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创业者:热衷平台,二次创业很少

中国特色创业者:热衷平台,二次创业很少

氧分子网科技 刘亚澜 1月17日报道

几千年前,中国是世界发明创造的中心。而今,创业投资的热潮再度席卷中国。不管是那些一战成名的拓荒者,还是习惯于学习国外成熟产品的创业模式,中国创业受到了世界的关注。而与其他创业大国相比,中国也有自己的特色。

平台思维深入人心

就读于清华大学法学院的刘同学向腾讯科技聊起了他的创业项目——整合所有校园周边消费的平台。他一边说,一边拿出一张白纸,然后用不同颜色的笔画出他未来平台的不同分支,最后用一个大括号将所有分支括上。“这就是我的创业,学生的消费力很大,而我要做的就是整合,做一个囊括所有学生消费场景的平台。”

在今年CES展会上,来自深圳的林小杰有着同样的“平台情怀”。他将这种情怀承载在汽车的后视镜上。“我们把车上的所有能想到的都集中在了后视镜上,后视镜不光是一面镜子,还是一个显示屏,互动屏,这是一块新的平台。”

有着类似“平台思维”的创业者并非少数,无论是在中关村的各式创业沙龙,还是在中小企业展会上, “应用型公司值十亿,平台型公司值百亿”的声音不绝于耳。然而,现在还是那个天下未定,且容英雄辈出的时代吗?

国外的创业者的确更加务实。

Amen Wardy的创业项目是一款可以装下手机、信用卡、镜子、口红的钱包。他告诉腾讯科技,做这个钱包就是想解决女性小物件太多难以整理的问题。他从未想过要把钱包做成下一个平台,“平台这种东西,谷歌和Facebook什么的已经够了,我可不想操那份儿心,我只想做好我的钱包,让它们更实用,外观更时尚。”

Ivaylo Kalburdzhiev来自保加利亚,他是KOLOS的创始人兼CEO。 KOLOS是一个中间镂空的方向盘,中心可以嵌套一个iPad。“我们想让用户玩赛车游戏的时候更有现场感。”而当腾讯科技问到以后是否会自己生产游戏源,替代中心的iPad时,Ivaylo给出了否定的答案。“iPad已经是个很好的平台了,后来者很难超越,我们要做的就是利用好现有的平台,做我们想做的事情。”

大平台到小产品的趋势从其新兴的创业加速器的专业化和垂直化中也可窥一二。加速器更倾向于孵化特定行业的特定项目。Y-Combinator联合创始人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表示,增长的秘诀不是广泛撒网,而是“小范围的密集开火”。而德丰杰创始人Tim Draper在接受腾讯科技独家专访时也曾强调,他要投资的,要么是高新技术,要么是接地气的产品和服务。

追溯历史不难发现,中国人对于“大一统”总有一种情怀。秦皇汉武莫不是金戈铁马一统江湖, “车同轨,书同文”的平台思想亦是历史悠久。中国创业者们的确要思考清楚,究竟是豪赌一把搭建平台与大公司争流量还是利用平台思维躬耕产品硬实力以质取胜,两者或许是殊途同归。不过“平台思维”在美国其实并未失宠,而是变身成另一种形式。人们鲜有对平台本身的创业,而是把“平台思维”融入到自己的产品,思考如何利用现有的成熟的平台聚合资源,让产品发挥最大优势。

少有连续创业者

除了横向上对创业范围有着不同见地,纵向的时间维度上,中外创业者也风格各异。

狼牙发了一条朋友圈,宣布创业的游戏公司结束,随后他加入功夫熊担任运营总监;创业失败的杜同学在关掉网站之后则加入百度。刘旭则结束了自己的老板生涯,进入一家电视台从零开始。刘旭告诉腾讯科技,“创业失败了,累了。或许自己不是创业的料。”

在中国,大部分草根创业者都是白手起家,对投融资一窍不通,自己全部的身家就是创业的启动资金。创业失败后一无所有的情况可以预见。但相比发达国家,中国的社会福利并不能给失意的创业者足够的保障让他们快速地重振旗鼓。与美国相比,我国失业保险不对跨地区求职与再就业提供补贴,虽然领取失业保险的期限最长可达2年,但并未规定适当的等待期。为了养家糊口或者重新积累创业资本,成为雇员便是创业失利者的必选之路。

