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天任:马云的身后到底站着谁?

马云的阿里巴巴在纽约上了市,圈出来了两千多亿美元,当然就引来了一大堆人围观,有羡慕的,有不服的,当然少不了骂街的,甚至还有要给马云划成分、准备搞他一个阶级斗争的。各种段子满天飞,最有趣的一个段子大概是:“都说每个成功的男人身后有一个好女人,可成就马云的,是他身后千千万万个败家女人。”

其实这个问题很有意思:马云的身后到底是谁?考虑过这个问题的人真的很少。

马云的成功,使得马云都笼罩在了一个神圣的光环里,但是真要是静心问一下,马云除了是经营的天才之外还有什么吗?阿里巴巴有什么概念上的革命吗?没有;有什么独特的技术吗?也没有。

再提一个问题,如果马云没有生在中国而是生在了印度,马云还是不是马云?

其实,类似于马云这样的IT界天才人物,全世界到处都有,仅仅是规模大小不同而已,微软的比尔·盖茨以及脸书的扎克伯格和马云在本质上都是同一类人物。创建日本乐天市场的三木谷浩史更和马云做的是同样的生意,当然其绝对规模和马云相比要小一些,但相对规模和马云也不相上下。但是三木谷浩史在日本并没有像马云那么大的影响力,也没有马云那样几乎成为全民楷模。

不要说三木谷浩史,就是阿里巴巴最大的股东,日本首富孙正义在日本就那样。孙正义以及三木谷们的产业被日本人看作“虚拟产业”,日本人从不认为他们对日本的经济实力或者国家实力产生什么影响,你看这些天因为中日关系的问题,由丰田汽车名誉会长张富士夫为团长带领了一个包括日本经团联会长榊原定征在内的200人的代表团来华访问,这里面并不包括孙正义或者三木谷这样的虚拟产业的领军人。

日本经团联是一个由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一部上市的企业组成的经济团体,经团联和日本商工会议所、经济同友会一起被称为“经济三团体”,而其中规模最大的经团联会长则有“财界总理”的称呼。

但这些经济团体的会长、副会长以及理事团体的成员企业全部都是实体企业,比如进入本世纪之后担任过会长的丰田汽车的奥田硕、佳能的御手洗富士夫、住友化学的米仓弘昌和现任的东丽的榊原定征。

那些是日本经济界的领军人物,而孙正义也好,三木谷也好,无论他们身价多少也无法成为日本经济的领军人物,日本的国力如何取决于经团联领导群体中的那些企业,而和孙正义之类的IT创业家的业绩无关。这些年来日本的国力在相对下降就是因为那些企业在国际上的竞争力下降,而孙正义及其伞下企业在这段时间内却得到了长足发展就说明了这一点。

马云们所代表的只是一种虚拟经济,并不是实体经济,作为整体的经济来说,需要这个虚拟的部分,作为某个个人来说能够通过这个部分发家甚至成为大富翁。但是这些虚拟经济对实体经济是没有贡献的,实体经济出不了什么大富翁,但是一个国家只能依靠实体经济而存在。

看上去马云的电商模式是建筑在那么“几亿败家女人”身上,但是这几亿个女人之所以能败家却是来自她们的购买力,印度女人的数目并不比中国少多少,但败不了什么家,所以马云到了印度也成不了马云。

败家婆娘的购买力化成商品之后就变成了对物流系统的压力,要消化这些压力就需要高速公路、高速铁路、机场、汽车、火车以及飞机,没有这些物流系统的支持,所谓电商就是一个美好的梦幻而已。

笔者一学弟拥有一个庞大的制造业集团,现在可以称为“中国装备工业第一人”,前些天他麾下的“合锻股份公司”刚刚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自己人之间当然很开心,大家通过微信向他表示祝贺,可是传媒上却看不见这些小巴蜡子的实体产业企业的上市消息,因为和虚拟产业相比,实体产业的规模太小,利润率也太低。

但合锻集团是一个制造高端锻压装备的厂家,高端锻压设备是《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一二五”规划》中所明确的高端装备制造业重点发展方向之一,他们研发的“15000吨双动冲液拉深液压机”是世界首台最大吨位的,他们开发的精密超塑模锻系列液压机是航空航天铝钛合金超塑成型中不可缺少的关键设备,他们开发的大型拉伸系列成型机使得航天整流罩。石化封头深拉伸成型能够成功。汽车、火车以及飞机的制造都离不开这些制造设备,实际上,马云在中国的成功是建立在中国这些行业成功的基础之上的。

马云的身后站着的是形成了和还在形成着中国国力的中国制造业,有了中国制造业才有了中国国力,才有了千千万万个女人能去“败家”,所以无论是马云、扎克伯格还是孙正义、三木谷浩史都只能产生在美国、日本或者中国这种拥有强大制造业的国家,而不会产生在印度这种虽然拥有十几亿国民,看起来是一个大国的国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美国、中国、日本这种国家才是实体国家,而印度那种国家只是一个虚拟国家。虚拟产业只能在实体国家才会成功,而虚拟国家也要先成为实体国家。现时的印度是一个连火车顶上都挤坐满了人的国家,他们先要把人从火车顶上接下来之后才能去考虑什么“电商”。也就是说他们先要去考虑如何多铺一些铁路,多开几列火车再说。

铺铁路,开火车,只要有钱就能办到。何况现在是一个一切都过剩的时代,包括资本在内,只要愿意,有足够的人愿意借钱帮助进行基本建设。但是借钱的人是需要回报的,这种回报就使得在贷款一方国度里产生马云的几率小了很多。

现阶段中国的制造业在很大程度上还没有摆脱“使用进口的设备对进口的高端材料进行加工之后再装上进口的零配件之后贴牌销售”的模式,有很大一部分的利润其实并不落在国内,如果在材料、装备以及精密加工产业上再奋发进取的话,制造业才会有更大的利润空间,国力才会有更加长足的提伸,那时候的马云可能也就会更马云一些了。

作者:俞天任,笔名“冰冷雨天”,自称“老冰”。著有《冰眼看日本》、《有一类战犯叫参谋》、《浩瀚的大洋是赌场》、《谁在统治着日本》等作品。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