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人情导致的腐败潜规则

亚财政
亚财政

文/李小丢

中国是个人情社会,这点每个人都应当深有体会。似乎中国人想要办成一件事情,就少不了人情上的往来。吴思先生在《潜规则》一书中剖析过中国何以成为了一个人治社会而非法治社会,盖因在白纸黑字写定的法律和规则之下,还浮动着人们心知肚明却从不说破的潜规则。而潜规则,才是真正使整个帝国运转起来的规则,一件事办不办的成,关键不在于这件事合不合乎规章制度,而是要看有没有合乎潜规则。在此等情况下,人情关系就堂而皇之的成为了潜规则光鲜亮丽的外表,以掩盖其钱权交换的内里。

洪振快先生在《亚财政》一书中,引入了一个与“潜规则”相辅相成的概念——“亚财政”。他指出,人情关系的实质,就是特权阶层(并非专指管理阶层)利用手中的权力,汲取和瓜分社会财富的集体腐败现象。权力参与社会财富分配,就形成了依托在潜规则之下的的非正式财政制度。正是亚财政的存在,使得制度性的腐败屡禁不止,打破了官民博弈的平衡,形成了中国历史独特的兴衰历史周期律。

在洪先生看来,特权阶层的人情分为两方面,一方面是满足个人生活需要的,就是“面子”,另一方面是与其他人进行利益交换的,就是“送礼”。

先说说面子,近来屡屡有学者说明清时代官员收入微薄不够家庭开销,因此“不得不腐败”,并且以新加坡高薪养廉的制度为例子,证明官员收入提高即可避免腐败。这样的论调至少存在两个误区。

首先,明清时代官员是否真的养不起家。书中以海瑞为例,这个在母亲生日时才舍得割两斤肉的、死后家中余钱不过十几两银子的史上最著名清官,居然一生至少六次娶亲,有三位夫人三位小妾,而且在家乡花了120两银子买了一栋房子。而明清时代纳妾成本,少则百余两银子,多则上千。以当时七品县令年薪三十两银子来计算,一个五口之家一年大概二十余两银子就足够开销,可是又要娶妾置产、又要养活一大批家里人的话,就确实捉襟见肘。

这也正是官员们总是抱怨薪水微薄的原因,因为国家给的工资是够五口之家的小康生活的,可是官员们为了面子要过上中产甚至是豪奢生活,要养上一大堆妾媵仆从(或者说二奶三奶),那就无论多高的薪水,也难以填饱他们的胃口了。海瑞可以为了娶妾节衣缩食,可是绝大多数人是想鱼与熊掌兼得的,所以就只能利用自己的权力从民众身上获取更多的利益。

其次,以新加坡官场的廉洁高效,来证明高薪养廉的必要性和有效性,是明显倒果为因的举动。因为新加坡廉洁指数排在亚洲第一,是实行高薪养廉之前的事情。而高薪养廉的范围,并不惠及所有政府公务人员,而是集中在高科技专项人才的职位上,给他们有竞争力的薪酬,吸引他们到政府服务。而比起企业同等职位的薪水,政府给出的薪酬还是要少三成左右的,因为公务员还是要有为民众服务而有所牺牲的信念,而非单单为了逐利。所以,如果反腐不从官员腐败的动机、机会和收益着手改革,而只许以高薪,显然不能达到养廉的目的。

再说说送礼,你细想想,人生在世要想活得舒坦了,少不得要按潜规则办事去做人情。打从娘胎里出来之前,就得办准生证、找医院,照章办事不是不行,想要又好又快,就得托人找关系。上学和就业莫不如此,想要好学校好工作,想要老师和上司看重你,不好好算算人情帐都是不大可能的。如果你有权,就可以拿权力去交换人情,如果没有权力,就需要拿钱去打点人情。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说:“专制国家里有一个习惯,就是无论对哪一位上级者都不能不送礼,就是对君主也不例外。”真是一语中的。

历代皇帝整日里想着怎么揪贪官,可是自己却是最大的巨贪,因为他们可以毫不掩饰地要求各级地方进献“花石纲”、“生辰纲”。但是,正如当官的也会生病,医生的孩子也需要上学,老师也需要主管行政单位官员的提拔一样,人情关系是一个交互式系统,全是回路没有单行线。皇帝虽然是贪得最多的,但是他也不得不做人情。例如书中提到乾隆皇帝吃鸡蛋,御膳房算给他的价格是十两银子一枚,而当时的市价只是几文钱一枚。皇帝并非被蒙蔽而不知市价,但这是他需要给帮他办事的人的人情费,否则就没人愿意尽心尽力为他办事了。看看,就算是权力最大者,也不得不屈服于潜规则的作用之下。

看起来礼尚往来的人情关系,织就了一张密不透气、等级秩序森严的大网,把整个社会关系兜头盖住,没有任何人可以逃开。退一万步讲,你即使不屑于从人情往来中捞到什么好处,但是也需要用它来规避他人,尤其是掌握你切身利益的人对你的合理伤害。这也是亚财政体系对社会最大的伤害,因为每个人想要达到自己的目的,都需要花费比明面上更多的成本,而这些成本最终会转嫁给他人,他人为了维持自己的人情关系,也不得不从别人身上找回更多的人情以维持平衡。这样的体系运作下去,造成整个社会财政体系不堪重负,也就最终导致了社会的崩溃。

由此可见,中国式人情是造成潜规则横行、制度性腐败的根源,要想彻底根治这种横行中国社会近千年的“潜规则”,不能只从特权阶层反腐败着手,而需要社会方方面面的思想和制度予以调整和配合,洪振快先生指出:“从传统社会转变到现代社会的关键,是突破国家困境,使国家权力符合现代文明的要求。”改革容易,保持不易,未来的日子里,且行且珍惜吧。

书籍信息:《亚财政》,洪振快,中信出版社,2014-3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