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普英雄大学:专注创业的硅谷另类商学院

 氧分子网讯 打开德普大学的首页,是巨大的一幅标语“体验硅谷,改变世界”。(Experience Silicon Valley, Change the World)。这显然是所有创业者的梦想。

  那么,创业可以通过学校教授吗?优秀的创业者可以通过课堂培养吗?

  创业素质可以培养

的确,创业者乔布斯、盖茨、扎克伯格、伊隆·马斯克(Elon Musk)都没有接受过专门的创业培训,却造就了伟大的科技公司苹果微软、Facebook、PayPal。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创业成功的确不是课堂可以造就的。

但是,伟大的创业者都具有相近的品质——远大梦想、果敢坚毅、绝不放弃、追求完美。伟大的创业者也都经历过相似的经历——不断的失败打击,不断的全力以赴,最终才冲破阻碍,成就伟大的事业。伟大的创业者也面临过相同的问题——融资、推广、管理、上市。

蒂姆·德普(Tim Draper)相信,这些品质是可以通过培训养成的,这些经历是可以传授心得的,这些问题是可以获得经验的。这就是他创办德普大学(Draper University)的核心理念——为硅谷乃至世界培养一批具备创业素质的年轻人,并通过各种资源帮助他们走向成功。

此外,虽然创业课程并不等于亲身创业。但通过专业的创业课程培训,有创业意向的年轻人可以学习成功者的心得,吸取失败者的教训,在自己未来的创业过程中避免一些常见的错误。

谈到创业与投资这个话题,或许德普是硅谷最有资质的几人之一。早在1985年,年仅27岁的德普就创办了自己的风险投资公司。过去三十年间,他的风投公司DFJ一直活跃在硅谷创业领域,成功投资了Skype、百度、Tesla、Hotmail、Twitter、Tumblr、Yammer、Box等诸多科技创业明星公司。

与其它谨言慎行的风投人不同,德普一直以直言敢说著称。去年他甚至请愿,要求将加州分割成六个地区,以便更具有针对性地发展硅谷经济。此外,他也是比特币最坚决的支持者。在比特币去年急剧动荡之际,德普斥资数千万美元收购了三万枚比特币,并继续向比特币领域创业公司大举投资。

  在投资领域风生水起的同时,德普也没有忘记教育领域。他一直有个投资办的大学梦想,按照自己的设想去培养具有创业精神的年轻人。2012年他斥资千万美元买下了硅谷核心城市圣马特奥(San Mateo)市区一座酒店及配套设施,并将其改造成一所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寄宿学校德普大学。

  随处涂写的墙壁

虽然号称大学,但德普大学并没有学位认证,也不打算朝着普通大学的方向发展。实际上这里更像是一个专注于创业的短期培训班。德普大学CEO汤忠一(Andrew Tang)告诉氧分子网,这里每期班的课程是两个多月。从2012年到现在,总计完成了8期培训班,走出近300名毕业生。

汤忠一今年1月刚刚就任德普大学CEO,之前他曾经是ABB Tech Ventures的董事总经理。不过,早在2012年德普大学成立时,他就是董事成员。这位拥有15年科技运营及投资经验的资深硅谷人同时还是DFJ旗下另一支基金德丰杰龙脉(DFJ Dragon)的董事总经理。

德普大学有着明确的招生年龄范围,只接受18到28岁的年轻人。汤忠一解释说,“这是德普定下的招生范围,倒不是对年纪有什么歧视,而是希望给年轻人更多机会。他们没有什么大公司工作经验,或许此前也没有创业经验。”

这里的学费也不便宜,两个多月的资费是9500美元。“如果你看看北美知名商学院的课程,每年也要几万美元,算下来我们的资费并不贵,而且德普大学是提供免费住宿的。在硅谷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德普大学并不是以盈利为目的的。”汤忠一表示。实际上,德普大学也提供奖学金。为了展示与时具进的科技精神,学生还可以用比特币或者助学贷款来交学费。

