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种力量可以毁灭以色列——犹太之国的世俗化隐忧

2014年4月10日,耶路撒冷米阿沙里姆区,一群穿着黑衣的人群阻拦交通,向警察投掷酒瓶和石头,有数人被警方逮捕。与警察暴发冲突的不是阿拉伯人,也不是极端伊斯兰主义者,而是以色列的犹太教极端正统派教徒,通常称他们为哈瑞迪犹太人。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跟警察对抗,近年来哈瑞迪的街头示威和骚乱屡见不鲜。早在今年3月份,已有30万个哈瑞迪上街集会,自称有50万人,抗议以色列国会二读通过“恶法”。

哈瑞迪男子皆穿着黑色衣服,白色衬衫,头戴黑色卷檐帽,两鬓留着辫子,30万个哈瑞迪站在街头,黑压压一大片,就像乌云笼罩了城市。

(注:这是今年最大一次的哈瑞迪示威,抗议国会二读通过解除哈瑞迪兵役豁免权的法)

以色列倒底出台了什么“恶法”让哈瑞迪如此愤怒?正常国家公民听起来颇为不可思议,法案无非要求终止哈瑞迪犹太人的兵役豁免权,并决定把这个人群逐步逼到劳动力市场成为国家的工作人口。

以色列长期在恶劣的地缘政治中生存,形成了“全兵皆兵”的制度,男女公民皆需服兵役,难道这不正常吗?一个公民成年后应该工作,这个要求很过分吗?

在哈瑞迪犹太人看来,这两大要求接近于“邪恶”。去年7月份,法案在国会一读通过时,哈迪瑞发起了几轮骚乱。极端正统派一位领袖波拉什甚至威胁说,征募哈瑞迪入伍,将会“引发内战”,他们认为,入伍参军也会让哈瑞迪远离“纯洁的宗教信仰与教法生活,军方也不真的需要虔诚宗教徒填满兵营”。

积极推动这个法案的以色列经济部长本内特、财政部长拉皮德是哈瑞迪最仇视的政治人物。以色列政府与哈瑞迪之争,一方是为了国家和民族能够生存下去,一方为了捍卫自己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

按理说,这两方的诉求并不会冲突,可惜在以色列,它们之间的矛盾已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哈瑞迪人群的确已严重威胁了以色列的生存和发展。

(注:近年由哈瑞迪引发的街头骚乱屡见不鲜,安息日停车场开放也成为哈瑞迪上街示威的理由)

以色列国土不大,人口不多,却有“中东雄狮”的美称,它1948年5月14日宣布建国后才隔一天,阿拉伯联盟七个国家即向其宣战,爆发第一次中东战争。此后的以色列共经历五次中东战争,长期在周边阿拉伯国家的敌视中生存,经常遭受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恐怖袭击,但它仍然顽强地屹立在中东,并且成为这个地区综合发展水平最高的国家。

虽然以色列能在恶劣环境中生存至今并成为现代发达国家,离不开美国的经济、外交、军事支援,可周边阿拉伯国家同样“不差钱”,也曾得到过苏联巨额的军事和经济援助,这说明以色列本身有颇多非凡的特质。

今天,以色列最大的威胁不是阿拉伯国家,也不是伊斯兰极端主义,正是它内部的犹太教极端正统派。

当代犹太教分为三大派:正统派、保守派、改革派。每派下面又有很多支派,正统派主要还分为“现代正统派”和“极端正统派(哈瑞迪)”。极端正统派即犹太教里的原教旨主义者,认为对宗教经典的信仰必须纯粹又纯洁,生活中各个方面,从言行、教育到衣食住行,要严格依从犹太教法。

哈瑞迪是全世界犹太人中的奇葩人群,他们思想极度保守,对任何异质观念及生活方式缺乏包容性,衣着打扮还停留在18世纪东欧,思想观念还在中世纪。

说起来很搞笑,今天世界上最仇恨以色列这个国家及其政府的,除了伊斯兰极端主义者之外,就是哈瑞迪教徒了,两者的区别仅是后者没采取恐怖行动。

哈瑞迪认为,两千多年前,罗马军队灭亡了以色列,犹太人开始流散世界各地,这是上帝对犹太民族的裁决,必须严格遵守,等待弥赛亚再度降临人间解救犹太人,任何人为的干预,都是对宗教的背叛,对上帝之不敬。

因此哈瑞迪激烈反对犹太人中很主流的思潮——“犹太复国主义(又称锡安主义)”,认为这违背了上帝的意旨,所以他们不承认以色列这个国家,也不承认以色列的世俗政权,他们也就理所当然不尽公民义务。

