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华:英雄苏牙比“懦夫”刘翔幸运

苏亚雷斯不是27岁,而是有着17年阅历的10岁坏孩子。他的心智尚未成熟,他的动物性尚未泯灭,以至于无法控制心头魔鬼。

如果梅西和苏亚雷斯合体,将会催生“新马拉多纳”,而且是加强版的。早年就奔赴欧洲的梅西除了才华和天赋一无所有,而苏神才真正契合了南美大陆的野性、叛逆和神秘——当然,换成粗俗的词就是“混蛋、暴徒和怪兽”。

对于苏牙或褒义或贬义的评价取决于不同的语境,取决于欧美主流和拉美左翼两种截然相反的视角。就像切-格瓦拉、卡斯特罗、查韦斯一样,苏牙被塑造成拉美革命符号。在他之前,马拉多纳就称作“足球界的查韦斯”,“魔鬼不在地狱,魔鬼就住在华盛顿”不少人错以为是老马说的,实际上查韦斯和马拉多纳都反复说过这句话。

FIFA针对苏牙的处罚重不重可以商榷,但整个乌拉圭都将其提升到政治阴谋、国家歧视、民族尊严的层面,未免有些反应过度了。乌拉圭总统穆希卡大放厥词咒骂国际足联“可耻、法西斯、狗娘养的”,乌拉圭主教练塔瓦雷斯辞掉在FIFA的所有职务,成千上万的乌拉圭球迷头戴苏神头像的面具——这一刻,他们都是苏神的人。

最具冒险精神的殖民者和最具原始蛮力的查鲁亚土著,他们的后裔充斥着欧洲人难以想象的狂野不羁。苏亚雷斯是一个人性的标本,他拥有“穿越”的魔法,可以轻易把现实拉向魔幻,把现代文明拉向蛮荒时代。欧洲上层社会长期鼓吹“绅士精神”、“骑士精神”,他们无法接受人类的本初样子。

乌拉圭总统愤怒表示:“苏亚雷斯没上过学,是从野地长大的,那些从底层爬起来带着的自然叛逆,是国际足联官老爷们所不懂的,他们也不会原谅。”总统先生为首的“洗地党”就差喊出“全世界无产者都团结起来”了。——总统大概没注意到,苏神现在民调领先,都有资本竞选下届总统了……

把一切都归结于阶级阵营的迫害失之偏颇,不过苏牙确实踢着另类的拉美足球,而这不是贝利、梅西这种“好好先生”所能比拟的。不管主观上愿不愿意,苏牙都被乌拉圭裹挟,俨然是一个反抗欧美霸权,反主流文化的斗士。切-格瓦拉说过:“仇恨是斗争的一个要素,对敌人刻骨的仇恨能够让一个人超越他的生理极限”,而苏牙对于意大利后卫的惊天一咬,令他足以享受“切-苏亚雷斯”的尊称。

据爆料,苏亚雷斯实际的咬人次数是8次,而不是3次,其中前5次在乌拉圭国内的证据已经“为尊者讳”。乌拉圭拼命的保护他们的“民族英雄”,甚至为之抛弃原则和是非,对此笔者持批评态度,但又不得不佩服乌拉圭人的凝聚力,他们从不以成败论英雄,哪怕你在外边触犯了天条,回到国内仍然无数人点赞。

鲁迅先生笔下热衷“吃血馒头”、“围观砍人”的人们,是容不得英雄蒙难的,墙倒众人推、鼓破万人捶,有人痛苦就有人高兴,有人倒霉就有人欢歌。柏杨说得好:“中国人每三个有一个喜欢落井下石,数出两个最好的朋友,如果他们没整你,那你就该整他们了。”以我的愚见,三者有其一的比例,或许说的有些少了。

刘翔两次奥运会伤退,让他不得不生活在白眼和诅咒之中,除非再拿奥运金牌,否则注定被当做“骗子”和“懦夫”,永世不得翻身。比起苏亚雷斯,刘翔真够命苦的,非但没人帮他洗地,还有一大批人给他抹黑。

(大公体育杨华)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