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记者李斯璇专访苹果CEO库克,苹果手表续航时间遭吐槽

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于5月11号开始了他的第六次访华,他开通的微博,写道你好中国,很高兴再次来到北京,我要宣布创新的新环境项目,库克前五次访华都是与苹果在中国的运营商有关,而这一次提到最多的是创新的环境项目,最擅长科技创新的苹果公司难道还想要种树吗?

近日,央视对苹果CEO TimCook 进行了专访。库克自夸工作很勤奋,每天只睡4个小时。记者李斯璇问:那你得需要2个Apple Watch吧?因为一只Watch只能续航18个小时。库克顿时尴尬:还好,我的手表电池一直够用……

苹果CEO蒂姆·库克接受央视专访。

苹果CEO蒂姆·库克接受央视专访。

央视女主持人李思璇:您每天就睡四个小时。

央视主持人李思璇:您每天就睡四个小时。

央视女主持人李思璇:也许您需要两个Apple Watch。

央视主持人李思璇:也许您需要两个Apple Watch。

央视女主持人李思璇:因为一只表的续航时间只有18小时。

央视主持人李思璇:因为一只表的续航时间只有18小时。

库克:我手表的电池一直够用。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讯 库克又来中国,而且他还首次接受了央视的专访。央视对苹果CEO库克进行了专访,过程中欢乐点很多,比如主持人李斯璇询问库克每天是否真的只睡4个小时,如果那样的话,苹果手表一块显然是不够的。

对此库克也风趣的回答道,他一块手表的电池就足够了。

此外,库克还在专访中强调,自己的确曾向乔布斯提议,将自己的部分肝脏捐给他,但后者对此进行了否决。

最后要说的是,当主持人李斯璇询问库克什么时候苹果能拿出让人眼前一亮的产品,库克表示Apple Watch就是。

 

附:央视采访库克文字实录

央视专访库克:确认曾打算捐肝给乔布斯

李斯璇:非常荣幸采访您,因为这是您首次接受中国电视媒体的专访。

蒂姆·库克(苹果CEO):我也很高兴。

解说:库克在采访中提到,他们的环境项目其实就是把中国各省近600万亩的森林改为苹果负责管理的森林资源,而三个星期前,苹果还在四川建立了他们在中国的第一个太阳能发电项目,今后苹果公司在中国地区所使用的纸张和电将全部来源于他们管理的森林和太阳能基地。苹果从诞生开始,一直以高科技电脑公司的形象出现在公众面前。在轰轰烈烈的三次技术浪潮中,完成了从PC到互联网再到移动互联网并把握住了移动互联网趋势的成功逆袭,从衰退的电脑市场华丽转身,进入消费电子市场,并获得了巨大的利润。但是自从ipad诞生之后,苹果再无颠覆性创新产品,这不免让果粉有些失望,如何让苹果能够永续发展,此前苹果公司出来新的(00:01:40英文),就已经让人感觉到了一些异样,此后(00:01:47英文)的出现更是印证了苹果从一个科技公司转变成了一个打造优质移动生活,和每个人都可以改变世界的生活方式的公司,它通过高科技的产品,优雅的设计,巨量的用户,无缝衔接的信息传递,开放的API,以及严格的APP审核,来实现这种转变,那么市场有理由这样判断,未来的苹果也许会更加开放。

李斯璇:我还听说您此次来华要种树,您的那个环保项目进展如何?

蒂姆·库克:我们的目标是实现零影响,这意味着如果我们使用纸张那么它会来源于负责管理森林,以保护我们的自然森林植被,这是我们前所未有的环境项目,是公司环境保护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另外的一个环保工作的重点是使公司运营100%依靠可再生能源,在纸张使用方面实现零影响。

李斯璇:这的确是社会责任的体现,但是我也看到一些和太阳能有关的项目,这是出于商业方面的考虑吗?

蒂姆·库克:最新的措施是在中国四川安装一个40兆瓦的太阳能发电装置,为大陆所有的Apple  Store,零售店,地区总部和办公室供电。

李斯璇:谈谈苹果公司,苹果是世界上市值最高的公司,但是看看现在的局势,微软最近推出了Hololens,让世界眼前一亮,还有特斯拉的电池项目,人们想知道苹果何时能推出一款让世界眼前一亮的产品?