  目前正好是德普大学的休学期,新一批学生要下周才来。汤忠一带着我走进了德普大学的学生宿舍。这里所有的墙壁都刷上了可以随意涂写的白板漆,学生可以随意在学校的墙上涂写。“当他们毕业之后,我们又会重新刷上新漆。因为这个原因,德普大学可能是硅谷最大的白板漆长期用户。”

  我在宿舍墙壁上看到学生写的各种内容,其中包括各种想法、口号、头脑风暴总结,还有他们的人生梦想。“每个学生入学时,我们都会请他们写下自己的目标,既包括了人生大目标,也有各种小计划。”汤忠一这么告诉我。每个楼层都有活动室,有健身房,露天的游泳池就在院子里。

走进德普大学的宿舍,每个房间摆放着简单的上下铺。“我们尽量为学生创造更多的交流机会,所以会让不同背景和地区的学生住在一起。学生会分成若干个小组完成我们布置的项目,而同一个小组的同学也不会住在一起。”这里每期招生40多人,近年来的录取比例大致在十比一左右,竞争还是相当激烈。而国际学生的比例大致在30%,三年时间共有来自38个国家的年轻人在这里接受了创业素质训练,其中包括了东亚地区的中国、日本和韩国。

  “我们并没有刻意重视或偏向某个地区,但考虑到实际因素,海外学生来到硅谷的成本要更高一点。不过,我们倒是想多招一些女生,但女性申请人数的确也不太多,或许在科技领域女性比重的提高还需要时间。”

  谈到对中国学生的印象,汤忠一表示,“大中华地区的学约生占德普大学的一成左右。相对而言,中国学生似乎更敢想,具有更大的远景和梦想,这应该也和中国经济当前的地位相符。如果说有什么不足的话,或许中国学生更加抱团,平时喜欢和同胞相处,而其他学生则更能融入大集体。”

  创业就像是吃玻璃

德普大学并不是一个创业孵化器,这里的学生并不一定带着自己的创业项目上学;这里也不是商学院,大多数课程更倾向于实际的创业素质训练。从某种意义上说,德普大学是一个专注于创业的短期商学院培训班。

作为创业培训班,德普大学的课程也非常具有针对性,而这也是在德普本人的设想下制定的。七周时间各有不同的主题,包括了梦想、融资、推广、户外、展示等诸多方面的内容。与普通的课堂不同,这里学生们都坐在豆包沙发上,以最轻松舒服的姿势听课和讨论。

  梦想是德普大学的第一周课程。汤忠一对氧分子网表示,“很多学生在创业时的问题是梦想不够大。但无论你是怀着大梦想,还是小梦想,失败的风险其实都是一样,所以不妨让自己的视野开阔一些,梦想更大一些。这方面中国学生要明显更加突出。”

  户外也是德普大学的一项重要科目,包括了攀岩、射击、登山等各项户外运动。这些艰苦的运动意在磨练学生们的意志力。为了强化这个目的,培训者还会设置一些意外:例如先告诉学生今天的项目是10英里爬山,等到他们爬到终点后突然宣布,真正的项目是现在才开始的赛跑。

“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他们明白,创业的过程中有着太多意外,你必须有强大的毅力去面对各种想象不到的因素。正如我们当初在国内投资易宝支付时候,都以为执照马上就会下来,但结果却整整等了5年才拿到执照。要创业就必须随时做好准备。”汤忠一如此解释。

为了提高学生的销售推广能力,德普大学还会向学生布置一些较为艰难的任务。上街兜售成人玩具就让很多学生感到害羞,但为了完成项目获得优胜,这些年轻的学生们不得不克服害羞心理,在旧金山和圣马特奥街道上向路过的行人兜售各种成人玩具和成人用品。

  当然,来到硅谷接受创业培训,最重要的资源就是这里为数众多的成功创业者。他们的言传身教才是最无价的课程。德普凭借自己在硅谷三十年的人脉积累,为德普大学拉来了诸多创业导师:PayPal与Tesla创始人马斯克、谷歌X实验室主管、苹果零售店前主管、售鞋网站Zappos CEO谢家华等等。

