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资本创始合伙人李论:在创业和投资之间轮回

李论,熊猫资本创始合伙人。关注互联网金融、O2O、电商等领域,投资代表项目包括好贷网、小马购车、爱尔威、春水堂、淘当铺等。

“动漫网红”张小盒的创始人陈格雷帮李论设计了一只熊猫卡通形象,李论把它印在自己的名片上。结果,“长得好像你啊!”成了他跟人换名片的时候经常会听到的一句话。李论挺开心的,“我就是想做个接地气的基金,”熊猫资本”的标语就是‘把你当宝’。”

“长得好像你啊!”成了李论换名片的时候经常会听到的一句话

离开合力后,李论一度特别纠结,但并不是怀疑以后投不到好项目,而是凡事要亲力亲为。在合力的几年,李论投了春水堂、爱尔威等比较知名的项目,项目的平均收益达到8倍,2014年8月以前投的项目几乎都融到了B轮和C轮。但那时他觉得自己一直只是最后扣扳机的人,很多事没真正经手过。现在创立了熊猫资本,一切事务,甚至连装修都要亲自来做。“感觉像是又开始创业了。”

新玩法:把熊猫资本拿去融资

李论总是想做点不一样的事,所以熊猫资本的玩法将会非常不同。比如将会只集中投几个主要领域:房、车、B2B交易链相关的项目,游戏、社交的项目再好也不碰;又如一年只投很少的几个项目,坚决不超过8个,目标是做高成功率;再如熊猫资本还要做一个孵化器——“越狱计划”,CEO是一名从德意志银行出来做PE的资深金融人士。

创业就像炼狱,目标是早早融到钱实现越狱。但谁最有希望越狱成功?李论看好传统行业的人。

熊猫资本想找到这些人。之所以锁定房、车和B2B交易,是因为他想顺着这几条线投金融这个主题。“金融行业的人出来做孵化器老大,才能吸引到原来金融行业足够强的创业者”,李论说。

跟他的身材很相称,李论将美食视为人生一大乐趣。他在上海开了家日本料理的餐馆,食材从日本直接空运过来。他经常召集一帮创业者或者金融圈的朋友来吃饭聊天,“有些传统领域的人,聊着聊着就想创业了。”

 

熊猫资本希望通过“越狱计划”找到传统行业有潜力的创业者

他还准备让熊猫资本作为一家公司去融资,“反正自己越来越像个创业者,拿着项目BP和募资BP其实是一样的,无非都是说清未来思路,怎么做怎么投,团队都有谁,过往战绩,退出了几个。”

李论有件事一直想不通,有一次问一个大佬:“我们做投资人,尊重创业者,出大钱,做小股东;但GP背后也有LP,为什么LP没有尊重我们GP的智慧和劳动?”大佬只是笑笑,没给他答复。

后来他自己想明白一点,“LP拿大头是合理的,因为一个基金不可能永远存在的,也就5年时间,结束就结束了。但一个公司的股权存续时间很长。做基金其实已经是在做一个投资公司,主营业务就是一期又一期的基金,那我为什么不给熊猫资本估个值呢?”

他希望通过让员工持有熊猫资本股份的方式,分享发展成果,吸引人才。

第一桶金赚得比较sexy

李论本科在厦大学生物技术,1997年这个专业的出路几乎都是出国。他也不例外地去考GRE,结果考了个满分,被俞敏洪看中,说你来新东方教书吧。李论就成了新东方最早的一批GRE、GMAT老师。

2002年底,李论去了一张全新的报纸《国际金融报》。当时《国际金融报》和英国《金融时报》签了合作协议,李论在英国和香港两地系统地学习了报纸的运营,回来后主管这张全新日报的经营、发行、广告。《国际金融报》沿用《金融时报》的橙色新闻纸,是他亲自去印厂选的。他还记得自己当时的职称是“副处级干部”,所有人都以为这个意气风发的23岁海归青年是个高干子弟,“其实,真不是”。

但是做了四年,他觉得没劲了。“这张报纸的平台背景太好了,发行量和广告都是因为平台”。他这时已经很想进入投资界,就通过猎头进入了晨兴创投,但是几年来一直做投后。为了做投前,他又开始了一番折腾。

李论先去了一家让他有机会做投前的公司,这是欧洲最大的一个媒体集团,当时想在中国区做投资。这家媒体集团是做分类广告出身的,赶集网、58同城李论都看过,然而很不巧地赶上了2008年底的金融危机,半年多,一个项目都没投成。

他不甘心,还是想做投资。“想来想去,既然这么渴望,干脆创业去吧,挣点钱再杀回来做投资。”

虽然动机不纯,但2009年底,李论还是把公司开起来了。那时人人都在大谈团购网站Groupon,而国内还几乎没有团购网站,他觉得这件事有机会。

但他又有些犹豫,“那些很细节的运营方面的事我并不擅长,从无到有地把一个东西做出来,恐怕不行。那么我到底应该在这个领域做什么?”

谁知就在思考怎么做差异化的这两个月里,国内的团购网站开始一片片地出现了,很快就演变成“千团大战”。李论灵机一动:“干脆把它们整合起来吧。”他前前后后整合了8个公司,然后琢磨着怎么卖掉。

当时,这8个公司在一大波来势汹汹的团购网站中,营业额加起来也还是不够大,李论在中国难找买家,又跑回美国去找,遇到一个波兰裔美国人,给他提建议:“只有中国大陆地区的8家公司不够sexy,有没有可能把香港、台湾地区也整合进来,搞成大中国区概念?”李论想想,觉得这个建议靠谱,就去并购了一家香港公司和一家台湾公司。美国人一看这事如此容易,很兴奋,又问:“能不能再做大一点?做成亚洲概念?”