蒂姆·库克:我自己就戴着呢,它在这,我们两周前上市了Apple  Watch,这是一个全新的产品类别。

李斯璇:的确如此,但是苹果似乎仍然关注触屏的数码产品终端,人们何时能看到全新的东西?是现在甚嚣尘上的苹果汽车也就是Al项目吗?人工智能,人们期待看到超乎想象的产品,对此您是否有5年或10年的计划?

蒂姆·库克:我们对于5年、10年或15年的计划通常保密,但你可以期待新惊喜的出现,我们并没有一下子生产一大堆产品,而是专注生产,我们认为最具影响力的产品我们现在产品不多,但是很精。

李斯璇:谈谈您在中国市场的战略,中国市场销量占苹果全球销量的比例是多少?

蒂姆·库克:大中华区占20%多一点,中国市场在各个方面对我们都至关重要,不仅在销量上,还在供应链上,我们在中国创造了300多万个就业机会,其中一半是在工厂,一半是App的开发。

李斯璇:您感觉到中国本土的竞争了吗?在中国有200多个手机厂商,当然规模都比苹果小,但(很有潜力)。

蒂姆·库克:竞争无处不在,我们在各个市场都会有竞争对手,在早些时候其实现在也是,在电脑市场我们Mac和微软竞争,他们在市场上都有很强的竞争力。

李斯璇:您会在中国这种新兴市场采取低成本策略吗?这是否有必要?

蒂姆·库克:我们的策略是追求卓越,做手机就做到最好,保持质量至上,是我们最优先考虑的事情,而非利润,有时两者会碰在一起,有时保证高质量就保证了高利润,但是如果要选择我永远会选择质量至上为先,我们不会忘记这一点。

主持人:世上只有一个乔布斯,作为他的继任者并不容易,库克就任苹果公司CEO以来拿他和乔布斯做比较的声音从来没有间断过,在库克的内心对于乔布斯是怀着什么样的情感呢?我们继续来看。

解说:在IBM有12年的工作经历的库克1997年进入康柏公司,经过引荐见到了刚刚重回苹果的乔布斯,当时的库克本来没有加入苹果打算,只是打算去聊聊,但会面的前五分钟就被乔布斯对于未来愿景的描述深刻吸引了,那时所有的IT公司都在专注服务器,可是乔布斯的头脑中已经有了对于苹果未来一系列以消费者为中心的产品的蓝图雏形。1998年,库克正式加入苹果,从此他就成了乔布斯最信赖的助手。乔布斯有激情但易怒,而来自阿拉巴马的库克则被人们称为南方绅士,总是和蔼冷静有礼。有人说乔布斯骄傲,而库克更识时务。除了同事,他们还是生活中彼此的挚友,当乔布斯病重需要接受肝脏移植之时,与他拥有相同罕见血型的库克,曾主动提议向乔布斯捐赠自己的部分肝脏。

在很长的时间里,库克能否延续苹果业已存在的辉煌一度是市场最大的担忧,然而苹果如今已经成为市值超过7000亿美元,现金接近2000亿美元的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乔布斯曾告诉库克永远不要设想乔布斯会怎么做,而是做最好的自己。如今,库克时代的苹果公司有了1995年以来的第一次股票分红,开始更重视企业用户的需求,在过去的十五个月就收购了接近30家公司,而对于媒体的开放程度也是在乔布斯时期难以想象的。 这就是库克时代的苹果,也正开创着继承和创新并举的苹果时代,也正开创着继承和创新并举的苹果时代。

李斯璇:和乔布斯时代相比,现在的苹果更加开放了,比如苹果收购了beats,和IBM合作,股票的分红和回购,而且你们对于媒体也更加开放。这些似乎都不是乔布斯乐意去做的?您是否在逐渐改变苹果的企业文化?

蒂姆·库克:这很难判断。他让我不要这么做,我很尊重他的要求。我觉得你必须看到乔布斯有着迅速调整的能力,这帮助他避免很多风险,这是他的杰出才能,许多人容易固步自封,很难走出思维局限,但是他可以,这是他的非凡之处,这也是我努力的方向,也是苹果成功的秘密,很难有人能做到他那样与时俱进。

李斯璇:您仍然会时常想起他吗?

