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终结,人机智能崛起

此刻,在很多昏暗的咖啡厅角落里,在办公室强光照射下,可以想象:无数的互联网“野心家”们正在憧憬商业模式的颠覆式创新。

此刻,也注定有不计其数的互联网“思想家”正在为领先者书写着传记,这是一个特别的时刻,互联网时代的领先者和弄潮儿正沉浸于他们对时代的改变。

但就在此刻,巨头们不落窠臼,他们似乎正在抛弃互联网:2015年和2016年,整个Google都在推动一件事——改名Alphabet,希望彻底脱掉互联网公司的标签,在原来的搜索引擎、YouTube和Android之外,将Calico(生命工程相关)、Google Ventures(创新投资部门)、GoogleX(研发自动驾驶汽车、智能隐形眼镜和提供互联网服务的热气球等)都归到Alphabet旗下。Google似乎已经意识到“互联网”时代正在终结。

同样在此刻,全球最顶尖的精英也在抛弃互联网——斯坦福、MIT(麻省理工)、CMU(卡内基梅隆)、伯克利四所名校人工智能专业的博士生第一份offer(工作合同)已经可以拿到200-300万美金。这种情况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

是的,是“人工智能”不是“互联网”,互联网的精英人才在硅谷现在的起薪应该是20万美金左右。

10倍!还有什么比工资更敏感的价值判断呢?

那么背后在掠夺这些人才的公司有哪些?大体上在一个比较小的范围内,Google(现更名为Alphabet)、Facebook、IBM、苹果、微软、亚马逊、特斯拉….一长串的金光闪闪的公司。

究竟发生了什么?无论我们相信还是不相信,每过大约100年都有一批人在见证蒸汽机发明一样的惊讶中长大,或许,这个时刻已经到来。实际上,比互联网技术变革更加深刻的新时代技术已经浮出水面,只不过还没有人勇敢的指出他们的名字说——这就是未来。

本文,将和大家一起探讨即将跨越互联网的伟大时代以及超越互联网的技术革命,笔者命名这个伟大的时代为“人机智能时代”。“人机智能”是对应“互联网”的全新技术趋势,不仅包括“人工智能”,也包括对人类本身智能提升和超越的技术,人和人工智能是这个时代的两个平行主体。

在“人机智能时代”的核心技术呈现,我们命名为“WAR”(笔者译为“战国技术”),WAR将作为这个时代的核心技术引领这次变革。具体来说,W是Vehicle(交通工具,即Uber、无人机、无人驾驶等)和VR虚拟现实两个单词首字母组合,A是AI人工智能,R是Robot机器人。这四个核心技术是这个时代的主要技术基础和灵魂式的产业方向。

那么,“人机智能时代”为何在此刻出现?

文明的进化逻辑

“人机智能时代”的出现听起来确实很突兀。为了解释清楚这里面的过度逻辑,我们从移动互联网时代最经典的商业模式Uber式呼叫模式说起。

Uber,2015年在中国业务亏损10亿美金。它的竞争对手滴滴快的,2015年净亏损100亿人民币。前者是美国商业历史上成长最快的独角兽公司,过去7年时间里全球攻破400座城市,2015年完成交易额108亿美元,累计完成融资60亿美元,市值高达625亿美元。后者是中国商业历史的巅峰奇迹,1年时间内净亏损100亿人民币,估值却达200亿美金(相当于一年创造12个100亿市值的创业板公司)。

Uber中国的大股东是百度,滴滴快的背后是腾讯和阿里,应该说这场战争是中国商业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巅峰对决。那么这个巅峰对决和“人机智能时代”的出现有什么关系?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先了解一下笔者对技术文明进化的研究。从下图我们可以看到:农业文明时期,人类是以发明工具来提高生产效率;工业文明时期,人类科技的主要变革是利用化石能源推动蒸汽机;互联网时期,人类通过知识进步提高了万物的连接和使用效率。那么到了人类文明的下一个阶段,“智能文明”注定是通过提高个体价值和创造全新个体来从更高的维度提高社会生产力。人机智能——就是人类科技文明的一个终极归宿。

实际上,从互联网向“人机智能”的跨越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我们现在再回到世纪巅峰对决的Uber和滴滴快的。Uber这类软件是通过人和机器对话的方式,以人为核心发起需求,由机器进行响应的全新模式。这种模式也是人类和人工智能的第一次深刻握手,在这个信息交互过程中,人类和人工智能之间将开启一个全新的连接时代,其开创性可类比为机器与人之间的深度连接和对话:凡呼求即得到,凡寻找即寻见。Ubers开启的正是这种能够满足人类自我中心的人机对话和需求呼叫的商业模式。Uber的商业模式已经是人类商业历史发展过程中最顶端的商业模式,这种模式超越大数据和可穿戴设备,如下图。

实际上,Ubers(Uber和滴滴快的等呼叫商业模式总称的公司)就是在“人机智能时代”到来之前,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进行的数据积累,Ubers已经是一个基于手机的人工智能和“小机器人”,只是它没有人的形状被我们忽略而已,仔细想起来,他是否已经很智能了呢?

