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类

香港的心魔——看《香港仔》想起的

久不看港产片,这一次是因为那条搁浅的鲸鱼去捧彭浩翔的场。据说花大钱做了两个大道具,一是鲸鱼,二是那个搭建起来的香港仔街景。导演拍电影,钱不能乱花,花在这种地方,必定有他的理由。

影片说的是一个香港小家庭的故事,故事中每个人,几乎都有自己的心魔。老父水上人上岸后,一直不知道自己生命的落脚处,和夜总会歌女同居,又得不到儿子的谅解。儿子是补习天王,住豪宅竟没什么工作压力,唯一不开心的却是小女儿不漂亮,以为是别人的种。儿媳妇是过气模特儿,因过气而失落,怀疑自我价值,又因为整过容不敢向丈夫坦白,内心忐忑。女儿因失母爱一直耿耿于怀,甚至有点思觉失调;女婿在医务所交了情人,欲断难断,对妻子有愧疚。

一家人生活无忧,就是不开心,因为各自有心魔,心魔不除,亲人之间也有隔膜,隔膜日重,日子就没有欢容。要除心魔,一是要有点人生智慧,二是要有个契机,片中设置一些情节,也埋伏一些隐喻,目的是让这一家人有机会去除各自的心魔,心魔既除,包袱放下,互相坦诚相对,日子就好过起来了。

如果彭浩翔只是说这么一个普通的故事,那也太普通了一点,细节虽有可观,人物却没什么神采。像曾志伟这种人,简直“满坑满谷”,杨千嬅的臆想又未免太夸张一点,梁咏琪有点无病呻吟,古天乐的烦恼只要一句话就解决了。是的,其实所有的心魔都只因为欠缺沟通,彼此不把话说明白,各自把心事深深埋起来,然后互相猜疑,自寻烦恼。从小处看,香港人因为工作压力大,生活紧张,人际关系中往往有各种矛盾张力,这些张力不除,又变成更多压力和紧张,这是我们虽然生活无忧而又不开心的主要理由。从大处着眼,现在的政治改革、民主选举,又是另一种挥之不去

(《香港仔》人物海报)

心魔重的,日益激进,本土主义于焉兴起,大多数港人并不激进,但除心魔未有契机,又缺一点智慧,施压更火上添油,如此本来心魔不重的,因为看不到出路,慢慢也向极端处去靠拢。如此僵局越僵,各自脸色越难看。

彭浩翔为什么要花大钱建一个“香港仔”的布景城?因为是要建起来破坏的,片中小女孩做梦时,那只绿皮怪兽横冲直撞,践踏脆弱不堪的城市,所过之处,建筑物倒下,天桥倒塌,道路损毁;这个辛苦搭建起来的城市,经不起怪兽的无名火蹂躏,虽然那只是一个恶梦,但梦境又像真的一样。此外,彭浩翔又做了一只栩栩如生的鲸鱼,搁浅在沙滩上的鲸鱼奄奄一息,香港人男女老少都去救这条鲸鱼,但鱼搁浅了,没办法把它拉回海里去,眼看生机渺茫。

怪兽隐喻了什么?鲸鱼又隐喻了什么,都不必画公仔画出肠了。怪兽之大之恐怖,对这个不堪重击的城市的破坏力,是灾难性的,没有什么力量能抵挡得了。香港人在恶梦中见到这只庞然大物,心下明白,却又有苦说不出。

鲸鱼出水就没有活路,即使替它泼水,也只是苟延残喘。鲸鱼为什么会搁浅?至今没有人知道,一时迷糊,误将他乡作故乡,殊不知方向错了,力气越大死得越快。

这部影片讲香港仔的故事,又讲香港人的心境,恶梦虽未成真,却又分明是生关死劫,令人为之心悬,这是香港人现今不安浮躁的底因。想要掌控自己的命运而不得,想要抓住自己的头发腾空而去又不能,力气小偏又脾气大,地位低却又心性高,如此尴尬的处境,使我们不快活。

近年来有两句话频频被人提起,那就是“以小事大以智,以大事小以仁”,互有心魔也正常,问题是彼此要有除心魔的愿望和智慧。居小者除心魔要靠“智”,居大者除心魔要靠“仁”,“智”是政治智慧,“仁”是仁爱之心,智与仁都有了,就要找一个契机。

这是我看影片《香港仔》想起的,可能想多了,不过我就是这么想的,和彭浩翔没有关系。

编注:《香港仔》即《人间·小团圆》,分别为该片在香港与内地上映时的名字。

作者:颜纯钩,笔名慕翼、斯人,资深编辑、作家、评论家。目前任香港天地图书出版公司出版顾问。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