实招募到了一批硅谷第一流的科技人才,在深度学习等技术领域打造出一支世界级团队,这是他们能避免落入内部创新部门弱势陷阱的原因。这种情况可能很难被其它企业复制”,刘勇表示。

其它国内一线科技巨头,包括阿里巴巴、腾讯、华为等,在硅谷的开放式创新布局基本介于以上两种模式之间。

 

善用媒介,构建开放创新网络

对于想到硅谷进行开放式创新的大企业,刘勇建议,要善用硅谷第三方资源,构建自己的开放创新网络。

“对国内大企业而言,往往首先会派几个人到硅谷试水开放创新工作,那么数量有限的几个人怎样才能保证NO BIG MISS呢?这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需要充分利用硅谷本土的第三方资源。”刘勇指出。

常见的硅谷第三方创新媒介有VC、CVC(企业VC)、孵化器、投行、律师事务所、商业银行、创业组织、科技媒体、大学及附属研究机构、独立研究机构等。这些硅谷的主流投资、服务机构对当前整体科技趋势以及科技公司个案的分析和判断都是相对比较准确的,尤其是它们自身多年沉淀下来的本地人脉关系,可以很好地帮助外国企业接触到硅谷主流科技创业圈。

“这些第三方资源可以帮助中国企业快速熟悉硅谷的创新生态环境,并在合适的时候帮忙牵线搭桥,促成他们与硅谷一线技术创业公司展开研发与资本方面的合作。”刘勇表示,“虽然近年来以联想和BAT为代表的中国科技巨头在硅谷人气不断提升,但大部分国内企业还不具备类似的知名度,而如果有上述本地机构为这些企业做介绍及背书,那它们在硅谷找到合适创新合作伙伴的机会就会大大增加。”

事实上,第三方机构不仅在接洽创业公司方面有帮助,还可以帮助初到硅谷的国内企业收集准确的科技趋势情报,构建自己的开放创新扫描网络。

“开展卓有成效的开放创新工作的首要前提就是对趋势进行全面梳理和正确判断,而这方面,第三方媒介的价值很大,”刘勇如是说,“比如大企业可以购买咨询公司、研究机构、开展创业服务业务的商业银行等制作的分析报告,对目前硅谷行业趋势进行宏观把控;还可以通过律所、YC这样的孵化器等了解到技术创新热点以及最火的创业公司名单;也可以通过创业组织的活动等接触到更多优秀技术人员作为招聘备选对象……”

对于初到硅谷进行开放创新活动的大公司,第三方媒介可以提供各种各样的信息与帮助,能不能充分挖掘其中的价值是大公司能否以较少的人力实现较多的开放式创新成果的关键。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互联网思维说道:

    在评论文章《国家鼓励万众创业,关键是大公司加快开放式创新》中详述硅谷大公司的开放式创新实践。此文一出,有不少就职于国内大公司尤其是制造、家电、房地产等传统行业的读者联系钛媒体记者,询问国内公司在硅谷进行开放式创新的方法和经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