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华:世界杯给中国唯一的贡献是赌徒

世界杯是真球迷的盛宴,也是伪球迷的盛宴,更是赌徒们的盛宴。一夜之间,国内“球迷”数十倍的激增,世界杯成为最好的社交、娱乐和狂欢工具,老老少少、男男女女,都在谈论足球——因为大多数人都压钱了。

我们有赌博的文化,没有足球的文化,但这并不妨碍,以赌博为目的“足球亚文化”迅速扩散。在繁华的商业街,你会看到打扮时髦的大乳女人,摇胸晃脑的打电话研究下注;在拥挤的地铁里,你会发现学生打扮的青少年讨论西班牙、意大利如何坑爹;甚至在大妈广场舞的地盘,间或也有苏牙咬人的街头巷议。你会突然感觉身边的世界变得陌生了,因为足球让人们变得一反常态。

“中了别墅见,不中天台见”,天台是现在最热的网络语,是对赌球者输得血本无归排队跳楼的夸张戏谑方式。CNN为首的欧美媒体挖苦称,中国人心脏尤其脆弱:看球猝死数量全球第一,看球自杀数量全球第一。以至于近期所有坠楼、跳河、撞车等不幸事件,媒体都会加上“疑似赌球”的揣测,这种揣测并非全无道理,海南妇女赌球输10万烧炭自杀留下三岁孩子,广东大学生世界杯投注赔2万轻生坠亡,之类的报道都得到了证实。

随着移动互联网普及成熟,微信、淘宝等各种手机软件层出不穷,人们可以方便快捷的完成支付,而世界杯这块大蛋糕恰逢其时。股市靠不住、楼市靠不住,索性就玩球吧,少则几块钱,多则百千万,不分族群,无论穷富,人们都赌得不亦乐乎。西方媒体惊讶于中国足球博彩强大的购买力,而国际刑警组织警告,中国是赌球资金最高的国家,甚至有些大庄家可以操控比赛。

世界杯“信息大爆炸”,各种预测、各种资讯、各种猛料铺天盖地,无形中也降低了赌球的门槛,就连隔壁大叔都知道C罗是葡萄牙人了。平时欧洲五大联赛伪球迷基本不会关注,更遑论非主流赛事,所以赌球热在世界杯期间掀起,也是一种必然。

世界杯无关国足,巴迷、阿迷、意迷、西迷、德迷们当然可以享受这个属于球迷的夏天,但对于大多数凑热闹的伪球迷而言,他们缺少归属感和代入感,然后下了大注,再然后刺激来了、感觉来了、立场也来了……爱足球,更爱钱,中国人就是这么朴素和直白。

我国有着源远流长的赌博传统,从斗鸡走狗玩蟋蟀,到猜拳打牌码长城,就连国学大师梁启超也有“只有读书可以忘记打牌,只有打牌可以忘记读书”的名言。这是一个赌博已经赌出文化的国度,也是一个赌博遭禁止的国度,还是一个不管合不合法照赌不误的国度。所以,你无法苛求人们剥离集体潜意识的赌性。与大禹治水一样,疏导永远强于堵塞,问题是,国家没有健康的博彩产业。

体彩中心与地下赌博比起来,不仅仅是返还率低,而且玩法单调呆板,服务不到位,在欧洲买苏亚雷斯咬人也是下注的项目,某挪威男子赢得了1赔175的奖金。而国内足彩除了任选9、胜负彩、进球彩,实在找不出更多的花样。

巴西世界杯给中国留下的最大财富,不是有更多孩子踢球了,不是有更多官员懂球了,而是有更多的中国人变成了赌徒。——证明自己热衷世界杯的最好方式,就是在微博、朋友圈晒出赌单。

作者:杨华,大公体育特约评论员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