以色列的哈瑞迪小孩在14岁前,仅学习少许的外语、数学等知识,然后进入“叶什瓦(犹太教中级宗教学校)”学习犹太教经典直到18岁。完婚以后进入“卡勒尔(犹太教高级宗教学校)”,此后一生以研习《托拉》(指《圣经·旧约》前五卷,也叫《摩西五经》)和《塔木德》等宗教典籍为业,美其名曰“研习神谕的纯洁人生”。

在哈瑞迪看来,“神谕”已经包罗万象,学习其他任何知识无丝毫价值。他们拒斥现代科学和人文知识,不完全排斥某些现代工具,却要求使用时必须符合教法。以色列有商家专门出售“哈瑞迪手机”和“哈瑞迪电脑”,除了通话和收发邮件,其他功能一概没有,至于看影视剧和上网那当然绝对禁止。

尽管哈瑞迪不承认以色列国家和政府,不妨碍他们从政府拿津贴过日子;大多数哈瑞迪男子不工作,同时也靠妻子打工赚钱养活,也不影响他们歧视妇女,主张男女隔离。

一个哈瑞迪成年男子的受教育程度,相当于国民教育小学四年级,加上拒斥现代知识与生活,这个群体在劳动力市场中毫无竞争力。少数哈瑞迪男子进入劳动力市场求职时,他们的简历令人喷饭,在“技术与专长”一栏,常会看到这样的介绍:“在自家走廊建了一个小棚屋庆祝秋收节,为逾越节准备过火鸡宴。”当职介所工作人员问:“你有E-mail吗?”他们会回道:“那是什么东东?”

政府鼓励哈瑞迪男子就业并给予政策优惠,但劳动力市场谈到哈瑞迪只能哀声叹气,以色列一家飞机发动机制造厂的主管曾雇佣几位哈瑞迪男子,“雇佣这样的人,你愿意降低飞机安全性吗”?他谈起这些家伙也是一脸无奈,“他们工作相当困难,看不懂手册,又拒绝加班,因为要出席祈祷,工厂厨具已经符合犹太教规了,他们仍然抱怨不止”。

哈瑞迪的价值观与正常人群迥异,如果一个哈瑞迪孩子接受政府资助,进入世俗大学,成为一名官员、军人、商人或科学家,其父母和家族不会以此为荣,反以为耻,在自己的族群社会不旦不会受到尊敬,反会受到歧视和隔离,甚至有可能遭到肢体攻击。

今天哈瑞迪人群大约占以色列总人口的10%(七十多万),仍然是极少数,为何说他们已对以色列的国家前景造成了威胁呢?

由于哈瑞迪不采取避孕措拖,他们的生育率相当骇人,以色列是发达国家中能保持中等生育率的罕见案例,其中就有阿拉伯和哈瑞迪妇女的贡献,全国妇女平均每人生育3.0个孩子,哈瑞迪妇女是7.1,对比一下其它国家的生育率:日本是1.27,中国香港和台湾是1.1,新加坡是0.79。一个哈瑞迪家庭通常生七八个孩子,十到十五个很常见,二十个也不奇怪。以色列的人口增长率是1.2%,哈瑞迪则是6%。保守派、改革派、世俗化犹太人的生育率跟哈瑞迪相比简直难望其项背。

哈瑞迪虽然只占总人口10%,但他们的孩子在全国学龄儿童中已占到22%,照现在这个生育速度,2050年左右,哈瑞迪将占人口的25%至30%,2075年有可能过半。

(注:如果哈瑞迪犹太人没有如此超凡的生育能力,也许并不让人感到害怕,但他们真的太能生了)

以色列贫困人口中有近70%都是哈瑞迪人群,因贫穷和愚昧,这个群体里也很少见到身材壮硕的男子,如果按照前现代社会的丛林博弈法则,哈瑞迪的这样的群体无非两种命运,要么改变自身适应社会,要么等待灭亡。不过在发达的自由民主福利国家以色列,决胜只靠生殖器,人多选票就多,他们就拥有“竞争”优势,甚至有可能最后胜出,当他们胜出时,也就是以色列亡国之日。

哈瑞迪人口接近半数或过半,以色列的政治、经济、社会生态将发生剧变。一、世俗化的政教分离原则将难以为继,自由多元的社会将受到严重威胁;二、哈瑞迪人口不纳税、不服兵役,以色列作为福利国家,财政不仅急剧萎缩甚至将会崩溃,国家安全也不再有保障;三、低文化人群急剧增长,以色列的经济、科技会出现大幅度倒退。

