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盛大文学CEO侯小强创业做“毒药”:我去赴一场并不存在的约会

2013年12月,当我带着一身伤病,离开了为之奋斗近六年的盛大文学之后,我还以为我可以远离江湖,过上安逸的生活。我以为我可以全球旅行、做义工、在异乡书店睡着,让白花花的太阳照耀着我。山谷中的大风、大雪后的星辰、海洋中的渔船,还有陌生人。我两手空空,以梦为马,夜色笼罩,吹来温暖的风。

把膝盖献给90后

我关掉了手机,混迹于各种书店。经常一泡泡一天。我意识到中国有太多有才华的人,他们风起云涌,而我,不应该置身事外。

我趴在新浪微博上看每天的热搜词,对于陌生的名字我格外关照,无论是张嘉佳、叫兽易小星、同道大叔还是王尼玛、写广场舞的朱炫、写彭加木干尸失踪之谜的金万藏,我给这些人发私信、打电话、请朋友转达我对他们的尊重、喜爱。假若配上一颗少女心,我就是百分百的追星族,只是我追的不是一线明星偶像,也不是文坛巨擘,而是90后、二次元、漫画家、段子手、创业家……每天见一位,一年的时间见了近百人。

连续工作46小时,凌晨四点技术团队顺利提交苹果版

一次,办公室来了一位年轻人,我为他开门,然后跑前跑后地为他端茶倒水,与他合影。一位老友目睹了这一场面,沉默不语,直到离开的时候才按捺不住对我说,“你现在混得有这么惨吗?”。

这一年,我断绝了几乎和所有老朋友的联系。大概,在朋友们的眼中,我也就就此沉沦了。这一年体会到的人情冷暖,超过了半生所听说的故事。

拿千万年薪,还是从0到1

我接到了一些行业大佬的邀约,邀请我加入到他们的企业中,有人许以千万年薪。我知道再回江湖,依然会有朋友们回来,可以继续风光,可以过上体面的生活。可是我已经知道,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不喜欢被主宰的人生。我生性温和,但是我知道,在我内心里,住着一个喜欢折腾,极其偏执的人。

选择了这个人想过的人生,可能会很狼狈很辛苦,会遇到无数困难,会犯很多错误,会失败,也许会一事无成。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如果飞不起来,那就跑;如果跑不起来,那就走;如果走不起来,那就爬。无论做什么,你必须要前进,必须要付出远超于他人的努力。

我确实渴望成功。因为成功,就可以担负起对自己内心、对家庭、对社会的责任,就会拥有power,会更有尊严。但是,这次,我打算我自己来。

我打算做一款便捷地为电影和书打分和评价的移动互联网工具。我希望它能给好书好电影写颁奖词、为差书烂片写墓志铭;我希望每个人不做沉默大多数,可以遵从自己心意,不受他人影响地评价;我希望它能杜绝水军,一人只能评价一次,只有实名认证才能打分,每一票都有来历;我希望那些有才华的人可以在这里丰衣足食,成为真正的独立书评人和影评人。

假以时日,也许它会成为中国人独立评价的一个共享平台。

毒药打赏收入榜

我私下非常喜欢的葡萄牙诗人费尔南多·佩索阿写过一句话:“有一些毒药是必要的,有一些非常轻微的毒药组成了灵魂的配方”,这是我命名这款产品为毒药的由来。我召集了来自新浪和盛大文学的旧部,在北京郊区一个破旧的别墅里开始了我的创业生涯。这是2014年4月份的事情,迄今,正好一年整。

在中毒路上一路狂奔,我把自己的想法打印在一张A4纸上,标题是加了大粗黑的“毒药”二字。梦想像马云遇到孙正义那样,遇到一位天使一样的投资人。我比马云运气好,第一次就见到了“天使教父”,可是“教父”脾气比较差,他刚坐定,就要求我用一句话介绍我想做什么。

他说我知道你在新浪和盛大文学取得了成功,可你要40岁了,你不可能和90后挤在创业的独木桥上还能顺利地通过。他差点撕碎我的A4纸,理由是我应该做个ppt,要把我一年的计划、三年的计划都写清楚。我猜想他可能需要的是一座金山,而不是一个可能发现金山的人。我们不欢而散,自此之后失联。