  马斯克在这里说过一句著名的话,“创业就像是在吃玻璃,无比艰难却又令人上瘾。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创业。”德普大学正在将精彩的创业讲座搬上网络,免费提供给全球希望感受硅谷创业氛围的年轻人。不过,在德普大学讲课的除了成功的创业者,还有正在创业的创业者甚至还有失败的创业者。年轻人在这里听到的除了耳熟能详的成功故事,还有创业各个阶段的实际建议,以及失败者的经验教训。

除了极具实战性的创业讲课,德普大学与其他商学院最大的差别或许就是硅谷的创业氛围与人脉网络。San Mateo处在硅谷核心地带,除了学校的讲师与嘉宾,这里还有着大量的创业者和创投界人士。德普大学的学生可以在这里积累到创业所需的人脉资源。当然,学校也会提供各种资源的帮助。

据汤忠一介绍,在德普大学的三百多名毕业生中,有一半以上后来都选择了创业。其中有一家韩国创业公司被收购,诸多创业公司的融资总额达到了2000万美元。“虽然这个数据并不夸张,但我们更希望给年轻人更多的机会,让他们体验到创业的精神,他们也可以回大公司再做几年,然后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是否创业。”汤忠一表示。

实际上,德普大学的对面就是德普的另一个创业孵化项目“英雄城市”。很多学生毕业之后就带着自己的项目直接进入了英雄城市,正式开始自己的创业生涯。

一位毕业生这样回忆道:“他们其中的很多人(讲课的创业者),当他们那么诚恳、坚定、甚至谦逊地说出这些离你异常遥远又异常贴近的故事和想法的时候,我常常忍不住去想:“是他们疯了吗?还是我活得太狭隘?”这一切都燃起我对这个世界,对生活,真实的、前所未有的热爱。”

德普大学的实际全称是德普英雄大学(Draper University of Heroes)。德普借助这所硅谷式的大学实现了他对教育的设想,雄心勃勃地想培育他心目中的青年英雄——“治疗癌症,颠覆恶劣政府(管理与制度),创造伟大的公司,带领人类走向其他星球”。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Response

  1. 谁是国内最有个性的大学?说道:

    曹林有一篇文章叫雪夜妄评新闻学院,我觉得一点都不“妄”,基本切中了各家学院的要害。正好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位大V级网红女生发图,感谢复旦大学给予她的精神财富。7月是大学志愿填报和录取月,能出国的抓紧出国。国内的诸多大学,按分数线谁都知道北大清华每年的排位。各个学科也都有自己的神位,比如清华和同济的建筑,北大和北师的中文,京城的北清人师文科四神,电视界的北广(中传)和浙广(浙传)二仙。

    把分数线扔一边,抛开专业不说,我以最主观的视角谈谈我认识的最有个性三所大学。不服的,请尽管在评论区留言说说你的看法,原则是——许牛逼不许抬杠:)

    NO.1复旦大学

    “五角场到了,请您下车”。

    在上海10号线地铁,这一站有着特别的姿态和意义。在这里下车的人,仔细观察,都有独特的姿态,上海人称之为腔调。这种腔调,哈嗲。

    要说我心目中最有个性的大学,用不了0.136毫秒就可以告诉你:复旦。

    上学时,我参加过几场竞赛的选拔考试。
    一场在人大,一场在复旦,一场在浙江大学。

    人大和浙大的题目风格相近,只是人大的更精致,切口更细一些。大致就是来自书本题目的延伸,虽然记不起题目的原题,但大概都是这样的题:

    ·闰土在鲁迅的哪些小说中出现过,串联了鲁迅的什么中心思想?
    ·对比点评贾谊的《过秦论》和苏洵的《六国论》;
    ·如何用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解释金融行业的盈利模式。