以色列选举实行“比例代表制”,只要有一定选票,小党派也能进议会,哈瑞迪虽然占极少数,但可以凭借这个体制实现小派绑架大党,神权绑架政权。哈瑞迪现在给以色列社会造成的撕裂已经越来越大。

以色列公交公司为了将就哈瑞迪,为他们开通实行男妇隔离的哈瑞迪专车;航空公司也为他们开辟了哈瑞迪航班。在哈瑞迪人口迁入日益增多的以色列城镇,其他人群已感受多元生活方式逐渐受到破坏。哈瑞迪男子会对拒绝男女隔离的其他教派妇女实施口头和肢体侵犯,类似事件发生多次,曾震惊国际社会。他们会在自己迁入地区树起划分男女隔离的道路提示牌;他们会向着装比较开放的妇女发起人身攻击。哈瑞迪还赞同种族和教派隔离,这也是他们近年上街示威的诉求之一。

哈瑞迪不工作的习惯完全是在自己国家被惯出来的,欧美的哈瑞迪男子,绝大部分是工作的,70年代以色列哈瑞迪也有八成工作,他们敢于不工作并生养众多孩子,就是有国家福利给予保障,虽然穷反正饿不死。

(注:在哈瑞迪迁入逐渐增多的城镇,当地的其他教派犹太人或世俗化犹太人日益感受到多元自由的生活受到侵犯,这种街头的辩论争吵十分常见。哈瑞迪是过着寄生和愚昧生活却有着超凡优越感的奇特群体)

以色列建国之时,为了讨好宗教界,曾豁免了四百多位哈瑞迪宗教人士的兵役,但随着这个群体人口的急剧膨胀,对他们豁免兵役和实行津贴,军事和财政压力日渐加剧。不纳税、不服兵役,享受国家福利还同时憎恨这个国家,不能容忍其他人群的生活方式,这种严重的不公平已经令以色列主流社会愤怒。

哈瑞迪的坐大,同样会影响以色列与美国犹太人的关系,全世界最大的犹太人社群在美国,以色列的生存发展与美国犹太人多年的资助及院外游说休戚相关。美国犹太人是高度自由化的群体,其中一半是无神论者或其他宗教信徒,而信仰犹太教的另一半犹太人也高度世俗化,80%相信进化论,这在美国所有宗教徒中都是最高的比例。

以色列主流政治精英已感到问题的严重性,想通过新法案逼迫哈瑞迪服兵役和参加工作,这才加剧了与哈瑞迪的矛盾。不过法案今年只通过二读,要完全生效还需三读,三读通过后如何有效执行法案仍然是个头疼的问题。

如果以色列主流社会不坚决采取措施改变现状,也许有那么一天,伊斯兰极端主义者在梦中都不敢实现的理想,可能最后由哈瑞迪来完成。若真如此,以色列将成为现代人类发展史的奇特样本:一个高度发达的工业化国家,逐渐朝着中世纪方向蜕变。

作者:段宇宏,《凤凰周刊》主笔。

您可能还喜欢…

3 Responses

  1. 一群与当今世界潮流格格不入的奇葩.世界各国都有.他们成为这个样子,这是他们自已的选择,无可非议.但可悲的是,作为一个国家的最高统治精英们,有意引导他们作这样的选择,那就只能说,这群精英们太歹毒了!因为他们希望社会大众越愚昧,对他们统治越有利!比如某市已明确要求初升高再也不考历史了.让他们忘记过去,这就是一种愚民政策!!!

  2. 为什么马云、王石、任正非纷纷前往以色列取经?说道:

    在丹-塞诺和索尔-辛格所著的《创业的国度》一书中,他们把以色列的创新精神和企业家精神的来源归结为“以色列在世界上的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以色列的成功出现在所有可以公平竞争的领域。他们认为,以色列的座右铭是“你越要禁锢我,我越要证明我可以出去”。无论如何要寻找机会,必须获得成功。几乎每一个犹太人的成功故事,都像一个把柠檬变成柠檬汁的过程—把被压榨的状态发挥到最佳。把劣势变成优势,这就是全部犹太奇迹的核心。

    本期节选《求异:从应许之地到创业国度》一书中的一个主题,站在历史和文化的高度为企业家和创业者回答了价值千万的关键问题。作者贺雄飞,研究犹太文化20多年,先后六次探访以色列,拥有全世界最大的中文研犹私人图书馆。

    当今中国,不能不看以色列!当今教会,被上帝千锤百炼的工人们,是否真得把握胜算的绝对优势!

