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腕明星争当综艺咖图的只是钱吗?

文/新浪专栏 水煮娱 纳兰惊梦

上周末北京卫视的新节目《造梦者》祭出了姜文、刘嘉玲、姚晨和洪晃的纯电影咖司导师团队,江苏卫视的《最强大脑》也迎来了女神舒淇的内地综艺节目首秀。隐约之间,似乎有种《一步之遥》正在宣传档期的错觉。曾几何时,这些腕儿们即使在作品宣传期都甚少上综艺节目,而如今又怎会“自降身份”频频现身综艺节目露脸呢?

一个众所皆知的事实是,现在综艺节目很舍得砸钱,投资过亿元几乎已经是卫视标配,国内几档一线综艺节目的广告冠名费甚至已经掷出了5亿的天价。为了对得起土豪客户的一掷千金,节目组在嘉宾阵容的选择上也是以“只要想的到,没有请不到”为原则,出手之大方令人咋舌。根据某知名网站的娱乐白皮书显示,姜文在《造梦者》的出场费为4500万元、邓超在《奔跑吧兄弟》、郭富城在《中国好舞蹈》的出场费都是3000万元、冯小刚在《笑傲江湖》的出场费2000万元。目前一拥而上的真人秀节目使得明星资源进入了卖方市场,即使只是一个二线明星录制一期户外综艺,大约报价已超过百万元,一季度节目录下来,税后收入轻松过千万元。像姜文这样担任导师只需要动动嘴皮子就能挣到的快钱,几乎是没有明星会拒绝捞上一笔。毕竟,艺术梦想也是需要金钱来支撑。

抛开钱的因素不谈,如今现象级综艺节目所能引发的关注度与影响力不可估量。在眼下曝光量就等于收益率的娱乐圈,通过综艺节目来实现名利双收就成为了众多艺人们的首选。从每逢周末的微博上几大综艺节目也必定占据了热门话题的景象,可以折射出竞争白热化的综艺收视大战使得节目组宣传的角力也是格外激烈,额外的效应便是参加节目的嘉宾的曝光价值被充分利用。于是便有了黄绮珊能够借《我是歌手》咸鱼翻身,《奔跑吧兄弟》高人气护航陈赫、Angelababy的电影《微爱》在《智取威虎山3D》、《一步之遥》等大片的夹击中能够揽下3亿票房等奇迹。这样的案例对于节目组说动大腕艺人是极有力的砝码,明星们也乐意能够在赚得天价出场费的同时,还能赚得高曝光率,无论怎么看都件名利双收的美事。

除此之外,现象级综艺节目对于品牌周边延展的打造亦是让艺人动心的重要原因。以《爸爸去哪儿》和《奔跑吧兄弟》为例,无论是手机游戏还是大电影的运作都是综艺大IP的另一次尝试,一旦把握住机遇,留下的很有可能就是传奇。在这样的诱惑之下,谁又能够挡得住呢?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清博研究院:十年综艺,我们经历了什么?这波回忆杀你接得住吗?说道:

    近来,每个周四周五的微博热搜好像都会被《爸爸去哪儿》霸屏一阵儿,天真无邪的孩子们也确实很逗乐,直到有一天突然发现节目已经第五季了,第五,五……时间真是快到不敢回头!但是清博舆情(ID:web_idea)还是按耐不住好奇心,想一起看看近十年来综艺节目发生了什么变化?

    如果说广告是经济发展的晴雨表,那么综艺节目可以称得上是社会文化的风向标。

    广告学学生很早就会接触到一句话,广告是经济发展的晴雨表,该怎么理解呢?经济水平稳步前进时,企业有足够的资金投入广告,为品牌加持扩大市场,消费者有充裕的闲置资金进行消费,企业广告投入的增加进一步刺激消费欲望,形成良性循环,为经济形势添砖加瓦。

    相比之下,综艺节目作为以娱乐大众为根本目的的节目,迎合大众口味,吸引观众观看是节目制造的基本要求。一般来说,满足需求的初级阶段是满足既有需求,比如饿了就给块饼干吃,更高明的做法是唤醒需求或制造需求并满足之。从近10年来的热门综艺节目来看,成功的节目都略超前地看到了社会的潜在变化,引领了一种潮流文化。

    2010年,首批80后步入30岁,“剩男剩女”一词从09年下半年开始出现,新一代年轻人在婚恋交友方面的现实困难开始引发社会关注。《非诚勿扰》虽然不是第一档婚恋交友节目,但是节目的巧妙设置和主持嘉宾的风趣幽默成功引领了交友节目的风靡。相信不少人的父母都曾是忠实观众,甚至将子女代入节目与现场男女嘉宾匹配。

    《快乐女声》《中国好声音》等节目不仅是一场场歌唱比赛,更重要的是为平民草根打开了一扇梦想的窗户,类似的节目还有《中国达人秀》《中国梦想秀》《明日之子》等等,节目成功激发草根对一举成名的渴望心理,民间高手云集也让广大观众看到了日常生活中的卧虎藏龙。