再看美国,情况就有所不同。

Evan Burfield毕业于牛津大学。1996年他创立了提供企业财务管理方案的netDecide,2006年他又创立了旨在帮助企业提高效率的Synteractive,2013年他继续着创业之路,创办了孵化器1776。他20岁就筹集到了100万元的资金,并且坚信他将“重塑美国”

今年25岁的James Flynn连续创办了三家公司。“我的目标是要成为连续创业者而不是大股东。接受挑战并解决问题的感觉太奇妙了,我想要通过解决不同领域的问题一次又一次地复制成功。”他说。

而乔布斯或许是美国连续创业者的最好代表。在离开电脑公司后,他二度创业,将公司名字定为“Next”(下一个)。美国硅谷的“生态系统”中,“连续创业者”是不可缺少的一环。

完整的创业教育体系从小学开始贯穿始终。除了学校教育,各种创业大赛、创业培训也让美国的创业氛围十分浓烈。而美国发达的创业投融资体系依托美国发达的资本市场成为创业者的坚强后盾。1953年,美国国会依据《小企业法》设立了小企业管理局(SBA),帮助有意于经营的小企业者创办自己的企业,并设立了白宫小企业委员会和国会小企业委员会,协同SBA工作。除了有SBA直接操作的全国性小企业融资担保体系外,还有区域性担保体系和社区担保体系。由地方政府操作的区域性专业担保体系各有特色。例如,社区性小企业担保体系的主要作用是帮助社区内的贫困人口通过创办小企业实现脱困。

相比之下,中国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雷帝网 雷建平 12月2日报道

    知名媒体人雷建平今日与唱吧CEO陈华、顺为资本合伙人周航、桔子酒店创始人吴海、真格基金合伙人戴雨森在创业邦活动上就创业者归宿的话题展开讨论,周航认为,现在是创业者的黄金时代。

    陈华、周航、吴海、戴雨森这几个牛人都非常有特点,陈华在唱吧之前创办过酷讯,也经历多重磨难才创办了今天的唱吧,并相继涉足到线下KTV、迷你唱吧等多个领域。

    周航今年4月从易到离开,此后加盟顺为资本做合伙人,易到如今的控制权已经多次变更。作为创始人,周航说,虽然已被这么多次重拳打击,看到易到还活着,自己依然感到很欣慰。

    周航也有另一种感悟:“那天司机告诉我说,易到在这个楼我才知道,这是种很复杂的心情,我能理解,我每次在路上看到桔子招牌第一会联想到吴海一样,人生就是不断向前的。”

    吴海也是在今年将桔子酒店卖给了华住酒店,当时写了一篇文章《其实我只是代孕妈妈》,轰动一时。吴海说,桔子酒店卖掉后,每次看每个酒店在那里立着,心里确实比较难受。

    “当然现在我特别开心,一扇门关上了,开了很多窗,你可以做很多的事情。一个是自己责任尽到了,担子卸掉了,至少投资人没赔钱,还可以,兄弟们也挣钱了。”

    吴海对创业者的建议是,做人很重要,虽然一时看不出来,时间长了都能看得出来。

    戴雨森则是在今年7月离开聚美优品,加入真格基金做合伙人。戴雨森说,一直做一家企业就容易钻进去,对周围事情失去敏感,选择做天使投资是想看到更大世界,满足自己好奇心。

    以下是对话全文:

    雷建平:非常感谢真格基金和创业邦给了这次交流机会,陈华、戴雨森、周航三位大咖都是我朋友圈好友,吴总也神交好久,现在请各位先聊一聊。

    陈总最近几年在做唱吧,之前也创过业,您能不能讲唱吧创业经历?

    陈华:唱吧是2011年成立的公司,2012年创立APP,唱吧这几年发展很快,每个月都有几千万用户在唱歌,交友,衍生出来包括像硬件,直播,线下的KTV,迷你唱吧相关的业务。

    今天的唱吧是围绕唱去构建声音,交友的社交平台。

    雷建平:在唱吧创立前你们有一段时间处于创业的黑暗期,能不能讲讲这个故事?

    陈华:我做唱吧这家公司是第二次创业,我2006年做过一次创业,跟周航说的,开始觉得自己特牛逼,应该选择一个很大的方向,实际上这种大方向上你找不到切口会非常痛苦。

    一年多时间我们想做移动互联网+电商+生活服务,最后做出来的是四不象的东西,我们放弃掉历史上所有经验和背景,只寻找什么样的产品有最大的用户量,什么样产品能够成长起来。最后选择唱吧这个方向成速度很快。

    最近两年我们也做很多选择,跟整个投资的浪潮基本搭得上,2004年,O2O概念最早的时间点,2005年做直播,也是在直播早期,今年年初做唱吧的服务设备,也是赶上这一波风口。

    我们一直希望不完全是看自己的背景,还是要看这个时间点围绕我们大方向做出跟时代比较契合的东西出来。

    雷建平:您不光企业做得好,投资也做得非常不错。台下有很多都是创业者,能不能给大家讲一讲有什么套路打动投资人?