团队的人夜以继日地开发产品。每周20小时*6天的工作。我们不断地构想,又不断地打破构想;我们以为找到了捷径,然后发现转了个圈又走到了原地。我与他们一起,竭尽一切地付出了全部的努力。错误、失败、沮丧、争执、困惑成了这个创业公司的全部。有的时候,同事为了谁对谁错甚至大打出手。我冷静地看着他们打架,脑子里却在高速运转,争取做个好裁判员。

我拿着装载了毒药测试版的手机去书店,在高大上的PAGE ONE,在24小时不打烊的三联,在经常举办名流活动的时尚廊,我躲在某个角落里,测试拍书摘的功能。啪啪啪的拍摄声引来了警觉的店员,他们说你怎么这把年纪还玩偷拍,然后粗暴无礼地把我驱逐了出来。落魄地走在街上,我真想打起竹板唱首歌,说不出难过还是开心。

在创业的过程中,我无时无刻地感觉到孤独和无助。我看了大量的创业的书,可他们于事无补。就像生孩子,你看了很多指南,也要独自承担疼痛。

奋斗中的毒药团队

这个时代不缺励志的故事,我的新故事也有了俗套的反转,四家基金发来了投资意向书,整个过程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曲折与复杂,如同一个男人在三个美女当中,依然选择了胸最大的那个一样,我们也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海纳亚洲创投基金,他们中国区的老板叫毒龙,毒药和毒龙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双。我成了传说中的疯狂老板,像衡水二中的中学生一样,高喊“狂写一百天,争取早上线”,办公室灯火通明,战友们通宵达旦。

夜里千条路,醒来卖豆腐,我没豆腐可卖,只好去刷脸,邀请来1000位种子用户。只要有饭局我就参加,生性内向的我总是能在间歇期间找到说话的机会。我清了清嗓子,走到最重要的那个位置,说今天我给大家推荐一个特别好的app。我教每个人下载,看到不能心甘情愿下载的朋友或是陌生人就径直地朝他们走去。我还变态地催促他们更新,活生生把明星逼成影评人,把台长打造成段子手,让新闻联播主持人养成不写毒药就睡不着的坏习惯……有的朋友直言,千不怕万不怕,就怕侯小强打电话,他的电话一来,大家都说黄世仁来了,来催缴谷子了。我猜想我终于可以胜任保险公司推销员的角色了。

为上线而时刻准备着

每天早晨醒来最陶醉的事,就是看到我的1000免费民工又写了多少条新内容,他们见缝插针,不辞辛劳地为浩如烟海的图书与电影,撰写着一条条精彩的评语。哈佛大学物理系博士苗千(毒药ID@苗千)为小时代打了八分,理由是它重新定义了电影;新闻联播主播康辉(毒药ID@无缺公子)陪同习大大出访都不忘来一篇土耳其的影评;入围戛纳短篇单元的美女左左(毒药ID@左左)一个月就获得打赏近5000元;知名天使投资人王功权(毒药ID@VC007)看《左耳》竟看的泪流满面。我参与到他们的情绪中,如同经历我的人生。

毒药来了

现在,毒药要来了。

这是一款便捷地为你喜欢的电影和书打分和评价的工具。

这里有中国最大的电影图书数据库。有不断完善的电影票房和首次公布的图书销售数据。

这里欢迎所有人。无论你是不是文艺青年,都希望你不是沉默大多数。

这里欢迎你任性、极致地表达。这里有负分,也希望你为你喜欢的书影慷慨地打出满分。

这里有很多朋友,他们会为你的一句话付费打赏。爱我你就打钱我。

这里欢迎毒舌、剧透、图解、声优和提供种子的人们。

在这里,我们通过神人、朋友圈、大数据与群组,助你与未曾谋面的书影相遇,与经年已久的书影重逢,与志趣相投的人邂逅。

毒药史上第一个负分

毒药今日正式上线,IOS、安卓等九大市场均可下载。现在,我邀请我所有的朋友和陌生人下载它。如果有可能,在你的社交媒体上帮助传播。我在毒药等你们。我的ID是王侯。

今夜,你来赴我的约。而我,是去赴一场不存在的约会。

感谢我毒药的合伙人和我的团队。感谢海纳亚洲杰出的投资团队linda(毒药ID@lindazln)和吕楠(毒药ID@二少爷的药)。感谢一直站在我旁边,无论任何时候都赋予我信任、支持的家人、朋友和师长。