    只要课本学地扎实,做题大差不差。

    复旦的题呢?反正我愣是没做完,而且被震慑住了——

    ·谈谈威廉·洪堡三原则,带给现代高等教育的变革意义(捂脸懵逼,什么?)
    ·《六祖坛经》名句“菩提本无树”背后那场著名的辩论,慧能和神秀的偈语你如何理解?(what?刚从德国回来,这又去佛家)
    ·列举文学家郭沫若的作品,试点评其文学风格和作品思想(我去,这种题目就是埋人的深坑啊!!)
    ·前面的题还没写透,也不知怎么写,还剩10分钟,发现背面还一大题,1200字分析对比陶行知的“生活即教育”和杜威的“教育即生活”,心情是崩溃的。

    从试卷可以看出,复旦如此宽阔大胆的题干,锐利的基因展现无遗。

    再说说复旦的学生。不知道是上海这座城市输送了文化和人才,还是复旦自身特殊的培养皿,就如曹林所说,才情、精明、圈子。

    复旦人的才情,和其他学校都不一样。国际元素很充分,而且不带一点装逼感,你能感觉他们就是逼格本人。

    此外,横看北京的高校,世俗端的人们看的是等级、位次、金钱、生活,理想主义的人们谈的是自由、民主、公正、公平。沿着西北端中关村,画一条线到高碑店,不恰当地说就是这样一条轴。轴的两端,是酸冷迂腐、精致利己、妥协融入、物欲至上等词。

    但复旦人不一样,面对一个复旦人,我很难把他放在轴的任何一端。更多时候,他们在轴之上的第三维。既没有人高举哈耶克,高谈L晓B,也没人阔论郭敬明和韩寒谁务实。复旦人就是复旦人,行走在一个两者兼备,但你并不知道他们到底往哪里去的维度。

    就像朋友圈的这个“网红大V”,我相信我的母校人大是绝对出不了如此女子。

    复旦的小圈子文化也是根植于学校。大家都以为每个高校都有紧密的校友圈,师兄带着师弟盘根错节于每个行业。其实这就像说,杨幂刘诗诗唐嫣都是姐妹淘一样,其实她们根本就互为路人。你知道的娱乐姐妹淘,除了京城整容团和台北早茶组外,或许真的再没了。校友圈也一样,事实上就那么几个,十个手指也许就能数过来。复旦的圈子文化不确定是不是第一,但至少能排进前五。

    圈子内,富丽堂皇。圈子外,铜墙铁壁。

    NO.2武汉大学

    武大能排到第二,不来自学术,不来自樱花,而是一个又一个武大人对我内心的冲击,让我感受到这座大学的神奇魔力。

    就说一点:每个上过、沾过甚至到过武大的学子,都会像闹钟一样定时主动地向全世界宣告:我是武大人,我们武大又得奖了,武大的大门怎么又出事了?如此怎般。

    研究生同一个专业的大哥,每周必提武大人身份,每月参加武大人聚会,每半年回一次武汉,而他本人是东北人,谁却都只记得他“武大郎”的身份。

    除了武大人们的强大群体认同感,武大也有大批的“组局者”。但凡事业有成、新店开业,甚至是纯粹的社交需求,武大人总能在一个个陌生的城市里,在寻常巷陌间嗅到武大人的气味分子。所以,总有冠以武大前缀的读书会、交友会、商学会和相亲会。

    去到任何单位,但凡问题毕业学校,只要说是武汉大学的,一下子能和对方新增20个以上的共同好友。

    正所谓天下武大是一家!

    要说中国最强大的校友组织,不是北大清华,也不是复旦交大,而应该是武大。武大有优秀的组织,强大的校友,但胜在一种莫名而来的认同感。

    我没有研究过这种向心力从何而来,只知道珞珈山、“国立武汉大学”、主教这三个词,是属于武大人的三针肾上腺素,随意打一针下去,他会跟你掏心掏肺地诉说大约2小时的江城故事。

    如何进一步升级武大人之间的认同感?提一提老校长刘道玉吧。要怀着愤愤的不满,饱溢的尊重,遥远的崇敬。

    那,如何撕裂武大人之间的粘性?夸一句对门的华科,顺道提一句自己在华师找过5个女朋友,最后都分了,还欠了一屁股情债。

    NO.3中国传媒大学

    传媒大学“不读书”?其实我认为曹林是从另一个角度的解读,从“术”的视角看,“广院er”们其实是用非学术化的风格,修炼了一套顶级的外家拳脚。

    没有内功的令狐冲,依靠着剑宗的理论,以一套独孤九剑不依然打遍天下大多豪杰吗?