    陈华:我自己也做一些投资,两方面的角色都做过,我觉得首先一点团队是最重要的,你能不能形成一个非常有战斗力的团队,其次是你能不能选择一个至少在今天是最热门的方向,由此去构建出一个可能靠谱的创业的东西出来。

    团队是最难的,因为有时候你即使很熟悉的朋友,你知道他性格上有大的缺陷你也不会投他。

    选择做天使投资是想看到更大世界

    雷建平:问一下戴总,你们聚美在创业过程中最难的事情是什么,哪件事让您刻骨铭心。

    戴雨森:我们第一个项目那个时候转了很多次,也是做得很差,最差的时候公司有30万人民币,后面也很艰辛,当时还有5个月公司就要关门的时候更差了。

    但是在那个时候是一个靠谱的团队,能够找到新的方向,能够转到一个我们原来没有想到卖化妆品的方向上去,跟陈华总说的一样,是团队的力量,只要坚持创业,不断摸索方向,总是会有新的机会出现,就是我们聚美团队,包括上市之后一直在寻找新的突破。

    雷建平:你们一起打拼的江山,最近一段时间您突然从聚美离开了,能不能透露一下原因?

    戴雨森:因为我觉得一直做一家企业就容易钻进去,做得特别深,对周围发生的事情会失去敏感,选择做天使投资也是想看到更大的世界,满足自己好奇心,帮助更多人把事情做起来。

    同时也看看未来是什么,投资人有点像预言家,分析判断未来发生什么事,帮助这些创业者。

    雷建平:您创过业现在又是天使投资人,能不能讲一讲怎么打动你们这样一些投资人?

    戴雨森:一开始做的事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团队,我们看团队的几个标准,4L,学历,经历,影响力,融资能力。

    前面几个比较好说,影响力是你能让大家跟着你干,他能让大家形成一种聚集你周围的团队。

    几个创始人之间的关系,大家要有渊源,互补,互相放弃牺牲很多东西,形成创业的整体,有明确的老大,这个是大家什么都没有。

    只是一个idea的时候就看人,我们相信事在人为,还是投最优秀的创业者。

    雷建平:台下这么多创业者,您有什么标准?

    戴雨森:我自己比较关注连续创业者,及有经验的行业老兵,中国互联网跟当年我们几个海归回来侥幸成功不一样了,之前创过业,打过仗,有过真正做产品赚钱经验的创业者比较容易在互联网这块跑出来,区块链这里面还充满很多不确定性的领域,我现在比较关注这两个。

    雷建平:您将来会再创业吗?

    戴雨森:我觉得创业和投资大目标都是一样的,找到未来的大东西,不管是自己做还是放钱进去,在硅谷很多人这两个角色不断变化,创业和投资始终陆续进行。

    因为我86的,是在座最年轻的,有很多可以想象的空间,最重要还是先多看看,多思考,多向周航总学习,从创业的速度变成慢一点,想深一点,想清楚一点。

    一扇门关上了 却开了很多窗

    雷建平:吴总您写过一篇文章当时特别火,代孕的妈妈,当时你们的截图就是一个代孕的妈妈,图片上这个妈妈还掉着眼泪,能不能讲一讲当时的情况?

    吴海:自己有这个热情,跟冰冷的现实之间的矛盾,所以我觉得不是没经历过,我前面创过两个公司都卖了,付出感情比较多,时间也比较长。

    桔子酒店不一样,每个楼做酒店,在那立着路过都看得见,心里确实是比较难受的,如果我做一家公司自己能控制住,自己的孩子想不卖就不卖,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当然现在我特别开心,一扇门关上了,开了很多窗,你可以做很多的事情。一个是自己责任尽到了,担子卸掉了,至少投资人没赔钱,还可以,兄弟们也挣钱了。

    开了很多窗户你可以做很多更有意义的事情,并且压力没有那么大了。

    说白了,80后就不说了,我和周航岁数差别不大的,眼角皱纹谁最多,陈华,你年轻,我们其实挺开心的,所以我们都没皱纹了。

    雷建平:您觉得创业的时候是把桔子酒店卖掉了这一次最让你刻骨铭心还是哪一次?

