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光伟:西门庆如何为人民服务?

就在7月2日,中纪委一天内公布7名官员被开除党籍,其中有5人与他人通奸。“与他人通奸”成了网络热词,但这些破鞋和搞破鞋的却都是党员干部。

按照中纪委官网在6月7日刊文的说法:“通奸”指有配偶的一方与配偶以外的异性自愿发生性行为,属于违反社会主义道德的行为。

中纪委还表示,虽然刑法等法律对通奸并未定罪,但“党纪严于国法,党员违法必先违纪”。也就是说,像西门庆那样的淫官必然首先要被党纪严惩。

西门庆是《金瓶梅》里的主人公,他既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地痞、恶霸、淫棍,也是一个官僚,曾官至山东提刑所副千户,其一生孜孜以求的只有金钱和女人。

在西门庆看来,有钱可买通一切、就能为所欲为。换句话说,钱、权、色三者有着不可切割的密切联系。

就是这个出现在16世纪小说里的人物,如今却在反腐中充斥着官场的每个角落。大小官员的淫行秽事个个都能无出西门庆其右,堪称各领风骚。

不管是包二奶、养情妇、还是置面首,随时让人受不了的是,不少官员竟玩起了连西门庆都没玩过的“公共裙带”游戏。

所谓“公共裙带”,是指两个或数个官员共用一情妇。近年来被查察的贪腐案件中,共用情妇似乎“与人通奸”还要热门。

只跟一个情妇好,叫“忠心”;如同妻妾成群养多个情妇,叫“有爱”;爱好有夫之妇,那算通奸;与人共用情妇,叫为节约资源。

官场西门庆中有独嗜幼女者、有猥亵男童者,也有勾搭有夫之妇者;有为淫欲的,有为爱情的,也有以权谋色的,也有以色谋权的。

令人叹为观止的是,这些满嘴马列主义、一肚子男盗女娼各具特色的淫官,一个比一个特、一个比一个色:大致分为写保证书型、收藏情妇阴毛型、写性爱日记型……

原江苏扬州市邗江区商务局局长马一平向情妇写下保证书,“向党保证”于明年、最迟后年同情妇结婚。

按惯例,党员向党保证往往是为完成某项艰巨的工作,这种保证是一项严肃的政治承诺。但马局长却用在娶情妇上,连包二奶都“向党保证”,确实有点别出心裁。

还有一些官员,并不是写保证书要娶情妇,而是要保证每周与情妇过几次性生活。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与情妇每周过几次性生活成为淫官们面临的难题。

原河南开封市委组织部长李森林就是收藏情妇阴毛的代表,他曾收藏300多名女性阴毛,清一色来自下属之妻和女公务员。

李部长还以颜色、粗幼细分,准备制成“贡女阴毫笔”。这种极度变态的淫官,被网民调侃为“深入裙中(群众)的好干部”。

江西省政府原副秘书长吴志明则好写“快乐日记”,他被双规后搜出避孕套、壮阳药若干以及两本性爱日记。

100多位情妇的阴毛被黏在日记内页上,一个情妇占一页。吴秘书长给自己定下奋斗目标,2015年前,至少睡1000个女人。

幸好吴秘书长被中纪委提前打掉,否则他这项巨大的淫乱工程一旦完工,不知又有多少良家妇女要遭殃。

而那些淫官们的淫乱现场图也成了活生生的春宫图,比如那个被称为12秒的淫官雷政富,他与一女子的不雅照就火遍网络。

饱暖思淫欲,已成官员通病。这些纳税人养的公仆们,每天都沉浸在淫乱之中,如何能为人民服务?

他们每天都在淫乱后写性爱日记,然后挖空心思让情妇开心,再想方设法贪污腐败来满足情妇需求,哪里有时间为人民服务?

玩女人淫乱似乎成了贪官们与时俱进的必然生活,大到省部级的封疆大吏,小至乡长村支书,这些官场西门庆们淫乱不堪的新闻时常见诸报端。

但凡淫官,必是贪官。仅靠他们那点工资,是包不得二奶、养不起情妇也置不了面首的,他们必是以权钱交易来满足淫欲。

沦为官员淫乱的情妇们不管是为钱还是为权,终归一点都是为了利。她们靠出卖色相肉体,以换取她们需要的东西。

可以肯定的说,官员情妇也是失足妇女的一部分,就是俗称“妓女”的那种,只不过是供少数官员淫乱的工具。

而这些西门庆们则花纳税人的血汗钱,他们用公帑支付嫖资,淫官们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嫖客。

尽管反贪部门也对官员提出“忠于配偶”的要求,但他们都向党保证娶情妇了,又如何向党保证忠于配偶?

如不用重典整治淫官,官场西门庆只会越来越多,为人民服务就会沦为空谈。要么从制度上根除贪腐,要么将淫官阉割,非如此不足以让他们真正为人民服务。

作者:何光伟,媒体人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