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澎湃新闻:站着把钱赚了永远是神话

文/王超

超先声在上周专栏刊出后,引起很大反响,有东方早报和澎湃新闻的同仁表示,有争论是好事,众口一词说明产品没活力。超先声对澎湃新闻同仁的气度很钦佩,这些争论对澎湃新闻的未来有益无害。

在我看来,澎湃新闻能够开纸媒之先河,投入巨资和人力来做一项前无古人的互联网新媒体产品,本身就是非常有勇气和魄力的表现。互联网做产品,讲究的就是先做再改,小步快跑。做就是1,不做就是0,有很多纸媒在互联网大海边徘徊几年,争论不休,依然无济于事,互联网水深水浅,试过便知。

有朋友告诉我,澎湃新闻是高层授意下上海媒体的尝试,并不是纯粹的商业项目,有政府买单,所以也不存在盈利的压力。如果这样,那就是我等地命海心,替富二代考虑生存问题,被人笑掉大牙;但如果澎湃是有盈利需求,有生存压力,那么照目前澎湃的试验,恐怕是缘木求鱼。

澎湃新闻专注于时政和思想领域,但又想抓住最多最活跃的网民群体。严肃政治新闻是不是群众最喜闻乐见新闻呢?知名评论人魏武挥老师认为,时政从来是关注热点,连帝都出租车司机都好一口这个,怎么是精英范儿的呢?时政是什么东西,说白了就两样:权谋(力)和性,怎么不是关注热点。

不管帝都出租车司机还是魔都出租车司机,因为职业缘故,全世界的出租车司机都是半个政治家,所以他们不具有代表性。大部分的中国网民和90后们,会认为时政是很热的点吗?

问一个90后,是更关注小时代和后会无期,还是更关注贪官落马?拥有最广泛受众基础的新闻,其实早就有定论,无非就是娱乐、体育以及反常社会新闻和突发事件,去看看各大门户排行前十的新闻点击量就知道。政治新闻如果不牵涉明星(如芮成钢郭美美)以及花边色情(各类情妇通奸事件),点击量寥寥。

另外一点,同样的时政新闻,不同的写法不同的操作模式,所能产生的效果完全不一样,以澎湃的这种以思想性和思辨力见长的时政新闻,90后读起来可能觉得诘屈聱牙。

即便这两天铺天盖地的打虎吃面围猎周永康,很多不关心政治的90后也只是在众多事情中稍微关注多一点而已。周永康在百度整体搜索指数的实时数据是355,825,相对应已经播出到第二季,爸爸去哪儿的实时数据是467,433。

对标澎湃,有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今日头条。

今日头条是面对大部分网民的互联网资讯产品,向很多新闻网站分发流量。超先声在今日头条上的专栏,一篇文章的最高阅读量超过了100万,评论则超过1500条,这篇文章的名字叫做《警惕地铁色狼!极客教夏季清凉装女孩防偷拍技巧》。

如果我把这篇文章发到微信订阅号和朋友圈,肯定要被朋友们骂死:媚俗而没有实际意义。而同样,上周微信朋友圈大火阅读数十万的专栏文章《澎湃出生即落后 理想主义救不了媒体》,在今日头条专栏只有区区24个阅读。

互联网用户是分层的,致力于精英人群的时政新闻可能在小圈子叫好,但大众网民并不买账;精英认为俗得掉渣不是新闻的新闻,在大众网民看来则喜闻乐见。

中国最广大的网民存在于QQ空间、百度贴吧、YY的各种公会中,要想从中国网民手中赚到流量和金钱,必须像周鸿祎、雷军一样理解中国互联网,倾听中国网民的需求。端着架子不如俯下身子,即便时政新闻,屌丝们想要的也不是你们想给的。

一个分裂的互联网用户群体拯救不了一个分裂的新媒体,一个持续分裂的新媒体会把自己逼疯,站着把钱赚了在中国永远是个神话。

当然,如果澎湃根本不care赚钱,只想用排山倒海的内容砸死那帮叨逼叨的精英,那我马上shut up。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