    提及以色列,大多数人在脑海中浮现的第一印象恐怕是“巴以冲突”吧?实际上,以色列是一个极具魅力、祥和而又充满生机的中东现代化国家。

    巴菲特曾说:“如果你来中东是寻找石油,那么你可以忽略以色列。如果你是在寻找智慧,那么请聚焦于此。”

    弹丸之国的惊世能量

    在这个国土面积只有2.1万平方公里,而且其中2/3的国土都是不适宜居住的沙漠,气候严苛,水源匮乏的地方,800万犹太人就在这样严酷的环境中迸发出他们的创新能量。

    目前全球创新领域最为出名的第一是硅谷,第二就是以色列,且后者有超越前者的趋势。正因为如此,以色列被称为是创新和创业的国度,上市公司、创业投资、诺奖获得者人均密度全球最多的国家。以色列拥有极具影响力的创新的科技:芯片行业,即时通讯技术,IPC技术;还有比较有影响的技术:微摄影检查肠道的疾病、IT的防火墙、很多的医疗设备、农业方面的滴灌技术,这些在全球很有影响力的技术,也都是以色列的创新成果。

    建筑工程师发明了“滴灌技术”

    在这片自然条件非常恶劣、充满历史沧桑的土地上,以色列人变逆境为机会,脑洞大开,不断创造各种各样的奇迹—20世纪六七十年代,以色列因国土面积大部分干旱无雨,农业灌溉问题非常严重。

    辛迦-布拉斯是一名建筑工程师,其发明“滴溉技术”的灵感来源于邻居家后院的一棵树。后来他将这一技术在基布兹试验使用,并和基布兹签订了合作协议,共同成立了耐特菲姆公司,向全世界推广“滴灌技术”。

    “滴灌技术”使农作物的产量提高了50%,节约了40%的水资源,使以色列的干旱农业变成了现代化农业。目前,耐特菲姆公司将“滴溉技术”推广到全世界110个国家,占领了全球“滴溉技术”30%以上的市场份额。为人类的干旱农业解决了灌溉问题。

    导弹工程师伊旦的“脑洞大开”

    医疗行业中诊断早期肠胃癌的胶囊照相机也是以色列基文影像公司发明的。其创始人伊旦曾是以国防军武器开发商中的一名导弹工程师。有一天,伊旦脑洞大开:能否将导弹中使用的微型化技术用于开发一种可吞服的照相机,然后用来拍摄人体肠胃中的图像呢?从此,口服内窥胶囊照相机诞生了。

    犹太人的创新智慧不仅来自于喜欢抛根问问题的“求异思维”,更来自于其重视教育的文化传统和不怕失败、敢于冒险的“厚脸皮”精神(Chutzpah),犹太人称之为“虎刺怕”文化。

    以色列的崛起体现在:自然资源极度贫瘠但国家却非常发达,人民非常富有,年人均GDP近4万美元;历史上虽历尽屠戮,却被誉为“世界上最聪明和最优秀的民族”;虽曾历次遭到毁灭性虐杀,最终于1948年5月14日复国;国家周围被22个阿拉伯国家包围,打了5次中东战争,不仅没有被灭亡,而且越来越强大;建国时间虽然只有60多年,不仅恢复了死去的“希伯来语”,还在短短的几十年内全面崛起,并成为高科技王国,被全世界誉为“创业的国度”和“智慧的国度”。

    其强大的原因何在?其崛起的奥秘是什么?究竟什么是“以色列精神”?这是《求异:从应许之地到创业国度》所要重点回答的问题。

    1、自强不息的精神和“悬崖边上的挣扎”

    历史留给以色列的不是辉煌和荣耀,只有痛苦和心酸的往事。唯有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和“悬崖边上的挣扎”让这个民族生生不息。如此才能在苦难的历史中迅速崛起,引领世界发展的潮流,并愈来愈强大。

    世界犹太人理事会主席杰克-罗森在《犹太人的大梦想》一书中写道:“犹太人的坚持—以及他们对现状的不满—使得他们坚信可以通过政治和社会变革来克服被压追的命运……作为偶尔被容忍、经常被迫害的少数民族,加速调整进入现代社会特别符合他们的利益。犹太人认为,一个社会越自由,犹太人所受到的待遇就越好。”犹太人在美国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正是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和“悬崖边上的挣扎”才使犹太人成为犹太人,没有人比犹太人更像犹太人。