李论又去谈,谈下了新加坡、马来西亚、澳大利亚的三家团购网站。谁知,美国人又开始狂想了,兴冲冲地提议:“干脆做新兴市场吧。我已经在波兰和巴西找了两家,一起并进来吧。”

但是这时李论已经感觉盘子有点过大,自己快撑不住了,因为每并购一家公司,在海外的法律事务都是他自己找公司做的,成本也是自己负担。他不想恋战,要尽快出售。于是他们很快联系到一个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这家上市公司也同样奇葩,在全球整合了70多家交友网站拼在一起。

双方一见如故:“我是做Dating的,年轻人约会就要团购餐厅、电影票、汽车旅馆吧?你这边十来个公司加起来,每个月收入有3000万美金,对我简直是巨大的补充。”这家公司提出用一部分股权外加一部分现金来谈并购。李论一狠心,多要了点股权,后来陆陆续续套现,由此累积了做个人天使的资金。

也是个理想主义者

做个人天使的时候,李论已经出手了几个漂亮的案子,比如淘当铺和现在很火的黑板擦。李论说自己不特别在意钱,完全有可能在天使阶段就给一个新人创业者很好的价格,未来熊猫资本在单个项目的投资额至少会在100万美金以上。

他判断今年大家都更乐意投C轮,都攥着钱在后面等,因为后期成功率高,退出时间又短。所以他愿意在天使轮多投点,哪怕是用A轮的钱投天使,多拿点股份,以求扛得住之后的稀释。

他在合力投了17个项目,离开合力时放弃条款自动生效,他觉得自己怎么说也应该去和这些项目的创始人打个招呼。截至目前,他陆续跟10个创始人聊过,有7个明确地说,没关系,我可以在Co-Founder里面给你一个席位。这件事让他特别欣慰,“说明他们很认可我的价值和为人。”

即便做了机构,他仍然经常以个人天使的身份支持一些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项目,比如慈善类的微信公众号“为盲胞读书”,号召大家捐一点时间为盲人朗诵有声书;他还与人合作了一个聋哑人手语智能翻译项目,帮他们在公共场合,如在银行与柜员无障碍交流,既有文字又有语音识别,最近正在为这个项目寻找CEO。

李论投这些项目的时候,心里并没有在计算收益,他甚至很清楚这些钱投出去有可能一辈子也回不来,但是,“做早期的目的不应该只是为了赚钱。早期投资最重要的一是给LP带来高回报,二是把社会资源通过我们的手给到那些阳光照耀不到的地方,”李论说。

他更喜欢成为无数个好项目的伯乐,他觉得这才是当下最有快感的事。

文| 刘辰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风险投资人的角色就是首席心理学家。

    本文作者 Mark Suster 曾就职于客户关系管理公司 Salesforce 和自动化营销公司 Invoca,目前专注于风险投资,本文主要介绍了风险投资更多的是对人才的投资,并介绍了优秀人才Gregg Johnson。

    在我开始做风险投资的前五年,我不怎么谈论我认为风投人员应该擅长什么,因为坦率地说,我也不确定。我几乎都在做我的工作,并试图找出如何让每一天变得更好的方法。

    十年过去了,当从事这个行业的新同事问我的从业经验时,我开始公开传授我的经验。

    我给出的第一条经验是“不要表现得自己很聪明”。大多数从事风险投资的人在学术上都有很高的造诣,也有足以让风投公司愿意给他们一个投资人角色或是有能力筹集自己的基金的丰富的成功经历。人们很容易认为风投这个角色对市场、潮流和技术动态等有很高的见地。我们认为自己应该表现得很聪明,拥有别人没有的见解。

    我不认为这就是风险投资。

    企业家应该有别人没有的见解,而我们应该是一个优秀的判断者。我们要判断出哪一个是企业家和管理者想出的最好的主意,也要用正确的技能去实现转变,趋利避害。

    所以我告诉人们,我们基本上是在做有关于人的事业。我们的核心技能是识别人才,以及说服最有才能的人和我们一起做最有价值的工作。之后我们会帮助周围的创业者和其他想要加入重要事业但没有创业想法的人才。我们帮助创始人度过难关,做培训教练与合作伙伴,在他们与共同创始人发生矛盾时,我们帮助他们化解矛盾,面对逆境和顺境。

    风险投资人的角色就是首席心理学家。
    我们也许会帮助一个管理团队处理一个棘手的战略问题或者谈判,但是这些大多是战术问题。我们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们能够为有才能的团队补充人才。想一想Facebook早期加入雪莉·桑德伯格之后迎来了多么深刻的变化,让马克·扎克伯格明白他应该负责产品和策略,桑德伯格负责运营。

    风险投资基本上就是人力投资。
    风险投资人充当的是拌嘴的合作伙伴的角色。这个角色是对常规思维方式的挑战,因为我们在很多情况下都会鸟瞰全局,我们之中的很多人在年轻的时候都处于控制地位。

    作为一个做风险投资的人,我经常和最有才华的人建立长期合作关系并寻求和他们再次合作的机会。我们很少能找到天生具有领导能力,渴望成功,对创业公司具有极大热情的人才。所以当我们找到这样的人才时我们会努力为他们寻找机会。

    最后我认识到在风险投资这个行业中唯一真正让你感到独特的是你所结交的同伴们。这些陪伴中有想和你一起工作的人;有愿意让你加入他们董事会的创始者们;有相信你并加入你所投资的早期创业公司的高管;有因为知道你说的话值得信任,而愿意与你的创业公司进行合作的大公司的高管。

    风险投资是一个关于人的职业,没有什么更好的形容。只有真正有才华的人才能在这个领域找到团队,立足于风险投资这个行业中。

    翻译来自:虫洞翻翻 译者ID:J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