    吴海:分长短期,每个人就跟谈恋爱一样,分手的时候你会想到他好的地方,也想到他坏的地方,每个阶段不一样,你经过时间长一点你会变得冷静一点想这个事。

    每次都是反思,你能认识很多人,人生是很有意义的事情,我和周航有过类似的经历,当你把它看成是生活一部分就无所谓了,并且你去理解这人就这样,他不坑你不骗你,他觉得心里不舒服,当你对所有事情能释然的时候就比较好。

    雷建平:桔子酒店卖掉的时候您谈更多是对股东,对员工的责任,我在台上听的时候您可能就不创业。

    吴海:有能力不做,大家一起结婚生孩子这样可能会比较好一点,离过婚也正常,不想干离婚就完了,人的选择会越来越多。

    随着年龄的增长,当你想做一件事情,你前面不是混蛋,愿意帮你的人会更多,这样我是觉得如果我再创业很多朋友愿意帮我,并且我自己因为过去的努力,更多是运气,有些钱。

    这样自己也不用那么紧张,控制力稍微会强一点。

    雷建平:您创过很多次业,融过很多次资,能不能告诉我们怎么更好打动投资人?

    吴海:做人比较重要,虽然一时看不出来,时间长了都能看得出来,如果想蒙骗把钱弄到手,长远不了的,没有办法。

    但是你能幸运做到这个程度,每个人来追捧你,没法说,所以我觉得做人最重要。

    第二,团队,现在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我觉得一个项目特别好,一个好的主意,没有人去做就不做了,我们缺的是人。

    只要足够坚持继续战斗 总有机会

    雷建平:周总今年特别火,您从易到退出之后,它在股东方面进行了好几次变更,您能不能讲讲易到现在具体怎么样?

    周航:首先易到现在还活着,我作为创始人依然感到很欣慰,虽然已被这么多次重拳打击。

    第二个欣慰的是,现在易到也跟另外一家公司没什么关系了,现在是一个新的资本在控制它。作为创始人以及我们整个创始团队,本质上已经跟易到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了。

    那天我的司机告诉我说,现在的易到在这个楼我才知道,这是一种很复杂的心情,我能理解,我每次在路上看到桔子的招牌第一会联想到吴海,我觉得人生就是不断向前的。

    这个行业很有意思,大家曾经以为打车市场已经结束了,其实今年包括首汽,神州,又融了好多钱,美团还成立了出行事业部。

    好像说摩拜又建了个什么出行平台,这也是创业的乐趣和魅力,这个战争周而复始,这个故事永远都没有结束,好像出行市场又进入故事第二季一样,很有意思的一些新的变化。

    这给我们大家一个启示,只要你足够坚持,继续在战斗,好像总有机会。首汽都是易到的中层做的,但是我看到他们做得很好,感觉蛮棒的。

    雷建平:首汽,神州专车普遍获得很多融资,您对这个行业怎么展望?

    周航:出行实在太大了,一旦做成了对整个交通产生太大的影响,所以说不管汽车产业上下游,电动,这波来了以后大家对整个出行平台有了很多期待,都还是有更多人会往里进。

    至于未来怎么演变,有可能2018年我们会看到出行市场有了一些新的变化。

    雷建平:您之前是创业者,现在是顺为资本合伙人,您的投资标准是哪些?

    周航:说实话,我觉得投资我们总是在不恰当的时候干了恰当的事情,其实对现在的投资来说,刚才吴海说他是当过代孕的妈妈,做投资他是想当爹了。

    当然男孩追女孩都痛苦,现在是创业者时代,好的创业者好的创业项目,是他们的黄金时代。

    投资人很弱势了,遇到一个好的投资项目时候,不能说跪舔了,你至少得追,有可能迟疑一点,不好意思昨天就已经签了。经常是这样的情况。

    不是门口一大堆创业者出来找你说,你挑,早就不是那个时代了。

    真正好的创业项目根本不需要考虑融资策略,你们谁对我好我跟谁走的问题,你们都对我太好了,我就一人跟你们一天吧,是这个状态了,是创业者的黄金时代,不是投资者的。

    投资者现在是钱多,资金多,资产少的时代,好的资产非常少,所以好的创业者不用想融资策略,只需要把事情干好,钱自然就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