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媒体会有哪些大件事发生?看这篇就够了(千字预言)

3月27日,超级续航 金立智能手机· 第二届观媒峰会在北京成功举行。峰会由观媒(传媒大观察)主办,金立智能手机独家冠名,复旦大学媒介管理研究所联合主办,东方网全程战略合作。

观媒君已经为大家奉上了无障碍清爽版本,万字短文梳理了峰会的流程。

今年的中国媒体将会有哪些大件事发生?这篇千字预言,你不可错过。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院长代表,媒介管理研究所所长朱春阳:在新闻现场找回媒体尊严

我们认为今天的时间节点是重返新闻现场。在1994年我们国家群体事件爆发数量1万起,发展到10万起,用了15年左右的时间。而从10万起发展到25万起仅仅用了三年的时间。按原来的新闻传播管理预案,作为负面事件发生的时候,遵循的原则不是沟通,而是无闻。因此祝福未来。让我们在新闻现场看到媒体的尊严。

观媒CEO薛陈子:新媒体也应融入转型洪流

其实无论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在新的时代下都将继续伟大的航程,这个方向也会更加坚固,就是更好的记录时代变迁,把握时代命脉,引领时代未来。传统媒体要继续转型发展,继续成为舆论场的主流砥柱,新媒体包括自媒体也应该融入洪流,谱写新时代的大篇章。

金立集团副总裁俞雷:手机正成为第五媒体

手机正在成为第五媒体。手机作为一个移动媒体入口,终端厂家的先天优势就是,抓到的数据远远超过一般的网站和APP。金立手机正在做的锁屏故事,就是一个媒体化的过程。将来手机作为媒体的属性会更加明显。

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常务副主任、中国青年网总裁郝向宏 :有品质的媒体是符合社会进步需求

媒体无大小,媒体之大在于责任之大,而媒体之小在于社会责任之小。什么样的媒体有品质?符合社会进步的需求是有品质的媒体。青年怎么样,互联网就怎么样,互联网怎么样,青年也会怎么样。

东方网总裁、总编辑徐世平:东方头条的目标是进资讯类客户端前十

现在我们只做了八个月的东方头条,今年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是进入中国资讯类客户端的前十。目前从移动端来的日活用户超过1000万,这个产品的PC端日活用户1200万,两者相加大概2200万左右。我们现在是要把产品做好。同时,我们并购了两家输入法的公司,改造成我们的东方输入法。

凤凰卫视COO、凤凰网CEO刘爽:机器算法替代不了媒体的气味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凤凰网面临挑战,必须转型。但是有一些东西是必须坚守不变的。一是相信稀缺的资讯仍然有强大的生命力。二是机器算法再能打标签,媒体的情怀、基因及味道,也是不可能被取代的。三是我们的新闻必须得到尊重。

搜狐网副总裁、总编辑陈朝华:自媒体太多,事实派太少

自媒体起来很多,一个突出的现象就是声音很多,或者说观点很多,但真正的有思想的观点很少。另外一个,事实派少。比如说疫苗的事情,所有的都是在炒,都是在表达声音,但是没有像过去传统媒体去挖掘出一大堆疫苗的深度新闻出来。我们要让更多的事实呈现出来,媒体跟一个内容创意公司是不一样的,让媒体的属性有敬畏感。

凤凰网总编辑邹明:APP要死掉一大批

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都面临着走向未亡的焦虑状态。大家要转换心态,所有的省级、市级说媒体如何转型,都在拼命做APP。我说必死,因为你赚不到钱。大家永远搞不清楚为什么要死掉,因为服务的对象变了,服务的理念变了,服务功能也变了,所以我觉得这方面来说,早晚要死掉一大批。

新浪网副总裁、新闻总编辑周晓鹏:未来媒体一定是技术公司

我个人的观点是从信息分发的模式来看,门户网站一直就是传统媒体。门户网站跟原有的传统媒体是一样的,一直是传统媒体,而不是变革的传统媒体。未来的媒体一定是科技公司,未来改变和定义媒体的行业,不是现在的从业者或者不是我们现在的状态,而是科技公司和科技手段。

网易常务副总编辑曾光明:减少自媒体问题 提升发挥自媒体价值

我们现在各大门户都在做一个事情:直播。比如我们正在做全中国本地的天网直播。我们联系到接近一万个自媒体号,提供直播号,一万个自媒体人可以用我们现在的虚拟现实和环绕设备做现场直播。把他的能力发挥到最大。让你把有价值的东西提升出来,这是一个专业的大的媒体机构对人的提升。

前纸媒总编、饭美创始人朱建:专业性、信源真实的媒体是有生命力的

任何一个社会,新闻在信息传达的过程里,公共服务的领域里,起的作用是非常核心的。无论是正规的、有牌照的媒体,还是一种机构媒体或个人媒体,如果说能够把你的专业性,能够把我们信源的完整、真实,两个环节有一个很好的结合度,我觉得这样的一个媒体,一定是有生命力的。

前FT中文网总编张力奋:不解决老媒体问题 新媒体无法走远

现在大家都非常关心新媒体,如果不能解决老媒体的问题,我觉得新媒体也无法走远。我觉得最关键的问题需要通过回头看历史寻找答案。现在当前的很多新媒体峰会,我发现都还是在讨论一些比较边边角角的问题,没有讨论根本的问题。我觉得在相当长时间上,这会限制我们往前走的目光。