蒂姆·库克:我每天都想到他,当然会想他,他是我的好朋友,许多人把他看成冒险家或发明家,我主要把他看作密友,人的一生没有特别多的朋友,他是我的密友之一。

李斯璇:我听说您要将自己肝脏的一部分捐给乔布斯做器官移植。

蒂姆·库克:我们是朋友,我认为这是一个朋友可以做的事,一天晚上我离开他家的时候很伤心,因为我看到他的身体状况不佳,他一直在等捐赠者出现,我并不知道捐赠者什么时候才能出现,他曾跟我提到过他的血型,我做了一些研究,如果血型一样肝脏可以再造血,即使把一小块切下来我也没什么事,所以我提出了这个建议,但是他拒绝了,这说明他更关心朋友冒的风险,而非自己的健康,这是他伟大之处。

李斯璇:很荣幸能知道这么多细节,我知道您一直保持了他的办公室,在你们旧的总部,您建了一个新总部,新的苹果太空总部明年会完工,您依然会给乔布斯留一间办公室吗?

蒂姆·库克:我们永远这么做,办公室永远不会消失,我们会保留办公室的原貌,就像他在的时候。

 

·氧分子网(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这件小事告诉你库克为什么能成为优秀的CEO

重塑苹果 库克正在走出乔布斯的影响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1. 2015年3月26日,任泉和汪峰出现在了博鳌论坛上,他们分别是以StarVC联合创始人和音乐人的身份受邀前往,并在“青年领袖圆桌会议”上发言。有媒体称,任泉的出现顿时拉高了现场的“颜值”,还有媒体调侃,汪峰终于用一次高大上的方式“上了头条”。近年来,博鳌论坛几乎每年都会有明星受邀参与。这个政商大咖云集的地方,开始越来越多地出现一些明星的身影。明星们都出现在博鳌的什么场合?他们在博鳌论坛上说什么不说什么,都有什么讲究?

    明星大多出现在“青年领袖圆桌会议,此前多由芮成钢主持

    博鳌论坛全称是“博鳌亚洲论坛”,是1998年亚洲金融风波之后,亚洲多国首脑提出成立的一个由亚洲人主导,从亚洲利益出发,专门探讨亚洲事务的国际组织。

    相对于达沃斯论坛,博鳌亚洲论坛更多关注亚洲和新兴经济体。对于全球各国首脑而言,这种论坛是除了出访之外,相互见面沟通的好机会。

    前往每年博鳌的各路明星,几乎都是在“青年领袖圆桌会议”这个分论坛上亮相。虽然只是博鳌的分论坛,但“青年领袖圆桌会议”的嘉宾阵容不容小觑,曾吸引世界首富比尔·盖茨、美国劳工部长赵小兰、中国电力“一姐”、中电国际董事长李小琳的参与。

    最早受邀参会的明星,或许是张靓颖。

    2006年,张靓颖获得“超女”后的第二年即被博鳌论坛邀请,不过,当年她并没有如约出现在“我们时代的青年领袖”特别圆桌会议上,让在会场守候的一些记者颇为不满。随后的一则报道称,由于次日晚要参加博鳌论坛慈善晚会的表演,张靓颖一下飞机就投入彩排,从而放弃了参会。

    第二天,她的确出现在了慈善晚会上,演唱了一首英文歌曲《To Be Loved》,随后还与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对唱了一曲《One Day When We Were Young》,表现颇为亮眼。

    2013年,张靓颖二度受邀出席博鳌论坛,这一次她终于出现在“青年领袖圆桌会议”,谈起了孩子心理成长问题,但由于当天她参会的手稿被网友曝光,最大的焦点变成了网友调侃张靓颖字太丑,她随后也在微博回应“字还是必须得练!”

    不少体育明星也曾在博鳌论坛亮相。2011年和2012年,姚明曾连续两年受邀,前往博鳌论坛,2014年获邀的刘璇,既有体操冠军的身份,同时又活跃在娱乐圈。

    据观察,此前的这一论坛,基本都是由央视财经频道的芮成钢主持。在主持过程中,芮成钢还曾冒出过一些“2B言论”。

    例如,2012年姚明参会时,主持人芮成钢就曾表示,姚明作为NBA运动员每年的收入是四五千万人民币,而扬州市委书记谢正义年收入不足20万,大家同样辛苦、工作,最后反差如此大。