    是的,传媒出来的大侠们,就是习得独孤九剑的令狐冲。

    去过传媒大学的人知道,尽管学校改名为“中国传媒大学”这么多年,但彰显身份时,一定要说,我是“广院”的。

    广院有很多,南广、浙广、四川、广东,但能直接称呼“广院”的,只有这里!

    广院的特色,不来自于老师,也不来自于的文化,而来自生源本身。

    首先,规规矩矩的孩子们,不会也不敢去广院;分数太低太离谱呢,也进不去广院,所以你还得有一定文化积累;同时,广院还有各种艺术生、特长生渠道。最后在开学时,一大帮千奇百怪能力抱负者在一起,是个牛鬼蛇神大聚会。这样的生源结构,都没法不迸发出点儿火花来。

    广院的一大特色,就是各色活动多如牛毛。什么模联、辩论赛,其他学校专注投入、学生趋之若鹜的活动,在这都不算啥;模特赛、表演赛,家常便饭。

    要是你有个资深的广院朋友,她会邀请你每年参加一个高碑店地区收视率最高的活动,官方名字叫——广院之春。

    广院人从来不看超女快男,因为比起广院之春,湖南卫视的制作虽然精良,但太缺乏看点。参加广院之春前,你必须和大家一起去定福庄西街的超市,采购一些观赛必需品——鸡蛋、西红柿、成捆的抽纸和装满水的气球。

    那些试图上台捣蛋,那些试图依靠老师关系上位,那些自视甚高开口跪的同学们,在比赛后的澡堂子里必须花上1个小时,才能洗干净身上的杂物,但内心受到的36000多点暴击,可能需要两个学期外加13次烧烤才能抚平。

    能够经受考验脱颖而出的,必然一飞冲天。还记得《我不是黄蓉》的王蓉姐姐么?是啊,冠军!这么多奇葩的歌她怎么好意思发专辑。开玩笑,见过广院之春大场面,还有什么面子抹不开的?

    事实上,我在电视台、报社、影视公司、视频网站见过很多广院毕业生,他们真的是耍着一套独孤九剑,不谈江湖深远,但守江湖道义。

    最后,修成内功者,还出了不少大家。那些在电视台不断露脸的主播,不过是广院挂在门口的招牌罢了。

    广院的藏经阁里的七十二绝技,一门飞天两门升仙。

    NO.4 红砖里的人民大学

    江湖有个莫大的误会——人大是小党校。

    当人们问你哪毕业的,你说是人民大学。

    对方能够在5.62秒内,给你打上10个标签——“党章捍卫者”、“四项基本原则守护人”、“红色接班人”、“左转弯很溜”、“各大部委都是你们的人”、“马克思衣钵”、“主流思想布道人”、帮衙门说话、官运亨通……

    我想说大家真的误解了这所学校。

    北大清华比人大更红,在这方面,人大真的这几年“落后”了。

    就拿新闻方面说,面对网络舆情,人大人们还在谈客观、公正,过程的真实。

    而其他学校已经在帮忙研究如何封杀的问题了。

    有一次见到一个公司的公关总监。

    我提到了同学圈聚会,他用了最深深怀疑的表情问我:“人大也聚啊?”

    没错,人大学子也正如曹林妄评新闻学院一样,有些规矩,有些无趣。有的是踏踏实实和勤勤恳恳,内心燃着点小火苗。

    圈子?不知道是不屑还是没时间?没热情?总之江湖上多是人大人,江湖上一个人大圈也不出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