    《爸爸去哪儿》倡导家长回归家庭,关注儿童成长,质朴的外景拍摄地也引领大家走进自然,返璞归真,直到今天,亲子话题依旧是社会热点,前不久自媒体热文《每一个职场妈妈,都欠孩子一句对不起》引发巨大回响,如何兼顾工作和亲子关系仍是现代家庭的难题。

    类似成功满足大众需求或昭示社会变革的节目枚不胜举:《壹周立波秀》代表了脱口秀节目的崛起,主持人个人IP力量得到市场认可;《奔跑吧兄弟》引领众多节目加入竞技元素;《中国成语大会》是央媒在综艺节目的再露头角,也是传统文化回归的重要讯号;《中国有嘻哈》代表了另类小众文化的市场潜力;《向往的生活》《中餐厅》等则满足了大众对社会扁平化的渴望,明星去耕地去当服务员,似乎颇符合“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字面意味。

    明星从来都是“定海神针”,但是综艺节目在不断尝试拉近或者“颠覆”大众和明星的地位。

    不管是年满20周岁的《快乐大本营》还是《天天向上》,明星从来都是综艺不可或缺的主角,最开始是单一的明星嘉宾吸引观众,主持人作为电视台的员工也仅仅是主持人,大概是从《我是歌手》或者更早开始,主持人的定位有所变化,一方面明星作为主持人带来明显的戏剧效果和话题热度,还记得羽泉和古巨基的主持风采吗?另一方面,市场环境内电视台和主持人的关系发生变化,主持人的活动空间更多,加上部分主持人人格魅力耀眼,成为新晋的优质明星,也被不少节目作为明星主持的亮点。

    《拜托了冰箱》主持人何炅和王嘉尔

    此外,综艺节目对明星的运用有两个较明显的变化。一是持续加码,从《快乐女声》到《中国好声音》,同样是海选PK,四个明星导师的驻场令节目热度发生了极大变化,《快乐大本营》的主持人持续增加至5位,《我是歌手》《奔跑吧兄弟》《向往的生活》等嘉宾轮换制令一季节目出场明星多达十几甚至几十位。

    二是营造明星平民化的氛围,赋予大众“至高”的话语权,颠覆两个群体的固有地位。互联网尤其是社交媒体的出现令社会关系扁平化成为大势所趋,以往的明星往往高不可攀,似乎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但是越来越多的综艺节目在尝试颠覆这种观念,让明星去下地种田、收谷磨面(《向往的生活》),住牛棚羊圈甚至风餐露宿(《爸爸去哪儿》),受普通人差遣为其服务(《中餐厅》),从明星点评裁决大众(《中国好声音》)到大众评委决定明星的去留和荣誉(《我是歌手》),将明星和平民融为一体,拉近彼此的真实距离(《我们来了》),亦或是发现寻常百姓身上的闪光点,令专家学者为其折服(《中国诗词大会》)。

    从电视台特产到视频网站自制,百花齐放下节目内容和节目形式都得到了极大的丰富。

    这十年来传媒业在工作理念上发生了一个变化,传统观念中电视台是一个相对庞大的机构,不管是电视剧、综艺节目还是新闻节目,都需要强大的人员力量和硬件设备支持,是一般企业组织难以完成的。但是技术的革新和市场环境的变化,以罗振宇为代表的个体乃至企业意识到个人价值的无限可能,技术赋权让自制节目并没有高难度,一个人、一部手机、一台电脑就可以完成一个小型节目。

    2014年前后,电视台和视频网站对流量的争夺愈演愈烈,部分电视台为求自保使用独播版权,视频网站在资金人才的优势及节目资源受限的压力下,开始自制视频节目,诞生了《奇葩说》等一炮而红的作品,2014年也被视为中国网络视频行业的“自制元年”。搜狐视频、腾讯视频纷纷加入自制阵营,打造出《拜托了冰箱》《中国有嘻哈》等口碑节目。

    视频网站自制节目和电视台节目再次形成竞争局面,视频行业成为人才紧缺的热门行业,各大知名互联网企业、各地广电部门纷纷招兵买马,力求打造出有创意、有情怀的品质节目。时至今日,各大视频网站和卫视频道均已形成了自己的品牌综艺,也在不断创新扩大市场。

    2017年全新综艺《中餐厅》因版权问题引发了不少争议,但题材的新颖和明星嘉宾的火热还是令节目收了一波粉。值得注意的是,节目在播期间,后期制作水平一直被观众尤其是弹幕君顶礼膜拜,为节目增色不少,相信老板已经给后期加了很多鸡腿。

    整体来说,百花齐放的市场格局下,综艺节目的制作水平和内容多元性有明显提高,相信未来会有更多原创、有趣且有内涵的综艺节目来丰富大家的闲暇时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