也感谢理解我支持我的中汇影视的合伙人们——孙莉莉(毒药ID@莉莉)、董俊(毒药ID@董俊)、陈有方(毒药ID@陈有方)。他们给予了宽容、理解和担当。那是另外一个我的故事。这个故事我将在以后和大家分享。

也感谢90后的千禧互动的营销团队们,我绞尽脑汁地写下了标题:再不折腾就老了。他们妙笔生花地在最后加上了屌丝二字。辛苦了一天的办公室里传来了大家的笑声。

【毒药是一款发现、点评、分享电影和图书的便捷工具。】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侯小强 在佛心与“野心”之间

致青春:那些被眼球灭掉的互联网帝国

豆瓣用户心声:豆瓣你快点走

张远:豆瓣十年,一朝重来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经过离职风波和所谓出家风波的侯小强,在闭关之后又一次出山。像所有从出厂设置就自带装逼光环的文艺青年一样,他写了一封不着四六又意气风发的献词。用了一个带有城乡结合部后摇色彩的标题《今夜,我去赴一场并不存在的约会》。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你去约一场空炮和做了一个APP到底有毛线关系。
    矫情,就是文艺青年的精神刘海儿,我们必须拨开刘海儿才能看见那张脸到底有多大。侯总声称,“这是一款独立评价书和电影的APP。”好了,豆瓣不努力,阿北徒伤悲。一直被人诟病的豆瓣APP这下终于要有人篡权了。下载毒药一看,还真不是这么回事。这根本就是一个豆瓣和微博的杂交转基因产品,而且是以微博的模式为主。
    先不说注册名字的时候,对长度有诡异的限制,连两个单词都没能允许的事。先说首页。首先,页面分成大神和广场两部分,大神就是大V,广场就是屁民。这种从一出场就设定阶级隔离的互联网产品还真是挺搞笑的,就这种脑回路还声称“把膝盖献给90后”呢?微博的大V和普通用户的消息是可以一起看的,除非你自己设定分组,毒药倒好,明确拦出铁丝网,通过官方向你宣布一边的话语来自被认定的精英,具有价值;一边来自吵吵嚷嚷的广场,好自为之。我们看看这第一批邀请的大神都是什么人,除了一些知名的文化圈人士之外,什么“知名公益人”“资深影迷”“自由职业者”,这帮完全没任何影响力的人在认证庇护下,灌鸡汤、卖货、聊股票,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侯小强不是声称这是一个“便捷的为电影和书打分和评价的移动互联网工具”吗?如果是这个状态,有好好的微博我不用,为什么要跑到毒药上来?微博已经有很多大v经常推荐电影和书啊。

    好,那我们看看书和电影。在豆瓣上有数千人、上万人标记的电影,在这里只有个位数,当然,这是因为毒药还是个婴儿,无法和这个领域的巨头相提并论。那么我们看看质量,所有内容都是短评,别说精准,连俏皮的段子都见不到。这是一个从一开始就依托于移动互联网,说得直白点说——手机——的产品,所以,侯小强几乎就没太考虑过长评的事。不清楚有多少人知道,毒药其实还有一个隐藏得很深的网页版,极其难以登陆,扫码登陆也很困难,或许这个网页版是个发长评的窗口,但目前看起来,毒药就根本不鼓励长评。可问题是,对于影评和书评这种东西,如果不具备一定长度,是没有阅读价值的。你无法让人们在一百多字的手机打字能力极值内发表一篇有思想火花的文章。当然了,侯总的深意,也许我辈无法企及,因为人家在那篇荡漾的献词中款款地写到“我希望它能给好书好电影写颁奖词、为差书烂片写墓志铭”,懂了吧,颁奖词和墓志铭就那么几行,所以这个APP给书评和影评留出的量也就那么几行。可问题又来了,侯总还特意做了个打赏功能。
    出身于网络文学巨头的侯总对盛大、红袖那一套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觉得靠打赏能养活得了写穿越小说的,就一定能“让独立书评人和影评人在这里丰衣足食”。打赏,是一种什么行为?是对文章的激赏之后,用真金白银表达支持。首先,这是一种粉丝行为,其次,这要有对文章有持续性期待。所以,打赏的文章要求是长文,甚至连载。这也是为什么那些起点、红袖等等网站能够有人捧角儿的原因。可你这毒药写的都是评论,又是短评。打赏的激情在哪呢?目前,屁民广场上的打赏基本是个笑话了,大神的打赏金额目测从0.01元到8000余元不等,是否有更高的,没太看到。好了,这些打赏有多少是“运作”来的,以当做招徕更多用户的广告,有多少是作者本来的粉丝,与在毒药上发的短评内容好坏无关的,都是个秘密。当然了,如果你把鹿晗什么的弄过来,发出一两声呻吟,也能有个几万块打赏,但那是另一回事。所以,侯总亲手塑造出了一种和设定的盈利模式天然相悖的产品。这种拧巴的勇敢真值得赞叹。