    姚明回应称,我和谢书记的比较不太对,这是两个体制,两种分配方式的问题。

    由于芮成钢被查,今年,这一论坛的主持人换成了央视财经频道的李思璇。

    娱乐资本论注意到,尽管是分论坛,但嘉宾同样来头不小,今年的特邀嘉宾是百度公司总裁张亚勤、纽约时报专栏作家、《世界是平的》作者弗里德曼(这两位是特邀嘉宾);“青年领袖代表”除了任泉和汪峰,还有凤凰新媒体总裁李亚、东风英菲尼迪总经理戴雷,甚至还邀请了一位“大学生村官”。

    任泉:Star VC还将引入两位顶级明星

    今年受邀的任泉,同样是出席“青年领袖圆桌会议”,值得注意的是,任泉并非是以演员的身份参与,而是作为Star VC联合创始人前来。

    Star VC是由任泉、黄晓明、李冰冰三位好友共同成立的投资基金,2014年成立以来,已经快速投资了韩都衣舍、秒拍、坚果等多个项目,今年,Star VC还将投资互联网金融项目。

    在论坛上,任泉不经意间发布了一个重量级消息:“Star VC很快要引入两位新的合伙人,并且都是非常要好、非常健康的顶级明星。”他刚刚说完,就被主持人李思璇追问,他们到底是谁?任泉回应,由于还没有签合约,现在没法透露具体的名字。

    娱乐资本论了解到,本次的“圆桌会议”原本是要求嘉宾就三个话题进行表决辩论,并且写出自己2015年的三个愿望。

    但实际上,现场最终的流程进行了非常大的调整,写愿望的环节,也变成了“给10年前的自己写一封信”,在这些变化之下,都嘉宾的临场反应面临着考验。

    从现场实录来看,任泉的表现还不错。

    他谈到自己的从演员到投资人的心路历程:“我当时作了一个很大的决定,放弃了二十年自己热爱的演员职业,它给我带来很多光环和梦想。在我放弃那一刻时会有留恋,但为了我新的职业,毅然决然地放弃了,我想这是我诚心的态度。”

    任泉说,自己大学毕业开始就不停地在创业,虽然是专业的演员,但毕业后先开了一家小餐馆,后来又当演员,然后做制片人,后来投资很多项目。他认为,创业的这个过程带给他最重要的是责任。成败是另一回事,但创业态度最重要。

    “写信”的环节,任泉对10年前的自己说:“听说你爱喝点小酒,尽量少喝,烟不要抽!作为十年前的年轻人,要少熬夜哦,记住这句话,它很有用!”“一定要坚定自己的信念,不要因为物欲而迷失自己的初心。”

    投资人的身份,无疑让任泉在博鳌有了更多的空间。“青年领袖圆桌论坛”之后,任泉还出现在博鳌的多个场合:在“微博之夜”上与董明珠、周鸿祎谈跨界,又在“腾讯投资家”午餐会上与诸多资本大佬碰面。

    汪峰:好作品一定是触动了一部分人

    与任泉相比,汪峰的出现则是以歌手、音乐创作人的身份。在媒体眼中,他还有另一个身份——章子怡的“老公”。

    他刚出现在博鳌,就被媒体问到:“子怡怎么没来?”在论坛的发言中,汪峰说到,选择职业如同结婚,会面临“选爱你的、还是你爱的”问题。此时主持人适时提问:“您的选择是你爱的还是爱你的?”汪峰说到,必须两者都有,我爱,她也爱。

    在汪峰眼里,一部好作品一定是能触动人,影响人的心灵与生活。但这并不代表说简单流行的东西就是糟粕,因为一个时代必须什么都有,我们不应该总是站在一个点去驳斥所有别的点,否则就无法进步。

    他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因为热爱小提琴,大学毕业后,他顺理成章地进了中央芭蕾舞团的交响乐团,但后来却发现那不是他想要的生活,那段日子对他而言更像是一种折磨。

    回顾自己的音乐道路,汪峰这样说:“二十年前那个时候,我组建了我的乐队,我记得第一次演出是两三百个人。又过了二十年的今天,我站到了鸟巢,面对八万人,并且还有互联网上的几百万人唱起了我心里面的歌曲,我想这一切就像做梦一样。”

    是的,即便是在博鳌,汪峰还是那位我们熟悉的“梦想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