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希拉里传

希拉里,美利坚克帝帝后也,己亥年(1947)生芝加哥,其父乃大商贾,家富。

帝后好律令吏治,慨然有天下志。尝曰:“吾若得志,必逢奇男子”。

己酉年(1969),入雅礼大学堂,修律令,逢帝克林顿,希氏抚手曰:“此妾之奇男子也”。

且克帝翩翩少年,顶有五彩云,举孝廉,为文宗肯尼迪所召见,希氏爱之不能舍。克帝见希氏,娴熟端庄,有后妃风,亦倾心。

克帝希后,琴瑟友之,两相缱绻,神仙眷属也。育一公主,长成,今为人妇为人母矣。

希氏奉女权,不从夫君之姓。戊午年(1978年),克帝举阿克色州太守,选民皆曰:吾州礼仪之地,妇人必从夫君之姓。

克帝左右请曰:夫人为克公大计,可委屈从之。

希氏踟蹰数日,泣于克帝曰:“妾今日为君,弃母家姓氏,君不可忘。”克帝执希氏手曰:“夫人之德,没齿岂忘。”遂从夫姓克林顿。

克帝遂举阿州太守。

壬申年(1992),克帝自阿肯色州龙兴,问鼎白宫,登大基。

克帝在位,赖有里根遗制,复逢网路神器,再得希后辅政,国大兴,内得万民称颂,海清河晏,外平科索沃,欧日景从,天下莫强焉。

克帝遂有逸心。

有女子阿莱,旧金山人,修心学,入宫为才人。

彼时阿莱青春,虽肥硕,然能魅惑人君。见克帝,乃慕之。某日得近,窃曰:“君能为妾一约乎?”帝不能持,且希氏多主政,忽妇人魅夫之德,克帝厌之,乃曰:“诺。”

自己亥年(1995)始,克帝私幸才人阿莱,其事多在勤政殿,审阅奏章之余,即于殿中行淫,前后十,然皆为口舌事耳。

行云雨时,希氏多在宫内,相去咫尺,竟不得知。某日,幸阿莱已,复与希后共膳,会国士。

戊寅年(1998),事发。阿莱有闺蜜,得实证,公之群贤会。

公历8月15日,希后尚不晓,晨,克帝起,踌躇养心殿,嗟叹。

希后问:“君有何事?”克帝欲语,不觉膝行,曰:“寡人有疾,寡人好色,幸阿莱。”

希后惊,厉声如雷,问曰:“实有乎?”帝曰:“有之”。

希后大怒,案头有简,曰圣经,希后以简掷之,中帝首,血溅龙寝,希后曰:“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闻君有两意,妾今来相问。昔妾从君,舍妾之姓,不意君今日负妾,何言?”克帝愧,无言。

左右皆为克帝请,曰:“帝虽不慎,然若颠覆,于后亦不利,望三思之。”希后曰:“事如此,当以国事为尚。”乃拭帝血,复妆甚浓,携帝出,于大殿宣曰:“妾随至尊多年矣,宫内外事,岂不知,实无此禽兽行。”

然,事不得歇,实证见,克帝不得已,曰:“实有之,朕负天下。”天下哗然,然克帝有善政,庶民富足,四海杨威,群贤会议之数日,乃免于劾。

希氏于人前欢笑,若无事,然入殿,则咆哮,或低泣,克帝惴惴,不得宿龙寝,眠外殿沙发数月。

栖行宫时,希后不与帝语月余,公主亦鄙其父,不与言,与克帝往来者,唯家中犬。

《华邮报》曰:凄凉希后,不得君幸;虽曰伉俪,不过交易。

女权会亦鄙希后,曰:为国事而弃女权,希氏不值。

庚辰年(2000),克帝退,希氏始入群贤会,俨然为吏。戊子年,黑马登基,拜希氏为卿相,数年行百一十二国,四百日飞行虚空,勤于国政,国民曰:吾国有女主也。

希氏为卿相,有纵横策,曰:吾美利坚当返亚太,太平洋浩荡,岂能无我国之舰。又曰:钓岛所归,美日辖内,且彼南沙多衅,美利坚不得无视。

壬辰年(2012),美驻北非使节馆驿遇袭,有伤死,希氏曰:“偶发也。”又曰:“预谋也。”雌黄如此,群贤哂笑。又以私信言国事,涉泄机密。

又数年,希氏歇政。

乙未年,希氏起,宣于天下曰:吾明岁欲主白宫。克帝曰:吾为贤夫,辅成其事。

事如何,且待之。

太史刘曰:希氏为人,能为大事受大垢,其心如狮,非寻常人也,或为美利坚主,亦非稀奇事。

或曰希后为帝,主美国,其心狠如狼,或于我中华不利。此则然,又不然。

其然者,夫地球不过如许大,太平洋狭而隘,两雄崛起,相去甚蹙,其间不容回踵,摩擦日甚,必然之事也。故黑马辱骂于吾国,乃希氏他日风格之始兆也,亚投之设,一带一路,欧亚翕然从之,唯恐其后,犹豫者,东瀛一国也。此彼岸帝国大忌,秦晋争伯,非一日事也。

其不然者,当今之世,非兵戈争也,乃金融争也,技术争也。吾国虽日大,然于科技,未得为马首之瞻,故有马桶之辱,若神器不得,家业偌大,不过虚财也。欲与彼岸争长短,科技不兴,诚井中月耳,可见不可触。此事非希氏所能主之,科技兴否,操之在我,诸君努力。

作者:刘黎平 公号:刘备我祖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