    再说说用户体验,侯总也没想遮掩,毒药就是冲着豆瓣来的,毕竟多年以来,豆瓣都神奇般的没有竞争对手。我们就对比一下。毒药的第一感受就是“乱”。真乱啊。豆瓣的成功之处在于极简。豆瓣从开始到现在,走的都是减法路线,能更少的绝不增多,能留白的绝不
    填满。但毒药不是,打开页面,就有一种扑面而来的“睡你麻痹,起来嗨”的广场舞气息,从大神到广场,有人分享电影,有人传播佛法,有人卖货,有人自拍……你到底是在和豆瓣争抢板着脸的文艺青年,还是和微博争夺腆着脸的底层屌丝?或者是侯总的心思你别猜,人家是想豆瓣微博全都灭?但不管你要的是哪一边,侯小强在做的基本都是在和已成定局的两个巨头抢地盘。

    在这种开机页面就被各种奇葩分享搅乱的情况下,有多少人愿意在搜索框里输入一个电影的名字,然后举着手机只用大拇指按下一篇评论呢?而豆瓣呢?豆瓣明确的区分了电影、读书、音乐、小组等等细分的线条,每一种都是按照兴趣垂直与用户发生直接关系的,你可以只关心你有兴趣的内容,而不会被强迫看到其他与此无关的内容。这是其他中国互联网产品无法给你的感受。那些产品都叫嚷着拼命向你兜售东西,而几乎只有豆瓣以绝不打扰的态度任你丰俭自由。不知道侯总是否记得,很早的时候,在豆瓣上如果有人关注你,他们会给你发一封邮件。里面有一句非常打动我的话,大意是,“某某在豆瓣上关注了你,或许你们臭味相投。但你绝不需要把这种关注当做负担”之类。这就叫深入人心,当嘈杂大面积向你涌来,它告诉你,你不必都得接招。但毒药呢?恨不得能做得比微博都热闹。

    好了,从用户体验的糟糕还是舒适的问题就要说到逼格。在中国当下的互联网产品谱系中,豆瓣的逼格是独一性的,它的用户有一种文化上的内部自我认同。大众趣味者可以分享和关照,小众趣味者可以找到茫茫人海中的隐秘的连接感。它让用户体验到了一种故意的、用气质和氛围隔绝出的互联网飞地的感受。这让它产生了极强的粘性。那么,毒药的逼格是什么?侯小强老师自己能总结出来吗?说到底,毒药是一款没有价值观的产品。它唯一能让人们在此时愿意去看看的,无非就是一个画饼式的打赏功能。但这个空置的功能能带来多少持续的粘性呢?
    继续说说侯总非常满意的一个设计,负分选项。和豆瓣的五星打分不同,毒药更加细分,最让侯总引以为傲的是就是引入了负分。在那篇献词中,还像模像样的贴了图,某个编剧给《富春山居图》打了负分,侯总特意标明“毒药史上第一个负分”。唉,负分是一种情绪发泄,意思无非就是极度讨厌,本质上讲和任何一个有打分功能网站的一星有什么不同呢?这种东西难道还值得炫耀,以期待成为自己打败对手的利器吗?
    再说说侯总又一个自认为的利器。侯总希望这款APP能够杜绝水军。一人只能评价一次。从根本上讲,互联网的任何用户都是“水军”,因为互联网的梦想是去除门槛,我明白,侯总想避免的是那些因为利益、使用非常规手段而故意拉高或者拉低某个产品评价的用户。这种行为你通过一人评价一次的手段是避免不了的。水军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它的数量隐秘而庞大,人家无论使用真实的人还是技术手段多注册就是了。而你一人只能评价一次的限制只会影响正常用户。我先标记一个电影的感受,细看之后想再写一点稍长的内容,我怎么办?更奇怪的是,剧集类内容好像连分集评论的功能都没有?对于水军最好的规避方式,就是这个产品的真实用户极多,豆瓣就是如此,有无数电影的宣发方都使用过水军,但迄今为止还没有哪部真的被水军改变了分数,这就是为什么豆瓣的评分系统被人信赖的原因,它的真实用户数量很大,水军与其不成比例。而目前的毒药,水军可能都懒得去攻陷。