从Ubers的战略性推动,我们已经可以感受到人类和人工智能的距离正在被拉近,这种基础的信息交换已经开始,机器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理解人类的生活,而Ubers凶悍的商业竞争手段背后是在掠夺下一个时代的原住民,这个价值不是互联网的用户思维可以比拟的。

巨头们的诺曼底

如果上面的讨论显得过于学术的化,我们再来感知一下巨头们冲锋的号角和战斗的炮火现在如何。多角度看几个片段:

片段一:交通工具。应该说在WAR时代到来之前,最早成熟的商业化来自于Vehicle的创新应用,即Uber、无人机、无人驾驶等。这三项是交通工具变革中最具代表性的三种形态,其中Uber更多是从智能交通的角度切入,无人机和无人驾驶则是一种结合人工智能的创新。和以往每次革命中提高动力系统不同,这次的技术革命是从人类能力增强的角度出发的。交通工具的变革,是对人能力的延伸,在“人机智能时代”具备先导作用。交通工具的变革应该在“无人驾驶汽车”或“无人驾驶飞机”的发展走向顶峰。从某种程度上,智能交通更能体现人机融合的深刻变革。

片段二:VR正在爆发。2016年1月14日,彻头彻尾的现实主义者高盛发表了一份长达58页的报告,详细讴歌了虚拟现实(VR)和增强现实(AR)的未来机遇。高盛认为,这将是下一个大型计算平台,会像电脑出现一样影响深远。并且预言2015年VR和AR的硬件软件营收将达到800亿美元,如果迅速跳出小众走向大众可以达到1820亿美元。更是大胆预测VR和AR在2025年的收入将超过电视机。在枯燥乏味、金钱至上的高盛分析师的眼里,头盔式显示屏将会是另一种计算形势,它不同于PC和手机,这类设备大多由头部和手部动作控制。高盛更是充满想象力的预言了VR可能在九大领域的蓬勃发展,从视频游戏到零售,从医疗到房地产各行业都会受到冲击。看来,新技术让旧贵族拥有了想象的翅膀。

片段三:2015年是有史以来人工智能技术发展最快的一年,DeepMind人工智能接近破解围棋,可能会继“蒙地卡罗树状搜索”(Facebook研发的人工智能算法)后为人工智能突破围棋带来曙光,这个带有历史性标志性的技术进展背后,人工智能回复邮件、人工智能聊天、人工智能主持人等一系列人工智能的研究进入应用时代。商业上最有代表性的事件是国际创新巨头IBM将进行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重组,并且提出“认知时代”的全新战略,聚焦业务于云计算和人工智能,也就是说,IBM是彻底为WAR时代改变商业模式的第一个国际巨头。回首IBM在近代100年的多次涅槃重生,从这个侧面我们也可以感知到新时代的脚步。

片段四:机器人研究吸引最顶级人才。Andy Rubin(安迪•鲁宾),前Google工程副总裁,Android开发的领头人。依然从Google离职并创立了一个叫Playground Global的公司,公司的使命是做一个机器人版的安卓平台,把机器人的能力模块化,大大降低成本。这个平台将是“人机智能时代”重要的基础设施。从这个维度看,这已经完全不是互联网维度的创新,这多少让本文开头那些绞尽脑汁的互联网精英大跌眼镜;

片段五: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列入美国总统报告。2016年2月份奥巴马总统提交给国会一份435页沉甸甸的报告,这份报告来自于经济顾问委员会顶级智慧的联合呈现。这份报告有一个重要的章节介绍机器人,提到“尽管机器人带来的实业风险和焦虑情绪无法免除,但是机器人能显著提升生产力和劳动力增长,占到10%的GDP增长和16%的劳动生产力增长。报告有一段文字意味深长:“说美国经济在走下坡路,或者说我们还没有做出成效,都不是真实情况,真实情况是——以及众多美国人感到焦虑的原因——是经济正在以深远的方式变革,这种变革在大衰退(2007年金融危机)之前很久就开始。今天,科技不只是在取代组装流水线上的工作,而是在影响任何可以被自动化的工作。”这是一段表面平静,背后波澜壮阔的描述,实际上,美国政府和经济经营已经开始在“人机智能时代”发力,并且大胆的憧憬“美国制造业凭借机器人得以复兴,而机器人技术也开始向服务业和商业转移,以此解决农业和人口老龄化等方面的问题,支持美国社会发展”,从美国政府的报告中,我们已经看到了机器人在“人机智能时代”的核心价值。回到中国,世界工厂是否会离开机器人的发展而存在?世界工厂,是否可能被机器人工厂取代?这是一个真问题。

