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菜头:自呀么媒呀么体啊

新词每年都在造,也都在唬。去年开始流行“自媒体”,相信你已经在报章、杂志和网络上见过许多次了。作为一枚中国人,首先要郑重提出的问题是:自媒体这东西可以吃吗?然后是:好吃吗?最后是:怎么吃?

和菜头:自呀么媒呀么体啊

答案让人沮丧,它竟然不是食品,那么它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

在我的理解里,自媒体区别于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之处有三:

1、随便谁都可以白乎—任意个人或者私人团体都可以发布新闻、评述和阐释。

2、随时随地可以白乎—利用即时通讯技术,寄生在微博、微信这样的移动互联网产品平台上,无视时间地点,直接发布讯息到用户手边。

3、随机应变地白乎—发布讯息可以是文字、图片、音频、视频中的任意一种形态,或者是这些形态的组合。简单说,它天生是全媒体。

(啊,好枯燥的文字啊,为什么定义总是那么干巴巴的呢?如果你看到有湿嗒嗒的定义,请务必抄送给我学习一下,谢谢!)

看完定义,你就可以立即列举出一批帐号出来,把它们划归到自媒体范畴。可惜,我不是老师,也不教书,分辨帐号也不是家庭作业。我想问你的是:你打开自己的微信订阅号,里面是不是满满都是小小的红色数字?你抢几台朋友、同事的手机来,打开他们的微信订阅号,里面是不是满满都是小小的红色数字?

是啊,你看吗?他们看吗?

有没有考虑过一个问题:也许,世人并不需要那么多媒体和资讯?

自媒体里有很大的一个误解,传统媒体的编辑和记者认为自己为单位所束缚,为版面所束缚,所以壮志难酬,才华不得伸张。毙选题和删改稿件都令他们极度痛苦,唯有自媒体才能施展他们对新闻的抱负,所以他们选择开设一个帐号,走上了这条道路。

但有没有考虑过另外一种可能:持有合法执照的报馆、杂志社按照编辑、记者意愿确定选题,组织内容,然后占据报刊亭、711这样的销售渠道。民众其实根本不想买,但是没有选择,因为店里就只有这些报纸和杂志?有没有可能这种消费本身就是一种强制的结果?

我觉得有很大可能是的。因为从销量上来说,一本全国性杂志也就几万十几万的销量,对外报几十万。这还是占据了销售渠道,甚至是建立了品牌之后的结果。在另外一方面,《故事会》、《知音》这样的杂志每期可以达到百万级的销量。如果民众真正需要,以中国之大,一定会在销量上反映出来。

即便是在专门的垂直领域,比如说少年儿童喜欢的漫画。《知音漫客》每期也都过百万,里面推荐任何书籍,一次推荐引发不低于30万册销量。这就是受欢迎、有需求的内容能达到的数量级。

所以,许多传统媒体人去搞自媒体,很可能搞错了一点:你所厌恶的报馆、杂志社,才是你生存的根本。如果不是它们提供合法性保证,和在这种保证下对销售渠道的垄断,你生产的内容可能根本没有人要看。而要看的那一部分人,根本养不活你。

真把你放在自由竞争的市场上,失去了这一重保护,很大可能的结局就是死,而且死得很难看。你已经在鸟笼里养成了金丝雀,却幻想着打开笼门就可以振翅翱翔,外面有风有雨还有鹰呢,Baby。

在任何一个正常社会里,大部分媒体服务于多数民众。民众需要的不高,滥俗的爱情故事,滥俗的软色情故事,滥俗的煽情励志故事,消费量非常巨大。少部分媒体精英致力于做《纽约客》、《经济学人》、《连线》这样精品内容,哪怕人少一点。

可是在我们这里情况倒转了过来,看起来都在致力于做中国的《纽约客》、《经济学人》、《连线》。可是,这样的读者全部加起来有100万么?剩下的好几亿人怎么办呢?

所以,我不大能理解现在的许多自媒体,而且也不认为自己做的是自媒体。我生产不了太多内容,也服务不了海量用户。我能做的事情,也就是写点东西和读者聊天而已。做不了大餐,只能做成茶点。连茶点都做不到,那就只能做一枚茁壮的口香糖,给人带去些许滋味,嚼完了好吐掉,保持口气清新。

至于说什么是自媒体,如何是自媒体的生存之道,实在是我所不知道的事情。

槽边往事和菜头 出品

【微信号】Bitsea

请你相信我: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错的

禅定时刻

这张网图会让你的手机显得更长一些,iPhone4S也有5的感觉。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是关注互联网生态圈的科技新媒体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