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来丰:中国还在“互联网+”,美国已是新硬件时代

制造业的企业家们应该在“互联网夹”的狂热中冷静一下。放眼2—3年后的未来,那里有一个“新硬件时代”正悄悄来临。这个时代更需要创客,更渴望传统制造业的供应链和经验。

在中国举国上下大搞“互联网夹”,全国、全社会进一步深度数字软化的时候,美国悄悄地进入了“新硬件时代”。新硬件时代,是以美国强大的软件技术、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为基础,由极客和创客为主要参与群体,以硬件为表现形式的一种新产业形态。

这里说的新硬件,不是主板、显示器、键盘这些计算机硬件,而是指一切物理上存在的,在过去的生产和生活中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人造事物。

如果说乔布斯在2007年展示的iPad和iPhone还是人们可以理解的事物(还是电脑和手机),那么,今天的多轴无人飞行器、无人驾驶汽车、3D打印机、可穿戴设备、智能机器驮驴、机器人厨师则是人们在这些东西出来之前无法想象的事物。

美国几年前产生了一大批纯互联网和软件企业,如谷歌、亚马逊、AUTODESK、FACEBOOK,如今这些公司还在聚焦“互联网+”吗?当然没有。

在“新硬件时代”到来之时,这些科技巨头都在布局围绕硬件的产业。

谷歌过去是一家纯互联网公司,如果不打开它的网站,开始谷歌搜索或谷歌地图,你体会不到它的存在。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大街上,一些很酷的人带着谷歌眼镜招摇过市,一些更酷的人开着谷歌无人驾驶汽车在美国四个州拉风(更确切的说“乘坐无人驾驶汽车”),军队里那些懒散的士兵,把沉重的背包放在谷歌智能机器驮驴(BOSTON DYNAMICS制造,被谷歌收购)上,自己悠闲地散步。

亚马逊先造出了电子阅读器KINDLE,现在正在完善多轴无人飞行器为它送快递。AUTODESK利用3D打印机打出来的假肢让残疾人变成了炫酷人群。FACEBOOK用虚拟设备让年轻人体验“真实世界”。更不用说亿隆马斯克,卖了PAYPAL后造纯电动车“特斯拉”,现在又在玩可回收火箭和制造“超级电池”。而苹果用智能手机在引领了“新硬件时代”后,又推出了智能手表。

是这些科技巨头引领着“新硬件时代”吗?不是,绝对不是。引领着“新硬件时代”的是那些极客和创客(GEEK & MAKER),大公司充其量不过是“买手”和“推手”。它们看到一个好东西,眼馋手痒,花小钱把创客团队和“硬蛋”买下来,慢慢孵化,一旦养大了,动辄就会撬动百亿级的市场。

那么,这些极客和创客(GEEK & MAKER)在哪?1/3在大学里,1/3在自家车库里,还有1/3在孵化器里。

美国的科技孵化器与我们中国地方政府搞的所谓孵化器有巨大差别。中国地方政府搞的孵化器,往往是划一个园区,建一些办公楼,分给创业者几间办公室,不收房租,但是要交物业费,设立一个公司注册柜台和一些所谓的咨询柜台,说白了,就是“房东”。

我和交大海外学院的全球CEO班在今年四月到美国硅谷游学,亲眼见到了硅谷的孵化器是什么样子。我们参观了一个叫LIME LAB的孵化器,那里更像一家大学实习工厂,里边有各种机床和工作台,还有3D打印等各种先进设备。极客和创客们在各自的工作台上开发自己的东西,需要的原材料都从孵化器里要,设计的产品从原型到最后包装完毕的样品,都在这个工厂里完成。

我们看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如炒菜机器人、纽扣大小的测量排卵期的测验器,十个螺旋桨的飞行器等等。很多东西都很丑、很笨、很没有商业价值。但是由于创客们为这些产品快速迭代,可能明天看到的就是很酷、很灵、很有商业价值的东西。孵化器给每个创业者一定的资金支持,如5万美元,花光了,如果产品好,还可以再要钱。像这样的孵化器,硅谷里到处都是。

那么,孵化器赚什么钱?孵化器其实就是提供产品实现条件的VC风投!由于投资早期,每个项目上花不了多少钱,但是一旦1/10的硬蛋被孵化出来,产生B轮的投资价值,成本全收回来了。

我知道中国的北京和深圳也有这样的孵化器,但是很不完善也不成气候,当然VC和PE也不会关注。VC和PE在干什么?当然在狂热地追寻互联网“夹”。总理都提倡了,那还不快“夹”?

客观上讲,互联网+确实是中国非常需要的。我们的社会服务和公共服务业不够发达,用互联网的工具改造一下很有必要。但是这“互联网夹”的抛物线一定有达到峰顶的时候,也许是2年,也许是3年,现在热得越高,未来冷得越快。那些后来者,会不会像A股6000点的狂热股民一样,兴奋地冲进互联网的世界,也到处夹一下,然后等着接受大潮突然退去,海滩上到处都是被互联网夹住的裸奔男女的悲催结局?慢一步,“互联网夹”就可能变成“互联网鼠夹”。

互联网的世界里,有一个规律:“数一数二,不三不四”。由于互联网的“超级马太效应”,一个细分市场,只有第一名和第二名有存在的价值,第三名以后的土地上,将寸草不生,商业营养严重缺乏。这一点,尤其令我们担心。

我相信在互联网服务业至少有100000个APP(手机应用程序),大家都在争抢市场份额。假如服务业有500个细分市场,每个细分市场留下2名幸存者,幸存者的数量刚好1000名。着就意味着要有99000个APP被淘汰出局,一点痕迹都不留。

中国的互联网热无疑是由BAT(百度、阿里、腾讯)带动的,“互联网+”的概念也是马化腾2012年提出的。如果在2012年企业家投资“互联网+”,这个企业家一定赚得盆满钵满,但是2015年投资“互联网+”呢?我祝你好运。

因为我知道,BAT的关注焦点已经不全是“互联网+”了。阿里收购了很多硬件型的公司,据说准备搞汽车,一种全新的、无人驾驶的、智能的电动车。今后我们1/3的办公活动会在汽车上完成。百度在搞中国大脑、百度眼、神灯、翻译机。腾讯在构建物联网基础架构,同时上马与微信支付配套的新POS机。他们已经像股市中的机构投资者一样,悄悄出货。

中国是制造业大国,我们有那么多制造业的企业家们,是否应该在“互联网夹”的狂热中冷静一下?放眼2—3年后的未来,那里有一个“新硬件时代”正悄悄来临。这个时代更适合制造业实业家的口味和习惯,更渴望传统制造业的供应链和经验。制造业企业家何必现在转弯,进入纯互联网的岔道?把目光放远一点,继续向前开,可能坦途无限。中国的新制造业正处在黎明前的黑暗之中,但是在天际间,已经有一丝曙光,谁先播种,谁先收割。

5月7日,总理到中关村创业大街考察,受到了中关村的创客们的极大欢迎。人人创业、万众创新已经成为一种大势。中国的互联网事业需要创客,中国的新硬件事业更需要创客。

文/谷来丰  上海交通大学海外教育学院副院长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