以上五个片段的速揽,或许已经给我们呈现出一个新时代的影子,这个时代的智能已经超越了人和机器,融合了人类和造物主的共同创造,或许这正是“人机智能时代”的神性之所在。

无法抗拒的改变

这场人类历史上最深刻的技术变革,和以往一样,注定会改变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我们先做一个极致的想象:一天清晨醒来,你和以往一样,用带着VR头盔的方式迎接朝阳,这是你设定的夏威夷的海滩,虽然窗外北京的雾霾依然没有消散。你在宽阔的屏幕中打开人工智能操作系统,根据菜单的指示设定了自己本周在虚拟世界的时间表,以及通过无人驾驶汽车需要出席的聚会。政府规定每周一12点之前必须完成本周工作设定,这样超级人工智能才可能给你反馈精准的日程和路线优化建议,从某种程度上,中央人工智能代表政府,它在宪法的约束下协调每一个人的行动和利益分配。在这样的世界里再也没有交通堵塞,因为90%热衷于科技的人都愿意在虚拟世界里接受中央人工智能的科学安排。只有10%的人类希望保持地球原住民的生活方式,他们百无聊赖的穿插在灰蒙蒙城市的街道之间,在中央人工智能制定的狭窄的生存空间里交谈和嬉戏。而他们的闲暇来自于机器人对工作的替代,体力不再是人类的核心价值,更多人类成了提供需求和供给智慧能量的“电池”。

以上带有科幻色彩的想象,或许就是下一个时代的极致。这个时代可能在美好中开始,在欢乐中扭曲,在扭曲中重新定义人的价值。不过回归现实主义,在此刻WAR的发展,几乎是满满的正能量和对生活创造性的改变,以下四个方面可能蕴藏着下一个商业时代的巨大金矿:

首先,新型交通工具。这将是一个打破汽车、互联网、软件、能源、航天和人工智能等多个产业边界的全新产业形态,也是一个超级巨无霸的商业机会。出于其战略性和复杂性,具体那个行业基因的公司可以胜出,目前还难见端倪。

其次,VR/AI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根据笔者的判断,这个技术应该最先在娱乐和教育这样的泛内容产业发展起来,但最终的核心价值在于互联网操作系统级别的入口整合,后面的VR操作系统开发可能成为下一个Office一样的生意。

再次,AI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最先的商业应用应该是在多个行业的大数据处理和商业咨询,也就是IBM做出的主要判断方向。其实在Google搜索引擎中和Gmail邮箱中已经广泛采用了人工智能技术,不过更加具备人性特质的人工智能应该在商业咨询领域取得重大成功。

最后,Robot机器人。其实,机器人产业的创新并没有按照很多专家设计那样在工厂中出现,反而在儿童玩具和老年情感陪护上获得了广泛应用。这一点很值得深思,实际上人类对机器人的认同感大大超出我们逻辑推理的排斥心理,那么大胆推论,机器人产业未来10年最重要的机会应该在家庭机器人的普及。

以上的叙述,或许对于大部分读者来说过于琐碎,有一些内容也比较抽象,推荐看一部叫做《黑客帝国》的电影,这里面实际上对科技伦理和商业进化有了很深刻的思考。笔者曾经多次品味这部划时代的科技预言,感受其中人性和人工智能的战斗和纠缠,深深的被美国好莱坞的艺术家折服和震撼。

人机智能竞争的“战国时代”已经不限于科幻层面,伴随着WAR技术内核的飞速发展,这个时代的画面正在逐渐清晰。用狄更斯的话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无论如何,这个时代真的来了,虽然目前只是以一个商业奇迹的外衣悄然出现。

我们可以嘲笑蒸汽机,我们可以放弃互联网,但当我们自身被替代者挑战的时候,你会无动于衷吗?请带着这个问题走进“人机智能”的全新时代。

来源:FT中文网

·氧分子网(http://www.yangfenzi.com)延伸阅读:

分享给您的好友: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