    豆瓣的成功是因为他们有极其明确的舍与得的自知。通过垂直兴趣吸引不同受众,通过大众产品保持热闹,通过小众小组保护多元,通过“广播”产生社交,通过文化认同营造粘性,通过近乎固执的极简风格维护逼格……而毒药在做什么?这个来自豆瓣和微博的杂交转基因产品几乎完美地遗传了双方的缺陷,比如书和电影天然的小众化以及微博上乱哄哄的街头气。
    顺便说一下,在试用毒药的一周内,我遭遇了抄袭,一个莫名其妙的“大神”把我豆瓣上一篇头条的影评直接贴在了自己名下,不但没有我的署名还是个残篇。我向他询问,这个大V反问我,“什么是豆瓣?”向毒药客服投诉后,对方态度很好,删除了对方的文章,并且告诉我这是第一个版权事件,真没想到,我还见证了毒药的历史。不久后,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头像下出现了一个V。没有任何人跟我打个招呼,这是怎么回事?我只想在广场里做个屁民,安静地看大神装逼。最好还是让我还俗吧。

    如今,毒药其实还算是创业实验阶段,还有改进的空间,但从骨架上分析,这款APP基本是作死的节奏。可能用不了多久,侯小强老师就又得闭关修炼、寻找初心什么的,希望他早日第二次创业吧。

  2. 这东西没有桌面版是不可能成气候的。

    候总一定没写过影评,尤其是在触屏上写影评。编辑文字是触屏的弱项,要斟酌字句就更不可能了,没有键盘鼠标是根本不行的。写个电影梗概还要三五百字呢,要写个完整影评还不累死。写一半文字丢了呢,难道说我得先开个云笔记然后再粘贴到毒药里?打赏的吸引力就这么大么?

    单一的打赏判断不了信息的真正价值,还需要更多筛选机制。就算一句话赏8000也改变不了随口一说的本质。

    要不毒药就来个音频为主的评论平台得了,反正都是短评,一个电影下面的评论再多,加起来几分钟会就都能播完,公车地铁上听个新鲜。听完也放嘴边吐个槽跟个帖,谁爱听谁听去。

    评的没水平不爱听的一键跳过,直接转到下一条。被跳过的评论就自动减分,减到一定分数就被定为无价值评论,自动删除就行了,这种无价值评论上的打赏也如数退回。老发无用信息的就禁言。

    如果认为谁评的有水平就关注他,可以选择优先听他的评论。不爱听的也可以拉黑,干脆不听。

    黑名单评论内容如果能被好友推荐也可以选择性收听。还可以偷偷屏蔽口味不合的好友的推荐,谁身边没有几个可以随便哈啦但品味怪异的好友呢是吧?

    总之就是自己和好友一齐努力分检掉那些不值得看不值得听不值得去评论的东西。

    更科学的分检系统是各家UGC平台都缺乏的。网络文学单凭打赏那一套很难看清其真正价值。好多人打赏只是一种花钱行为,得到赏金多的不一定就是好故事。近年的 IP 炒得很欢,好多大佬地产搞不下去的都想去拍影视剧,多家开发商盲目争抢网文版权,结果好多到手的故事根本不合格无法改编影视作品,只是个空壳,咋办?再配好编剧?这真是坑钱啊!