    2、智慧创造“奇迹”

    由于以色列几乎没有天然的资源,他们取之不尽的资源就是“智慧”。用前总统佩雷斯的话说就是,“我们什么都没有,只有阳光、沙漠、人的大脑和无穷无尽的梦想。”

    智慧的力量使以色列创造了一系列改造自然的奇迹。除了“滴灌技术”使沙漠盛开鲜花外,优良的种子和“独特”的土壤也使得以色列的农业非常高产;发达的遗传工程技术能控制蔬菜的生长期、成熟期和采摘期;发达的生物科学技术有效的解决了病虫害问题,并使农业变成了“有机农业”;科学的管理和饲养,让奶牛的产奶量也非常高。

    3、以国际化视野看待问题和解决问题

    犹太人的理想就是修复残缺而不完美的世界,因此,犹太人看问题时从来都会站在人类的高度和地球的高度。

    以色列人不仅具有开放的思维,还具有博大的胸怀。 由于自身国土面积狭小,生存发展空间受限,以色列商人便努力在世界范围内去拓展空间并有效地利用自己的网络来拓展业务,他们几乎拥有一个遍布全世界的商业情报网。

    4、信仰的力量让人的内心变得强大

    虔诚的信仰是以色列人道德和精神的基石。

    信仰将以色列人在精神上高度统一起来,并且让他们的内心非常强大,不畏惧任何困难。这个小小的地区聚集了世界三大宗教,居民们严格按各自的教规行事,但又和谐地生活在一起。不管什么教派,都在为这个国家的繁荣、道德完美和社会公平而共同努力。

    以色列之所以能在各方面都脱颖而出,并成为中东强国,甚至令全球瞩目,原因肯定是多种多样的,还有一点原因绝对是非常关键并不得不提的。

    5、以色列是世界上最爱阅读的国家

    犹太人有个风俗,在孩子学习识字之初,会把蜂蜜滴在《圣经》上,让他们尝到知识的“甜蜜”。父母让孩子从小就知道,家里的书架一定要放在床头,这是他们这个民族世代相传的做法,以此表达对书和知识的尊重。

    以色列人均年读书量64本。在每周的“安息日”到来之际,所有的犹太人都要停止一切商业和娱乐活动,商店、饭店等所有场所都必须关门停业,人们只能呆在家中“安息”祈祷。但有一件事是特许的,即全国所有的书店都可以开门营业,而这一天光顾书店的人也最多,大家都在这里静悄悄地读书。正因为如此热爱读书,使每一个犹太人都变得与众不同,从而会从多角度思考问题。

    正是由于多灾多难的历史,以及恶劣的生存环境和自然资源的匮乏,以及强敌环伺,迫使每个人都具有“居安思危”的传统,并用“求异思维”和创新思维来解决问题,而且不怕失败,敢于冒险。再加之以色列年轻人都经过严酷的军旅生涯的塑造,在两到三年的兵役生涯结束后,大学生活开始之前,多数以色列的年轻人会选择通过环游世界的方式来开拓个人视野,从而激发他们的创造力,拓展他们的国际化视野。

    如果将一件精美的物品放到一位中国人和一位犹太人面前,犹太人想到的是如何通过科技创新和工艺改造来设计更加精美的物品,从而生产出高附加值的产品;而中国人则希望以更低的成本生产出类似的物品,从而迅速占领市场。犹太民族崇尚创新,视模仿别人为耻辱。因此,以色列的创业者特别愿意承担风险,去改变现状并创造出独一无二的产品。他们认为,活着就要精彩,活着就是要改变世界。

    中国人的创新,是少数人的需求,大多数人没有这个愿望。或者说,中国人的创新大多是应用驱动型,以服务创新或商业模式创新为核心,旨在快速赚钱,而非技术创新;以色列人的创新,基于解决问题、化解威胁,以增加安全感为内因和动力源头,以信仰为能量,是危机感倒逼下的颠覆式创新;而美国“硅谷”的创新,则以实现个人伟大的梦想和改变世界,彰显自我价值作为驱动力,核心要素是“寻找自我”。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只有不断进取,敢于创新,追求卓越,才能真正超越自我,实现可持续发展。用以色列“开国之父”本-古里安的话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们坚持做;困难的事情,我们多花些时间。”用以色列前总统佩雷斯的话说就是:“远见必须取代经验,最稳妥的办法就是放胆一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