深圳晚报常务副总编周智琛:深圳将出现一个平台级新媒体产品

我其实很讨厌没有做过媒体的人,来指点媒体的生死。没有生过孩子,天天教别人怎么生孩子,这是有点麻烦的事情。我们作为传统媒体人,首先不要与趋势为敌,我们从来不会说排斥对接的介质,传统媒体也好,报纸也好,电视台也好,只要找到合适的方式,影响力会比原来大一百倍。 下半年我所在的平台一定会出现一个在圈里非常受欢迎的产品,这个产品三至五年内会打造平台级的产品。

前网易总监、盖范总编辑王一波:媒体人的路会越来越宽

现在年轻人是互联网最主要的群体,很感染大家,他们对主流文化的影响越来越大,将来还会有更多的影响。在内容途径上也是更多的通过对年轻人喜好流行文化、亚文化的内容的涉猎,帮助他们,吸引他们,进一步在互联网的基础上摸索社交的可能,这是我们现在的产品的逻辑。 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产品实现更多的人的连接,而这些连接意味着媒体信息的传播,都意味着媒体人有发挥自己长处的机会。所以,媒体人的路一定会是越来越宽。

新华社新媒体中心主任陈凯星: 新媒体是新机制,自负盈亏

新媒体基本是新机制,自己负责自己的盈亏。下载量不等于用户,这是新媒体属性,特征以年轻人为主。对新媒体的前途和命运,我们没有时间思考,也没有时间担忧,我们已经急着赶路了。

九派新闻总编辑范洪涛:武汉投资一个亿发展新媒体

目前传统媒体遇到两个问题,第一,人往哪里去?第二,钱从哪里来?各家传统媒体做APP,很大程度上解决了人往哪里去的问题,缓解了裁员的压力,从这个意义上讲,APP就不多;但目前的APP,存在同质化倾向,盈利模式也没有找到,也就没有解决钱从哪里来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讲,APP就似乎多了。
关于九派投资的问题,准确地说法是武汉市确实划拨了一个亿的资金,用于发展新媒体,由长江日报报业集团来管理。九派全媒体有限公司是一个合资公司,注册资本3000万元,长江日报报业集团、北京中润普达公司、武汉广播电视台分别占股40%、40%、20%,目前运转正常。

热门话题首席执行官马金男:个人收购股权,团队掌握话语权

个人将利用自有资金和自筹资金,收购大部的三胞集团和新京报的占股,成为热门话题控股股东,掌握公司的话语权。交由团队决定产品和确定发展模式,把自主权交给团队。相信这种模式和我们到场的很多的传统媒体脱身出来的不一样,我们可能会发生这样一个变化,某种角度是更加对股东负责。

澎湃新闻常务副总编辑李嵘:澎湃新闻挣的6000万主要是广告

澎湃新闻是比较传统的方式,以广告为主,靠自己的影响力,获得更加多的用户。我们脱胎于东方早报的传统媒体,看到报纸广告在不断流失,我们希望这些流失的广告不要流到外地去,流到我们自己的平台。6000万怎么挣的?当然主要是广告,还有线下活动,品牌活动的推广。每年运营费一个多亿,还有一个很大的缺口,但是有政府的资金在扶持。

交汇点客户端负责人田梅:需要我们传统媒体去占领舆论主阵地

对传统媒体来说,内容生产可能还是再加强的。如果行政资源很好嫁接进来的话,也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力量,这是在我们商业化可能弱于其他更早的门户网站、商业性的媒体之外,是现在能抓住的一个现有的资源。当然不能做成很僵硬化、脸谱化的东西。我们更重要是抓紧快跑。

一点资讯总编辑吴晨光:APP拼的是谁了解你

一点资讯的优势,用一首歌来形容,懂你,这APP,拼的是,谁了解你,我能更懂你。其实区别于传统媒体和新媒体最本质的区别,不是说我们做了一个客户端,把原来的内容搬到新的上面,不是这个概念。编辑在一点资讯所做的工作,和技术一起,水乳交融。内容是什么,就是这个瓶子里水,水的好坏是根本,水要靠什么装起来?产品就是瓶子。并不是传统媒体一定代表深度,不是新媒体代表肤浅和标题档,只是玩坏了。

ZAKER总编辑王茜:传统媒体要改的是生产流程问题

传统媒体有一个转型的迫切需求,为什么不通过我们的平台做一个连接器,和传统媒体对接我们一起服务好各地的用户。现在进行新媒体人的创业,往往转型成功就是很能折腾的人,同时业务能力很强的人。 说到传统媒体,如果传统媒体要转型的话,我觉得是一个转变话语方式,传统媒体要改的是大家的生产流程的问题。

人民日报客户端副主编 梁昌杰:技术是媒体爆发的最大动力

梁昌杰: 我打一个比喻,技术是促使媒体能够得以爆发式发展的最大的动力。舆论环境里,内容无论是从创新还是安全都是非常重要,技术是爆发性的驱动力。 对于所谓传统媒体 做的客户端,现在面临最大的问题,要把我们过去政治宣传的路径转换成政治传播路径。

VIVA畅读副总裁、总编辑郑佳:优质内容永远不会过时

我认为接下来是内容为本,技术为根,接下来以后的智能化,这种技术肯定会对内容产生一个很颠覆的过程。传统媒体的优质内容永远不会过时,包括新媒体的平台依托优质内容给广大的读者看、阅读。接下来是整个传统媒体的发展方式,可以和更多的优秀平台,共同生存,共同发展。

喜马拉雅总编辑李兴仁:传统媒体不要自乱阵脚

我今天一直在等着在座嘉宾说一个词,供给侧改革,无论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我发现我们可能大多数的媒体人的精英主义情怀还是存在的。我个人觉得对未来一个人机互动,人机竞合的时代。传统的领域只要还在,相信传统媒体生存空间依然是广阔的,只要不自乱阵脚。

【文/传媒大观察 微信号:bigmedianews】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