    哎呀又说远了,毒药上又有人发裸体写真了,不写了去看图片~

    中肯的说,刚看到毒药出来的时候,我还是挺激动的,明显跟豆瓣叫板这种姿态本身就对厌倦了豆瓣处处出错处处装逼的我来说具有足够吸引力了,可当我迫不及待打开APP,我只想说,hin失望。
    中肯的说,我看到精选,广场,朋友圈三个分类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了侯小强对我们这些屁民慢慢的恶意,这种明显把大神捧上神坛的分类,我还没开始评分就已经感到自己作为一名小透明的无力感。说好的给我们九零后的膝盖呢。精选用户全是40岁往上的大神也就算了,各种鸡汤的分享又是怎么回事,精选都能看出朋友圈的味道,还要朋友圈的分类干什么。
    中肯的说,如果真想变成一个大众的装逼神器,光靠电影和书籍是没办法的,最起码也该多出个音乐来吧。
    中肯的说,大众装逼神器这词本身就挺矛盾的,逼格越高越小众,用户越多质量越堪忧,所以短评这种形式挺目光短浅的,但如果侯小强想要放弃一部分逼格追求商业也是可以理解的,关键是短评质量差到不如微博,就让逼格和用户黏性全都沾不上了。
    中肯的说,现在我还没有看到关于负分到底有什么作用。如果仅仅是想吸引眼球我觉得还是挺无聊的。
    中肯的说,大神不大神,逼格不逼格,草根不草根,该舍弃的不会舍弃,该坚持的没有坚持,一阵喧闹之后,不知道毒药能走多久。
    侯小强的毒药跟佩索阿的毒药应该不是同种东西。
    希望之后可以打脸。

    优:
    • 打开有惊喜,开始界面扩散的圈圈很喜欢,像轻柔的的波浪

    • 界面还算干净(广场除外,太乱)

    • 有情怀有故事有背景的app

    劣:
    • 广场作为主要板块,选择的余地那么少,只得手贱地点开,结果就是所有信息一股脑塞给你,哎呀妈呀,快晕了@_@

    • 缺乏分类功能,接收信息泛滥而没有针对性,少有共鸣。(可与上条合并)

    • 打赏功能有必要吗?打赏功能有必要吗?打赏功能有必要吗?(⊙﹏⊙)
    不理解的事情一定要问三遍!

    句式杂糅会产生病句,不加思考地揉杂微博,豆瓣等的特色功能到这里,无疑是给自己酿成了一剂毒药。
    好好做出自己的特色才会有出路
    期待有特色的新版本。

    1.”毒药“这个名字给我的感觉怎么这么非主流呢,作为一款定位于”实名书评影评“的app,私以为”毒药“本义为贬义,无论是真正的毒药,还是现在常说的票房毒药,同时对其的使用印象停留在”你是我的毒药“”爱情毒药“等泛滥的网络文学中。难道”毒药“一词寓意这款APP像毒药般有着邪魅的力量使用户欲罢不能?虽然此款产品主打90后用户,侯小强为了使产品更加贴近用户不停与年轻人接触,但身为一个90后尾巴上的人真的觉得这个词很诡异。
    进入APP时黑色的背景,中间闪烁的圆圈,充满了神秘感,倒是与”毒药“诡异的气质蛮吻合。
    2.毒药的整体使用感觉是豆瓣、微博、微信的合体。
    分别融合了豆瓣的影视、图书模块,微博评论、艾特、赞、打赏、中间大加号发表内容模块,微信的发现,我的资料模块,打开此款产品就有一种深深的熟悉感。给我的感觉是什么都想做,书评影评,社交,分享,自媒体平台,都不放过,结果都没做好。
    3.饱受诟病的大神和广场分类,大神用户参差不齐,发表评论的质量堪忧,实在没有必要弄出这样一个用户之间高下之分的区别,高高在上的大神却对不上大神的称号,自己打脸。
    4.短评虽然降低了用户发表评论的门槛,增加了用户活跃度的可能,但对评论质量也带来了影响。短评往往不能真实的反映出观看一部影片或者一本书的切身感受,其中不乏用户对影片或书不是十分了解,却能轻松摘出一两句看似经典的话故弄玄虚,和长评相比,评论的参考性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